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美国总统辩论有何看点?对摇摆选民影响大吗?

2020年9月30日 07:15:15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宏观长春”,作者:花长春、田玉铎。

摘 要

首次总统辩论将会吸引大批选民,尤其是摇摆选民的“观战”,但从历史数据来看,总统辩论前后候选人支持率变化并不大。美国自2004年以来共举行了12场总统辩论,其中有5次辩论后候选人领先优势扩大,有5次领先优势缩小,还有两次保持不变。但变动幅度都较小,仅有一次变动幅度超过了1%,平均而言变动标准差仅为0.34%。拜登只要不在辩论中犯“低级错误”,仍将保持领先优势。

两人辩论的基本策略——稳定基本盘,提高投票率,争取摇摆选民。两党都有各自的选民基本盘,在大选投票率很低的情况下,两党的首先任务是激励自己的基本盘选民去投票支持自己,而非去挖对方墙脚,同时摇摆选民也是候选人取胜的关键。

经济议题上共和党大幅领先民主党。公共卫生事件前美国经济的繁荣将成为特朗普鼓吹的重点,而拜登增税则是特朗普攻击的靶点。

种族平等上民主党大幅领先,而反对暴力上共和党小幅领先。两人将继续稳定自己的选民基本盘,拜登将把特朗普塑造成一个“种族主义者”,而特朗普则会把拜登塑造成一个“暴乱制造者”。

选举诚信上,两党互不信任,相互指责。怀疑主要来源于对邮寄选票和国外势力的担忧。若特朗普败选,能否和平交出权力也将被争论。

联邦最高法院法官上,特朗普的火速提名恐招致民意反对,成为拜登攻击的靶点。

大选重要时间点提示:2020年10月7日副总统辩论;10月15日第二场总统辩论;10月22日第三场总统辩论;11月3日总统大选日。

正 文

美国当地时间2020年9月29日晚9点至10点半(北京时间9月30日早9点至10点半),2020年大选首场总统辩论将在俄亥俄州凯斯西储大学举行。届时,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和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将进行第一场真正意义上的正面交锋。根据选举议程安排,10月7日还将进行副总统,10月15日和10月22日将分别举行第二、三场总统辩论,11月3日为大选投票日。

1.总统辩论对摇摆选民的影响极为有限

首次总统辩论共90分钟,共分为个人经历、经济问题、最高法院、卫生事件、选举诚信、种族与暴力六个议题,每个议题约15分钟。这六大议题大半都是当下美国民众最关心的问题(图1),候选人对这些问题的回应与施政措施将对选民产生重要影响。其中拜登支持者最关心医疗健康、卫生事件和种族平等问题,而特朗普支持最关心经济、暴力犯罪和最高法院法官任命等问题(图2)。

image.png

image.png

从历史数据来看,首次总统辩论将会吸引大批选民,尤其是摇摆选民的“观战”,虽然过半选民认为总统辩论对选举决策有帮助,但从历次辩论结果来看,总统辩论影响极为有限。根据美国媒体调查机构尼尔森的统计数据,2000年以来美国总统大选辩论的收看人数总体上呈上升趋势,并且首次辩论一般也将会吸引更多观众(图3),本次总统辩论预计也将会吸引大批选民,尤其是摇摆选民的“观战”。根据皮尤研究中心历史民调数据显示,大部分美国民众依旧认为总统辩论对他们做出决定是有帮助的(图4),并且一般都会有超过10%的民众是在总统辩论后决定自己支持哪位候选人的(图5)。但从历次辩论结果来看,总统辩论影响极为有限。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总统辩论对摇摆选民的影响极为有限。从以往总统辩论的数据来看,候选人的领先优势在辩论前后有涨有跌,且变动幅度较小。只要拜登不犯“低级错误”,拜登仍可继续保持领先优势。美国2004年以来共举行了四次总统大选共12场总统辩论(图6),从最终候选人的领先优势来看,有5次辩论后候选人领先优势扩大,有5次领先优势缩小,还有两次保持不变。但变动幅度都较小,仅有一次变动幅度超过了1%,平均而言变动标准差仅为0.34%,总统辩论前后选民支持率变化并不大,总统辩论对摇摆选民的影响极为有限。本次总统辩论中,只要拜登不犯“低级错误”,拜登仍可继续保持领先优势。

image.png

2.首次总统辩论核心议题详解

首次总统辩论共90分钟,共分为个人经历、经济问题、最高法院、卫生事件、选举诚信、种族与暴力六个议题。其中经济问题、选举诚信、暴力犯罪是共和党比较关心的议题,而最高法院、卫生事件和种族问题是民主党比较关心的问题(图7)。其中共和党在经济问题、暴力犯罪方面在民调上领先于民主党,而民主党则在最高法院、卫生事件、选举诚信、种族问题上领先于共和党(图8)。除上述议题外,最近爆出的特朗普纳税问题也将成为本次辩论争论的焦点,特朗普此前也一直在寻找拜登的“污点”,也或将在总统辩论中爆出。

