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2020年游戏行业最大的悬念:DNF手游的上线时间和表现

2020年1月4日 22:11:38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互联网与娱乐怪盗团”。

我绝对不是有意标题党。众所周知,本怪盗团一贯只提供干货,绝不炒概念,更不玩标题党。实际上,我是想做一个测试:有多少人能正确地说出“2020年游戏行业最大的悬念”到底是什么?

考虑到全球游戏行业的规模太大、分类太多,我们先把话题局限在中国游戏行业吧。下面是几个备选答案:

A. LOL手游的上线时间和表现

B. DNF手游的上线时间和表现

C. 云游戏能不能颠覆游戏行业

D. 字节跳动能不能颠覆腾讯(00700)游戏

E. 国行Switch能不能横扫中国市场

如果你的答案是E,那么你肯定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事实上,PS4和XBox One的国行早在2014年就上市了,却没有引发哪怕最小的流行风潮……2019年12月,PS4中国区(包括实体和数字版市场)销量最大的游戏也只卖了1.3万份。指望主机游戏横扫中国市场,还不如指望资本家良心发现不再鼓吹996。

(上个月中国区销量1.3万的PS4游戏是《新樱花大战》)

如果你的答案是D,那么你很可能对游戏行业有一点了解,但不是特别了解。这件事情在长期还有那么一点点发生的可能性,但是在短期可以说毫无可能。当然,如果你只是想找个理由做空腾讯股价,算我没说。

如果你的答案是C,毫无疑问你被人忽悠了——2020年,你所盼望的5G普及、主干网提速、各类设备后台打通、云游戏平台产生原生内容等事项一个也不会实现。2022年是一个更合理的时间点,我的意思是对欧美来说更合理;中国很可能要再等等。

正确答案只有从A和B当中选一个。很显然,在“端转手”红利已经接近耗尽的时代,LOL和DNF是极少数尚未被改编为手游的热门端游(严格的说,DNF被改编过,但是没有引起任何反响)。

游戏行业的三大错觉:

LOL被《王者荣耀》冲击的很厉害,就快完了。

DNF的玩家已经长大了/转性了/弃坑了,就快完了。

《王者荣耀》被吃鸡/自走棋冲击了,就快完了。

事实上,上述三大错觉还真的“短暂实现”过:2017年,LOL确实被《王者荣耀》冲的很厉害,而且冲击一直持续到2018年底IG夺冠;2018年,《王者荣耀》确实被吃鸡冲击过,但是短暂的冲击只持续到2019年2月;2019年,DNF确实因为各种原因的复杂作用,玩家热度和流水大幅下滑……那么这种下滑会在何时结束呢?

(毫无疑问,过完十周年庆的DNF处于一个青黄不接的时期)

进入2019年,DNF赖以生存的强大运营出现了一些问题。按照资深玩家的说法,这个游戏似乎进入了“最终收割期”——觉得自己来日无多,不如赶紧爽一把,拿着最多的钱走人。无论运营方(也就是腾讯啦)想不想“最终收割”,在过完轰轰烈烈的国服十周年庆之后,DNF陷入青黄不接也是事实。绝大部分端游在连续运营11年之后,都会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落;也有例外,比如隔壁网易的《梦幻西游电脑版》,但是例外非常非常少。

相比之下,2019年LOL的日子倒是不错:IG夺冠带来的全民鸡血效应,电竞机制的改造,自走棋模式的推出……似乎使它进入了又一个春天。如果本怪盗团的估计没有错,2018年LOL的中国区收入同比可能下滑了1/3-1/2之多,但是2019年又几乎完全收复失地、回到了2017年的历史较高水平。当然,2019年《王者荣耀》的表现也非常抢眼,这也让广大对腾讯恨之入骨的港股“消息流”投资者大失所望,在2019年10月以后纷纷回补了做空头寸。

2020年,腾讯和网易都有几个“最后的端游IP”要扔到手游市场来——腾讯是DNF和LOL,网易是《暗黑破坏神》(或许还有《逆水寒》)。不过,无论对于腾讯还是对整个游戏市场,DNF手游和LOL手游的意义都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LOL手游必然会很像《王者荣耀》;从封测版看,它为了吸引主流玩家,已经注定大幅降低了难度。最终问世的LOL手游很可能是“一款打着LOL IP的新《王者荣耀》”。玩家为什么需要第二款《王者荣耀》呢?LOL的情怀粉足够把它推上手游畅销榜的前三吗?当然,在海外又是另一回事,因为《王者荣耀海外版》在东南亚之外的地区从未成功,LOL手游还是有机会的。

DNF手游则是没有竞品的。MMOACT的玩法、PVE为主的战斗模式、强调搓招的操作、爽快的刷刷刷、对街机格斗传统的继承……上述要素的组合在移动端还从未出现过。如果一定要找对标,《龙之谷》有点像,但它是3D而非2D的。腾讯内部也没有一个工作室能抄到DNF的精髓,从而搞出一个自主IP的DNF。如果DNF手游上线了,那么它很可能成为手游市场的纯粹增量,至少不会过度挤出其他产品。

(当然,DNF的IP也非常有吸引力,比如上面这个妹子)

