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OPEC再次迎来重磅会议:拯救油价还是让2014惨状重演?

2018年12月6日 16:28:13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作者:许超。

在伊朗寻求豁免、卡塔尔“退群”、特朗普持续施压、伊拉克无力减产之际,本周四开始的OPEC会议是否会导致2014年油价大跌重演?

12月6日-7日(本周四-周五),OPEC将在维也纳召开会议,商讨未来的油市政策。

11月国际油价经历2008年10月以来的最大单月跌幅。

在本轮油价突然下跌之前。油价触及4年高点,本轮的下跌使得之前押注原油可能飙升至每桶100美元的投资者措手不及。

这种反转使得即将召开的OPEC会议成为四年中影响最大的一次会议。

在伊朗寻求豁免、卡塔尔“退群”、特朗普持续施压、伊拉克无力减产之际,本次会议是否会导致2014年油价大跌重演?

2014年灾难重演?

WTI原油和布伦特原油11月分别下跌22%,为2008年10月以来的最大月跌幅。WTI原油期货11月盘中一度跌至50美元下方,为14个月以来首次,布伦特原油则一度跌破60美元关口。

在本轮油价突然下跌之前。油价触及4年高点,本轮的下跌使得之前押注原油可能飙升至每桶100美元的投资者措手不及。

这种反转使得即将召开的OPEC会议有可能成为四年中影响最大的一次。

市场担心,本周的OPEC是否会重蹈2014的覆辙。在2014年的会议上,OPEC决定在油价下跌之际继续开采石油(挤压美国页岩油商),这打破市场供需天平,最终将油价推低至每桶27美元以下。

沙特石油部长哈立德•法利赫(Khalid al-Falih)周二接受彭博社采访时称,俄罗斯“原则上”支持限制生产,但具体说他们可能同意什么还“为时过早”。

他甚至表示,OPEC+仍需"找出需要做什麽,以及要做多少"。

虽然OPEC在历次会议前,各方总是会有一些文字游戏,但沙特石油部长的言论似乎表明,各方在具体问题上仍存在一些分歧。如果减产不及预期,在美国石油产量创新高的情况下,2014年的大跌极有可能重演。

Tudor, Pickering, Holt & Co资产管理主管 Dan Pickering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称“市场担心2014年的状况会重演,只不过我们是从77美元开始下跌而不是110美元”。  

如果减产,会减多少?

彭博报道称,阿曼的石油部长Mohammed Al Rumhy周三离开会议时在维也纳向媒体表示,OPEC与俄罗斯达成一致,俄罗斯将从明年1月开始,参与6个月的减产计划。

那么到底会减多少?

目前,各方没有讨论具体的数字,而且仍然对减产的具体规模存在争议。Al Rumhy表示,OPEC最终可能同意每天从市场上减少约100万桶原油,占全球产量的约1%。但其它国家的代表向彭博表示,更小规模的减产就已足够。

此前彭博报道,俄罗斯称暗示将下调原油产量最多15万桶/日。但中东主导的OPEC坚持认为,俄罗斯将减产25 -30万桶/日。

知情人士透露称,沙特阿拉伯辩称,俄罗斯暗示莫斯科将原油日产量削减至多15万桶的提议,将让沙特承担太多负担,并坚称应该建立更平等的伙伴关系。

同时,关于减产的基准也在持续讨论。

一些国家希望以10月份产出水平为基准,而另一些国家则倾向于坚持最初的协议,该协议以2016年的水平为基础。

近几个月来,沙特和俄罗斯已将产量提高到接近历史最高水平,这进一步加剧了问题的复杂性。

特朗普继续施压

在OPEC和俄罗斯讨论减产之际,特朗普继续喊话施压。其在社交媒体发贴称:

希望OPEC保持现在的石油流量,不要限制。世界不想看到、也不需要更高的油价!

