要闻

中金:服务贸易将引领新一轮全球化

2020年9月15日 13:54:59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中金点睛”。

摘要

我们预计服务贸易将引领新一轮全球化。近几年全球服务贸易扩张速度加快,2017年广义服务贸易总附加值已经超过了商品贸易。根据世贸组织估算,到2040年,全球服务贸易份额可能由现有的约20%提高至30%。服务贸易加速扩张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数字经济的推动。以人工智能、平台经济、大数据为代表的数字经济能降低面对面的接触成本(face-to-face cost),从而提升服务业的可贸易。我们预计很多现在不可贸易的服务业,未来都有可能变得可贸易。

分行业看,未来可贸易空间较大的包括医疗、教育、零售。而人工智能技术的运用料提升现有可贸易服务业的效率。公共卫生事件期间,在线医疗、远程教育、网络电商都呈现了较快的增长,其中不乏跨境服务活动。比如美国的外教教中国青少年学英语,其2020年1-4月市场份额已经上升至47%。中国的跨境电商向美国消费者提供零售服务,使得后者在社交隔离的状态下仍可购买所需的商品。同时,基于机器学习的人工智能一些传统的可贸易服务模式再升级,比如机器识别降低了对人工客服的需求,机器翻译降低了贸易中的语言障碍,商业和金融服务的效率得到提升。

我们预计服务贸易将加快服务业国际分工。当前中国的贸易优势主要体现在商品贸易领域,而服务贸易相对较弱,未来随着数字经济发展,中国有望在服务贸易方面加入全球分工,并逐步缩小与美国、印度等服务贸易大国的差距。但与美国不同的是,中国的数字经济主要聚焦于平台经济、算法技术等商业应用层面,这也意味着我国与美国服务贸易的“赛道”不一样。此外,近几年我国在人工智能领域发展迅速,这有望助推我国发展基于人工智能的服务贸易。

服务贸易使“一大一小”(大平台、小用户)受益。在传统模式下,一般只有规模较大的公司才可以负担跨境贸易的固定成本,而现在,许多中小企业甚至个人可以借助跨国平台接入到全球市场。他们的潜力有望得到释放,全球服务业的竞争也或将随之加剧。但另一方面,数据的聚集会强化龙头平台企业的垄断,造成“赢者通吃”的现象。互联网的搜索引擎、浏览器、云服务、操作系统、网购广告等细分行业排名第一的企业往往占据很大的市场份额,他们的实力料将随着服务贸易的增长而进一步扩张。

未来中国服务贸易的对象,一方面是美国、欧洲等发达经济体,另一方面,地理位置较近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也具有较大潜力。近些年东南亚地区数字经济发展势头迅猛,中国企业可以向这些地区出口云服务、云平台、个性化定制的互联网服务等,既扩大市场,也有助于推动“数字一带一路”发展。我们预计服务贸易还会产生海量的跨境数据流,提升对“新基建”的需求。在数据中心和海底光缆方面,我国离发达国家还有差距,未来仍有较大发展空间。

正文

2020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于近期顺利召开。在商品贸易受到逆全球化思维和公共卫生事件影响的背景下,全球化的方向何在?数字经济加速发展使得某些服务业走向全球,全球化已经开启新格局。那么,哪些服务业可能获得更大的空间?中国又将如何在服务业全球化的潮流中把握机遇?

服务贸易引领新一轮全球化

根据Baldwin的全球拆分理论,十九世纪以来的全球化是两次大拆分(unbundling)的结果。第一次拆分发生在1870-1920年代。在这之前,为降低运输成本,生产者往往选择距离消费者比较近的地方从事生产。随着工业革命的到来,蒸汽船和铁路被广泛应用,交通和运输成本大幅降低,货物的流动性大大提升。生产者不必在距离消费者很近的地方从事生产,生产与消费实现了在空间上的分离。全球化随之开启,但这个阶段的国际贸易主要是最终产品的贸易,中间品与垂直贸易比例很低。

第二次拆分发生在1980年代中后期,中间品与垂直贸易快速发展。互联网和通信科技的发展带来了信息技术革命,信息与资本的流动性大大提升,降低了企业之间的协调和沟通成本,一些生产环节被转移到另一个国家,从而实现生产任务之间的分离。在这次拆分中,一些落后的国家通过发挥在某个生产流程上的专长,加入到全球化生产,最终实现经济腾飞。全球产业链分工因此变得更加细化,生产外包、产业转移的现象日益普遍。

