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了解公司高管和企业文化背后的精髓靠什么?历史

2019年12月21日 19:03:36

本文来自 微信公众号“互联网与娱乐怪盗团”,作者裴培。

虽然本怪盗团团长是重度二次元文化爱好者,但是本团长最爱的其实不是二次元,也不是游戏,甚至不是电影,而是历史。前几天,我看到微博历史大V推荐一本关于中晚唐神策军的最新历史著作,查了一下,发现Kindle商店已经有了,咬咬牙就花80多块钱买下了。虽然价格有点高,但是这个领域专业且深入浅出的专著太少,读起来也确实乐趣无穷。

读中学的时候我就特别喜欢《史记》《汉书》《资治通鉴》这些常见历史著作,《明夷待访录》也不错;在大学里最喜欢的是《廿二史札记》和《十七史商榷》,尤其前者,读过无数遍。中国的历史我爱读,外国的历史我也爱读。现代历史学家里,我最喜欢吕思勉、童书业,其次是陈梦家、黄永年,可惜他们都早已去世了。我最偏爱的虚构读物,肯定也与历史有一点关系,例如架空历史的《冰与火之歌》;所以我亲自创作的也是架空历史小说,而不是二次元轻小说。

闲话少说,书归正传。自从研究互联网行业,本怪盗团就经常被问起一个问题:“你觉得这些互联网企业家,哪个最厉害?”还有一个类似的问题:“你觉得哪些互联网企业的组织架构、文化比较好,哪些比较差?”

投资者和专业人士关心上述问题,是有道理的。投资,归根结底是选人;企业发展,归根结底是靠人。“人”的概念包括两层:第一层是管理者,尤其是创始人、话事人;第二层是整体,就是整个企业的人的组织方式。但是,“人”的问题很难简单明了地分析,尤其是难以用金融学、经济学的理论框架去分析。例如,在财务报表里面,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收入提升而成本不变必然导致毛利提升;在经济学里面,所有的人都是“经济人”,不是遵循这个理论就是遵循那个理论,没有必要做什么心理分析。

很可惜,能够把财务报表或GDP研究清楚的理论,未必能把人研究清楚。因为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复杂的东西,他们的心思太细密了,有时候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创始人的性格决定了互联网公司的气质吗?是,也不是。企业文化决定了互联网公司的天花板吗?对,也不对。企业的组织管理体系是可以学习的吗?可以,也不可以。研究的越多,我就越觉得:历史真是个大宝库,从历史中我们可以学到太多东西,尤其是正确的逻辑。

举个例子,我最近在读关于中晚唐政治的研究。《资治通鉴》有一段著名的记载,我粗略翻译如下:

唐文宗想让李训进翰林院,以便随时召见顾问。宰相李德裕反对,唐文宗说:“就算不让他进翰林院,能不能授予一个别的官职?”李德裕还是反对。唐文宗转头看着另一位宰相王涯,王涯说:“可以”。李德裕很厌烦地挥手制止,君臣不欢而散。

第二天,唐文宗绕过宰相下诏,给李训升官。给事中(负责审核诏书的小官)驳回了诏书,李德裕大喜。然而,王涯私下召见给事中,骗他们说:“李德裕已经同意了,你们不必驳回诏书。”次日,诏书发下来了,李德裕大惊,扼腕叹息:“我怎么可能说那种话,就算说了,你们就该听吗?”给事中很懊悔,但已经没有办法了。

那么问题来了:唐文宗是唐代中后期一位有想法、有作为的皇帝,当时掌握实权(后来才沦为傀儡)。李德裕是他任命的宰相。围绕着对李训的任命问题,皇帝与宰相发生激烈冲突。为什么宰相能如此不留情面地硬顶皇帝,而皇帝不当场罢免了他?此其一。

(套用到企业,老大要推行某个政策,下面的人直接抗命甚至公开反对,为什么老大不把下面的人干掉算了,留着过年啊?)

皇帝绕过宰相下诏,为什么能被给事中这样的小官驳回?这是唐代制度设计里的精妙环节,问题在于为什么要这样设计呢?宰相本人都拗不过皇帝的独断,给事中却能给皇帝点眼药?此其二。


(企业二把手没法对一把手形成牵制,反而是某个职能部门驳回了一把手的意志,而且驳回是按规章执行的。为什么?)


然而,给事中听到“李德裕已经赞成任命”的说法之后,却取消了驳回。给事中连皇帝的面子都不给,为什么要给宰相面子?而且,给事中为什么听信王涯的一面之词,不去找李德裕求证?此其三。

(企业三把手对职能部门说:二把手已经赞成了一把手的意见,你们不要阻挠了。职能部门甚至没有找二把手确认,就通过了。为什么?)