英国金融时报评论称,特朗普的喊话可能会对OPEC主导国沙特施加压力,意图避免OPEC本周会谈决定大幅减产。沙特已经暗示,认为OPEC为稳定市场需要至少减产100万桶/日,但特朗普的干预让减产决策的前景变得扑朔迷离。

更复杂的是,美国中央情报局(CIA)最近的一份报告显示,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与记者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被杀一案有关。

现在的问题是,沙特是否会改变其在减产和定价问题上的立场,在一定程度上减轻特朗普对卡舒吉之死的愤怒。

三驾马车时代

OPEC同样需要证明其在原油市场的影响力,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油价现在由美国、俄罗斯、沙特“三驾马车”说了算。

从产量上看,2017年“三驾马车”的原油和凝析油产量为3600万桶/天(占全球总量的39%),而OPEC其他成员国的产量为2700万桶/天(占全球总量的30%)。

但随着油价的逐步攀升,美国页岩气公司提高了产量,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也放松了2016年底实施的产量限制,“三驾马车”的产量在今年进一步飙升。《世界能源统计评论》预测,产量的增长可能会推动“三驾马车”市场份额在2018年超过40%,而其他OPEC成员国的份额会下降到30%以下。

最新数据显示,“三驾马车”10月的日产量均超过1100万桶,为纪录高位,超过OPEC其他成员国的总和。如果这种状况延续,OPEC的影响力将被进一步削弱。

伊朗需求减产豁免

需要注意的是,11月的大跌最重要的诱因其实来自伊朗。

在11月5日重启伊朗石油制裁之际,美国意外给予包括中国大陆在内的8个地区原油供应豁免。相关贸易数据显示,被豁免的8大买家占据了伊朗海运石油出口的四分之三。

伊朗制裁豁免打破了市场对于供给收缩的预期,结合需求端疲弱的预期,诱发了11月的大跌。

伊朗石油部长Zanganeh最新表示,伊朗寻求豁免于任何形式的石油减产。

其称在面临特朗普政府制裁之际,伊朗不会加入任何石油减产协议。伊朗不会给出石油产出水平,(否则)特朗普政府都会借机施压伊朗。

此前媒体报道,在面临美国制裁之际,伊朗通过海上“幽灵船”维持原油供应,市场需要观察这是否会在未来进一步影响油价。

卡塔尔"退群",OPEC分裂?

本次OPEC会议也是最后一次有卡特尔参加的会议。

本周一,卡塔尔油长Saad Sherida Al-Kaabi表示,卡塔尔将在2019年1月退出OPEC,今日早间已将此决定告知OPEC。

卡塔尔石油公司(Qatar Petroleum)在官方推特上引述油长的话表示,这一“退群”决定反映出卡塔尔希望将精力集中在开发和增加天然气产量上,该国计划在未来几年将天然气产量从每年7700万吨增加到1.1亿吨。

卡塔尔加入OPEC已有57年,但在该组织的产油决定上,卡塔尔的话语权很小。相较于石油,卡塔尔更依赖天然气,是全球最大的液化天然气生产国和出口国。其原油产量在OPEC成员国中排行倒数。

今年10月,作为OPEC第11大产油国的卡塔尔原油产量约为61万桶。比起媒体报道中创下产油量新高1120万桶/日的沙特,这一数字几乎是微不足道。

从地缘政治的角度来看,中东小国卡塔尔与OPEC实际的“老大”沙特积怨颇深,关系不断恶化。

去年6月5日,沙特等四国曾宣布与卡塔尔断交,并对该国实施禁运封锁。尽管卡塔尔多次表达缓和关系的意愿,但沙特态度颇为强硬,两国关系仍陷僵局。

外界评论称,在卡塔尔退出之际,OPEC需要证明,其仍然是一个团结、强大的组织。如果不这样做,OPEC克可能失去的不仅仅是一个成员国。

伊拉克,下一个卡塔尔?

对于OPEC来说,伊拉克也是巨大的变数。伊拉克不希望减产。而且很可能无法削减。这个饱受战争蹂躏的国家几乎所有可用的现金都来自石油销售收入。

除了委内瑞拉,伊拉克可能比其他任何OPEC成员国都更需要石油收入。目前日产量约为460万桶,是OPEC第二大产油国。

OPEC在没有伊拉克参与的情况下削减产量的协议听起来是空洞的。此外,有传言称,伊拉克可能“拉住卡塔尔”,成为下一个退出该组织的国家,因为它的目标可能与该组织其他成员国不一致。

(编辑:刘怀洋)

(更多最新最全港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