数字经济降低面对面的接触成本(face-to-face cost),带来第三次拆分。在现有的全球贸易中,服务业贸易占比相对较低,因为服务产品的交易往往需要生产者与消费者面对面完成。由于买卖双方无法克服这一接触成本,服务产品通常被看作不可贸易品。数字经济有望改变这一情况。以人工智能(AI)、平台经济、虚拟现实、大数据技术为代表的数字技术能降低接触成本,使“人”的流动性大大提升。例如,老师可通过在线平台远程授课,医生可通过在线视频远程诊断,其结果是服务产品的生产者和消费者实现分离,服务业的可贸易性上升。

图表: 数字经济降低接触成本,带来第三次拆分,推动新一轮服务贸易全球化

资料来源: Baldwin, R. (2019). The globotics upheaval: Globalization, robotics, and the future of work. 中金公司研究部

数字经济时代,我们预计服务贸易将加速扩张,带来新一轮全球化。实际上,过去几年,全球服务贸易扩张速度明显加快,数据显示,2017年广义服务贸易总附加值——包括服务贸易、商品贸易中的服务、无形价值的转移、以及跨境电子商务——已经超过了商品贸易。分行业看,2007-2017年,服务贸易出口的增长主要在ICT、商业服务、知识产权、旅游、金融和保险等行业。根据世贸组织估算,到2040年,全球服务贸易份额可能由当前的约20%提高至30%。如果发展中国家能够采用数字技术,其在全球服务贸易中的份额可能增加约15%。

图表: 2017年广义服务贸易总附加值超过商品贸易

资料来源: 麦肯锡(2019),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 ICT、商业服务、知识产权出口金额增长较快

资料来源: WTO,中金公司研究部。注:时间为2007-2017年

未来哪些服务业的贸易空间大呢?如图所示,从技术密集度和可贸易性两个维度可将服务业分为四类:右上角是高技术、可贸易性高的服务业,如金融和信息技术。左上角是高技术、但可贸易性低的服务业,如医疗和教育。左下角是低技术、且可贸易低的服务业,如娱乐和零售。右下角的是低技术、但可贸易性高的行业,如批发和交通仓储。

未来发展空间大的,一是当前可贸易性低,未来依托数字技术可以降低接触成本、从而提升可贸易性的行业,比如医疗、教育、零售。二是已经可贸易的行业,未来依托数字技术可以继续提升生产效率,比如金融、信息技术、专业商业服务等。

图表: 数字技术提升教育、医疗、零售行业的可贸易性,未来扩张空间大

资料来源: Eckert, F., Ganapati, S., & Walsh, C. (2019). Skilled tradable services: The transformation of US high-skill labor markets.,中金公司研究部 注:技术密集度的计算方法是某行业受过大学教育的雇员所占的比例;一个行业的可贸易性为(进口总额+出口总额)/行业总产值

线上医疗

大数据分析、虚拟现实等数字技术正被广泛地应用到医疗行业中。比如这次公共卫生事件在美国爆发后,美国远程医疗类App搜索量大幅增加,在所有App中排名第一,显示民众对“无接触”诊疗的需求增加。而对于医生来说,他们也可以在远程为患者提供医疗服务,同时降低了被感染病毒的风险。更广泛地,远程医疗可以应用在远程多国专家会诊讨论、问诊开药、甚至远程手术。

数字技术也被应用在病理判断与诊疗方面。一线医生将初步诊断结果数据化,再通过信息平台共享,让处在其他地方的医生也能很快了解患者信息,从而帮助判断与诊疗。患者则可以依托数据平台建立个人健康档案,追踪身体机能变化,并共享过往病史与用药历史,最小化信息不对称带来的医疗风险。数据显示,这些场景在最近几年正在变得越来越普遍。

图表: 公共卫生事件期间,美国搜索量增幅最大的是远程医疗类App

资料来源: TrustRadius(2020),中金公司研究部 注:数据为2020年3月9日至4月6日期间TrustRadius统计的各类别App谷歌展示次数的环比增幅

图表: 医疗行业内数字化程度较高的环节包括线上医疗信息、供应商评价系统等

资料来源: Rock Health(2019). Digital Health Consumer Adoption Report 2019. 中金公司研究部. 注:采纳率为当年采纳该种数字医疗工具的人数占Rock Health总受访人数的比例。

