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顶级CEO与对冲基金经理,谁挣得多?

2019年11月27日 13:17:47

本文来自 “万得资讯”

香港万得通讯社报道,又到一年低,各行各业比谁能挣得多时候到了。从往年来看,家喻户晓的名人和光鲜亮丽的全球性大公司的CEO,高额的年收入会在各种平台上刷屏,但与投资界弄潮儿的年收入相比,却要暗淡不少。

2016年,Taylor Swift 年收入1.6亿美元登顶福布斯名人榜百强之首。再往前一年,Uber 现任CEO Dara Khosrowshahi,当时担任Expedia 的CEO,获得了9460万美元年薪也让舆论哗然。

迪斯尼的CEO Bob Iger 年薪4490万美元;甲骨文的CEO Mark Hurd 年薪5300万美元等等。公众一直有一个固有的印象,那就是名人和顶级大公司的CEO们太能挣了。

顶级CEO、国际歌手的因为高收入刷屏,对冲基金经理怎么看呢?

Cambria Investment Management的Meb Faber在社交媒体上抛了一个hold my beer梗(中文大概类似于“站稳了,我要开始装逼了”),表示对冲基金经理挣的钱可比耳熟能详的名人,光鲜无比的顶级CEO 多多了。

作为对比,有对冲基金之王美誉的Citadel,业绩漂亮,其董事长兼CEO Ken Griffin 在2016年进账17亿美元,是Taylor Swift 同期年收入的10倍多。长期投资收益帅炸的文艺复兴科技创始人 James Simons 在同一年也挣了17亿美元。

截止到2018年底,对冲基金经理们挣钱的本事又长进了吗?

让人失望的是,他们继续挣得更多,与社会名人和普罗大宗的差距更大了。

据2019年3月公布的数据,在2018年,桥水基金的达里奥成为对冲基金经理收入之王,年收入20亿美元。2018年对于大多数对冲基金来说,都十分不友好,但是桥水基金的总收益率仍然达到了可怕的14.6%。

据Institutional Investor 测算,年收入20亿美元,大致相当于达里奥每天进账550万美元,每小时进账228310美元,全年无休的那种进账方式!

2018年对冲基金经理收入排第二位的文艺复兴科技的James Simons,年收入15亿美元。

复兴机构股票基金(Renaissance Institutional Equities Fund)2018年回报率为8.52%,这是6年来首次未能实现两位数的回报。但鉴于James Simons的使命是在三到五年的滚动期内,利用约2.5比1的平均杠杆率,创造出高于标普500指数4到6个百分点的年度总回报率,这一收益可以称得上是该基金的很好的表现了。

2018年,排在第三位的是Citadel 的Kenneth Griffin,年收入8.7亿美元。Citadel全球固定收益基金2018年上涨6.59%,全球股市上涨5.92%。

来自由量化对冲基金之王Two Sigma的John Overdeck和David Siegel 是2018年对冲基金经理收入榜单第四名和第五名,年收入8.2亿美元。Two Sigma旗下的 Spectrum 基金2018年年收益达到9.9%,Compass基金年收益率达到13.9%。

因此,该公司去年为投资者创造了32亿美元的净收益,使其登上了基金公司LCH发布的年度最成功对冲基金排行榜(按为投资者创造的回报计算)。LCH的数据显示,自成立以来,Two Sigma为投资者创造了152亿美元的收益。Two Sigma现在管理着590亿美元,使其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对冲基金公司之一。

与文艺复兴科技类似,Two Sigma的John Overdeck和David Siegel 非常重视数学在投资中的重要性。

对冲基金经理的收入,通常由两部分组成,即2%的资产管理年费,和20%的收益抽成。文艺复兴科技的不一样,资产管理年费为5%,收益抽成为44%。

2019年,在美股高涨的背景下,对冲基金遭遇关门、巨额赎回的状况越来越多,即使是达里奥这样的江湖老手,在年中披露的数据也不理想。

对冲基金经理们在2019年的收入,还会继续碾压社会名人和顶尖的CEO呢?

(编辑:彭谢辉)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香港交易所资讯服务有限公司、其控股公司及/或该等控股公司的任何附属公司均竭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和可靠度,但不能保证其绝对准确和可靠,且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的责任(不管是否侵权法下的责任或合约责任又或其它责任)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