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

腾讯(00700)做出了现阶段最正确的一个选择

2020年3月18日 23:22:48

本文转自微信公号“互联网与娱乐怪盗团”,作者:怪盗团团长裴培

腾讯(00700)的2019年财报已经于3月18日晚公布。这个财报在多个指标上稍微超过了市场一致预期,不过也有人觉得缺乏实质性的经营亮点。公司一如既往地不提供下个季度的业绩指引,信息披露范围甚至有所缩小,例如端游和手游收入不再分开披露。财报全文是公开的,电话会议也是公开的,本怪盗团就不再逐一分析了。

穿越财务数字和短期经营业绩,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关键点:腾讯做出了一个重要选择,很可能是现阶段最正确的选择,也是对未来数年影响最大的选择。腾讯正在逐渐淡化自己的“战略/财务投资者”色彩,反而在积极扩大并表范围,并且在新兴业务上更重视自研、自主运营,而非依赖投资对象。总而言之,腾讯在日益强调“自主性”和“控制力”;曾经的“非正式帝国”正在日益“正式化”。

收购Supercell是一个重要象征。从财报数据估算,Supercell的并表可能刺激腾讯四季度游戏收入同比上升了7-10%,是游戏收入维持环比增长的最大推动力。事实上,腾讯早已拥有Supercell的多数经济利益,只是由于投票权等因素而未能并表。在收购完成后之后,双方的合作将进一步加强——包括将Supercell的新游戏引进中国,也包括在研发和IP上的紧密协同。

事实上,腾讯对游戏行业的战略投资遍及世界各个角落,几乎每个热门品类、每个知名研发公司,能站位的它都已经站住了。从2017年开始,当字节跳动打算以收购、投资等方式进军自研游戏时,遇到的最大瓶颈就是:值得被投资的海外游戏公司几乎全被腾讯投了,剩下的则是不愿意被投资的。不过,腾讯全面收购游戏公司的案例很少,近年来典型的仅有2011年收购Riot Games——那也是一次非常重要的收购,确保了腾讯在MOBA品类的统治地位。2020年初,腾讯还收购了北欧游戏公司Funcom,尽管那只是一次规模较小的收购。

如果今后几个季度,腾讯全面收购更多的一线欧美游戏公司,我不会感到意外。腾讯的很多联营公司可能都是潜在的被收购标的:Epic Games, Netmarble, Bluehole......说实话,就算腾讯明天突然宣布收购任天堂或动视暴雪,我也不会感到意外,虽然这两家公司应该不会同意被收购。2019年,腾讯曾经严肃考虑收购Nexon,即DNF的母公司;虽然最后没有成功,但是透露了一个重要信息,即腾讯乐意对业内重要公司进行大规模的收购。

在重要的新兴领域,腾讯也更加依赖内生的子弟兵去打天下。2020年开始灰度测试的微信视频号,是腾讯迄今在短视频领域做出的最成功的尝试;最令人兴奋的是,它确实与抖音、快手打出了差异化。此前,整个互联网行业都认为,腾讯会以与快手战略合作、增持B站等方式维持在短视频市场的存在;也就是所谓的“战略投资路线”。现在,腾讯明确表达了自己的态度,即通过它最强大的微信事业群,对短视频市场发起新一波完全自主的冲击。在远程办公当中大放异彩的腾讯会议也是如此:它是100%的腾讯内生产品、内生团队。其实,企业微信的增长也还不错。

根据手头的因素,要判断腾讯正在走向“扩大并表范围”和“从战略投资转向自主控制”的路线,似乎为时过早。本怪盗团团长相信自己的直觉,不过无法保证直觉的正确性。我们只能说:从各种迹象看,确实存在这种可能性。



这不禁让我们想起了2016-17年,阿里巴巴(09988,BABA.US)做出的类似的战略转变:此前,阿里也曾经以战略投资、联营为主要外延扩张思路;当时,人们一般认为京东比较喜欢凡事“自己干”,而阿里喜欢“交给合作伙伴干”。然而,收购银泰、收购饿了么、并表菜鸟网络、收购Lazada等一系列举措,彻底改变了上述格局。阿里的并表范围迅速扩大;在它的战略主攻方向——智慧零售、O2O、物流、海外电商等方面,它越来越倾向于全面收购,在收购之后还要派驻管理层和业务骨干。