远程教育

受公共卫生事件催化,在线教育爆发式增长,跨境教育或将成为一个重要趋势。近年来,K12教育行业一直处于相对稳定的增长态势。公共卫生事件爆发后,“无接触”教育的刚需使得远程教育成为唯一选择。2020年2月后,全国各地学校纷纷开展“停学不停课”的在线复学举措, K12教育行业的渗透率和用户使用时长随之得到较大提升。截止3月,K12教育行业渗透率达37.4%,较去年同期增长17.1个百分点,行业用户时长同比增长超4倍。

在线教育也延伸到了高等教育。公共卫生事件期间各国采取社交隔离措施,给留学生教育带来极大的困难。对此,许多大学将教室搬到网上,通过网络平台投放教学资源。公共卫生事件期间,网课平台Udemy注册人数大幅跃升,该网课平台上有来自各国开发的超过15万个网课课程,而来自各国的注册学员可以不受地域限制随意选课,这也是教育产业全球化的一个缩影。

图表: “停学不停课”影响下,K12教育行业渗透率与用户使用时长大幅提升

资料来源: 极光数据(Aurora Mobile, NASDAQ, JG),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 公共卫生事件发生后,远程教育热度大增,推动教育全球化

资料来源: Udemy(2020),“Online Education Steps Up: What the World is Learning(from Home),中金公司研究部 注:数据为2020年2月23日至2020年4月5日之间各国付费课程注册数量的环比增幅

跨境零售

线上购物带动跨境电商崛起,全球化零售新格局正在形成。受公共卫生事件影响,海外线下购物场景受限,消费力转移至线上。例如,3月以来美国线下百货商店与杂货铺零售同比下降明显,而网上零售则大幅增加。其实早在公共卫生事件之前,海外消费力向线上转移的趋势就已经存在,公共卫生事件只是进一步加快了这一趋势。海外线上购物的扩张也带动了中国跨境电商的崛起,数据显示,2020年仅上半年就达到2356家,已达到了去年全年新增电商数的70%。

数字化不仅有望将更多消费场景从线下转为线上,打通国界的限制,更可以通过分析匹配的技术,向消费者提供更好的营销服务。比如,机器学习可以通过分析个人消费的大数据,掌握消费者的消费习惯,从而根据其浏览历史、专注时长、消费水平等特征进行产品的个性化匹配与定制化推送。在线上娱乐领域,淘宝、抖音、头条等知名平台企业将娱乐与零售相结合,在推广娱乐活动的过程中也促进了零售模式的改变和升级。

图表: 公共卫生事件影响下,美国网上零售逆势上升

资料来源: Haver Analytics,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 国内外线上购物带动跨境电商崛起

资料来源: 企查查,中金公司研究部

现有服务贸易的数字化升级

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数字技术有望推动可贸易服务业升级变革,主要涉及商业服务、金融保险、信息计算机等行业。本轮数字革命的一个重要方面是人工智能,其特点在于打破了“机器不可思考”的限制,最大程度地模拟“人工交流”与个性化服务,从而改变甚至颠覆现有的可贸易服务行业的运作模式。比如,现在谷歌对于语音的识别能力已经接近人类的能力,加之自然语言处理技术,就可以让机器人替代人工客服,从而改变现有的海外话务中心的运营模式。

更重要的是,在数字化时代,语言可能不再是跨国贸易的阻碍。在机器学习之下,谷歌现在可以翻译的语言多达100种,且实时翻译已经达到了很高的准确性。这意味着一国的服务生产者即便不懂海外服务消费者的语言,也可以提供服务。我们料这将大大降低国与国之间的服务贸易壁垒。

图表: 谷歌针对英语的语音识别准确率已经接近人工

资料来源: Mary Meeker (2017), Internet Trends Report, 中金公司研究部 注:为谷歌将英文音频转化为英文文字的能力

图表: 部分语言的翻译能力也已经接近人工翻译水平

资料来源: Google AI Blog (2016), 中金公司研究部 注:为谷歌将文字格式的其他语言与英文互译的能力,BLEU测试为机器翻译常用测评标准,由人工评判,6分为完美翻译的满分,灰色的上限为传统基于短语的机器翻译技术所能达到的平均水平,红褐色为改良采纳GNMT技术后的水平,黄色的上限为测试时选取的人工翻译所能达到的平均水平