上述问题很复杂,涉及诸多制度、文化、惯例、个人性格因素。可以看到,现实中的权力运行是非常复杂的,哪怕是“任命一个新晋宠臣当一个小官”这种事,都有这么多花花肠子。互联网公司的运作不一定比唐代宫廷更复杂,但也决不简单,而且各家有各家的制度、文化、惯例。BAT当中任何一家总办每天处理的事务,不一定少于唐代中书省处理的事务;高层管理人员数量也决不少于唐代的三省六部九卿。至于人心,则是共通的——无论技术怎么进步,人心的变化都很慢。


让我简单解答一下上面的问题吧。不一定正确,随手写来:

1.唐文宗对李德裕不满,矛盾已公开化,却没到总爆发的时候。李训就是取代李德裕的备选之一,李德裕其实在做最后挣扎;在历史上,半年之后李德裕就被罢相、外放为地方官了。
2.唐文宗绕过宰相任命李训,不符合行政规章(诏书不经宰相则不合法),给事中是照章办事,KPI由行政流程而不是大领导意志决定。所以给事中敢得罪皇帝,而且在此事上必须得罪皇帝。
3.如果李德裕赞成皇帝的任命,说明这个任命事实上是合法的,只是因为种种原因没走正常流程(这也不罕见)。这个说法是王涯传达的,王涯也是宰相,给事中没有必要再单独找李德裕求证。
4.给事中不找李德裕还有一个深层原因:李德裕可能有难言之隐(例如与皇帝有什么私下交易),只能叫人传话;而且按照规矩,给事中不归宰相管,宰相只能对给事中打招呼,不能明着指挥。

于是,在中晚唐的最高权力机构中,形成了“最高决策者”(皇帝)、“首席行政长官”(首席宰相)、“其他行政长官”(次席宰相)、“复核职能部门”(给事中)互相牵制的局面。还有一个隐含的玩家:还记得唐文宗想任命李训进翰林院吗?中唐的翰林学士是内廷官员,随时供皇帝咨询顾问,相当于智囊兼大秘书。李德裕一听这个任命就知道是冲着自己来的,坚决反对,皇帝让步之后才问“任命别的官职行不行”。然而,政治斗争是你死我活的,李训已经是皇帝对付李德裕的棋子了,李德裕若不想主动认输,就只能顽抗到底……并且失败了。

读史使人明智。短短几百字的史料,让我们看到:哪怕是古代的皇帝,名义上拥有一切权力,也不可能大权独揽。那么,现代的企业家,哪怕是身家千亿的互联网企业家,就真能为所欲为吗?

上面这个问题还真没有确定的答案!从正面讲,现代的互联网企业家拥有先进的通信工具、信息系统,以及强大的组织管理框架,理论上可以更高效地获取信息并发布命令;而且,企业家是第一代创始人,面临着复杂的竞争环境,精力能力很强,往往也不容易腐化。从反面讲,古代皇帝的权力是至高无上、有最坚实保证的,而现代企业家不过是一个盈利性组织的老大而已;在企业内部,员工的选择也很多,不一定要唯命是从,甚至不一定要把命令当回事。这就复杂了。万事万物都复杂。

无论如何,当代大型企业(无论是不是互联网公司)面临的组织管理难题,还真跟古代的国家有异曲同工之妙:

1.最高决策者(君主/企业家)理论上对组织拥有近乎无限的权力,但是组织太复杂了,必须以一大批行政官僚/技术官僚去实施权力;组织越成功,规模就越大,就越要形成“科层制”,从扁平变得臃肿。

2.最高决策者需要激励行政官僚/技术官僚执行自己的意志,但他的激励方式很有限,其实仅有两种:任免,以及赏赐/责罚。这两种手段都是边际效应递减的:对同一个官僚,你任命的职位越高、赏赐越多,他下次再被升职或赏赐所激励的可能性就越低。

3.当最高决策者发现官僚集团(或其中一部分)不听使唤时,他可以随时撤换,但是替换者也要从官僚集团中产生;当然还有一个选择是空降,可是空降兵如何指挥一个已经成型的团队,问题多多。

4.因为组织日益庞大、利益集团盘根错节,最高决策者往往倾向于绕过正规流程,打“盘外招”:第一是与重要官僚建立个人关系,在利益牌之外打情感牌;第二是培养自己的秘书团体和体制外小圈子,架空体制内官僚;第三是隔空喊话,以公开信、接受采访、发布文章、搞活动等方式,直接让下面的人知道自己的意志(效果另说)。

本怪盗团团长虽然不认识什么互联网大佬,但是有幸跟许多大佬身边的人聊过、交过朋友。大佬们的工作和生活当然远远比我们从容率性,但是也没有想象中那样一言九鼎。互联网公司的崛起速度都很快,从路人甲到大佬往往也就几年、十几年,不但组织变革很难跟上,大佬自己的心态也很难及时调整。外面的人只看到了“很多互联网公司都存在管理、文化上的问题”,却没有想到“这些问题在现阶段是无解的”,并不是大佬本人没有意识到。举两个例子吧。

大佬A,草根逆袭,第一线创业出身,养成了事必躬亲的习惯。他喜欢务实,每天例会都要提出许多问题或要求。然而,这些要求当中,最多只有30%是有意义的,其他只具备头脑风暴价值。久而久之,下属养成了习惯:大佬A每提一个要求,他们就会掂量一下“靠谱与否”;如果是那靠谱的30%,就去解答或执行,否则就直接“默杀”。大佬A知不知道下属的做法呢?知道,可能也管过,但是管不了,最后也懒得管了。不过,大佬A有一个底线:公司的重大决策、路线问题,一定由他本人说了算。只要这个底线得到满足,其他事情也就无所谓了。

