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国资委会见马化腾、马云:互联网巨头与央企合作,能做些什么事情?

2019年8月5日 18:25:39

本文选自“互联网与娱乐怪盗团”。

发生了什么事情?

2019年7月31日,国资委主任郝鹏会见腾讯董事局主席马化腾,探讨“央企+互联网”合作事宜。此前,郝鹏已经于6月16日会见了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然而,部分自媒体却将“央企+互联网”理解为“公私合营”,甚至认为互联网行业将进入“国企主导”的阶段。为此,国资委官方微博于8月4日辟谣:“‘央企+互联网’是国企混改模式之一,是市场主体的合作共赢!不是所谓的‘公私合营’!”

我们对此怎么看?

“央企+互联网”绝不意味着“公私合营”:2017年以来,央企越来越重视与BAT等互联网巨头的合作,高层交流频繁,也签署了许多战略合作协议。但是,任何主管部门都从来没有提出过互联网“公私合营”,也绝不赞成所谓“国进民退”之说。在会见马云、马化腾的过程中,国资委只提出“充分发挥各自优势,取长补短,促进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的融合”,完全没有干预阿里(BABA.US)、腾讯(00700)的公司治理和日常管理。

鼓励互联网企业参与央企混改,而不是相反:“混改”,就是“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引进民营资本促进国有企业的改革,而不是相反。在历史上,腾讯、阿里都参与过央企混改,中国联通就是一个成功案例。民营背影的战略投资者,不但可以完善国企的公司治理结构,而且可以带来许多市场化的资源。当然,主管部门也鼓励国有互联网公司做大做强,但是是在正常的市场竞争框架内,进行健康有序的竞争。

互联网公司能与央企合作做些什么?互联网公司最大的优势是:有客户、有技术、有数据,对互联网时代的商业模式非常熟悉,财务资源也比较丰富。除了直接参与央企混改,它们还能在技术和业务上展开全面合作。例如,腾讯于今年3月、4月分别与建设银行、中粮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阿里于今年7月与北大荒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今年3月,腾讯、阿里、苏宁与一汽、东风、长安汽车三大央企集团共同出资成立了以共享出行为投资方向的股权投资基金。我们预计,在国资委的鼓励下,类似合作将越来越多。

互联网巨头对国家监管政策的配合程度很高:从历史经验看,腾讯、阿里等民营互联网巨头,高度重视国家监管政策,配合程度高、响应速度快。以互联网金融为例,腾讯、阿里、蚂蚁金服、京东(JD.US)等都较好地控制了风险,不做主管部门禁止的业务,高度注意社会影响;互联网金融行业的不规范经营行为,主要出现在一些小公司、新兴公司身上。民营互联网巨头的持续发展,符合国家监管和产业政策的要求。

如果你是投资人,应该注意什么?

在互联网巨头当中,阿里巴巴具备较强的2B业务经验、技术储备,尤其是阿里云、钉钉,获得了许多央企的认可,成为合作的基础。虽然腾讯从2019年才开始“All in 2B”,但是微信生态系统具备强大的生命力,能够方便地方政府和央企进行面向大众的服务;腾讯云在国内也位居第二。百度(BIDU.US)近年来在消费互联网市场的影响力有所下降,不过仍然具备较强的技术水里和数据积累,尤其是在人工智能领域,与央企存在较大的合作空间。

风险提示:监管风险,技术变革风险,流量红利耗尽,用户习惯变迁。

国资委官方辟谣:国企混改,不是公私合营

2019年7月31日,国资委主任郝鹏会见马化腾并做深入交流;此前,郝鹏于6月16日会见马云。两次会谈的主题都是“央企+互联网”,其中涉及鼓励互联网巨头参与央企混改的问题。然而,少数自媒体将其理解为“要对互联网公司实行公私合营”。8月4日,国资委官方微博“国资小新”公开辟谣:“这种正常的合作和混改,却被人歪曲为‘公私合营’,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八竿子打不着的事儿!”

(国资委官方微博公开辟谣“公私合营”)

从官方新闻看,国资委与阿里、腾讯的会谈,焦点在于如下领域:推动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尤其是借助人工智能、大数据的力量;推动央企转型升级、增强核心竞争力;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原则,做大做强国有资本;推动战略新兴产业、培育经济发展的新动能。在会见马云时,国资委主任郝鹏强调:中央企业、民营企业都是我国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要充分发挥各自优势,同舟共济。

互联网巨头与央企合作,能做些什么事情?

互联网巨头的优势体现在两方面。第一是客户资源多、重视客户体验、熟悉互联网时代的商业模式;第二是技术储备强劲、数据积累丰富、财务资源多。所以,央企与互联网巨头合作,首先是利用它们的资源和优势,对自身技术和业务流程进行改造;然后是在它们的帮助之下,提升消费者服务水平,寻找新的商业机会。

以阿里巴巴为例,阿里云是中国第一大、全球第三大公有云服务商,通过“去IOE化”,在自主可控领域取得了巨大进展。在阿里云的230多万客户当中,包括海关总署这样的政府部门,也包括中国石化这样的大型央企。阿里钉钉作为企业内部通信、管理平台,也服务了中国联通(00762)、中国石化等多家央企。以上都是“对央企技术和业务流程进行改造”的范例。此外,阿里通过电商及互联网金融平台帮助央企做生意,例如在农产品方面,就与中粮集团、北大荒等结成了长期合作关系。这就是“帮助央企寻找商机”的典范。

(6月16日,国资委主任郝鹏与马云会面)

腾讯在2B业务方面起步较晚、基础不如阿里,但是它有一个独特的优势,就是微信生态系统。基于微信支付、公众号、小程序,政府的民生服务效率可以大幅简化,央企也可以以比较低廉的成本接触到更大的消费者群体。此外,腾讯云虽然规模远不及阿里云,依然是中国第二大公有云服务商;企业微信的用户基数远低于钉钉,但是贵在与微信的打通。在2019年10月组织架构调整、CSIG(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成立之后,腾讯将在2B业务上投入更多资源,它与央企的合作也将更上一层楼。

(2019年4月,腾讯与中粮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风险提示

对于任何传媒与互联网行业的公司而言,监管风险都是至关重要的。

技术变革导致的被替代风险也很重要。

由于流量红利耗尽导致的马太效应,中小型互联网公司还要面临被大公司夺取市场份额的风险。

对于消费互联网公司来说,用户使用习惯的变迁是最大的风险,快速的产品迭代又会带来更高的产品风险。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香港交易所资讯服务有限公司、其控股公司及/或该等控股公司的任何附属公司均竭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和可靠度,但不能保证其绝对准确和可靠,且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的责任(不管是否侵权法下的责任或合约责任又或其它责任)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