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国际组织如何评估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

2019年11月11日 07:02:09

本文来自 微信公众号“一瑜中的”,作者:张瑜、殷雯卿。

核心观点

一、国际组织如何评估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

(一)IMF:全球经济弱复苏,新兴经济体为增长主力

预计2020年全球增长率为3.6%,与2019年(3%)相比有所增长。增长的原因主要是基于新兴经济体的经济增长不确定因素有望在2020年消退,从而带动其从困境中恢复过来并加速增长。

分国别看,美国2020年预计经济增长2.1%(2019年2.4%),欧元区2020年预计增长1.4%(2019年1.2%),英国与日本经济增速与2019年持平,分别为1.4%与0.5%。而新兴市场国家增长强劲,GDP增速预计将由2019年的3.9%增长到2020年的4.6%,将是2020年全球经济弱复苏的主要贡献力量。

预计全球贸易增长将在2020年恢复到3.2%,2020年后,新兴经济体的投资需求预计将增加,从而抵消了发达经济体资本开支的放缓。

预计2020年原油价格为57.9美元/桶,同比201961.8美元/桶的油价有所下降,主要原因在于需求端的疲弱,但地缘政治风险可能是短期油价上行的主要风险。

(二)World Bank:新兴经济体带动经济微回升,全球贸易环境将有改善

预计2020年全球增长率将微升至2.7%,2021年为2.8%。最近的高频指标表明,大型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EMDE)的经济疲软可能正在消退,主要商品出口国和EMDE将会迎来适度的周期性经济复苏,从而带来全球经济的微弱复苏。但中美之间的贸易关系与英国无协议退欧的可能性如果出现恶化,可能将导致商业信心和投资下降,并影响全球经济增长。

分国别看,美国由于2018年的减税刺激措施效果逐渐减弱,预计经济增长将在2019年放缓至2.5%,并在2020年进一步减速至1.7%。欧元区增长预计将从2018年的1.8%降至2019年的1.2%到2020-2021年,平均经济增长稳定在1.4%,主要考虑因素为各国的减税和增加支出的计划、以及欧央行的宽松政策。中国经济增长预计将从2018年的6.6%减速2019年的6.2%,2020进一步下降至6.1%,经济增长减弱主要反映出制造业活动减弱以及中美贸易问题带来的消极影响。

预计全球贸易增长预计将从2018年的4.1%降至2019年的2.6%,并将在2020-2021年稳定至3.2%。主要考虑的因素包括:1)主要经济体之间的贸易关系不会进一步升级;2)在中国以及欧元区实施的政策刺激措施持续有效;3)某些EMDE国家的国内需求将有所回升。

风险提示:核心CPI波动超预期,逆周期政策力度调整

报告正文

一 国际组织如何评估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

(一)IMF:全球经济弱复苏,新兴经济体为增长主力

1、2019年经济回顾:汽车工业下行+中美贸易关系,2019年全球经济疲弱
2019年全球经济的特征是动力减弱,贸易疲软和工业生产疲软。增长动力疲弱反映为工业产值的显著下降,主要由下列几个因素共同导致:1)汽车行业下滑。需求方面,中国税收优惠政策的到期导致市场需求降低。供应方面,由于欧元区(尤其是德国)的新排放标准,生产线速度有所放慢,同时大部分消费者对此也呈观望态度。2)中美之间在贸易和技术上日益紧张的关系削弱了商业信心。直接影响包括制造公司对长期支出变得更加谨慎以及工业生产的下降。随着工业生产的放缓,贸易增长已接近停滞,2019年上半年,全球贸易额仅比一年前增长了1%,达到了2012年以来的新低。

2、2020年经济展望:全球经济微回升,新兴经济体增长显著

预计2020年全球增长率为3.6%,与2019年(3%)相比有所增长。乐观预测的原因主要是基于新兴经济体的经济活动,这些新兴经济体的经济增长不确定因素有望在2020年消退,从而带动其从困境中恢复过来并加速增长。回顾2017-2019年,部分新兴经济体如阿根廷,伊朗,土耳其,委内瑞拉等都因政治、金融体系动荡、外部环境等因素出现衰退,预计2020年此类国家将有所复苏,其经济增长将占到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的70%。

发达经济体:预计到2020年,发达经济体的总体增长将稳定在1.6%左右。

美国:2020年预计经济增长值为2.1%,较2019年的2.4%略有下降。与2019年4月的预测相比有所上调,上调的主要考虑因素包括美国国会通过的两年预算协议仍将支出保持在一定水平上和美联储已连续3次降息。

欧元区:预计经济活动将在2019年的剩余时间里和2020年温和增长。自2018年中期以来,欧元区经济的疲软主要由外国需求低迷和工业生产不足所致。到2020年,由于临时性因素(例如影响德国汽车生产和出口的排放标准变化)持续消退,海外需求预计将恢复到原来的势头。预计2020年欧元区的实际GDP增速为1.4%。

英国:2020年预计经济增长为1.4%,与2019年的预测持平。这一持平反映了最近宣布的财政支出上调,抵消了英国退欧的不确定性和全球增长疲软的消极影响。

日本:2020年经济增长为0.5%,与2019年的预测持平。随着2019年10月消费税的增加,预期私人消费将出现下降。但日本财政政策已作出的相应调整,将对消费下降起到缓冲作用。

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GDP增速预计将由2019年的3.9%增长到2020年的4.6%。