服务业国际分工提速

随着服务贸易规模的扩大,我们预计全球将迎来服务贸易分工的时代。当前中国的贸易优势主要体现在商品贸易领域,而服务贸易相对较弱。1990年以来,我国商品贸易长期处于顺差,而服务贸易长期处于逆差。美国、印度则刚好相反,商品贸易长期处于逆差,而服务贸易的出口优势更明显。具体来看,美国依托本身高新知识方面的优势,在专业商业服务、金融保险服务和知识产权等行业服务出口占比大。印度则是抓住了上世纪九十年代末的千年虫(Y2K)危机,大量印度IT工程师赴美帮助企业修复其信息技术系统,自此开启了印度信息行业服务外包的大门。此外,印度本身的语言优势也使其在后台服务(call centers)市场赢得先机,因此印度电信与计算机服务、商业服务的出口在服务出口中的占比最大。

图表: 中国贸易竞争力:商品强,服务弱

资料来源: World Bank,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 美国和印度的服务贸易有先发优势

资料来源: BEA,India Services,中金公司研究部 注:美国与印度数据时间均为2019年

展望未来,中美数字经济发展路径不同,服务贸易的“赛道”也有所区别。中美两国都是数字经济大国,美国更多聚焦于数字经济的核心层,即依托信息技术业的先发优势,重点发展硬件制造、软件开发、电信与信息技术等行业。与之对应的是,美国服务贸易集中在专业商业、金融、知识产权使用服务,且多为生产性服务业。中国信息技术业发展起步较晚,但由于有较大的市场规模和较高的人口密集度,使得中国更多聚焦于数字技术的商业应用与边际创新,尤其是与生活性服务业的结合,比如电子商务、移动支付、平台经济、算法技术等。经过多年发展,中国在这些方面已处于全球领先地位。

图表: 中国电商平台规模大

资料来源: eMarketer(2019),中金公司研究部 注:数据时间为2018年

图表:移动支付普及率高,用户人数领先全球

资料来源: Statista(2019),中金公司研究部 注:数据时间为2018年

不过,中国在人工智能等核心技术方面也在加快追赶的步伐。中国虽然在数字技术的基础研发方面存在短板,但近几年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发展较快,也在迎头追赶。根据斯坦福大学的数据,2018年1月-2019年11月间,中国人工智能领域私人投资规模仅次于美国,远高于欧洲与日韩等发达国家与地区。Allen人工智能研究院的研究也发现,近些年人工智能类顶刊中,中国作者的发表份额逐年升高,该研究院预计中国在前1%的人工智能类期刊中的发表份额将在2025年超过美国,这也侧面反映了我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的研究水平在不断提高。

图表: 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投资规模较大

资料来源: Stanford HAI (2019), AI Index Report., 中金公司研究部 注:数据时间为2018年1月至2019年11月

图表: 人工智能科研领域也发展较快

资料来源: Allen Institute for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2019), 中金公司研究部

服务贸易让“一大一小”受益

更多中小企业甚至个人(即小用户)有望参与全球贸易。在传统模式下,一般只有规模较大的公司才可以负担跨境贸易的较高固定成本,许多小企业和个人很难跨越国境壁垒,从而无法接触到全球市场。而现在,利用一部手机或一台电脑,数百万小企业便可以借助一些跨国平台软件接入到全球市场进行扩张,其中也包括借助数字工具将其技能与特点变现的个人。比如,YouTube上主播李子柒有约1210万订阅者,超过了CNN与BBC的订阅人数;美国主播郭杰瑞在Bilibili上也有约590万粉丝。而在公共卫生事件期间,北美、菲律宾的外教可以利用零散时间教习中国学生英语,这一跨境外教市场已经占据了全部在线英语教育市场的一半以上。

图表: “小”用户借助平台“走出去”

资料来源: 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 “个体户”通过平台参与服务贸易

资料来源: 中科院大数据挖掘与知识管理重点实验室 (2020),中金公司研究部 注:数据时间为2020年4月

但另一方面,数据的聚集会强化龙头平台的垄断,造成小用户借助平台走出去,大平台“赢者通吃”的现象。互联网行业中搜索引擎、浏览器、云服务、操作系统、网购广告等细分行业排名第一的企业往往占据很大的市场份额。领军企业以先发优势获得流量、市场口碑与较大市场份额,收集到的海量数据也可以反哺算法与人工智能进行深度学习,不断提升服务质量、进一步降低成本、巩固其市场龙头地位。同时,网络范围效应也使得这些平台巨头更容易依托其现存流量,开展其他业务。占据先手的企业往往还可以通过游说参与规则制定,争取通过更加优惠的倾向性政策,减少垄断审查等方式,加固行业的标准壁垒,进一步强化其垄断地位。