image.png

image.png

两人辩论的基本策略——稳定基本盘,提高投票率,争取摇摆选民。两党都有各自的选民基本盘,在大选投票率很低的情况下,两党的首先任务是激励自己的基本盘选民去投票支持自己,而非去挖对方墙脚,不然可能墙脚没挖成,反倒使得自己基本盘选民流失。同时摇摆选民也是候选人取胜的关键,候选人还会在稳住自己选民基本盘后向摇摆选民倾斜,这一点也使得两党在部分主张上走向趋同。具体而言,特朗普的选民基本盘的特点是白人男性、年龄较大、受教育程度较低,而拜登的选民基本盘则基本与之相反(图9)。

image.png

2.1.经济议题:拜登增税将是特朗普攻击的靶点

共和党在经济议题上保持着对民主党的大幅领先,而经济议题又是选民(尤其是摇摆选民)最为关心的议题(图1),特朗普在总统辩论上必会在此议题上持续发难拜登。根据皮尤研究中心民调数据(图8),在经济议题上共和党领先了民主党9%,而综合民调数据则显示民主党领先共和党约7%,更加凸显出共和党在经济议题上的领先优势。而当前美国卫生事件反复、经济复苏缓慢,失业率仍保持高位,经济议题成为选民最为关心的问题,特朗普可能在此议题上对拜登持续发难,以谋求在该议题上的翻盘。

卫生事件爆发前美国经济的繁荣景象或将成为特朗普辩论中鼓吹的重点,而财政赤字和贫富差距的扩大或将成为拜登攻击特朗普的靶点。在2017年特朗普上任后,通过减税改革等刺激措施,再加上经济复苏周期,在卫生事件爆发前美国经济确实经历一段时间的“高光时期”,GDP季度增速一度高达3.33%,失业率甚至下降到了40年以来的新低(图10)。但税改在短期内刺激经济增长的同时,也使得联邦赤字不断扩大,贫富差距不断扩大,成为美国经济长期发展的阻碍。

image.png

image.png

共和党竞选纲领在经济议题上乏善可陈,更多是一张“空头支票”,或将成为辩论中拜登攻击的重点。特朗普在竞选纲领中表示,将会在未来十个月内创造1000万个新就业机会和创建100万个新的小型企业;通过减税和实施“公平贸易”增加就业机会和人们的实际所得;对“美国制造”实施税收抵免优惠、扩大“机会区域”(Opportunity Zone,美国通过某些优惠的政策吸引投资的地区)、继续放松对能源领域的监管。但共和党所制定的经济和就业目标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国内卫生事件和经济走势,并不完全受特朗普政府的控制,同时减税等领域也需要国会认可,竞选纲领更像是一张“空头支票”。

民主党竞选纲领在经济议题上“既想把蛋糕做大,又想把蛋糕分好”,增税改革短期内对美国经济产生负面影响,成为拜登在经济议题上落后于特朗普的主要原因,或将成为辩论中特朗普攻击的重点。民主党在经济方面主张加强金融监管、加大基建投资力度、建立公平的国际贸易体系、加强企业反垄断调查、促进社会公平等,但民主党最重要的经济主张是增税改革,全面提高公司税、个人所得税、资本利得税等税种,一反美国1980年以来的减税趋势。拜登的增税措施虽然长期中有利于缩小财政赤字和贫富差距,促进美国经济的持续发展,但段内将会对收入、消费、投资等带来负面影响,成为拜登在经济议题上落后特朗普的主要原因。

2.2.卫生事件:特朗普将竭力“甩锅”给中国

在卫生事件方面,民主党保持着对共和党的大幅领先,成为拜登攻击特朗普最有利的靶点。根据皮尤研究中心民调数据(图8),拜登在卫生事件议题上领先了特朗普12%,随着后续可能出现的卫生事件反复以及有次带来的经济停滞也将成为选民关注的核心,拜登将在该议题上竭力攻击特朗普应对卫生事件不力,并指责特朗普把抗疫不力的责任甩锅给中国。

image.png

image.png

特朗普在卫生事件应对方面公信力丧失,年底前甚至大选前推出疫苗更是“空头支票”,是特朗普在该议题落后拜登的主要原因,特朗普将在该议题上竭力“甩锅”给中国。特朗普在卫生事件爆发时曾多次发表误导性言论、打压对卫生事件的检测、排挤福奇等专家,使得特朗普在卫生事件应对方面公信力丧失,超过60%的人选择不相信特朗普(图14)。而特朗普在竞选纲领中还承诺将在今年年底前研发出疫苗,并且将在2021年将整个国家恢复到正常状态,但其对疫苗研发中心的催促也使得民众对疫苗的可靠性产生怀疑,绝大部分选民并不敢贸然接种(图15)。特朗普应对卫生事件不力将会成为拜登攻击的核心之一,特朗普也将会竭力“甩锅”给中国。

image.pngimage.png

民主党在卫生事件应对上更加务实有效,更能取得民众信任,同时反对特朗普将卫生事件应对不力“甩锅”给中国。民主党在其竞选纲领中表示,将加强病毒检测、全民戴口罩、扩大医保范围、免费提供疫苗但对疫苗研发并不设有时间表等。这些卫生事件应对措施更加务实有效,也更能得到选民信任。同时民主党人认为特朗普需要对卫生事件负责,不能“甩锅”给中国。