大佬B,早年成名,多次创业成功,江湖段位很高。他麾下许多老臣都已经追随他二次、三次创业了,只是前一两次做的蛋糕不够大,还有点饥饿。一群经验丰富、有执行力、饥饿、憋着一肚子气的中高层老臣,是大佬B最近一次创业大获成功的基础。可是,在成功之后,老臣们普遍松懈怠惰:毕竟人家已经吃了好几次苦、受了好几次创业的磨难,不可能再像年轻人那样有冲劲了。大佬B对此心知肚明,但是如果因此换掉一批老臣,不但没人及时顶上,还会影响他在老臣心目中的共主地位。当然,该换还是要换的,只能慢慢来,不知道具体是哪天完成。

这就是历史对我而言最撩人、最上瘾的地方:阳光之下并无新事,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历史上那些伟大人物的言行,无论是聪明还是愚蠢、有用还是徒劳,全部变成了回声,在几百年、几千年之后回荡。我们在现实中遇到的大部分问题均有历史原型,然而我们也不能生搬硬套,要根据时代的变化去吸收领会其中的精神——简而言之,我们学习的是神髓而不是表象,是逻辑而不是事件,是全面的系统而不是孤立的点。

任何问题不一定有确定的答案。例如,某互联网巨头把核心业务的事业部老大A调到了非核心业务,但是升级为事业群老大;A原来的事业部由他亲自带大的小弟B接盘。那么,A的地位是上升了还是下降了呢?或许是明升暗降,但是要注意,接手原先地盘的是他的自己人。下一步的举动会更重要:上级会不会给A新调去的事业群设定一个“集团分管代表”的职位,让A向此代表汇报?那就是非常明显的架空了。上级会不会继续调整组织架构,让B现在的事业部与A现在的事业群有更深入的合作,甚至共享一套体系?那么A其实是更重要了。在历史上我们可以看到几千次、几万次类似的记载,只有持续深入的观察,才能看到真相。

注意:我说的是“读真正的历史”。《大秦帝国》这类历史小说、《明朝那些事儿》这类历史通俗读物、网上那些休闲娱乐性质的历史二次创作,不能算“真正的历史”。至于网络小说里的“权谋”“宫斗”“争霸”……呃,娱乐属性还是很强的,谁要拿来指导实践肯定就是脑子进水了。

在真实的历史上确实有权谋一说,但是与通俗读物或小说的理解大相径庭。权谋并不烧脑,更不会是套娃,也不会卷入什么儿女情长。真实的权谋一贯以阳谋为主、阴谋为辅,大部分工作在事前完成,一旦行动起来就是简单粗暴。就像剑道里面的高手过招,大部分时间两个剑客是一动不动地对峙着,出刀的那一瞬间往往胜负已定,接下来就是一死一生了。如果你看过日本剑戟片,就会发现其中的打斗基本上是“一刀流”,半分钟足够打倒几十人;视觉效果不一定比得上我们中国功夫片,见招拆招十几分钟还不一定打得死人。

我个人最爱读的真实历史的“权谋”,是《汉书·霍光传》记载的霍光废昌邑王(海昏侯)一事。千载之下,读来仍然令人脊背发凉。

大将军霍光拥立昌邑王为帝,很快又后悔了。霍光先询问了自己最亲信的故吏——大司农田延年,田延年全力支持并鼓励。霍光于是又咨询了车骑将军张安世,得到了对方的支持。最后,他去拜访丞相杨敞,提出废黜皇帝;杨敞一开始惊愕不敢回答,在夫人的劝说之下表态支持。

在串联成功后,霍光召集朝廷大臣在未央宫开会,表示:“昌邑王行为昏乱,怎么办?”大臣们猝不及防,无人表态。田延年立即按剑起立,说:“先帝把天下托付给了大将军,就是希望将军以社稷为重、保全宗庙。如今大将军已经决定了,不容再议,有谁敢不表态的,我立即斩杀!”于是大臣们一起叩头:“万姓之命在于大将军,唯大将军命。”

霍光立即与群臣朝见太后,在未央宫承明殿召见昌邑王,将昌邑王的亲信关在宫门外并立即逮捕。霍光派宫廷侍卫控制了昌邑王,然后以太后诏令,历数昌邑王各项罪过,将其当场废黜,解下天子玺绶。霍光随即与群臣共同上书太后,立汉武帝曾孙、卫太子之孙刘病已为帝,是为汉宣帝。

看吧,这就是真实的历史,没有那么多烧脑和套娃,但是也很好看呢。

(编辑:林喵)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香港交易所资讯服务有限公司、其控股公司及/或该等控股公司的任何附属公司均竭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和可靠度,但不能保证其绝对准确和可靠,且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的责任(不管是否侵权法下的责任或合约责任又或其它责任)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