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

百度网盘登陆科创板,真能值400亿吗?很有可能

2020年8月2日 08:05:40

本文来自 微信公众号“互联网怪盗团”,作者为裴培。

最近几天,许多媒体提到了“百度网盘将分拆并申请在A股科创板上市”的说法。有人预测,按照“30倍P/S”计算,百度网盘独立上市的估值可达300-400亿人民币;还有人预测,百度(BIDU.US)的其他一些To C业务可能也会分拆上市。对于这一说法,百度官方尚未予以评论;百度股价似乎做出了积极反应。

科创板现在对大型互联网公司的态度非常积极,蚂蚁集团的上市计划就受到了官方欢迎。如果百度网盘真的打算分拆上市,获得批准的可能性很大。虽然在看到财务数据之前,不可能做出专业、精准的估值,但是我们至少可以大胆设问——如果百度网盘在科创板上市了,大概能值多少钱?

这个问题要分成两方面回答:资本市场层面,以及业务层面。

从资本市场层面看,科创板非常缺乏To C(面向消费者)的互联网公司。在2020年以前,科创板上市公司以电子元器件、通信设备、先进制造业、企业软件及服务等To B公司为主,它们也符合前几年A股市场的“主流风险偏好”;优质的To C公司大部分都选择了美股或港股上市。

金山办公算是科创板最大的To C互联网公司。严格的说,它是一半To C、一半To B:既有庞大的企业软件业务,也有增长很快的个人软件及广告业务。截止2020年7月31日,金山办公的市值为1812亿人民币,相当于115倍静态P/S,或者452倍静态P/E。就算在今年6月股价暴涨之前,它的市值也在1000亿人民币左右,静态P/E长期高于200倍。

准确地说,不仅是科创板,整个A股市场都缺乏“互联网平台公司”。A股传媒互联网行业上市公司的主力军,是游戏和影视公司——两者皆可归于“内容公司”,其业绩增长主要依赖于爆款内容产品,被专业投资者认为“不够稳定、难以预测”。所以,A股市场一直非常渴望找到自己的“平台公司”,无论是哪个细分领域的平台。过去十多年,不知道有多少公司被A股市场冠以“小腾讯”“小阿里”“小百度”乃至“小字节跳动”的称谓,但是其中绝大部分都没有达到预期。

芒果超媒(芒果TV的母公司)是A股市场最符合“平台公司”条件的。截止2020年7月31日,它的市值为1212亿人民币,对应44倍静态P/S,或者253倍静态P/E——无论在哪个市场,这种估值水平都堪称给力了。现在,芒果超媒的市值不仅超过了哔哩哔哩,也超过了爱奇艺,虽然后两者的月活用户和营业收入体量都比它高。这充分说明,A股市场非常愿意给“互联网平台公司”赋予高估值,甚至是全球主要资本市场里最高的估值。说一千道一万,稀缺性是最重要的!

接下来,肯定会有人提问:百度网盘算是“互联网平台公司”吗?它的业务到底有多大的成长性或想象空间呢?要知道,金山办公兼具移动互联网和自主安全可控的双重概念,而芒果超媒是中国内容自制能力最强的长视频平台。至于百度网盘……是否只是一个单纯的下载工具,业务天花板很低呢?

首先让我们看看业务数据。根据QuestMobile的统计,截止2019年底,百度网盘注册用户超过6亿,月活用户超过1亿,月度付费用户超过1000万;它的市场份额可能超过了85%。事实上,现在市面上还在运营的个人云盘本来就不多了,其中允许在线分享的就更少了。除了百度网盘,你还能说出几个名字呢?

一个MAU破亿、市场份额超过85%的应用,算不算互联网平台?我认为肯定是算的。在2017年以前,个人云盘市场没有成熟的商业模式,反而要付出无止境的存储、带宽、合规审核成本。在漫长的煎熬之中,大部分产品要么退出市场,要么大幅度限制了功能。百度网盘坚持了下来,最终实现了以会员付费为核心的商业模式。可以说,这个市场几乎不太可能出现新的竞争者了。

百度网盘的会员付费模式,自从推出之日起就存在许多争议:很多用户抱怨,如果不付费,下载速度就会受到限制。问题在于,维持个人云盘的成本非常昂贵——B站著名UP主“回形针”测算过,在免费的情况下,网盘类应用最多只能提供100K每秒的下载速度;再高的速度就需要额外收费了。服务器和带宽的成本是实打实、无法回避的,会员付费确实是可持续发展的唯一选择——除非我们希望云存储运营商倒闭……

