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Order哥含泪下台,“佛系议长”走马上任!对脱欧影响几何?

2019年11月6日 06:33:12

本文来自 微信公众号“英伦投资客”。

在喊了1.4万次“Order”的网红议长约翰·伯考含泪下台后,英国下议院刚刚迎来了新任议长。

北京时间2019年11月5日凌晨,来自工党的林赛·霍伊尔(Lindsay Hoyle)在选举中战胜了6名竞争对手,并在最后一轮以325:231票大比分胜出,正式当选新一任英国议会议长。

新议长霍伊尔曾担任伯考的副手长达9年之久。对比伯考,霍伊尔的立场更加中立,在具体的政治事务上也相对“佛系”,即自己尽量不抢戏,坚持“议长中立”原则,主要让议员们发挥。

但佛系归佛系,在喊“Order”方面,霍伊尔可能比伯考更提神。话说回来,在本周一的选举开始前,英国议会公布了多达7名议长候选人。来自工党的霍伊尔,在选举之前就被人们认为是新议长的不二人选,人气非常高。

在议长选举的4轮投票中,霍伊尔始终保持领先,并最终毫无悬念地当选新“Order哥”。

按照英国下议院传统,新议长会被两位议员拽到议长的座位上。

在获胜之后,霍伊尔也发表了一番演讲,他首先缅怀了去世的女儿,接着表示“在自己的工作下,英国下议院将会成为一个伟大的、令人尊重的议会”,而自己则会做一个“透明而中立”的议长。

备受争议的前任伯考

上个星期四(2019年10月31日),网红议长伯考正式辞去英国下议院议长一职,结束了长达10年的议长生涯。

从2009年首次当选议长至今,伯考先后三次连任,成了自二战以来在位时间最久的议长。

在伯考下台之后,议员们纷纷表达了对他的敬意,感谢他所做出的贡献。

而伯考也含泪深情告白,表示自己在担任议长10年和担任议员22年的时间里,是他人生中最高的荣誉。

虽然伯考以“Order”在网络上大红大紫,但在英国保守党政府眼中,他却是一个阻挠脱欧的不中立议长,一直在为留欧派默默助力。

下图列出了英国各任议长的讲话比例,淡绿色浅框代表伯考,红框代表脱欧公投之后的最近三年。

可以看出,伯考在任职前一半时间还相对正常,但在脱欧公投以后,他在议会的发言突然剧增,其讲话干涉比例不仅大幅度超过自己的过往平均水平,更远超于以往其他议长。

除此之外,伯考的在议会上的许多决定,也被认为是在偏袒留欧派。

特别是在鲍里斯上台后,伯考为留欧派提供便利,选择了对政府不利的延期脱欧法案(The Benn Act)、并在超级星期六上选择了Letwin修正案,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英国在10月31日按时脱欧。

媒体普遍认为伯考的这几次选择,直接改变了脱欧走势,导致英国不得不用一场大选、来解决脱欧问题。

甚至,媒体还曾拍到伯考在汽车挡风玻璃上贴了“让脱欧去死吧”(Bollocks to Brexit)的贴纸,虽然伯考后来否认说,车是他妻子的。

继任者——“佛系议长”林赛·霍伊尔

林赛·霍伊尔出生于1957年6月10日,今年62岁,他在担任议长之前,隶属于工党。

当选议长之后,霍伊尔将正式脱离工党。

相比伯考略显草根的出身,新议长出生于政治世家。

林赛·霍伊尔的父亲道格·霍伊尔(Doug Hoyle)也是一位工党议员,且在卸任后进入了上议院,成了终身贵族(Life peer)。

卫报将霍伊尔的晋升形容为“传统路线”,这主要是因为霍伊尔继承了父亲的政治衣钵,通过家乡的议会迈入政坛。

自1997年开始,林赛·霍伊尔就开始担任兰开夏郡乔利选区的议员,2010年6月8日,他被选为下议院筹款委员会主席和副议长。

在2018年,他因为议会和政治服务而获得新年荣誉(New Year Honours)的骑士勋章,被尊称为林赛·霍伊尔爵士。

事实上,霍伊尔之所以能够击败其他候选人,主要是因为他丰富的下议院主持经验,以及其政治中立性。

作为具有22年资历的工党议员,霍伊尔自2010年开始担任副议长至今已经有9年之久,跟伯考成为下议院议长的时间相差不多。

霍伊尔曾作为副议长主持过议会预算辩论,当时他的表现广受好评。

与伯考备受保守党的抨击相反,霍伊尔深受保守党和工党两方的欢迎和爱戴,他立场中立、极少表达政见。

在所有人选中,他是唯一一个没有透露在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中投票倾向的候选人,而且在平时也从未表达过自己对脱欧的看法。

媒体称霍伊尔与伯考最大的不同在于,他承诺作为议长“言辞会幽默而透明”,而不是像前任议长伯考一样“咄咄逼人、悄悄干预”。

他同时也再三保证,不会利用自己的政治影响力来影响脱欧,更不会打破英国一直以来的“议长中立”原则。

新议长走马上任,对脱欧影响几何?

我在之前的文章写过,虽然原则上保持中立,但由于议长有权决定哪些法案可以进行投票,导致这一职务在英国脱欧进程中显得尤为重要。

因此,无论议长的立场有多中立,他都不可避免地需要在一些问题上作出选择。

虽然现在我们无法预测新议长未来会怎么样,但从过往案例看来,霍伊尔还是非常中立的。

事实上,据媒体揭露,在上周二(10月29日)鲍里斯祭出一行字的提前大选法案(要求英国在12月12日大选)时,工党曾提出了一个备受争议的修正案,企图赋予大选投票权给16岁以上的英国公民,以及生活在英国的欧盟公民。

据报道,时任副议长霍伊尔主导了此次决策,没有选择这一修正案,让鲍里斯的提前大选法案顺利进入投票。

要知道,在工党提出这一修正案后,鲍里斯曾威胁称,如果修正案通过,他就会撤回提前大选法案。

正是因为霍伊尔没有选择这个修正案,鲍里斯才能顺利让议会投票通过提前大选法案,降低了英国在2020年1月31日后再次延迟脱欧的风险。

对于为何没有选择工党的修正案,霍伊尔解释称,该修正案并不在提前大选法案的范围之内。

简单来说,在提前大选法案议题下,议员们应该关注并重点辩论提前大选的时间(该不该在12月12日投票?),而非投票权(谁能投票?)。

霍伊尔秉公办事的态度,得到了保守党政府的认可。而在霍伊尔当选新议长后,科尔宾也对其大加赞赏。

可以看出,在伯考下台后,英国两大党党魁一致认为,他们已经找到了那个立场中立的新议长。

关于脱欧的未来,新议长霍伊尔将会交由政府和议会来决定,让自己悄悄变成一个佛系的透明人。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香港交易所资讯服务有限公司、其控股公司及/或该等控股公司的任何附属公司均竭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和可靠度,但不能保证其绝对准确和可靠,且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的责任(不管是否侵权法下的责任或合约责任又或其它责任)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