亚洲的新兴经济体:亚洲新兴市场仍然是世界经济的主要引擎,但随着中国经济的结构性放缓,增长正在逐渐放缓。预计到2020年,亚洲新兴市场的GDP增速为6.0%,其中中国2020年预计增长5.8%(2019年增长6.1%)。亚洲地区的经济增长放缓主要受到外部冲击影响:如美国关税不断上涨、全球需求减弱等。但经济政策刺激措施将在2020年继续支持经济活动:预计印度2020年GDP增长7%(2019年增长6.1%),主要受到货币政策放松、企业所得税降低以及农村消费刺激计划的支持。

拉丁美洲地区:预计2020年经济增长将稳定于1.8%,主要的支撑因素在于了巴西(在宽松的货币政策的支持下)和墨西哥(随着不确定性逐渐消退)的经济复苏。

中东和中亚地区:预计2020年经济增速为2.9%(2019年为0.9%),主要原因在于石油生产的稳定和非石油行业的强劲势头。

3、2020年全球贸易展望:贸易增速有所恢复,但不确定性仍存

预计全球贸易增长将在2020年恢复到3.2%,在随后的几年中恢复到3.75%。2018年和2019年的缓慢贸易增长反映了发达经济体投资放缓、资本开支减少以及汽车和汽车零部件贸易的大幅下降。而到2020年后,新兴经济体的投资需求预计将增加,从而抵消了发达经济体资本开支的放缓。但是,未来的全球价值链结构以及国际关系仍存在不确定性,这些因素可能会是拖累贸易增长的主要因素。

4、2020年商品价格展望:原油价格下跌

原油价格:回顾2019年的原油价格,尽管地缘政治加剧,但2019年油价一直相对稳定,交易价格区间较窄:4月,油价涨超71美元/桶,是2019年的最高水平;然而由于全球经济减弱,对石油需求量的引发质疑导致油价在8月降低到55美元/桶。截至2019年9月下旬,石油期货合约显示Brent原油价格将在未来五年内逐渐降至55美元。基于期货价格,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2019年的平均原油价格为每桶61.8美元,较2018年平均水平下降9.6%,而2020年预测的平均原油价格为每桶57.9美元。

尽管原油需求前景疲弱,但短期的价格风险趋于上行,中期则相对平稳。短期内价格上涨的风险包括中东持续发生的地缘政治事件中断了石油供应,并导致石油货物的保险和运输成本上升。下行风险包括美国原油生产和出口增加,欧佩克和非欧佩克成员之间违背减产合约、以及石化需求的低迷。此外,从中期来看,贸易关系的加剧以及对全球增长的其他风险可能会减缓全球活动并减少石油需求。

金属价格:回顾2019年的基本金属价格,2019年2月至8月之间,基本金属价格继续小幅下跌0.9%。主要下跌因素包括贸易政策的不确定性和对全球经济放缓的担忧。同时,贵金属价格上涨,一方面由于市场对美国放宽货币政策的预期增加;另一方面,也反映了中美贸易关系使得市场倾向于投资有对冲效果的贵金属。IMF预计2020年基本金属价格指数下降6.2%,主要下行风险包括贸易谈判以及全球工业活动进一步放缓;上行风险是供应中断以及主要金属生产国的更严格的环境法规。

(二)World Bank;新兴经济体带动经济微回升,全球贸易环境将有改善

1、2020年经济展望:中美经济增长趋缓,新兴经济体带动全球微回升

预计2020年全球增长率将微升至2.7%,2021年为2.8%。最近的高频指标表明,大型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EMDE)的经济疲软可能正在消退,主要商品出口国和EMDE将会迎来适度的周期性经济复苏,从而带来全球经济的微弱复苏。但发达经济体和中国的经济活动将有所放缓,经济增长依然存在下行风险,主要的风险因素是政策的不确定性(包括中美之间持续紧张的贸易关系与英国无协议退欧的可能性上升),如果不确定性突然上升,将导致商业信心和投资下降,并影响全球经济增长。

分国家预测如下:

美国:由于2018年的减税刺激措施效果逐渐减弱,预计美国经济增长将在2019年放缓至2.5%,并在2020年进一步减速至1.7%,2021年至1.6%。对美国的经济预测主要考虑了以下几点相抵消因素:1)近期的关税上涨和相关的贸易报复行动预计将对经济活动造成压力;2)宽松的货币政策以及劳动生产率、劳动力参与持续增长将为经济增长提供支撑。

欧元区:欧元区经济增长预计将从2018年的1.8降至2019年的1.2%。到2020-2021年,平均经济增长预期在1.4%为了应对经济活动放缓,德国,法国,和意大利已经宣布了减税和增加支出的计划。与此同时,欧洲中央银行(ECB)在九月已宣布将为银行提供额外的低成本信贷并重启QE。但该经济增长预期也反映了宽松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并不能完全抵消贸易与国内需求的衰弱。

2、2020年全球贸易展望:全球贸易环境改善,贸易增速回暖

总体而言,全球贸易增长预计将从2018年的4.1%降至2019年的2.6%,并将在2020-2021年稳定至3.2%。2019年全球贸易增速为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弱的一年,主要影响因素集中在包括电子产品在内的资本货物贸易的下行中。资本货物是全球产业价值链中的重要元素,可以很好的反映出全球投资与贸易之间的联系,资本货物贸易减弱说明了中美以及其他贸易合作伙伴间的冲突严重影响了双边贸易流量以及产品的价格。但预计2020年全球贸易将有所回升,主要考虑的因素包括:1)主要经济体之间的贸易关系不会进一步升级;2)在中国以及欧元区实施的政策刺激措施持续有效;3)某些EMDE国家的国内需求将有所回升。

(编辑:张金亮)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香港交易所资讯服务有限公司、其控股公司及/或该等控股公司的任何附属公司均竭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和可靠度,但不能保证其绝对准确和可靠,且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的责任(不管是否侵权法下的责任或合约责任又或其它责任)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