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

谷歌(GOOG.US)收购了Fitbit(FIT.US),但智能手表的机会或许在硬件之外

2019年11月5日 09:19:35

本文来自 钛媒体,作者:脑极体。

如果不是谷歌(GOOG.US)的收购,恐怕很多人都已经忘记Fitbit(FIT.US)这一品牌的存在了。

Fitbit从2009年推出第一款运动手环,从此人们开始记录每一天的行进步数、心率和睡眠情况。这款产品的影响力之强,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内人们把一切运动手环都叫做Fitbit。如今Fitbit以21亿美元的高价被谷歌收购,从创业公司的角度来看,可以说是实现了阶段性的目标。当然人们更关注的,是谷歌此举背后的目的。

众说纷纭之中,加强穿戴市场布局对标苹果(AAPL.US),是一种主流的说法。加上几个月前,谷歌曾经以50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安卓生态智能手表厂商Fossil(FOSL.US)的部分技术授权。如今又有了Fitbit作为硬件支持,谷歌真想阻击正如日中天的Apple Watch也并非没有可能。

关于Fitbit那些你需要知道的事

但确定谷歌可以依靠Fitbit杀入可穿戴市场之前,有几个事实是我们要知道的。

首先,Fitbit虽然较早进入可穿戴市场,但如今的销售情况并不理想。Fitbit取得成功之后,市场上立刻出现了诸如Jawbone这样的同类产品,随之功能更完善的苹果和价格更低廉的小米都进入市场,Fitbit的前路也陷入渺茫。

从2017年开始,Fitbit就开始销量下滑、股价下跌,甚至相比2016年,在一年内下跌了100万的销量。而到了今年,根据 IDC今年1季度的全球可穿戴设备市场报告显示,Fitbit在可穿搭设备市的场份额只剩下了5.9%。

同时值得注意的是,同样是可穿戴设备,苹果、华为、华米、三星等等一系列品牌推出的功能相对丰富的智能手表;但Fitbit所擅长的则是偏向于运动领域的智能手环,虽然Fitbit后来也推出了和Apple Watch十分相似的智能手表Fitbit Versa,但或许因为已经过了黄金时代,Fitbit Versa本身的销量不算太好。

尤其在如今的北美市场中,Q2季度获得增长较快的两个品牌三星和苹果,都专注在智能手表品类中,可见如今消费者更关注的是智能手表产品,而非Fitbit所擅长的智能手环。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谷歌在硬件上的失败是众所周知的,谷歌也进行过类似过收购——2014年,谷歌曾以32亿美元的高价收购了智能家居品牌Nest,但在数次重组后,Nest不仅在新产品的推出上十分迟缓,还一度出现了重大的质量问题,被亚马逊下架。

不仅硬件发展路途坎坷,谷歌在Wear OS的打造上也不算成功。人员的流失、没有适合芯片适配,都导致了Wear OS的更新缓慢、性能不足,除了应用自身OS的苹果以外,华为、小米(01810)、三星、华米等品牌都没有选择Wear OS。

并不意外的硬件短板,结合难得出现的软件失败,让人们很难相信谷歌仅仅能够依靠Fitbit就与苹果抗衡。

可穿戴领域的机会,还有硬件之外

由此便引来了接下来的问题——对于科技企业来说,除了硬件本身以外,科技企业还能在可穿戴领域里找到哪些机会?