现在我们终于可以回答开头的那个问题了——答案只能是B。考虑到DNF承载的巨大玩家期待,以及一旦上线之后可能爆发的巨额流水,我们完全可以认为:DNF手游的上线将成为2020年中国乃至全球行业最重要的一个事件,甚至能够以一己之力决定整个行业的增速。

DNF端游的绝大部分玩家是90后。不是90后的人,或者90后里面从没混过网吧的人,很难理解这个游戏的影响力。DNF有时候被称为“90后的传奇”,它没有传奇那么氪金,但是比传奇更好玩。如果一定要给DNF找一个最大的优点,那就是好玩。

在DNF国服上线初期,腾讯的游戏运营经验还不够丰富,连服务器稳定性都无法维持。DNF因此得到了一个外号:“掉线城与虚弱勇士”。至于搞活动、提供优惠、优质客服、拉回流……这些运营亮点在早期也是不存在的。那个年代,玩DNF意味着你要忍受动辄掉线的服务器、聊胜于无的客服、非常薄弱的优惠政策……你也可以选择不玩,但你再也找不到第二个这么好玩的游戏了。

没错,游戏最重要的是游戏性,也就是好玩;就好比电影最重要的是好看,食物最重要的是好吃。如果你是80后,可以回忆一下当年在《暗黑破坏神2》里面全身MF装备刷Mephisto的不眠之夜——DNF就像这么好玩。后来,腾讯慢慢的改进了运营,让DNF成为了公认运营最好的端游之一,这就好像流氓会武术,谁都拦不住。过年回家时,你可以调查一下当地网吧:即便在“吃鸡”横扫天下的情况下,我敢肯定,DNF仍然会是任何地区网吧最流行的三个游戏之一。


(如果你的老家居然不流行DNF,那肯定不正常)

2019年初,DNF开始了渠道预约;2019年底,又开始了心悦俱乐部预约。本怪盗团解释一下:所谓“心悦俱乐部”就是腾讯为大R/中R玩家专门设立的组织,享有诸多特权,对心悦俱乐部的充值是不走任何渠道的,当然也就不影响畅销榜排名。心悦会员的预约比一般玩家的预约享受更多优惠,既然心悦都开始预约了,那么离上线时间应该不远了吧?

如果这是一款普通游戏,或者是一款还不错的中上等游戏,那么确实应该不远了。然而,这是DNF。它很可能是过去十年中国市场最重要的端游(没有之一),至少伴随了1000万人长大。如果DNF手游竟然没能占据畅销榜第一,如果它竟然没能超过“吃鸡”的成就(先不说能不能超过《王者荣耀》吧),那么腾讯一定会大失所望,而腾讯的竞争对手都会看到巨大的机会。一般游戏的“满分线”,很可能才达到DNF手游的“及格线”。

对DNF手游来说,到底要达到什么成绩才算不让人失望呢?本怪盗团团长不知道腾讯内部的KPI(也不想假装知道);不过对我来说,如果它的峰值流水不能超过15亿元,而且不能在15亿元的水平线上至少停留半年,那就是失败的;峰值流水最好超过20亿元,而且最好在此水平线上停留一年以上。此外,DNF手游还必须为二次变现留下足够的空间——试想一下,“传奇系”已经推出过多少款手游了?《梦幻西游》也推出了第二款手游。如果今后五年出现2-3款DNF或衍生手游,我不会感到意外。

所以,DNF手游内测如果不取得最高水准——超六星级的数据,就不会上线。版号不是问题,内测数据才是。只要还有改进空间,只要还有大幅提升留存率的可能性,腾讯就绝对会压着不让它上线。另一方面,LOL手游的内测数据倒不必非常好看,差不多就行了,毕竟没有谁指望它取代《王者荣耀》。对LOL手游来说,欧美等海外市场的内测才更加重要。

(玩过DNF的才知道,这个游戏界面很low)

如果没有意外,LOL手游很可能在2020年暑期之前(最有可能是6月前后)全面上线;就算国内版号遇到瓶颈,海外大概也会赶在暑期档上线。DNF手游的上线则是一个高度不确定因素——谁也不知道下一次内测的数据能否让腾讯满意,也不知道2020年寒假期间DNF端游能不能拉回来一点。腾讯肯定希望赶上暑期档,但如果确有必要,也可以再牺牲半年时间。

可以确定的是,所有竞争对手,尤其是MMO产品的发行方,都将屏气凝神地等待那一刻。DNF固然没有直接竞品,但是谁都不希望与它迎头撞上。如果现在我们就能得知DNF手游的具体公测日期,那么一切MMO产品、大DAU产品或在风格玩法上稍有类似的产品有必要与其错开至少2个星期。

不过也有一种可能性:DNF手游可能真的是个哑炮,DNF可能真的过时了,在手游市场最多只能达到中高水平MMO的量级。那就真让所有人的眼镜碎一地了,也将意味着整个“端转手”逻辑的结束。

要不然怎么叫悬念呢?互联网行业最大的魅力就在于变化和不确定性,不到最后一刻你永远不知道自己是赢家还是输家。当然,劳动人民总能创造奇迹。

(编辑:宇硕)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香港交易所资讯服务有限公司、其控股公司及/或该等控股公司的任何附属公司均竭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和可靠度,但不能保证其绝对准确和可靠,且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的责任(不管是否侵权法下的责任或合约责任又或其它责任)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