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方正证券:银行拨备反哺利润的空间较大,业绩或将稳健

2020年6月5日 11:11:26

本文来源于“ Banking深度”微信公众号,作者为余金鑫。

核心观点

20年5月底,央行研究局课题组在《中国金融》撰文:《客观看待第一季度银行业利润增长》,提到“…滞后效应逐渐显现,以及一些政策因素的影响,银行后期不良贷款处置和资本消耗压力明显加大,银行利润增速可能下滑,不排除年内出现零增长或负增长的可能。”那么,对上市银行而言,20年在何种情境下会出现利润零增长或负增长呢?

20年上市银行的业绩问题,归根到底有三大核心矛盾:规模扩张、净息差、资产质量。宽信用环境下,社融放量,规模扩张对业绩构成支撑。于是全年业绩主要看净息差和资产质量,其拖累效应有多大,但这两点目前都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

本报告搭建定量的框架,测度这两个因素对净利润增速的影响弹性。根据我们的测算:1)净息差每下行1BP,净利息收入增速下降0.56 pct;资产质量中性假设下,当净息差下行7.4BP时,将出现利润“零增长”。2)不良净生成率每增加1BP,减值损失增速提升0.4 pct,净息差下行中性假设下,当不良净生成率上行11.3BP时,将出现利润“零增长”。

中性假设下,预测20年上市银行净利润增速2.9%。假设,净息差同比下降5BP,不良净生成率同比提升2BP。测算得到:36家上市银行合并的20年净利润同比增速为2.9%(19年为7.3%),营业收入同比增速为10.2%(19年为7.7%)。

应注意,拨备反哺利润的空间较大。让出1 pct的拨备覆盖率,大致能提振1 pct的净利润增速。20Q1上市银行合并的拨备覆盖率为224.1%,超过150%的监管红线。理论上来说,多数银行可以较轻松地通过拨备计提力度边际减弱,回补2-3个百分点的净利润增速,使其达到合意的水平,故无需过分担忧。

投资建议:让利担忧缓解,业绩或将稳健

强烈建议关注平安银行、邮储银行(01658)、常熟银行,战略明晰、成长逻辑好、alpha属性强;作为穿越周期的核心资产,招商银行(03968)、宁波银行因公共卫生事件而PB下行,性价比有所提升;杭州银行、江苏银行等东部沿海地区的优质城商行,受益于央行收购普惠小微贷款而释放的0息资金,扩张逻辑加强;低估值的光大银行、兴业银行,在市值管理诉求下,估值修复空间或较大。

风险提示:公共卫生事件控制或复工进度不及预期;公共卫生事件全球扩散加重;实体企业财务状况恶化范围扩大。

目录

1. 一种跟踪预测银行业绩的新框架

1.1. 央行提示银行利润可能零增长或负增长 

1.2. 为何银行20Q1业绩和GDP走势背离? 

1.3. 净利润的6大构成部分,哪个更重要?

2. 两个不确定因素:让利&资产质量 

2.1. 20年业绩的三大核心矛盾

2.2. 让利和资产质量已表现出拖累 

2.3. 两个因素对估值的影响都较大

3. 净息差下行对净利润增速的弹性

4. 资产质量对净利润增速的弹性

5. 中性假设下,别忘了拨备反哺 

5.1. 中性假设下,20年净利润YOY+2.9% 

5.2. 1 pct拨备覆盖率换1 pct净利润增速

6. 近期银行板块运行情况 

7. 投资建议:让利担忧缓解,业绩或将稳健8. 风险提示

报告正文

1.一种跟踪预测银行业绩的新框架

1.1. 央行提示银行利润可能零增长或负增长

20年5月底,央行研究局课题组在《中国金融》撰文:《客观看待第一季度银行业利润增长》,提到“随着实体经济困难向金融领域传导的滞后效应逐渐显现,以及一些政策因素的影响,银行后期不良贷款处置和资本消耗压力明显加大,银行利润增速可能下滑,不排除年内出现零增长或负增长的可能。”

当然,这个说法是指整体商业银行而言的,而本报告中主要聚焦于36家A股上市银行。20年一季度,整体商业银行净利润为6001亿元,而36家A股上市银行合计为4954亿元,占比为83%。那么,对上市银行而言,20年在何种情境下会出现利润零增长或负增长呢?