在科技市场中,硬件和软件本来就是两条可以重合却也可以分离的路径。就拿手机市场来说,苹果虽然一直凭借着硬件能力和较大的利润空间在硬件市场占据巨大优势,但在近年来遭到其他厂商追赶后,也逐渐转移到获取软件层面的收益。

而谷歌虽然在硬件上发展不顺,但只要有Android的存在,谷歌就从未缺席过移动软件市场。从谷歌对Fitbit的收购中,也能看到一些除去硬件以外的机会。

首先就是很多人已经意识到的健康大数据。可穿戴设备,尤其是手表、手环通过对人体体征、睡眠数据、行动数据等等记录,能够如何撬动大健康产业,苹果已经打下了样板。

Fitbit虽然现如今市场份额猥琐,但仍然累积了2800万的用户,尤其很多用户应用时间较早,积淀下的持续跟踪数据价值很高。尤其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旗下还有健康科技部门Verily,虽然谷歌声称不会在广告业务中应用Fitbit数据,但Alphabet是否会将Fitbit数据应用于健康领域的研究也未可知。

还有一种可能,是对可穿戴领域软件的打造。其实很多人不曾了解,Fitbit在早期的成就,实则是软件能力的成就。2009年推出的Fitbit,甚至不具备和手机连接的能力,用户还要在PC端查看个人活动的各种信息。

而正是Fitbit对于用户行动数据的图像化梳理、社交媒体分享政策结合Fitbit出具的健康信息指导吸引了用户,而非Fitbit硬件本身具备什么不可替代性(事实证明Fitbit也确实被替代了)。

谷歌自身拥有强大软件生态与渠道,结合AI能力,或许可以将Fitbit打造成多终端适用的软件。尤其当三星、华为等等厂商都着重于发展可穿戴OS时,谷歌或许可以趁机推出一系列能够利用可穿戴产品的杀手级应用。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是谷歌此举是为了收购Fitbit拥有的FitbitOS,结合fossil的技术授权,进一步优化WearOS的能力,以更好的迎接传闻中高通即将推出的可穿戴专用芯片。

功能日益重叠的智能穿戴,硬件创新空间还有多大?

当然有传闻称,谷歌收购Fitbit是为了获取技术,结合高通可穿戴芯片重启传闻中的自有可穿戴产品Pixel Watch,这也并非没有可能。但现如今可穿戴市场,尤其是智能手环和手表,在硬件产品的范式上已经相对明确了。大致分为以Apple Watch为代表的智能终端延伸,以Fitbit为代表的硬核健身手环,以及以fossil为代表的时装手表进化。

而这三种产品在硬件功能上又是各自有所重叠的,例如几乎每一类产品都具备计步、睡眠、体征监测功能,而手环和智能手表都具备NFC支付功能。而功能最全面的智能手表,其中又有很多功能与手机本身以及未来的智能耳机有所重叠。

就拿最近即将推出的小米智能手表来说,提出的独立对话、独立打车、小爱同学等功能,实际完全被智能耳机中智能语音助理的能力所覆盖。尤其当小米提出对标Apple Watch时,我们也应当思考,智能手表/手环领域中的硬件创新空间究竟还有多大?

小米尤其面对着苹果、三星、华为这些厂商都建立起智能手机-智能手环的生态连接之后,两款硬件之间可以互相承担功能分配,也为用户数据建立起了坚固的围墙。实际上不仅仅是苹果、三星、华为,未来OPPO、vivo等等手机厂商推出的产品,都很有可能不会应用表现欠佳的WearOS。

也就是说,未来谷歌WearOS能够拥有的,除了传说中的Pixel Watch以外,很有可能就是以fossil为代表的时装智能手表,那些并不具备硬件创新能力、也不具备硬件创新需求的产品。他们能够给谷歌,以及一切像谷歌这样在智能穿戴硬件方面已经不占先发优势的科技厂商所提供的,便是源源不断的数据,以及软件创新空间。

我们也可以由此进行推测,未来的智能手环/手表,或许将进入一个软件竞争时代。谁能够更好的建立起智能手表-IoT设备-手机之间的生态关系,谁能更好的利用智能手环/手表产生的数据来研发软件,或许将成为一个关键赛点。

当然凭借谷歌在技术和供应链上的累积,不至于退居硬件、OS之后只专注于软件竞争。但对于那些谷歌之外的科技企业来说,或许应当抓住其中的机会。(编辑:孟哲)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