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广发香港:港股生态大变迁孕育“新经济”投资机遇

2020年9月2日 13:09:43

本文来自 微信公众号“广发香港”,文中观点不代表智通财经观点。

报告摘要

优质港股资产“对抗”资产荒。

全球经济下行和央行“大宽松”的背景下,“资产荒”逐渐成为现实。充裕的海外与内地资金开始寻找权益价值洼地,港股极低估值凸显配置性价比。对于内地偏长线的资金而言,股息率是重要的“锚”,港股高股息优势显著,“北水南下”的趋势有望持续。从资金来源看,居民财富转移、保险资金“出海”、理财子公司权益配置是港股“北水南下”的三大主力军。

影响港股走势的核心因素均出现积极变化。

通过03年以来的港股复盘,盈利增长、利率、汇率是影响市场走势的核心变量。港股走强时,盈利走强、流动性宽松和人民币升值必占其一。目前这三大核心要素均出现积极变化——盈利预期开始向上修正、无风险收益率维持低位、“美元跌,人民币涨”的汇率组合有望对港股形成支撑。

港股生态大变迁孕育“新经济”投资机遇。

今年以来,中概股回归、恒指选股新规改革、港股国企私有化、红筹股AH上市等改革主题加速了港股生态变迁的进程。以市场关注度最高的中概股回归为例,由于中概股常年受到“估值歧视”,回归中国资本市场的动机始终存在。但过去受AH市场上市制度限制影响,部分“新经济”企业只能选择赴美上市。在美国监管政策持续收紧,以及AH市场制度改革为中概股回归创造条件的背景下,中概股回归开始加速。

中概股回归将起到优化港股行业结构、提振港股整体与相关行业估值、提高交易活跃度,为市场引入源头活水等效用。港股科技、消费、医药等“新经济”行业正在酝酿新一轮投资机遇。

核心假设风险。

美元、美债利率上行;国内信用收紧;盈利不达预期。

报告正文

1、优质港股资产“对抗”资产荒

2019年以来,全球经济下行和央行“大宽松”的背景下,全球市场债券收益率快速下行,“资产荒”逐渐成为现实。随着避险资产、债券预期回报率下行,越来越难满足配置需求,充裕的海外与内地资金开始寻找权益价值洼地。

港股极低估值凸显配置性价比。截至8月28日,港股恒生指数、恒生国企指数PE估值(TTM口径)分别仅为12.74x、8.85x,低于全球主要市场;从长周期维度看,恒生指数12.74x的静态PE仍位于历史均值以下。PB估值方面,尽管恒指PB从前期破净位置反弹,但也仅为1.05x。参考近30年以来恒指跌破净资产后的表现,第一次破净是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的最低点,随后恒生指数在不到两年时间内翻倍;第二次破净出现在2016年初,随后港股开启一轮“慢牛”。

港股另一大优势在于高股息。目前恒生指数、国企指数股息率分别为3.65%、3.96%,显著高于中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而A股沪深300指数股息率仅为1.8%。对于内地偏长线的资金而言,股息率是重要的“锚”,港股高股息优势显著,“北水南下”的趋势有望持续。

展望未来,内地资产荒下,“北水南下”趋势将进一步加速。从资金来源看,居民财富转移、保险资金“出海”、理财子公司权益配置是港股“北水南下”的三大主力军:

第一,中国居民财富配置告别“地产为王”时代,股票及股权资产配置比例不断提升;而更多高净值人群选择配置境外资产,港股成为资金南下首选。

第二,保险资金遭遇“资产荒”,权益配置比例提升,新会计准则下将重点关注高股息股票;另外,随着社保养老、国资划转社保改革,港股也成为重要选项。

第三,内地理财子公司权益管理规模大增,但理财产品收益率持续下行,海量理财资金需要寻找隐含回报率更高、基本面波动更小的权益资产进行配置,港股无疑是A股的重要补充。

2、影响港股走势的核心因素均出现积极变化

通过03年以来的港股复盘,盈利增长、利率、汇率是影响市场走势的核心变量。港股走强时,盈利走强、流动性宽松和人民币升值必占其一:(1)2003-2004年,低利率、盈利预期好转推动港股走牛;(2)2006-2007年,港股牛市所处的背景是人民币大幅升值、国内经济强劲增长;(3)2009-2010、2013-2015年,中国四万亿计划刺激经济,加上美国三轮QE推升市场流动性,港股盈利和估值“双升”;(4)2016-2017港股牛市受盈利改善、互联互通开通背景下南下资金流入等因素提振,同时17年人民币升值对港股有“推波助澜”的作用。

