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衰退风险不减!美国经济的“压舱石”——消费“外强中干”

2019年9月22日 20:21:22

本文来自 微信公众号“长江宏观固收”,作者为赵伟团队。文中观点不代表智通财经观点。

6月来,美国消费反弹与收入回落等背离,可能更多是贸易摩擦下的抢消费行为。

美国8月零售销售升至年内新高,引发部分市场观点上修美国经济预期。6月以来,美国零售销售同比止跌反弹,由2.8%一路抬升至4.6%,创下年内新高。由于消费占美国经济比重接近70%、是美国经济的“压舱石”,部分市场观点依据零售销售走势上修美国经济预期,提出“美国经济衰退风险大幅下降”等观点。

美国消费反弹,没有居民收入和消费者信心的支撑、并非缘于传统的经济逻辑。历史经验显示,美国私人消费增速与消费者信心指数正相关,滞后或同步于居民收入增速变化。但6月以来,美国居民收入增速由5%降至近6个月的新低4.6%,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也由100大跌至最低的89.8、创近3年新低。

结合进口和通胀数据的变化来看,美国消费反弹可能与贸易摩擦下的“抢消费”行为有关。美国消费反弹,主因电子音像设备、家具、新车、杂项制品等商品类消费改善。考虑到上述商品6月以来进口高增、与总进口的疲软表现背离,价格大涨、涨幅远超服务类价格,以及上述商品均是美国5月上调对华关税、4季度进一步加税的重点,美国消费反弹可能与贸易摩擦下的抢消费行为有关。

伴随“抢消费”效应衰减,以及就业市场景气下滑、居民收入增速加速回落等,美国私人消费未来或拖累美国经济进一步下行。一方面,从美国实施贸易保护后的经济数据表现来看,贸易摩擦对美国进口及消费的扰动,一般持续1~2个季度左右、随后逐步衰减。同时,伴随就业和周薪增速下挫,美国居民收入增速趋加速回落。受此影响,美国私人消费趋逐步走弱、拖累经济进一步下行。

风险提示:

全球经济遭遇“黑天鹅”事件冲击。

报告正文

热点跟踪:美国消费的“外强中干”

事件:6月以来,美国零售销售加快增长。最新数据显示,美国8月零售销售环比增长0.4%、超出预期0.2%;同比增长4.6%、超出前值3.6%,创今年新高。数据来源:CEIC

点评:

美国8月零售销售升至年内新高,引发部分市场观点上修美国经济预期。消费占美国经济比重接近70%,是美国经济的“压舱石”。美国零售销售6月以来的快速增长,尤其是8月创下年内新高,引发部分市场观点上修美国经济预期。具体来看,6月至8月,美国零售销售同比止跌反弹,从2.8%一路抬升至4.6%;伴随零售销售等经济数据超预期,花旗美国经济意外指数由负转正,升至近7个月新高。

历史经验显示,美国私人消费增速与消费者信心指数走势正相关,滞后或同步于居民收入增速变化。回溯历史数据,美国私人消费增速与密歇根消费者信心指数走势正相关。例如,在消费者信心指数大幅抬升时,美国私人消费一般加快增长;而随着消费者信心指数大幅回落,私人消费增长往往放缓。与此同时,美国私人消费增速滞后或同步于居民收入增速变化。例如,美国去年4季度私人消费增速大幅回落的背后,便是居民收入增速的持续下挫。

私人消费中,商品消费一般领先服务消费变化。美国私人消费支出的结构中,服务类消费和商品类消费支出占比分别为65%和35%。历史经验来看,由于商品消费对收入变化的反应更加敏感,商品消费一般领先服务消费变化。例如,在收入增速回落阶段,美国居民一般首先减少汽车、家具等商品类消费,随后才开始削减医疗、交通运输和餐饮酒店等服务上的消费支出。