1.2. 为何银行20Q1业绩和GDP走势背离?

银行业绩与GDP增速高度相关?曾经也许是这样,不过现在是时候更新这个看法了。早些年,银行的利息收入占比较高,存贷利差相对稳定,营收主要靠资产规模扩张,这就与实体经济贷款需求挂上钩了;另外,银行资产端以面向企业的贷款和投资为主,当经济处于下行期,企业付息能力或意愿不足,就会出现违约,银行为消化集中出现的不良债权,就要消耗当期利润。

但今时不同以往,应注意我国银行业的一些变化及特征:1)中收和投资收益的占比提升到3成,净利息收入的贡献度下降,前者对经济周期相对不那么敏感;2)贷款结构中,房贷比已提升至19年末的29%,制造业/批发零售业已充分压降,19年末占比16%,前者的不良生成非常低,不良率只有整体不良率的1/5左右,资产质量对经济下行的抵御能力增强;3)经济前景不乐观时,监管可能出台宽信用的货币政策,信贷社融增速提升,利好银行资产端规模扩张,构成对冲。

20Q1银行业绩“超预期”,与经济走势背离。这时,如果只盯着GDP增速来跟踪银行业绩,很容易看到20Q1这种“反常识”的现象:GDP同比下滑6.8%,而上市银行营收YoY+8.7%(19年为10.2%),净利润YoY+5.0%(19年为7.3%)。那么,应该如何把握银行业绩走势呢?

1.3. 净利润的6大构成部分,哪个更重要?

先看看上市银行的净利润构成。上市银行净利润的获得:净利息收入 + 中收 + 其他非息收入 – 营业支出(不含减值) – 减值损失 – 所得税 = 净利润。这就可以分解出来6大构成部分。拆解来看,这6大构成部分都在银行不同的历史阶段,对银行净利润构成或正或负的影响。

这6大部分之中,收入端和成本端各3个。收入端,净利息收入的分量一直在7-8成,中收2成,其他非息收入不到1成,19年收入三项的比例接近7:2:1。成本端则表现出明显的变化趋势,从11年到19年,营业支出(不含减值损失,下同)从6.5成降到5成,减值损失从1.5成扩大到4.5成,所得税从2成压缩到1成,19年成本三项的比例接近5:4:1。因此,净利息收入、营业支出、减值损失对净利润的影响基数较大。

但并不是说,体量大,对利润增速的影响效果就大。可能的边际变化幅度也是非常重要的。影响2020年业绩增速的主要矛盾,必须二者兼备。我们应该观察最近几年该6个部分的增速变动情况,从中找出主要矛盾。

营业支出、所得税、其他非息收入,各自的综合影响并不大。观察可知,虽然营业支出的体量较大,但自16年以来,其同比增速的波动幅度较小,其影响效应大打折扣。其他非息收入尽管在18-19年增速很高,但主要是会计准则调整的影响,20Q1其增速已回归正常区间。

从增量看,也是净利息收入、减值损失的影响更大。在20Q1净利润的增量结构中,可以归纳出6个主要因素,按其增量大小排序:净利息收入(+721亿)、减值损失(+493亿)、中收(+128亿)、营业支出(+127亿)、其他非息收入(+100亿)、所得税(+66亿)。这6个因素,收入端3个、成本端3个。其中,净利息收入和减值损失的影响程度,大大强于其他各因素。

