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因为你不喜欢游戏,就造“游戏税”的谣,这个态度很不适合做投资

2020年2月10日 17:47:59

本文来自 微信公众号“互联网与娱乐怪盗团”。

过去几年,在哀股(不好意思写错了,是A股)市场,广泛流传着一个来无影、去无踪的谣言:国家要对游戏行业征收特别的“游戏税”,已经在讨论了,很快就会开始实施。

我第一次听到这个谣言,是2017年5月的事情。不过,这个谣言的诞生日期很可能更早,只是在2017年得到了极大范围的传播——那是《王者荣耀》《阴阳师》流水蒸蒸日上的一年,也是《崩坏3》《FGO》等二次元游戏进入主流视野的一年。此后,这个谣言变成了“月经帖”“年经帖”,每隔几个月就会有人拿出来传播一下。最近几天,随着A股和港股游戏公司的上涨,又有人拿出来说了。

市场上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谣言,但是“游戏税”是其中最奇怪、最令人困惑的;它有三个罕见的特点:

完全没有官方材料支持,甚至连个新闻稿也没有。2018年版号暂停、总量调控、防治儿童近视眼,全是有官媒在第一时间报道、分析的。但是,如果你搜索“游戏税”,在任何平台都只能看到一些自媒体乃至路人甲的猜测。

基本没有细节。“游戏税”是一种全新的税种吗?是一种特别的增值税或企业所得税税率吗?征税对象是整个游戏产业链,还是其中某个环节?由哪个主管部门负责策划和征求意见?没有任何人回答过上述任何细节。

在任何情况下,谣言都是完全不变的。从2017年到2020年,“游戏税”谣言以原状出现了无数次,在此过程中国家及各地对游戏行业的政策出现了好几次转向。资本市场有很多长寿的谣言,但很少有“既长寿又一成不变的谣言”。

产业界人士几乎没有听说过。从2017年至今,我向至少7家游戏公司的20位专业人士(涵盖游戏产品、发行、渠道等各环节)反复询问过“游戏税”的真实性——其中90%的人从未听说过,剩下的10%是听投资人说的……

这就尴尬了。但是,如果造谣者懂得什么是尴尬,也就不会造谣了嘛。

2018年6月,在上海的一个“机构投资者”(在此打引号,是因为我觉得他们一点也不专业,不像机构,像大散户)的办公室里,我花了一个多小时与对方讨论“游戏税”谣言。对方坚决认为存在“游戏税”,但是拿不出任何论据——不但拿不出官方论据,就连“行业专家调研”“内部人士吹风”这种虚无缥缈的证据也没有。他们就是觉得,国家肯定会对游戏行业特别征税或者提高税率。“我不听,我不管,我就觉得。”

我不得不引导他们用自己的大脑思考:“请问,国家推出游戏税,是为了增加财源,还是为了遏制游戏行业的发展呢?”

对方愣住了,思考片刻之后,勉强回答:“应该是两个目的都有吧……”

我说:“如果是为了增加财源,那么很简单,游戏税的意义非常微薄。中国游戏行业全年收入也只有2000亿元左右,而全国公共预算收入一年有18-20万亿。把游戏行业全部收归国有,也只能增加全国岁入的1%。”

对方张开口想反驳,但是没说出口,可能是意识到了没有什么反驳的余地。我接着说:“如果是为了遏制游戏行业的发展,那么游戏税肯定是效率最低的方法。出几个行政文件,限制未成年人游戏、限制版号、加强内容控制,或者直接对企业进行窗口指导,效率都高得多。我看不出来游戏税这个政策高明在哪里。”

奇怪的是,到了2018年下半年,游戏行业面临的政策调控最密集的时候,市场上反而不再传“游戏税”的问题了。大家很可能认为:游戏行业就快玩完了,国家下定了决心,征不征税已经不重要了。可惜人算不如天算,2018年底,游戏版号突然恢复了;2019年的行业政策越来越缓和,版号发的越来越多,未成年人保护也是以行业自律为主了。到了2019年年底,“游戏产业振兴”被写进了好几个省级政府的产业规划,风向真的变了。

在游戏产业政策逐渐放松之后,我倒是因为机缘巧合,更深入地接触到了“游戏税”谣言的来源。那是2019年暮春(进口游戏版号放开之后),我在北京金融街附近跟一家机构投资者吃饭,主要的话题是“腾讯现在值不值得买”。我们对腾讯和整个互联网行业的各项业务做了一个大致的梳理。虽然基本没有时间吃饭,但是对话过程还是很有趣、很有收获的。

直到最后时刻,坐在上席的一位五十多岁的“领导”,突然说了一句话:“我觉得腾讯这个公司,道德品质有问题。”

一般而言,“领导”在涉及具体业务、具体投资标的的场合,都是不会说话的;也没人指望他们去干预第一线的投资。可是,一旦“领导”发话,而且是这么重的话,其他人肯定立即鸦雀无声,等待着下一句话。

