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新股前瞻|数字货币低迷成最大不确定性,豪微科技携9亿预收款赴美上市

作者: 杨世宏 2022-06-19 11:29:54
为何收入暴增却亏损扩大?在当前数字货币低迷的市况下豪微科技又能否俘获投资者芳心?从公司的招股书中,或能找到答案。

自嘉楠科技(CAN.US)、亿邦国际(EBON.US)相继赴美上市后,市场预期行业龙头比特大陆也将随之登陆资本市场。但比特大陆上市进程一再被拖延,如今却被Nano Labs Ltd抢了先。

智通财经APP了解到,浙江豪微科技有限公司的实质控股股东Nano Labs Ltd(以下简称“豪微科技”)已于6月10日向SEC(美国证监会)递交了F-1文件,申请以“NA”为代码在纳斯达克上市,尚乘环球、马克西姆、老虎证券为其联合承销商。

据招股书显示,豪微科技是无晶圆厂的IC设计公司,其致力于开发 HTC(高吞吐量计算)芯片、HPC(高性能计算)芯片、分布式计算及数据存储等解决方案。从收入来看,豪微科技目前的营收主要来源于ipollo(菠萝矿机)的销售。

得益于ipollo的持续放量,豪微科技2021年的收入大增1754.66%至3944.09万元,但公司的净亏损也随之扩大到1.75亿人民币。为何公司收入暴增却亏损扩大?在当前数字货币低迷的市况下豪微科技又能否俘获投资者芳心?从公司的招股书中,或能找到答案。

构建三大垂直业务解决方案平台

豪微科技的经营历史并不长,自2019年7月成立至今仍未满三年。公司之所以能在短时间内冲击资本市场,与管理层在行业内的丰富从业经验有直接关系。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豪微科技的董事长为孔剑平、副董事长为孙奇峰、胡楠任职董事兼总经理、陈兵任职监事。其中,孔剑平、孙奇峰已是名声在外。

HW1.png

豪微科技主要高管(来源于天眼查)

二者曾是嘉楠科技的高管,孔剑平为董事会联席主席,孙奇峰担任董事。截至2019年12月31日,孔剑平、孙奇峰分别持有嘉楠科技11.3%、5.5%的股权。

但至2020年7月31日,孔剑平和孙奇锋在嘉楠科技任期届满后离职。显然,从豪微科技成立的时间来看,孔剑平、孙奇峰早已有离开嘉楠科技后单干的筹谋,且自2020年开始,嘉楠科技持股5%以上的股东名单中,已不见孔剑平和孙奇峰的身影。

得益于在嘉楠科技的积累、沉淀,二者搭建豪微科技的业务版图已是驾轻就熟,公司建立了一个集成的解决方案平台,涵盖包括HTC、HPC和分布式计算与存储在内的三大垂直业务领域。

业务版图成型后,豪微科技的融资也提上了日程。天眼查数据显示,2021年9月时,豪微科技完成了由拥湾资本领投,Hashkey及数位其他投资方跟投的近2000万美元的融资。

随着此次上市征程的开启,豪微科技的股权架构浮出水面。据招股书显示,截至IPO前,孔剑平持股32.8%、孙奇峰持股22.3%、员工持股平台Nanometa Ltd合计持股10.8%。

高额研发投入致亏损持续扩大

自主定义的FPU构架是豪微科技的优势之一。在2019年验证了HBM2D内存技术后,豪微科技便开发了独有的存算一体FPU芯片架构,该种架构可以保持IP核的可复用性和可叠代性,以适应未来快速发展的市场对高性能及高通量计算的需求。凭借FPU架构和计算芯片设计能力,豪微科技开始了对三大垂直领域产品的快速迭代。

在HTC解决方案方面,豪微科技于2020年第二季度发布了第一代Cuckoo芯片,命名为Cuckoo 1.0,这是市场上第一款最大带宽约为2.27 Tbps的近内存HTC芯片之一,也是基于ASIC的Grin数字货币挖矿市场的首批推动者之一。

至2021年第四季度,豪微科技推出了Cuckoo 2.0芯片,基于该芯片,公司开发了用于挖掘ETH和ETC数字货币的ipollo系列矿机。目前正研发Cuckoo 3.0,有望于2023年推出。