2.两个不确定因素:让利&资产质量

2.1. 20年业绩的三大核心矛盾

净利息收入乍看上去不是很直观,可将其拆解为生息资产扩张和净息差两个支柱,就更方便处理了。通过以上分析我们知道,2020年的国内商业银行的业绩问题,归根到底有三大核心矛盾:规模扩张、净息差、资产质量。

就20年来说,净息差、资产质量是可能的拖累,规模扩张则是支撑。规模扩张因素可以通过月度的社融数据,以及央行的政策导向,来大致把握,且其增速的预测区间相对较窄,可以直接以中性情境下的增速作为基本假设。而相对而言,净息差、资产质量就没有特别合适的高频指标来跟踪了。再加上,监管层对于银行向实体经济让利的尺度不太好捉摸,净息差下行的幅度就存在较多的不确定性;全球公共卫生事件仍难言结束,对国内及全球经济的影响程度尚无法准确测度,很多效应是滞后发生的,因此对银行资产质量的影响也存在较多不确定性。因此,让利和资产质量,是2020年银行板块的两大不确定因素。

2.2. 让利和资产质量已表现出拖累

LPR下调是推动银行向实体让利的主要方式。20年初以来,LPR经历了2波下调,2月份1年期LPR下降10BP,5年期下降5BP,4月份1年期LPR下降20BP,5年期下降10BP。尽管有重定价的时滞在,LPR下行向净息差的传导是逐步体现的,但20Q1银行资产端收益率上已经能看到明显的下行。

资产端收益率下降较多,拖累净息差。测算上市银行20Q1的生息资产收益率为3.74%,较19年下降10BP,而负债端成本率仅下降6BP,结果是测算净息差为1.92%,同比下降3BP,比19年全年下降4BP。

规模扩张将对2020年业绩构成支撑。20年一季度末,社融YoY+11.5%,人民币贷款YoY+12.7%,较19年末的增速水平显著提升。往年过了一季度后,4、5月份是社融投放的低潮期,但20年4月社融信贷继续放量,增速提升。在此基础上,预计上市银行的平均生息资产规模全年有望保持高增态势,以量补价,对冲“让利”对净息差的侵蚀。

个贷资产质量受公共卫生事件影响较大。招商银行在一季报中公布了20Q1零售贷款不良率和逾期率变化。整个贷款端不良率环比下行5BP,但个贷不良率提升14BP;逾期率环比上行20BP,其中个贷逾期率上行60BP,特别地,信用卡逾期率上行140BP之多。由此推知,上市银行的零售资产质量压力也不会小。

2.3. 两个因素对估值的影响都较大

历史上,净息差和资产质量对估值的影响也比较明显。注意两个比较晚近的三个时间段:1)17年行情,16年11月-18年2月上市银行PB从0.87到1.18的过程,主要是17年净利息收入在16年触底回升,到18年进入平台期,资产减值损失增速也在17年触底,两个有利因素叠加,推升银行估值修复。2)去杠杆杀估值,18年2月末到18年底,去杠杆、严监管,非标收缩,银行扩表速度趋缓,资产质量问题也开始出现,PB在19年1月下行到0.81。3)让利和公共卫生事件影响, 19年二季度至今,央行推动LPR改革,以鼓励小微投放和LPR下行的方式,推动向实体经济让利,20年2-3月再叠加公共卫生事件让资产质量的前景更加悲观,上市银行PB下行到0.71。

3.净息差下行对净利润增速的弹性

预计20年平均生息资产增长10.5%。净利息收入增速,应当拆解为生息资产增速和净息差变化两个因素。我们测算了36家上市银行合并的平均生息资产规模增速,19年为8.6%,20Q1为9.9%。在20Q1信贷社融高增的考虑到4月份信贷社融增势仍较好,预计全年增速仍会走高,本文暂估计为10.5%。

测算净息差每下行1BP,净利息收入增速下降0.56 pct。在以上假设及当前数据的基础上,我们测算,净息差变化幅度与净利息收入增速存在一种线性关系,20年净息差较19年每变化1BP,净利息收入增速会同向变化0.56 pct。