6月以来,美国居民收入增速加速回落、消费者信心指数大幅下滑,私人消费增速的反弹并非缘于传统的经济逻辑。6月以来,伴随零售消费快速增长,美国私人消费增速止跌反弹。但消费改善背后,并没有居民收入及消费者信心的支持。数据显示,6月至今,美国居民收入加速下滑,增速由5%降至4.6%,创近6个月新低;同时,美国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高位回落,由100大幅下挫至最低的89.8,后者也创下了近3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美国私人消费中,服务消费增速持续走弱,而商品消费增速自低位反弹,后者与电子音像设备、家具、新车、杂项制品等消费快速改善高度相关。6月以来,美国服务消费增速跟随居民收入增速变化、由4.5%加速回落至4.2%,而商品消费增速止跌反弹、由3.6%升至4%。商品消费的改善,主要缘于电子音像设备、家具、新车(二手车表现疲软)和杂项制品等消费增速的快速抬升。例如,6月至8月,电子音像设备、家具消费增速分别由5.8%、3.4%快速抬升至7.1%、4.1%。

结合进口及通胀结构数据的变化来看,美国私人消费反弹可能与贸易摩擦下的“抢消费”行为有关。美国私人消费与居民收入、消费者信心指数的走势背离,以及私人消费中商品与服务消费的分化表现,都反映出驱动消费增长的不是传统经济因素。结合进口及通胀结构数据的变化来看,私人消费反弹可能与贸易摩擦下的“抢消费”行为有关。具体而言,6月以来,美国总进口增长疲软,但计算机电子、汽车、纺织品等进口大幅反弹;通胀方面,服装、电子音像设备等娱乐产品价格大涨。而电子音像设备、服装(纺织品)、汽车等产品,均是美国5月上调对华关税、4季度进一步加税的重点。

伴随“抢消费”效应衰减,以及就业市场景气下滑、居民收入增速加速回落等,美国私人消费未来或拖累美国经济进一步下行。一方面,从美国实施贸易摩擦后的数据表现来看,贸易摩擦对美国进口及消费的扰动,一般持续1~2个季度左右,随后逐步衰减。同时,伴随非农新增就业下滑(就业增速回落)、周薪增速下挫,美国居民收入增速趋加速回落。受此影响,美国私人消费未来趋逐步走弱,并拖累美国经济进一步下滑。(对居民收入走势的详细分析,请参考已发报告《长江宏观·赵伟 | 美国就业市场,给出的“衰退”信号》)

经过研究,我们发现:

1)美国消费反弹,没有居民收入和消费者信心的支撑、并非缘于传统的经济逻辑。历史经验显示,美国私人消费增速与消费者信心指数正相关,滞后或同步于居民收入增速变化。但6月以来,美国居民收入增速由5%降至近6个月的新低4.6%,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也由100大跌至最低的89.8、创近3年新低。

2)结合进口和通胀结构数据的变化来看,美国消费反弹可能与贸易摩擦下的“抢消费”行为有关。美国消费反弹,主因电子音像设备、家具、新车、杂项制品等商品类消费改善。考虑到上述商品6月以来进口高增、与总进口的疲软表现背离,价格大涨、涨幅远超服务类价格,以及上述商品均是美国5月上调对华关税、4季度进一步加税的重点,美国消费反弹可能与贸易摩擦下的抢消费行为有关。

3)伴随“抢消费”效应衰减,以及就业市场景气下滑、居民收入增速加速回落等,美国私人消费未来或拖累美国经济进一步下行。一方面,从美国实施贸易保护后的经济数据表现来看,贸易摩擦对美国进口及消费的扰动,一般持续1~2个季度左右、随后逐步衰减。同时,伴随就业和周薪增速下挫,美国居民收入增速趋加速回落。受此影响,美国私人消费趋逐步走弱、拖累经济进一步下行。

重点关注:美国8月耐用品订单和核心PCE数据

9月27日,美国将公布8月耐用品订单和核心PCE数据。其中,耐用品订单为制造业生产、投资活动的先行指标,最新变化将反映美国3、4季度生产及投资前景;核心PCE为美联储衡量通胀水平的主要指标之一,或将影响市场对美联储10月会议的政策预期。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