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美国大选的关键节点、变数及或有影响

2020年10月15日 06:04:56

本文来自 “广发证券”,作者张静静

报告摘要

美国总统大选第一轮辩论与特朗普确诊以来,拜登选情优势继续扩大。

民调数据说明特朗普确诊公共卫生事件病情与迅速康复并没有吸取同情票9月底以来拜登民调优势扩大。拜登和特朗普民调支持率从9月29日的49.4%比43.3%变为10月13日的51.6%比41.6%。拜登在摇摆州的领先优势也继续稳固,或将手握357张选举人票,大幅超过270张的胜选要求。特朗普想要胜选必须在保证德克萨斯州和佐治亚州胜选情况下,至少翻红5个摇摆州(佛罗里达州、宾夕法尼亚州、俄亥俄州、密歇根州、北卡罗莱纳州)。

赔率和捐款数据同样不利于特朗普。SportsBetting Dime的博彩赔率数据显示,拜登当选的概率已由9月底的56.33%升至68.85%。此外,拜登筹款总额在8月激增并反超特朗普。拜登的总统竞选活动在辩论后一小时内筹集了380万美元,打破了一小时内筹款记录。

拜登是否已锁定胜局?经济恢复及加大对外政策的做法令特朗普工作支持率回升,暂不能排除其连任可能。

前文所说的民调支持率指的是美国民众对于大选结果的倾向性;此外民调机构Gallup还统计了美国民众对于总统工作的满意度,后者被称为总统工作支持率。5月25日弗洛伊德事件后特朗普工作支持率曾由任期高点49%降至38%。但Q3在美国经济回升、对外政策加强的背景下,特朗普工作支持率已经升至46%,因此仍不能排除特朗普连任的可能性。

美国大选后续关键时间节点:理论上大选选票争议有望在安全港日(前)解除。

美国总统选举及国会改选结果大概率因邮寄选票延期公布。但除非最高法开绿灯,否则大选的选票争议可在“安全港”日(前)尘埃落定。若选举结果不利于特朗普,他或将就邮寄选票争议大做文章并寻求国会与最高法院对部分州选举结果的裁决。裁决或重新计票可能会持续数周,但若拖到“安全港”日(今年为12月8日),即便是有争议的选举结果也有可能会直接生效。在2000年的大选中,美国最高法院在“安全港”日前夕中止了佛罗里达州的重新计票,此前选举结果即刻生效。

安全港(日)未能揭晓选举结果,则大选将在选举人团投票日进入临时选举程序。各州的选举人团投票在12月14日举行,一般情况下该流程一般是走过场。但如果各种因素(后文详述)导致12月8日大选争议未能落定,则大选将在选举人团投票日进入临时选举程序,且无法保证争议与混乱能在隔年1月20日以前结束。

除选票争议外,本次美国大选亦有可能出现其他变数。

不排除特朗普拒绝承认败选并以邮寄选票争议为由寻求重新计票的可能性。根据NBCLX/ YouGov的调查,65%的民主党人将通过邮寄投票,而仅有35%的共和党人选择邮寄投票。一旦特朗普败选,他将有理由寻求法院的裁决重新计票以使得部分邮寄选票失效。9月26日特朗普正式提名保守派巴雷特作为联邦法官,如果该任命在总统大选以前在参议院通过,则联邦法院中由共和党提名和民主党提名的法官比例将达到6:3,最高法院或倾向于做出有利于共和党候选人的裁决。

一旦特朗普要求州议会任命选举人,大选结果将存在较大变数。特朗普在选举出现争议情况下或要求部分州通过州议会选举决定选举人并可由此选出倾向共和党的选举人并赢得摇摆州。但前文提到的5个摇摆州中有3个州州长为民主党人,州长有权利对选举人认证并提交给国会,由此部分州或产生两份对立的投票结果。在此情况下,于次年1月3日成立的新国会将对此进行裁决。但与大选类似,国会选举也存在邮寄选票的争议,这一情形或令选情暂时陷入僵局。

假若大选争议持续至安全港日后,总统任命或将由国会投票决定。由于共和党在最高法院层面占优,一旦特朗普败选且出现选举争议,最高法院或放任争议持续至“安全港”日后。根据美国宪法第12修正案,该情形发生后大选将进入临时选举程序,将由众议院选出总统(每州一票,获得26票及以上当选),参议院选出副总统(每人一票,获得51票及以上当选)。该选举方法将令共和党占优。但如果次年1月20日总统正式任职前总统无法选出,则适用《总统继承法》由副总统任总统职务;如果副总统无法选出,则由众议院议长任总统职务。

一旦败选,不排除特朗普在卸任前主动辞职的可能性。特朗普前私人律师迈克尔·科恩称如果特朗普败选,其有可能在次年1月20日正式移交权力以前辞职,将总统职位移交给彭斯以换取某些个人利益。尼克松在水门事件后也曾有类似的操作。

美国大选不确定性将对全球资本市场存在怎样的影响?