目前这三大核心要素均出现积极变化——盈利预期开始向上修正、无风险收益率维持低位、“美元跌,人民币涨”的汇率组合有望对港股形成支撑。

从盈利端看,在国内工业增加值、固定资产投资、消费等数据环比改善的背景下,下半年国内宏观经济边际好转是大方向,中资股基本面将从“免疫”走向“修复”;历史上AH盈利上行周期,港股相对A股更容易取得相对收益(港股市场由海外机构投资者占主导,对基本面的关注权重更高,而A股更偏爱“左侧”)。

利率和汇率变化传导至流动性,是影响港股走势的另外两大核心变量。目前美债利率维持低位、美元指数大幅回落、人民币稳中有升,对港股形成有力支撑。

第一,美国国债利率、美元指数受经济增长、联储货币政策、通胀预期、风险事件等多因素影响。卫生事件暴发以来,美联储释放天量流动性,7月以来10年期美债利率在0.5%-0.7%之间波动。与此同时美元指数从3月最高超100点下行至8月最低92.3。债券收益率维持低位意味着股债性价比的天平更偏向于股票市场,美元指数下行则利好资金流出美股,增配新兴市场。从历史复盘也可以看出,港股恒生指数与美元指数走势负相关性显著。

第二,人民币稳中有升环境下,市场有望出现外资回流、盈利上修的“正反馈”,因投资者除投资收益外,还可额外获得汇兑收益。7月以来,美元兑人民币汇率从7.08一路变化至6.91,在目前中美利差仍处在大于200bp的安全区间的背景下,未来人民币再次大幅贬值的基本面压力较小。

3、港股生态大变迁孕育“新经济”投资机遇

“市场生态大变迁”将成为港股长期的投资主题。今年以来,中概股回归、恒指选股新规改革、港股国企私有化、红筹股AH上市等改革主题加速了港股生态变迁的进程。而在这些新机遇里面,市场关注度最高的无疑是中概股回归这一话题。

为何今年开始中概股加速回归?事实上,中概股常年受到“估值歧视”,加上与监管政策不相容的矛盾,中概股回归的动机始终存在。随着AH上市制度的放开,科技、消费、医药行业的优质“新经济”中概股开始加速回归。从回归流程看,考虑到存在VIE架构导致中概股回归A股面临一定限制,中概股回归中国资本市场的首选更可能是港股。这也意味着港股科技、消费、医药行业正在酝酿新一轮投资机遇。

中概股回归对港股市场的影响?我们总结为以下三个方面:

其一,提高港股估值中枢,相关“新经济”行业更为受益。港股是全球股市的“估值洼地”,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在于港股金融、地产等低估值公司占比较高。潜在回归的中概股集中在可选消费、信息技术、医疗保健等领域。若未来此类优质“新经济”中概股回归,将抬升港股整体估值。此外,对于可选消费、信息技术、医药行业内其它港股公司而言,中概股回归后,也将享受行业整体估值扩张带来的收益。

其二,优化行业市值结构。以港股市场最具影响力的恒生指数为例,金融行业权重占比近50%。考虑到潜在回归的中概股集中在可选消费、科技、医药领域,回归后将显著改善港股市值结构,提升“新经济”公司在港股市场的话语权。

其三,增强港股交易活跃度,为市场引入源头活水。以阿里巴巴-SW(09988)为例,公司于去年底回归港股市场,尽管IPO募资近1000亿港元,但对市场的“抽血效应”并不显著。事实上,阿里的回归大幅提升了港股市场的交易活跃度,吸引更多资金参与交易。今年以来,阿里巴巴日成交额占港股成交的比例最高超过5%。

最后,对于南下资金而言,内地“资产荒”背景下,具有稀缺属性的港股“新经济”企业无疑更具备吸引力。今年以来,港股回调过程中,南下资金主动买跌,其中最重要的考虑之一便是“以更低价位配置高股息或者稀缺性资产”。从南下资金持股来看,中资稀缺资产(互联网、物业服务、医药、技术硬件、运动服饰为代表)是资金重点流入的方向之一。

4、风险提示

美元指数、美债收益率大幅上行的风险; 国内信用政策持续收紧的风险;经济和上市公司盈利不达预期的风险。

(编辑:李国坚)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香港交易所资讯服务有限公司、其控股公司及/或该等控股公司的任何附属公司均竭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和可靠度,但不能保证其绝对准确和可靠,且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的责任(不管是否侵权法下的责任或合约责任又或其它责任)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