图表: 平台经济导致“赢者通吃”

资料来源: GlobalStats, eMarketer, Synergy Research Group,中金公司研究部 注:数据时间为2020年7月

图表: 龙头企业会不断强化垄断地位

资料来源: UNCTAD (based on Vox-Recode, 2019), 中金公司研究部

跟谁发展服务贸易?

商品贸易时代的“引力模型”或也适用于服务贸易,大国之间的服务贸易规模会更大。引力模型的思想源自牛顿提出的万有引力定律:两物体之间的相互引力与其质量大小成正比,与相互的距离成反比。经济学家将引力模型应用到了国际贸易研究,结果显示,两国双边贸易规模与他们的经济体量成正比,与两国之间的距离成反比。我们预计未来随着服务贸易扩张,两国之间的服务贸易规模也或将呈现类似特征,这也意味着中国与美国、欧洲等发达经济体之间的服务贸易规模有望较快地增长。

另一个重要的潜在服务贸易伙伴是地理位置较近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尤其是近些年数字经济发展势头猛烈的东南亚。淡马锡报告显示东南亚整体数字经济规模在2019年时已经达到1000亿美元,且东南亚互联网用户增长快,人均使用互联网时间长,数字经济规模整体增速非常快,料将成为下一个推动数字经济发展的焦点。对此,中国企业可以积极拓展东南亚市场,出口具有优势的云服务、云平台、个性化定制的互联网服务,推动“数字一带一路”发展,把中国的企业与东南亚、南亚、中东的企业和消费者更加紧密地联系起来。

图表: 东南亚数字经济发展迅速

资料来源: 淡马锡,谷歌(2019),《2019东南亚数字经济报告》, 中金公司研究部

此外,我们预计服务贸易还将产生海量的跨境数据流。上一轮制造业全球化分工带来了巨大的商品流,而服务业全球化分工对应的更多是数据流,因为服务贸易大部分是以数据交换为载体,通过收集、储存、调取、分析等手段高效提供跨国服务。比如远程医疗和教育,其背后包含的其实是视频和语音数据的采集与传输。根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2019年数字经济报告》中的测算,未来全球数据流量料将产生爆发式增长。随着中国服务贸易规模的扩大,数据交换的频次的增多,跨境数据流的新格局有望逐步形成。

图表: 全球数据流量料将呈现爆发式增长

资料来源: UNCTAD(based on Cisco, 2018),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 大国之间跨境数据流量大

资料来源: UNCTAD(based on Telegraphy, 2018)中金公司研究部

跨境数据流的增加有望提升对“新基建”的需求,在数据中心和海底光缆方面,中国离发达国家还有差距。数据采集、存储与处理方面,数据中心是最重要的基础设施,但现在世界上大部分托管数据中心仍分布在美国、英国、德国等发达国家,中国境内的数据中心仅占全球2%[1]。

数据传输方面,海底光缆则是最为重要的物理依托,全球95%以上的国际数据通过海底光缆进行传输[2]。然而,中国的国际海缆发展仍显不足。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2018年的报告中显示,美国的海缆数量是中国的8倍,人均带宽是中国近20倍;日本的海缆数量是中国2倍多,人均带宽是中国近10倍;英国海缆数量是中国的5倍多,人均带宽是中国72倍;新加坡海缆数量是中国2倍多,人均带宽是中国262倍。中国企业拥有的海底光缆份额较低,可能会成为制约中国服务贸易发展的一个瓶颈。这样看来,我国在数据基础设施的建设方面仍有较大发展空间。

图表: 大部分数据中心在发达国家

资料来源: UNCTAD(based on Data Center Map, 2019),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 约95%的洲际数据传输要通过海底光缆

资料来源: UNCTAD(based on Telegraphy, https://www.submarinecablemap.com/, 2019),中金公司研究部

(编辑:宇硕)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香港交易所资讯服务有限公司、其控股公司及/或该等控股公司的任何附属公司均竭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和可靠度,但不能保证其绝对准确和可靠,且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的责任(不管是否侵权法下的责任或合约责任又或其它责任)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