不必过度解读美国大选不确定性的短期影响。美国大选不确定性只是扰动因素,因为大选本身并不会对美国经济造成冲击,也不会立即逆转货币政策。但这一过程中各类资产振幅必然加剧,其对市场的冲击上限可参考“英国脱欧公投”影响。即,在极度恐慌下市场会快速抛售风险资产、形成避险情绪,但又很快回归理性逢低买入风险资产。此外,假若市场再次Risk-off,美联储仍然可以通过增加正回购等方式帮助市场缓解压力。

不能轻视本次总统选举结果对美国经济、货币政策乃至美股风格的长期影响。若特朗普连任,美超低利率或延续到2023年,未来两年美股或进一步泡沫化。若拜登当选,未来两年美国科技牛或将落幕。此外,假若特朗普败选意味着美国社会再次由“追求效率”转向“追求公平”,并且推动民主党执政影响力上升。民主党政治影响力上升阶段美国政府杠杆率整体偏低,对应无风险利率上升期,叠加中产占比上升,易于推动消费股牛市。但在消费股牛市来临前,美国需要先提高中产占比,而中产占比提升之前,科技牛或已率先落幕

正文

美国总统大选第一轮辩论与特朗普确诊以来,拜登选情优势继续扩大。

民调数据说明特朗普确诊公共卫生事件病情与迅速康复并没有吸取“同情票”,9月底以来拜登民调优势扩大。RealClear Politics平均民调数据显示,拜登和特朗普民调支持率从9月29日的49.4%比43.3%变为10月13日的51.6%比41.6%。拜登在摇摆州的领先优势也继续稳固。从现有摇摆州民调看(见图2及表1),拜登将手握357张选举人票,大幅超过270张的胜选要求,特朗普想要胜选必须在保证德克萨斯州和佐治亚州胜选情况下,至少翻红5个摇摆州(佛罗里达州、宾夕法尼亚州、俄亥俄州、密歇根州、北卡罗莱纳州)。

赔率和捐款数据同样不利于特朗普。SportsBetting Dime的博彩赔率数据显示,拜登和特朗普的胜选赔率从9月29日的-129和107变为10月12日的-221和184[1]。也就是说博彩赔率显示此间拜登当选的概率由56.33%升至68.85%。从捐款数据看,联邦选举委员会(FEC)公布的拜登筹款总额在8月激增,并反超特朗普。拜登的总统竞选活动在辩论后一小时内筹集了380万美元,打破了一小时内筹款记录[2],亦表明支持拜登当选的人数在辩论后更有所增加。

拜登是否已锁定胜局?经济恢复及加大对外政策的做法令特朗普工作支持率回升,暂不能排除其连任可能。

前文所说的民调支持率指的是美国民众对于大选结果的倾向性;此外民调机构Gallup还统计了美国民众对于总统工作的满意度,后者被称为总统工作支持率。我们在报告《酝酿中的变化——海外宏观经济2020年中期展望》中提到5月25日非裔美国公民弗洛伊德遭一名美国警察暴力执法而死后美国多地涌现出抗议民众。随后特朗普工作支持率由任期高点49%降至38%。但Q3在美国经济回升、对外政策加强的背景下,特朗普的Gallup工作支持率已经升至46%,因此我们仍不能排除特朗普连任的可能性。

美国大选后续关键时间节点:理论上大选选票争议有望在“安全港”日(前)解除。

美国总统选举及国会改选结果大概率因邮寄选票延期公布。11月3日(北京时间为11月4日)为本次大选投票的截止日,历届大选基本在投票截止日当天揭晓各州及全国投票结果,但今年选举结果大概率延期公布。根据华盛顿邮报的调查,今年在公共卫生事件影响下预计将有84%的选民选择邮寄投票,而2016年该比例仅为1/4[3]。邮寄选票将使得开票结果推迟。辩论中双方与辩论主持人似乎均已默认在11月3日无法得到开票结果这一可能性。由于国会选举和总统选举用的是同一张选票,国会改席结果也将推迟公布。

除非最高法开绿灯,否则大选的选票争议可在“安全港”日(前)尘埃落定。尽管开票结果不会延迟太久,但从特朗普及其党派的言论看,一旦选举结果不利于特朗普,他将就邮寄选票争议大做文章并寻求国会与最高法院对部分州选举结果的裁决。裁决或重新计票可能会持续数周,但根据美国法典第三篇第一章第五条(3 U.S.Code § 5)[4],选举结果必须在选举团日(今年为12月14日)六天前公布,即今年的12月8日,后者也因此被称为“安全港”日。一旦拖到“安全港”日,即便是有争议的选举结果也有可能会直接生效。在2000年的大选中,美国最高法院在“安全港”日前夕中止了佛罗里达州的重新计票,此前选举结果即刻生效。由此可见,除非最高法开绿灯,否则即便存在争议,大选结果也应在12月8日尘埃落定。

