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游戏和电影的本质是什么?三个梦境告诉我……

2019年4月9日 06:35:05

本文来自 微信公众号“互联网与娱乐怪盗团”,作者:怪盗团团长裴培。

去年冬天,我做了一个很真实的梦。那是凌晨,我醒了一次,想起来是周末,翻身又睡了。因为凌晨的梦总是特别清晰,我就记了下来。

在梦中,有位游戏业的老前辈问我:“喂,你觉得ACT和ARPG有什么区别?”

我说:“所谓ARPG就是有动作属性的RPG,在本质上仍然以数值成长为核心。所以,凡是强调人物升级与属性成长的都是ARPG,反之是ACT。”我觉得这个回答很完美了。

按照我的定义,《血源诅咒》算ACT吗?

那位前辈却说:“你错了,现在的ACT还有不包括数值成长体系的吗?就连《马里奥》系列,也有一定程度的成长线了。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凡是强调连招、搓招、盾反、跳击等高难度操作的就是ACT,与属性成长无关。换句话说,ARPG对玩家操作的要求,远远低于ACT。可惜正统ACT早已日薄西山了。”

我觉得很有道理,就反问他:“前辈您为什么不做一个划时代的ACT呢?”他笑道:“没有时间啊,我也想。”我说:“现在的玩家被惯坏了,缺乏耐心,大概玩不下正统ACT吧?”他微笑道:“你觉得《血源诅咒》和《仁王》很容易吗?”(当时还没有《只狼》。)我就恭恭敬敬地回答:“您说的都对,就看新一代人了。”然后我就醒了。我感觉这个人的面孔非常熟悉,就去网上搜索——原来他就是任天堂的岩田聪社长啊。活着,带病工作到了最后一刻;死了,还在跟我这样不相干的人讨论游戏。希望今后还可以梦见他。

我梦见的岩田聪社长

过了不久,我又做了一个梦。有人把我带到一个宫室里,对面坐着一个和蔼而又威严的老者。我感觉认识他,但是怎么也想不起他是谁。我的心里很不安。他笑着问我:“听说你是制片人。”我说:“算是吧。”老者问我:“平时你都说‘我没有足够的资源’,如果有了足够的资源,你又想拍什么呢?”

这真是个好问题!我想了很久,讲了一个很长很复杂的故事,涉及很多题材和类型的交融;其中有很多执行的细节,我反复解释。我讲完之后,老者哈哈大笑:“你说的这种题材和类型的结合,从未有成功的先例。”我立即反驳:“任何事情在第一次成功之前,都没有成功的先例!”

世界亦坚定,不容动摇。

老者再次大笑:“年轻人果然很有勇气,但是这不可持续。”我耐心地说:“可以持续。我们要严格地控制风险——在所有环节控制成本,在任何可以变现的地方变现。如果一定要下赌注,那么,就要在所有输的地方尽可能少输,在所有赢的地方尽可能多赢。成功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最终的数学期望。”

老者沉默了,半晌才再次问我:“你到底是理想主义者,还是现实主义者呢?”我说:“我是理想主义者。”他摇摇头:“可是你刚才说的,何其现实啊!”我说:“真正的理想主义者,希望自己的理想成为现实,所以不得不先做一个现实主义者。”老者对我露出复杂的表情,好像是满意,又好像是不满。然后我就醒了。

“世界很美好,值得为之奋战。”我赞成后半句。

后来,我又做了一个梦,这次比前两次更加清晰:今天早上做了一个奇特的梦:一位天使带领我游览了一座非常巨大而秀美的城市,城中有许多河流,还有桥梁和常青藤。街头到处是咖啡馆,人却很少,看不到现代的车辆,仿佛中世纪一般。游览过半,天使问我:“你愿意让我带着一直走,还是自己接着走下去呢?”我脱口而出:“当然是自己走了!”天使走了,我独自停留在桥上,看到有游客坐着船只经过,接下来就醒了。

醒来之后,我万分懊悔地想:这种城市不是人间能有的,如果在梦里请求天使继续带我游览,说不定还能游览更久呢!我还没有来得及看清多少东西,只记得城里的墙上爬满藤蔓,城里的人都很善良友好。不过,现实的道路难道不是由我们自己带着自己,有时缓慢、有时迅速,但是永远坚定地走下去的吗?想到这里,顿时也就不懊悔了。

倚天照海花无数,流水高山心自知。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香港交易所资讯服务有限公司、其控股公司及/或该等控股公司的任何附属公司均竭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和可靠度,但不能保证其绝对准确和可靠,且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的责任(不管是否侵权法下的责任或合约责任又或其它责任)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