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新股前瞻|业绩大幅下滑,Aspire(ASPG.US)电子烟故事难讲?

作者: 杨世宏 2021-07-15 10:04:37
作为中国第二家赴美上市的电子烟品牌商,Aspire是否会给投资者带来惊喜?

继雾芯科技(RLX.US)之后,又一家中国电子烟品牌商欲赴美上市。

智通财经APP了解到,创始于2013年的中国电子烟品牌商Aspire已于6月22日向SEC递交了F-1文件,其欲以“ASPG”为代码,申请在纳斯达克上市,老虎证券、EF Hutto、天风国际证券为其联合承销商。

目前,电子烟行业虽受政策严厉监管,但不可否认该赛道未来的广阔发展前景,作为中国第二家赴美上市的电子烟品牌商,Aspire是否会给投资者带来惊喜?

收入下滑,盈利能力下降

据招股书显示,Aspire是一家电子烟行业的垂直整合企业,其从事品牌电子烟的研发、设计及制造,并通过直销和分销的模式实现产品的商业化。而成立于2010年的深圳易佳特科技有限公司是Aspire的母公司。

智通财经APP了解到,在最初时,Aspire的产品全部为开放式系统,直至2018年时,该公司才推出第一个封闭式产品,这使得公司的产品几乎是开放式电子烟,2020财年(截至6月30日止12个月)时,Aspire开放式电子烟的收入占比为95.9%。

而从产品类别来看,Aspire目前提供的产品主要分为两大类,分别是烟草产品类型的电子烟以及2020年12月推出的大麻电子烟。其中,烟草类产品以“Aspire”为品牌销售,大麻类电子烟产品则以“ ISPIRE ”为品牌进行销售。

经过多年的积累沉淀,Aspire已建立起了庞大的销售网络,其150多个分销商组成的分销网络遍布全球,公司的“Aspire”品牌产品通过分销网络可在全球30多个国家和地区销售,2020财年(截至6月30日止12个月)该公司来自分销的收入占比高达99%;而大麻类的“ ISPIRE ”品牌产品则采用直销模式,由于推出较晚,目前规模仍较小。

为实现业务的多元化发展,在品牌产品外,Aspire开始发力OEM业务与ODM业务。2020财年时,该公司来自OEM与OMD的收入占比为3.27%,较2019财年的0.61%有一定提升,至2020年下半年时,该比例则升至13%,较2019年下半年的4.6%明显提升。

而从产品销往地区来看,Aspire的产品主要面向于国外。2020财年时,该公司在中国的收入占比仅6.8%,而来自欧洲的收入占比为61%,来自北美的收入占比为22.6%,来自除中国以外亚太地区的收入占比为9.5%。2020年下半年时,来自国内的收入占比则提升至15.6%,较2019年同期的9.7%提升近6个百分点。

ASR1.png

不过,近两年来Aspire的业绩表现却不如人意。据招股书显示,Aspire在2020财年的收入为7902.6万美元,同比下滑35.3%,且同期的净利润为1914.5万美元,同比下滑54.66%。业绩大幅下滑的背后,主要是因为美国PMTA指南的发布、FDA对香料电子烟产品的禁令,以及疫情在全球的爆发。

进入2020年下半年后,得益于公司在OEM和ODM方面的发力,Aspire的收入同比增长7.9%至4421.5万美元,但期内净利润却下滑90.2%至83.5万美元,而2019年同期的净利润为850.7万美元。

增收不增利的背后,主要得益于以下几个方面:其一是OEM和ODM业务的毛利率大幅降低且收入占比增加,这拉低了公司整体的盈利能力。据招股书显示,2020年下半年时,OEM和ODM业务的毛利率仅3.6%,而2019年同期为29%,毛利率下滑十分严重。其二,品牌产品在推出新产品时以较低的价格促销,这使得品牌产品的毛利率下降近5个百分点至37.9%。

基于上述两大因素,导致Aspire的整体毛利率同比下滑9个百分点至33.4%;再叠加营业开支的增加,汇兑、投资受益的减少,使得该公司的净利率降至1.9%,较2019年同期的20.8%大幅下滑,已在亏损的边缘徘徊。

多项潜在风险令基本面承压

由此可见,在海外疫情反复的影响下,Aspire目前的处境稍显艰难,特别是承接毛利率极低的OEM、ODM业务以及新品牌产品的降价促销,均证明了行业竞争的持续加剧,这对Aspire的盈利能力造成了明显挤压。

不止于此,从招股书中亦能发现Aspire的其他经营风险,最为明显的莫过于该公司对头部经销商的高度依赖。智通财经APP发现,2019财年时,Aspire来自前三大经销商的收入占比分别为31%、22%、10%,三者合计高达63%。至2020年下半年时,Aspire来自最大经销商的收入占比为38%,收入来源集中的风险依旧明显。

此外,封闭式电子烟的快速崛起是否会对以开放式电子烟产品为主的Aspire造成影响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在国外市场中,以Juul为首的封闭式产品已迅速拓宽市场,占领了消费者心智,2018年时,Juul的产品已占据美国70%的市场份额,虽然其全球扩张计划在近两年被打压,但高市占率让封闭式产品在全球拥有较大比重;国内市场亦是在寡头格局下以封闭式产品为主。

Aspire在招股书中表示,封闭式产品正于市场中迅速增长,并将成为电子烟产品的主要形式。但Aspire 在2020财年时的开放式电子烟产品的收入占比仍高达95%以上,在封闭式产品中的落后或许会制约Aspire未来的成长。

更为重要的是,政策依旧是电子烟行业的“达摩克里斯之剑”。3月22日,工信部、国家烟草专卖局起草《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决定(征求意见稿)》,拟在附则中增加一条“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参照本条例中关于卷烟的有关规定执行。”并于2021年4月22日前反馈向社会征求的意见。

新型烟草参照卷烟规定执行代表着政策对电子烟产品的“认可”,但具体如何执行将对产业链上各环节企业产生重大影响。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在政策全面落地后,产业格局必将重塑。Aspire能否在行业变动之时“突围”仍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

综上来看,在政策执行的扰动之下,再叠加业绩的不尽如人意以及潜在的经营风险,Aspire远赴美股或也难有所表现。

智通声明: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智通财经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中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分享
微信
分享
QQ
分享
微博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