为什么?对于阿里来说,要实现新零售的愿景,要对合作伙伴进行业务流程改造、集中处理数据,收购并表是最高效的方法。在核心电商领域,加强履约能力、加强基础设施和大数据也是重中之重。当然,有人觉得阿里花在收购上的钱太多、代价太高,那又是另一个问题了。

依靠投资、战略合作乃至高管的个人关系/校友关系,可以建立一个“非正式帝国”;依靠收购并表,则可以建立一个“正式帝国”。两者并无明确的优劣之分,皆是在特定时期的特定选择。英国人建立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非正式帝国”,依靠“王座背后的耳语”来统治;与此同时,俄国人建立了最广阔的“正式帝国”,而且一直维持到20世纪末期。美国人一开始希望建立“非正式帝国”,此后却在“昭昭天命”的宣传之下,开始了“正式化”的过程。直至今日,我们还可以认为,美国人建立的是一个“正式”(本土)与“非正式”(海外)结合的复合帝国。

在历史上,腾讯的文化和组织架构似乎更适合“非正式帝国”。但是,腾讯的内部赛马机制、团队独立运营的风格,也说明“非正式”与“正式”并不是那么泾渭分明。一家创业公司被阿里收购,或许将面临完全不同的管理体制;被腾讯收购,则可以在很大程度上维持原有态势。即便腾讯下定决心建立“正式帝国”,这个帝国也不会像阿里那样组织严密、行动统一。对于那些被收购的公司而言,腾讯管理层大概会乐意充当“王座背后的耳语”。



过去几年,腾讯只做过极少数几次大规模收购,每一次都产生了不错的成果:

对盛大文学(起点中文网)的收购,确立了腾讯在网络文学领域的统治地位,产生了阅文集团(00772)这个子公司,并为腾讯视频、腾讯动漫和腾讯游戏带来了丰富的IP库。

对酷狗音乐、酷我音乐的收购,催生了腾讯音乐(TME.US)这个子公司,确立了腾讯在网络音乐领域不可动摇的优势,还顺带促进了它的秀场直播、FM等业务。

如同上文所述,对Riot Games的收购是非常成功的,不但带来了《英雄联盟》这个旗舰产品,也为后来的《王者荣耀》打下了基础(由此产生的腾讯内部矛盾则另当别论)。

但是,投资者惋惜的是腾讯错过了其他一些性价比很高的收购。例如Whatsapp,如果腾讯当时拿下了,它的海外扩张无疑将受益匪浅,甚至在海外再造一个社交帝国;例如Nexon,虽然并购它的成本可能很高,但是DNF这一个IP就可能值回票价。脑筋更活络的投资者还会设想,如果腾讯把Sea (Garena)也完全收购,是不是就能抵消阿里在东南亚地区的优势?如果把Flikpart也收购了,是不是能打开海外电商的新局面?

无论如何,由Martin Lau和James Mitchell主导的投资和战略团队,一定在衡量各种各样的可能性。我完全相信腾讯管理层的能力和视野,他们或许做出了一个重大的战略转折,或许又是我想多了。无论如何,我的上述讨论应该能够给各位带来一些启发。

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阅读财报了。因为我发现,涉及长期的、战略性的问题时,严肃历史读物似乎比财报和研究报告更有价值。我打算在未来一段时间,集中研读大卫·格兰茨的《巴巴罗萨脱轨》系列。在春节前,我已经基本读完了其第一部《斯摩棱斯克会战》。这个系列让我最着迷的,是其中的细节:具体到每一天甚至每一个小时的方面军、集团军级电报和地图。我喜欢战略,但是我更喜欢可执行的战略。

2020年及以后的互联网行业,正在变得更加有趣。在流量红利耗尽、用户日益成熟、经济面临瓶颈的状态下,每个巨头都在面临日益紧迫的资源约束,留给它们进行战略试错的空间也越来越少。每个“准巨头”或细分市场霸主,都面临着“进攻还是防御”的抉择;如果选择进攻,它们要非常谨慎地分配资源。在全行业高速增长的时代,做什么都是对的,做什么都不需要付出太大代价。现在可不一样了。

这就是我喜欢互联网行业的原因。此时此刻,我们可以一起拭目以待舞台上新戏的演出;可是,说不定你一转眼,我就亲自上台演戏了呢?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香港交易所资讯服务有限公司、其控股公司及/或该等控股公司的任何附属公司均竭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和可靠度,但不能保证其绝对准确和可靠,且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的责任(不管是否侵权法下的责任或合约责任又或其它责任)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