当净息差下行7.4BP时,将出现利润“零增长”。为了测算对净利润增速的影响,还需要考虑资产减值损失的同比增速。这里假设一种中性情境,不良净生成率上行2BP,减值损失同比增速为16.3%。在此单一情境之下,测算净息差下降的不同情境之下,上市银行净利润增速的变化。可知,上市银行测算净息差下行幅度从1BP到10BP变化时,净利润增速将从7.6%变化到-3.1%。特别地,当净息差下行幅度为7.4BP时,上市银行20年净利润将出现“零增长”。

4.资产质量对净利润增速的弹性

资产质量和业绩的关联,看起来不那么直观。首先,资产质量通过资产减值损失反映到当期利润上,减值损失是一个切入点。什么决定了减值计提力度呢?不良率是一个最终结果,已经被充分平滑了,还是要从不良生成过程出发来考虑,也许不良净生成率会是更好的跟踪指标。

不良净生成率和资产减值损失有何关联?从12-19年的数据观察,波动趋势大致是现同的,但定量来看,又好像没有可靠的规律。但是如果按阶段切分,还是能发现规律。12-15年是“后四万亿”时期不良集中发生潮,特殊阶段的策略,并不适宜作为对当前情形的对照。相对而言,不良生成的16-19年,更适宜作为对20年的对照。两条曲线直观来看是平行变动的,这种搭配代表了一种稳定的策略。

不良净生成率每增加1BP,减值损失增速提升0.4 pct。我们对16-19年的不良净生成率和减值损失增速做一个简单的回归,得到的关系是:减值损失增速 = - 26% + 40x不良净生成率。也即,在16-20年这一阶段之中,假设拨备策略相对稳定,那么不良净生成率每变动1BP,减值损失增速将同向变动0.4个百分点。

当不良净生成率上行11.3BP时,将出现利润“零增长”。为了测算对净利润增速的影响,还需要考虑净息差的下行幅度。这里假设一种中性情境,净息差下行5BP。在此单一情境之下,测算不良净生成率变动的不同情境之下,上市银行净利润增速的变化。可知,上市银行不良净生成率变动浮动从-8BP到+12BP变化时,净利润增速将从5.9%变化到-0.2%。特别地,当不良净生成率上行幅度为11.3BP时,上市银行20年净利润将出现“零增长”。

5.中性假设下,别忘了拨备反哺

5.1. 中性假设下,20年净利润YoY+2.9%

在净息差和不良生成的维度上,我们分别考虑可能性较大的情形,也即,净息差同比下降5BP,不良净生成率同比提升2BP。我们对其他次要因素的假设为:平均生息资产YoY+10.5%,中收YoY+7.5%,其他非息收入YoY+8.0%,营业支出(不含减值)YoY+6%,所得税YoY+5%。

基于以上假设,测算得到:36家上市银行合并的2020年净利润同比增速为2.9%(19年为7.3%),营业收入同比增速为10.2%(19年为7.7%)。这个结果,可以作为我们在当前时点上对20年银行业绩的预判,但因为后续LPR下行幅度、小微政策、存款基准利率等因素均存在不确定性,资产质量的变动幅度也需要更多的观察来验证,我们后续将持续跟踪,并结合最新信息来调整模型假设,更新判断。

5.2. 1 pct拨备覆盖率换1 pct净利润增速

拨备覆盖率较高,有反哺的实力。得益于17-19年上市银行拨备计提的力度较大,最近几年,上市银行加权平均的拨备覆盖率为224.1%,已经从16年166.4%的低谷中提升了57.8 pct。监管此前对银行统一的拨备覆盖率底线是150%,现如今,多数上市银行的拨备覆盖率都已经大幅超出该水准。在业绩不佳的年份,可以通过减小拨备计提力度来反哺利润,保证利润增速的相对平稳。

