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广发郭磊:政策变化还有第四阶段

2018年7月24日 16:22:40

本文来自 “郭磊宏观茶座”微信公众号,作者为广发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郭磊。

宏观条件悄然变化的三个阶段

2018年二季度以来,宏观条件已然发生了重要变化:

第一阶段:3月下旬起,贸易战升温,外需和增长不确定性加大。

第二阶段:4月下旬起,汇率升值转贬值,内外均衡再度成为一个需要关注的问题。

第三阶段:5月上旬起,信用债分化,金融市场“二元化”迹象变得显著,中小企业融资问题凸显。

政策变化同样是一个连续过程

与宏观条件的变化对应,政策的变化亦分为几个阶段:

第一阶段,从去杠杆到稳内需:4月下旬,政治局会议首提“持续扩大内需”;强调货币政策要“注重引导预期”。

第二阶段,货币政策信号出现:6月,央行扩大MLF担保品范围至AA级债券;央行指出“人民银行始终高度重视外部冲击的影响,将前瞻性地做好相关政策储备”;国务院常务会议改流动性定调为“合理充裕”。降准和下调支小再贷款利率出现。

第三阶段,金融政策和财政政策信号出现:7月,央行或指导银行增配低等级信用债;银保监会指出要加大信贷投放力度,为民营和小微企业雪中送炭;发改委等六部门合力推进债转股;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更好地发挥财政金融政策作用。

我们估计还有第四阶段,在消费、农村、新产业投资等领域会有一系列“扩内需”的措施出来。

费雪有句名言叫“收入是一连串事件”(Income is a series of events),如果我们理解4月以来政策的内生逻辑(增长、信用、内外均衡的变化),我们就不难理解货币、财政、金融政策的逐步变化也是一个连续事件。

我们就是据此在前期报告中做出了三大判断:“国内政策的边际调整可能是下半年最重要的线索”、“下半年广义财政呈边际扩张趋势”、“基建已处于年内底部区域,后续低斜率回升”。

房地产不放、金融杠杆不放,就不会完全类似2015年

有观点担心政策如果“放水”,经济结构会快速恶化,从而导致收的压力又会快速形成。从目前来看,这种担心并不必要:

第一,这一轮没有放开地产,而且估计也不会放开,直至长效机制形成。房地产政策方向没变。估计2019年棚改及其货币化可能会有收缩;作为财税体系改革重头戏之一,房产税草案明年也有出台可能。保障性住房建设明年可能会加码。目前的限购可能会逐渐和“供给端保障房+需求端房产税”代表的长效机制无缝衔接,不太可能再走回头路。

第二,这一轮仍处于金融政策调整的大环境下,金融杠杆不太可能上升。2015年金融创新的大环境下,金融市场加杠杆有过度迹象。本轮金融政策依然偏紧,政策对杠杆警惕,资管新规仍在落地过程中,金融杠杆不太可能普遍上升。

风险提示

去杠杆进度超预期;外部经济环境变化超预期。(编辑:王梦艳)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香港交易所资讯服务有限公司、其控股公司及/或该等控股公司的任何附属公司均竭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和可靠度,但不能保证其绝对准确和可靠,且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的责任(不管是否侵权法下的责任或合约责任又或其它责任)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