现在,百度网盘不仅有包月或包年付费,也有按天甚至单次付费的选项。说句公道话,我也经常使用百度网盘作为个人资料的中转站,我至少能够接受在中转的时候按需付费。如果我能接受视频平台的VIP、VVIP收费,以及各大知识付费平台的月费、年费,那么我就能接受云存储空间的收费。

如果QuestMobile的统计是准确的,那么截止2019年底,百度网盘的付费渗透率只有10%左右,显然不算太高。百度网盘的MAU/DAU还有上升空间(毕竟市场上没有什么竞争对手了),而灵活多样的付费选择有利于提高付费渗透率。结论就是:哪怕会员费本身不上调,我们也可能看到节节攀升的付费会员数量和收入。

当然,资本市场总是欲壑难填的——如果只有付费会员收入,投资者又会担心“商业模式单一”,或者“想象空间有限”。个人云盘本身仍然脱离不了“工具类应用”的熟悉,而在中国互联网行业,“工具类应用”的想象空间一直就很有限。无论从短期还是长期看,百度网盘肯定要开拓更多的功能和商业模式。

例如内容付费和知识付费。如果你曾在淘宝、微信群或知识星球买过知识付费课件,就会发现:很多交易本来就是在百度网盘完成的。例如,在缴纳了高昂的“入群费”之后,群主会给你一个百度网盘链接和提取码,让你去下载他的PPT、PDF或演说视频。现在百度网盘也允许用户直接为内容资源设置价格,从而直接促成交易。石墨文档、金山文档这些常见的知识素材应用,均在百度网盘开设了小程序。

理论上,百度网盘自身可以形成一个“知识付费”的闭环。不过,鉴于知识付费行业本身还处在发展初期,最后究竟会演变为什么业态、什么收费模式,还很难说。我们只能说,百度网盘确实有做后端付费、增值服务付费的潜力,而且已经具备这样的功能。

在国内资本市场,百度网盘不存在真正的对标。在全球,最适合的对标无疑是Dropbox。这两者的业务数据,在某些方面非常接近,在某些方面又差异极大:

Dropbox拥有6亿多注册用户,与百度网盘几乎一致。

Dropbox拥有1460万付费用户,略高于百度网盘。

Dropbox的年化ARPU高达126美元,几乎肯定高于百度网盘(而且可能高一大截)。

Dropbox上一年度的营业收入为16.61亿美元,上一季度的营业收入为4.55亿美元;根据我的估算,应该也比百度网盘高一大截。

总而言之, Dropbox与百度网盘相比的最大优势在于更高的ARPU。这一方面是由于美国等发达国家用户的付费意愿和能力更强,另一方面也是由于多样化的收费模式——对个人用户,Dropbox提供2种付费方案,月费分别为11.99美元、19.99美元;对团队用户,它提供3种付费方案,月费分别为15.00美元、25.00美元,以及企业议价。此外,Dropbox还向企业客户提供电子签名(HelloSign)、工作流(HelloWorks)、电子传真(HelloFax)等付费服务。在2020年一季报中,Dropbox宣称,超过80%的付费用户会在工作中用到它。

在中国,要仿效Dropbox的上述模式还有些困难,却也并非完全不可能——回想一下,我们不是已经习惯了用微信和个人邮箱传文件吗?说服白领人群或者企业使用百度云盘进行文件存储或传输,也是一种可能的选择。然而,这可能是一个非常漫长的任务。在短期,百度网盘的收入仍将依赖于个人需求,无论是娱乐性还是知识性的。毕竟中国的人口基数很大、移动互联网用户很多,To C业务一直比To B业务更好做。

Dropbox目前的市值是92亿美元,对应5.5倍静态P/S;它直到2019年还在亏损,不过最近一个季度实现了盈利。它的长期目标是实现28-30%的营业利润率,以及10亿美元以上的年度自由现金流——市场对此半信半疑。如果确实能达到上述目标,那么当前的市值应该是合理甚至偏低的。

百度网盘的情况又如何呢?在看到财务数据之前,还无法评判。考虑到A股市场的风险偏好,某些媒体提出的“30倍P/S”以及“300-400亿人民币市值”似乎是可以理解的;与上面提到的一些对标公司相比,甚至是偏低的。如果届时市场确实愿意给予这样的估值,大概会促使更多互联网公司(或者互联网巨头的拆分业务)在科创板上市。

包括百度自身,如果再多几个To C色彩较强、具备独立经营能力、在国内资本市场有稀缺性的功能或应用分拆上市,我确实不会感到奇怪。(编辑:肖顺兰)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香港交易所资讯服务有限公司、其控股公司及/或该等控股公司的任何附属公司均竭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和可靠度,但不能保证其绝对准确和可靠,且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的责任(不管是否侵权法下的责任或合约责任又或其它责任)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