让出1 pct的拨备覆盖率,大致能提振1 pct的净利润增速。20Q1上市银行合并的拨备覆盖率为224.1%,贷款拨备额是3.49万亿,对应的不良额是1.56万亿。在该基础上,如果让拨备覆盖率下降1个百分点,则可以少提156亿的拨备,反映在19年的净利润基数上,就可以额外获得1.0 pct的提振。理论上来说,多数银行可以较轻松地通过拨备计提力度边际减弱,回补2-3个百分点的净利润增速,使其达到合意的水平。

6.近期银行板块运行情况

20年初至今涨幅-11.5%,倒数第四。20年初以来,A股上涨和下跌的行业板块一半一半。银行板块下跌11.5%,在所有板块中位列倒数第四。公共卫生事件对经济的负面影响,已经充分反应在对银行业绩的未来预期上。

19年初至今,银行指数对沪深300的相对收益为-19%,大幅跑输。经验表明,银行可能短暂跑输,但后续均能追回。银行股的相对收益下探又追回,近期有19年1-6月、19年8月-11月两个示例。当前的下行幅度比19年3月的-15%更深,回补的动力理应更强。

截至20年6月4日,银行(中信)PB达到0.73倍的历史低位,已充分低估。现阶段利空均已表现,之后伴随着经济逐步修复,资产质量的隐忧渐渐消解,让利迫切性也可能下降,银行板块估值有望走入持续的修复过程。

多数个股股价跌幅较深,回升空间较大。20年年初至今,上市银行个股股价普遍下跌,跌幅多分布在4%到30%之间。城农商行普遍跌幅较大,股份行其次,大行相对较小。

高ROE、低PB的银行股,配置价值提升。多数银行个股落入了高ROE(高于11%)、低PB(低于0.9倍)的区间,具备较高的配置价值。特别地,部分优质个股的PB已较高点显著下降,当前位置具备较高的性价比。

7.投资建议:让利担忧缓解,业绩或将稳健

两个因素对净利润增速的影响弹性。根据我们的测算:1)测算净息差每下行1BP,净利息收入增速下降0.56 pct;资产质量中性假设下,当净息差下行7.4BP时,将出现利润“零增长”。2)不良净生成率每增加1BP,减值损失增速提升0.4 pct,息差下行中性假设下,当不良净生成率上行11.3BP时,将出现利润“零增长”。

两个因素同时考虑中性的情境,即,净息差同比下降5BP,不良净生成率同比提升2BP。36家上市银行合并的2020年净利润同比增速为2.9%(19年为7.3%),营业收入同比增速为10.2%(19年为7.7%)。

此外,拨备反哺利润的空间较大。让出1 pct的拨备覆盖率,大致能提振1 pct的净利润增速。20Q1上市银行合并的拨备覆盖率为224.1%,超过150%的监管红线。理论上来说,多数银行可以较轻松地通过拨备计提力度边际减弱,回补2-3个百分点的净利润增速,使其达到合意的水平,故无需过分担忧。

强烈建议关注常熟银行、平安银行、邮储银行,战略明晰、成长逻辑好、alpha属性强;作为穿越周期的核心资产,招商银行、宁波银行因公共卫生事件而PB下行,性价比有所提升;杭州银行、江苏银行等东部沿海地区的优质城商行,受益于央行收购普惠小微贷款而释放的0息资金,扩张逻辑加强;低估值的兴业银行、光大银行,在市值管理诉求下,估值修复空间较大。

8.风险提示

公共卫生事件控制或复工进度不及预期;公共卫生事件全球扩散加重;实体企业财务状况恶化范围扩大。

(编辑:张展雄)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香港交易所资讯服务有限公司、其控股公司及/或该等控股公司的任何附属公司均竭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和可靠度,但不能保证其绝对准确和可靠,且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的责任(不管是否侵权法下的责任或合约责任又或其它责任)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