可能是发现气氛骤然变得不对劲,这位“领导”连忙又补充了一句:“当然,网易、金山这些公司,道德品质也有问题。A股的XXXX、XXXX、XXX(注:均为游戏公司),道德品质一样有问题。”

在场没人敢接话——这种话谁敢接啊!为了防止气氛过于尴尬,我还是勉强说了一句:“对了,阿里巴巴、今日头条也做游戏的。”

这位“领导”歪着头想了一下,斩钉截铁地说:“那么阿里、头条的道德品质也有问题。”

很好,现在整个互联网行业的道德品质都有问题了。没人敢发话,老“领导”开始缓慢而坚定地讲他的观点:“你们有小孩吗?你们的小孩沉迷游戏吗?(注:这个设问不太高明,因为我没有小孩,席上半数的年轻人也没有)你们觉得腾讯、网易这些公司开发游戏是不是在害小孩?你们希望中国好,还是希望中国坏?小孩子都去玩游戏了,中国的未来能好吗?年轻人也不该玩游戏,宝贵的时间本来是应该用来加班、用来学习的……”

你跟他讲投资、讲行业,他跟你讲道德;你跟他讲道德,他跟你耍流氓。

因为在饭前加了微信,后来我发现:这位老“领导”讨厌的不止是游戏;他也讨厌抖音、快手、B站、虎牙直播、网易云音乐,甚至连英超联赛、NBA一样讨厌。一言以蔽之:他讨厌一切正常未成年人喜欢的东西,因为这些都是“玩物丧志”。

问题在于,作为家长,他为什么没能管好自己的孩子,为什么没能以身作则地教育他们“不要玩物丧志”,为什么不能设立一个良好的激励机制和监测机制,那就不是我能了解的了。可能在他的脑海中,这不是他身为人父的职责,而应该是腾讯、网易、字节跳动、快手……等互联网公司的职责;如果这些互联网公司拒绝代替他履行职责,他就要强烈要求主管部门介入。

至于互联网公司帮他养孩子要花多少成本,以及他家孩子长大之后是不是该跟腾讯或者网易姓(毕竟你要求人家帮你养孩子了嘛),那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最滑稽的是:未成年人甚至根本就不是中国游戏行业的主力消费人群;他们也不是世界游戏行业的主力消费人群。原因很简单——未成年人有时间、玩性大,但是缺钱,花钱也不自由。根据本怪盗团的粗略估算,整个中国手机游戏市场大约有30-40%的玩家是未成年人,但是只有20%左右的流水是他们贡献的。《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等竞技游戏来自未成年人的收入比例略高,而MMORPG或SLG来自未成年人的收入就非常低了。

那么,到底谁是游戏行业的主力消费者呢?老男人。我指的是30-45岁的中年男性白领,对应人们口中的“75后至90前人群”。他们一般都在高中或大学期间接触过电脑游戏,年轻时有自己喜欢的类型或IP,现在成为社会栋梁之后很有钱、也有那么一点可支配时间,愿意在游戏这种娱乐方式上花费大量的钱。

所以你完全可以理解,为何“传奇系”“奇迹系”的RPG无论洗多少次都有人玩,为何每年都有那么一两款SLG进入畅销榜前列,为何棋牌游戏总是闷声发大财。一般而言,50岁以上的“老领导”可能只玩过消消乐和钢琴键,但是40岁左右的“中年领导”一般至少还是玩过马里奥、暗黑2或者传奇的,不至于连“游戏到底有什么好玩”这一点都说不清。

这意味着他们会对游戏网开一面、不再追究游戏的道德问题吗?恰恰相反……

不止一个我的同龄人对我说:因为他们自己玩游戏(一般是手游,也有端游或PC单机),所以深知游戏很上瘾,而且太轻松了;小朋友从游戏里面学不到什么东西,就算能控制时间,也不该让他们玩,云云。

每当这种时候,我一般会反问:“你不想让小朋友玩游戏,为什么自己却玩呢?你是否应该先卸载自己手机里的所有游戏,顺带卸载Steam(如果你有的话)?”

对于我的反问,一小部分人选择装死,剩下的人往往做出下列回答:

我是成年人,我有自控能力,但是我家小孩没有。(但是我看你动不动花几千抽卡的影子,真不像有什么自控能力!)