而在HPC解决方案中,豪微科技已完成了Darkbird 1.0的设计,并已于2022年第一季度开始交付该芯片,可用于比特币和比特币现金的挖掘。目前公司已开始Darkbird 2.0的研发。

在分布式计算及数据存储方面,豪微科技于2021年第四季度推出了一系列Darksteel解决方案,包括S类、F类和C类,该等解决方案应用于工业和商业领域。

HW2.png

随着公司产品的陆续推出,豪微科技收入快速增长。据招股书显示,2020年时,豪微科技的收入为212.67万,至2021年时,公司营收升至3944.09万元,同比增长1754.66%,这主要得益于与数字货币Grin 采矿相关的HTC解决方案的持续放量。其中,ipollo G1矿机在2020年时的销量为34台,2021年增至309台,单价亦由5.89万增至6.57万;同时,ipollo G1 mini矿机在2021年大卖5166台,平均单价为3439元。

HW3.png

收入虽大幅飙升,但豪微科技亏损持续扩大。2020年时,由于公司研发投入高达3447.65万元,因此报告期内亏损3770.41万;至2021年时,豪微科技的净亏损扩大至1.75亿元,这主要由三大因素造成,其一是数字货币市场的低迷导致公司部分产品价格下调;其二是公司做了2680万元的库存减计;其三是研发投入增加至1.45亿元,较2020年多出1.1亿。

不过,豪微科技2020、2021年的经营活动净现金流分别为-302.79万、7173.28万元,有明显改善,这主要是因为公司产品采取了预售模式,因此拥有了较好现金流。

矿机推出高峰却迎数字货币市场低迷

虽然2021年的大额研发投入对公司净利润造成了明显影响,但豪微科技的研发成果也将逐渐面向市场。据招股书显示,豪微科技计划在2022年密集推出ipollo矿机,其中一季度推出3款,包括两款Cuckoo 2.0芯片矿机,一款Darkbird 1.0芯片矿机;二季度欲基于Cuckoo 2.0芯片推出6款矿机;三季度或之后推出2款基于Darkbird 1.0芯片的矿机。上述该等矿机主要应用于以太坊和比特币的挖掘。

HW5.png

HW6.png

可以预见,随着上述矿机的陆续推出,豪微科技的营收将保持快速增长,这在公司的资产负债表中也有所体现。智通财经App发现,2021年时,在豪微科技的流动负债中,来自客户的预付款高达9.17亿元,而2020年仅有0.654亿,同比增长1302%,这就意味着在2021年时市场对豪微科技的产品有较高需求,纷纷支付预付款订购产品。

但即使如此,豪微科技2022年的业绩表现仍将面临较大不确定性,这主要是因为数字货币市场在美国加息周期下的持续低迷。自2022年以来,比特币价格已下跌60%,以太坊价格更是大跌73.8%,如此大的跌幅,会抑制市场中的挖矿需求,从而导致矿机销量被抑制,豪微科技截至2021年12月31日的客户预付款虽高达9.17亿,但进入2022年以来,随着数字货币市场的低迷或会出现退单、退货现象,矿机价格或也将面临提价难题。

HW7.png

不得不说,这次幸运女神并没有站在孔剑平、孙奇峰一边,若按照公司的发展节奏,2022年必定是多款矿机快速放量,公司收入持续飙升的年份,毕竟截至2021年底9.17亿的客户预付款表明了市场需求强劲,若再削减部分研发开支,净利润表现也将十分亮眼。

但怎奈数字货币在美国加息周期下蹦的如此之惨,据市场引援Bitdeer 数据,当比特币价格跌破2.4万美元时,旧的比特币挖矿设备已无利可图,而 iPollo的V1在消耗9美元电量的同时每日仍可收入62美元,但若比特币价格低于2.2万美元, iPollo V1也将开始亏损,而目前比特币价格已跌破2万美元,这就意味着豪微科技在中短期内面临的不确定性也随之大幅提升。

智通声明: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智通财经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中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分享
微信
分享
QQ
分享
微博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