2.3.种族与暴力:两人将继续稳定自己的选民基本盘

民主党在种族平等方面大幅领先共和党,而共和党则在反对暴力方面小幅领先民主党。两人将继续稳定自己的选民基本盘,拜登将把特朗普塑造成一个“种族主义者”,而特朗普则会把拜登塑造成一个“暴乱制造者”。根据皮尤研究中心民调数据(图8),在种族平等议题上民主党领先了共和党12%,这与民主党一贯地重视少数族裔问题有关。而在反对暴力犯罪、加强执法方面,共和党则小幅领先了民主党4%。

在对待国内骚乱和暴力活动方面,特朗普将自己塑造成法律和秩序的维护者,而将拜登塑造成“暴乱制造者”。共和党一直展现自己强硬的一面,以“法律和秩序”和“捍卫我们的警察”为口号,甚至不惜威胁派军队进行镇压,意在将自己塑造成法律和秩序的维护者形象。共和党或是对少数族裔人群的战略性放弃,而专注于支持自己的白人群体,塑造自己维护社会秩序的形象。持续的骚乱也会使民众“审美疲劳”,最终还是会更希望回归到正常的社会秩序。

拜登在反对骚乱和暴力活动的同时,更加强调种族平等,指责特朗普是一个“种族主义者”。种族平等、重视少数族裔一直都是民主党的竞选主张,在应对国内种族骚乱方面,拜登主张限制警察使用武力,并消除司法系统中的种族歧视现象,意在争取少数族裔的支持,将自己塑造成种族平等的支持者,而将特朗普塑造成种族矛盾的加深者,以稳固自己的选民基本盘。

2.4. 选举诚信:两党互不信任,相互指责

大部分美国民众都对选举诚信产生怀疑,共和党选民的不信任程度更深。根据NBC新闻电视台民调数据,55%的人“不是特别相信”或“完全不相信”即将举行的总统选举的公平诚信性,29%的人“在某种程度上相信”,仅有14%的人“非常相信”。其中共和党选民中有65%的人表示不相信选举的公平性。

两党选民对选举诚信产生怀疑主要来源于两方面,一是对邮寄选票的质疑,二是对国外势力干预的质疑。共和党攻击邮寄投票,认为会造成“选举欺诈”。据华盛顿邮报统计,自今年3月至8月,特朗普攻击邮寄投票已经超过八十次,而其攻击主要理由就是邮寄选票容易造成“选举欺诈”。而民主党力挺邮寄投票,甚至不惜以立法的形式加以支持和规范,阻止邮局削减成本的改革,并主张对邮局提供额外资金。预计首次总统辩论中,两人仍会就该问题进行争论。

特朗普和拜登相互指责对方勾结国外势力,干预美国大选,但都没有确凿证据。美国有多位官员多次表示俄罗斯、中国、伊朗将会干预2020年美国大选,加深两党对外国势力干预大选的忧虑。具体而言,特朗普指责拜登向中国释放善意,以“勾结中国”干预大选,而拜登则指责特朗普继续“勾结俄罗斯”干预大选,但双方都仅停留在“口水仗”,并没有确凿的证据。

若特朗普败选,他是否和平交出权力也将是辩论中拜登攻击特朗普的靶点。此前特朗普曾多次表态拒绝和平过渡权力,并称自己大选不会输,但随后都会有一些白宫官员和共和党官员出面澄清和表态,支持和平过渡权力。预计拜登也将会利用此点进一步把特朗普塑造成“独裁者”,号召恢复美国的民主、自由等核心价值观。

2.4.联邦最高法院法官:大选获胜者任命?

2020年9月18日美国最高法院自由派女性法官金斯伯格去世,引起这一职位的空缺。根据美国宪法规定,最高法院法官由总统提名,经参议院批准即可,而现在参议院仍由共和党把控。最高法院法官共有9名,特朗普在其任期内已经提名了2位,当前最高法共有5名保守派法官,若此次特朗普再次提名,最高法院的内部平衡将会被进一步打破。9月26日,特朗普提名保守派艾米·科尼·巴雷特为最高法院法官,参议院可能于10月12日对此进行表决。而拜登则称新任最高法院法官应由大选获胜者提名。

根据2020年9月20日媒体/益普索发布的民调数据,有62%的民众认为新任最高法院法官应由大选获胜者提名,23%的民众对此表示反对,15%的人表示不确定。

3.目前全国综合民调和摇摆州民调中拜登均保持领先

image.png

image.png

4. 后续大选事件提示

1、2020年10月7日副总统辩论;

2、2020年10月15日第二场总统辩论;

3、2020年10月22日第三场总统辩论;

4、2020年11月3日总统大选日。

风险提示:拜登辩论能力堪忧,犯“低级错误”。

(编辑:赵锦彬)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