我已经不需要学习进步了,但是我家小孩需要。(能说出“我不需要进步了”的人,估计这辈子也真进步不了了。)

我是家长,我有权管理孩子,孩子无权管理我!(跟耍流氓有啥区别啊?怪不得有人呼吁为人父母要先考资格证呢。)

我不是不让孩子玩,我是希望他考出好成绩/锻炼身体之后再玩。(但愿你能履行承诺,这年头守信的成年人不多了。)

这些年来,我最大的发现就是——所谓“成年人比未成年人更有自制力”的说法纯属鬼扯淡。满大街的黄赌毒总不会是未成年人消费的;抽烟、喝烈酒的也是成年人远多于未成年人;未成年人说谎至少还会脸红心跳,成年人则可以说谎说到白日见鬼。这个社会给未成年人施加更多的限制,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未成年人好欺负;其次是因为成年人已经自我放弃治疗了,天真地指望自己的下一代能成为更好的人。

记得我六岁还是七岁的时候,我家不止一个亲戚恶狠狠地说:“游戏机要毁掉一代人!”当时他们指的“游戏机”,仅仅是8位的任天堂红白机兼容机,用来玩超级马里奥、坦克大战、魂斗罗的。后来有了PC机房,有了网吧,有了智能手机;如今的一部智能手机的运算能力相当于几十万部红白机。如今你还可以跟很多人联网一起玩,还可以先玩再付费,觉得不好玩可以不付费;如果自己没有兴致玩,还可以看别人玩!

显而易见的是,游戏机没有毁掉中国的一代人;网吧没有,智能手机也没有。《王者荣耀》没有,《阴阳师》没有,抖音没有,快手没有,B站没有,直播平台也没有。这一代人不但工作能力和工作投入远胜于上几代人,就连工作时间也远过之——当年“被游戏机毁掉的一代”,现在在默默无声地996,甚至9127。

有趣的是,现在996/9127的这一代人,又开始担心自己的下一代被游戏/短视频/二次元给毁掉,以至于无法再给资本家贡献996生产力,以至于“狼性文化”“奋斗者精神”断代。这是何其伟大的主人翁精神啊!

话说回来——2019年底,那位曾经与我吃过一次饭、怒斥腾讯网易阿里统统“不道德”的老领导,居然破天荒地在微信上主动跟我搭话:“我觉得国家有必要征收游戏税。现在国家财政这么紧张,游戏这个产业这么不道德,游戏税是完全合情合理的。可是,国家好像没有这样的打算。我们能不能一起向国家发出呼吁?”

在确认自己的眼睛没问题、而且对方神志清醒之后,我决定保持沉默。等我玩了两局主机板PUBG(不好意思,一次也没吃鸡),回到微信时,他居然还在锲而不舍地等待我的回答。没办法,我只好给了他一段严肃认真的答复:

“全国游戏行业的总收入只有约2000亿元,而白酒行业的规模远远更大,其中仅贵州茅台一家的年收入就有800-1000亿元。众所周知,高端白酒是腐败问题的重灾区,就算在八项规定推出之后,仍然有人顶风违纪。就算不是三公消费,50度以上的白酒也非常不利于人体,违背了现代生活方式,造成了大量健康隐患。我完全赞成对游戏行业征收高额赋税,也建议国家一视同仁,对以茅台为代表的所有高端白酒征收更高的赋税,一方面是补贴财政,一方面是符合道德。您怎么看?”

对方大吃一惊,急忙解释说:“可是,高端白酒面临的税率已经很高了啊!”我斩钉截铁地说:“税率那么高,销售收入还在增长,说明还不够高,厂商和消费者还不够痛!要一直加税,加到全行业收入大幅下滑为止。当然,我也赞成对游戏行业采取同样的政策,反正都是害人精、都是不道德,发现一起就严打一起!”

对方再也没有跟我提这个话题了。我不知道他有没有把我拉黑——反正我不是特别在乎这方面的事情。至于我为什么跟他提“茅台加税”呢?因为他喝茅台,但是我不喝茅台。我平时主要喝的是啤酒和威士忌;你把茅台的税加到天上去,痛的也不是我啊。

在经历了这么一茬子事之后,我倒是终于明白,“游戏税”这个经久不衰、毫无根据的“月经帖”“年经帖”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了。很显然,在资本市场上(以及在互联网行业),有一些人非常不喜欢游戏;因为他们不喜欢,所以他们希望以各种方式打压整个游戏行业。众所周知,最高效地打压一个行业的方法就是通过国家立法或产业政策调整,所以他们一直没有停止以各种方式“呼吁”。

如果国家不听他们的呼吁呢?如果主管部门根本不认同他们的逻辑和感情呢?那他们就人为制造一些“市场噪音”——首先,这样可以给市场带来一些混乱、打压游戏公司股价、让他们出气(或许还能赚钱);其次,如果这种噪音持续时间够长,可能真的会被主管部门听到,真的影响国家产业政策(这个可能性很低)。

我只能说,抱着这种态度、这种行为逻辑的人,实在不适合做投资,也不适合做任何大事。

(编辑:李国坚)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香港交易所资讯服务有限公司、其控股公司及/或该等控股公司的任何附属公司均竭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和可靠度,但不能保证其绝对准确和可靠,且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的责任(不管是否侵权法下的责任或合约责任又或其它责任)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