若“安全港”(日)未能揭晓选举结果,则大选将在选举人团投票日进入临时选举程序。各州的选举人团投票在12月14日举行,一般情况下选举人会严格按照该州的民意投给民意占优的候选人,因此该流程一般是走过场。在隔年的1月6日,国会将对选举人团的投票计数,并最终宣布总统人选,隔年1月20日总统正式上任。但如果12月8日各种因素(后文详述)大选争议未能落定,即部分州选举结果无法确定,则根据美国宪法第12修正案,将进入临时选举程序,且无法保证争议与混乱能在隔年1月20日以前结束。

除选票争议外,本次美国大选亦有其他变数。

不排除特朗普拒绝承认败选并以邮寄选票争议为由寻求重新计票的可能性。根据NBCLX/ YouGov的调查,65%的民主党人将通过邮寄投票,而仅有35%的共和党人选择邮寄投票[5]。因此,一旦特朗普败选,他将有理由寻求法院的裁决重新计票以使得部分邮寄选票失效。他的诉求或被最高法院接受。9月26日,特朗普正式提名在医保、堕胎、宗教等议题上较保守的巴雷特作为联邦法官[6],如果该任命在总统大选以前在参议院通过,则联邦法院中由共和党提名和民主党提名的法官比例将达到6:3,最高法院或倾向于做出有利于共和党候选人的裁决。

一旦特朗普要求州议会任命选举人,大选结果将存在较大变数。根据美国《宪法》第二条,州立法机关有权任命其州的选举人,2000年最高法院在布什诉戈尔案就印证了这一点[7]。特朗普在选举出现争议情况下或要求部分州通过州议会选举决定选举人。前文提到的特朗普需要翻红的5个摇摆州的参众议会全部被共和党所掌握,特朗普可由此选出倾向共和党的选举人并赢得摇摆州。但这5个摇摆州中有3个州州长为民主党人,州长有权利对选举人认证并提交给国会,由此部分州或产生两份对立的投票结果。在此情况下,于次年1月3日成立的新国会将对此进行裁决。但与大选类似,国会选举也存在邮寄选票的争议,这一情形或令选情暂时陷入僵局。

假若大选争议持续至“安全港”日后,总统任命或将由国会投票决定。由于共和党在最高法院层面占优,一旦特朗普败选且出现选举争议,最高法院或放任争议持续至“安全港”日后。根据美国宪法第12修正案,该情形发生后大选将进入临时选举程序,将由众议院选出总统(每州一票,获得26票及以上当选),参议院选出副总统(每人一票,获得51票及以上当选)。该选举方法将极大抵消掉民主党占优州席位较多的优势,根据270towin的估算,尽管民主党很有可能拿下众议院227个席位(超越218个即为多数党),但共和党众议员人数占优的州有26个,在该环节或有优势。且如果次年1月20日总统正式任职前总统无法选出,则适用《总统继承法》由副总统任总统职务;如果副总统无法选出,则由众议院议长任总统职务[8]。

一旦败选,不排除特朗普在卸任前主动辞职的可能性。特朗普前私人律师迈克尔·科恩称如果特朗普败选,其有可能在次年1月20日正式移交权力以前辞职,将总统职位移交给彭斯以换取某些个人利益[9]。尼克松在水门事件后也曾有类似的操作。

美国大选不确定性将对全球资本市场存在怎样的影响?

不必过度解读美国大选不确定性的短期影响。我们在10月4日报告《海外黑天鹅事件中各类资产表现复盘——兼谈美大选不确定性影响》中指出,美国大选不确定性只是扰动因素,因为大选本身并不会对美国经济造成冲击,也不会立即逆转货币政策。但这一过程中各类资产振幅必然加剧,其对市场的冲击上限可参考“英国脱欧公投”影响。即,在极度恐慌下市场会快速抛售风险资产、形成避险情绪,但又很快回归理性逢低买入风险资产。此外,假若市场再次Risk-off,美联储仍然可以通过增加正回购等方式帮助市场缓解压力。

不能轻视本次总统选举结果对美国经济、货币政策乃至美股风格的长期影响。若特朗普连任,美超低利率或延续到2023年,未来两年美股或进一步泡沫化。若拜登当选,未来两年美国科技牛或将落幕。此外,假若特朗普败选意味着美国社会再次由“追求效率”转向“追求公平”,并且推动民主党执政影响力上升。民主党政治影响力上升阶段美国政府杠杆率整体偏低,对应无风险利率上升期,叠加中产占比上升,易于推动消费股牛市。60-70年代以“漂亮50”为代表的消费股牛市就是该背景下的产物。若拜登获胜,美国效率红利、美股估值红利进入尾声;且美国中产占比扩张将利好消费。但在消费股牛市来临前,美国需要先提高中产占比,而中产占比提升之前,科技牛或已率先落幕。

风险提示

(一)对于美国大选选情的分析不到位,且大选结果超预期

(二)美国公共卫生事件严重程度超预期

(三)美联储货币政策超预期

(四)美国财政政策超预期

1.webp.jpg2.webp.jpg3.webp.jpg4.webp.jpg5.webp.jpg6.webp.jpg7.png8.webp.jpg

(本文编辑:孙健一)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