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默克尔时代的终结,新总理能否帮德国银行找回失去的10年?

作者: 玉景 2021-09-14 15:48:00
在政府被迫以救助和担保储户存款的方式支持银行业之后,公众的强烈抗议给默克尔留下了一个关键教训:在德国政坛,被视为与该国顶级银行家关系过于密切,对她没有什么好处。

要了解德国银行业“失去的十年”,需要先从德国总理默克尔2008年4月为时任德意志银行(DB.US)首席执行官阿克曼(Josef Ackermann)举办的一场“臭名昭著”的生日宴会说起。

公款招待“丑闻”

默克尔在2008年曾用公款为阿克曼举办60岁大型生日宴会,反对派借机批评默克尔公款私用、与工商界联系密切。默克尔辩称,宴请阿克曼是为了公务,政府并未与工商界来往密切。

智通财经APP注意到,许多德国选民都将阿克曼和德意志银行视为无节制的资本主义和贪婪的象征。以德国的标准衡量,阿克曼的薪水奇高。德意志银行已经减少向德国公司贷款,日渐将重点放在伦敦和纽约的投资银行业务上。

在政府被迫以救助和担保储户存款的方式支持银行业之后,公众的强烈抗议给默克尔留下了一个深刻教训:在德国政坛,与该国顶级银行家关系过于密切,对她没有什么好处。

随着默克尔任期于本月结束,德国一度强大的投资银行已因多年的负利率和默克尔推动的更严格监管而萎缩。他们将如何走出长期衰退,主要取决于谁将接任,以及下一任财政大臣能否完成一个尚未完成的关键项目:欧洲银行业联盟(Europe’s banking union)。

总理候选人对德国银行业的态度

目前在德国总理竞选中领先的中左翼社民党总理候选人、现任副总理兼财长奥拉夫·肖尔茨不太可能成为德国大型银行的盟友。

他聘请了高盛集团的一位前高管担任顾问,并在德意志银行和德国商业银行的扭亏为盈计划陷入困境时支持两家银行的合并谈判。他还启动了一项新的计划,重启有关欧洲联合存款保险的谈判,这是欧盟银行业联盟缺失的一环。

同时社民党对金融业的计划包括:1)通过发行更多的绿色债券,让德国成为可持续金融的推动者;2)确保监管足够严格,以防止纳税人的钱被用来救助银行;3)完善欧洲银行业联盟,建立资本市场联盟;4)为洗钱监管机构聘请员工,给予其他监管机构更多权力。

肖尔茨在9月9日的演讲中表示,“我们的任务是为欧洲金融业的成功建立一个框架。”

但据知情人士说,他的做法收效甚微,部分原因是默克尔缺乏热情。默克尔是保守的基督教民主联盟(Christian Democratic Union)的成员,自被迫在金融危机期间救助几家银行以来,她一直与银行保持距离。

默克尔支持监管措施,促使金融机构减少风险,专注于放贷这一主要业务,但她未能为银行服务业创建一个正常运转的单一市场,让欧洲的投资银行更容易与华尔街竞争。

德意志银行前高管阿克塞尔·维安德(Axel Wieandt)表示,“默克尔和她的政府把银行业视为工业部门的仆人,”“就资本和流动性缓冲而言,德国银行业现在的状况有所改善,但就竞争力而言,德国银行还没有赶上来。”

德国银行的衰落

2008年,德国抵押贷款银行Hypo Real Estate几近崩溃,信贷危机不断恶化,迫使默克尔发表公开声明,保证所有储户的存款是安全的,这一关键时刻帮助她下定决心推行更严格的银行规定。默克尔为德国支持制定国际标准,要求银行持有更多资本金以吸收损失,并设立了一个欧洲基金,用于清盘破产的银行。

image.png

德国银行业对德国GDP的贡献

虽然华尔街的银行也不得不应对更严格、成本更高的监管,但在美国在金融危机中强制对主要银行进行资本重组后,摩根大通(JPM.US)和高盛集团(GS.US)等公司从欧洲的投资银行那里赢得了市场份额。在默克尔的领导下,德国银行花了更长的时间来建立他们的金融储备,而且他们无法在国家协议之外以一种有意义的方式进行整合。

同时欧洲也面临着更长的后遗症,因为随之而来的主权债务危机,让人们聚焦于负债累累的政府和持有其债券的银行之间的“厄运循环”。2012年,欧元区领导人决定成立一个银行业联盟,提高监管标准,共同处理破产银行,并为存款提供共同保护。但由于在如何应对风险方面存在分歧,该联盟的最后一段尚未完成。

Osnabrueck大学专门研究银行业的经济学教授 Valeriya Dinger 表示,“德国对银行业联盟的建立出工不出力。”“默克尔在2008年危机时采取了行动,但很快人们就明白,她对银行业没有强烈兴趣。”

image.png

德国银行和美国银行之间的估值对比

曾与默克尔共事的人说,阿克曼晚宴后发生的事情让默克尔相信,商界高管,尤其是银行家,是不能共患难的朋友。阿克曼对总理的态度在2008年晚些时候表露无遗,当时他说接受国家援助将是“一种耻辱”。在政府寻求稳定银行业之际,德国议员批评其言论对德国银行业毫无帮助。

可以肯定的是,德国大型银行的衰落也与它们自己有关。德意志银行作为一家全球投资银行的积极扩张,给它带来了欧洲银行中最高的法律账单,在过去十年中,德意志银行花费超过170亿美元用来支付法律诉讼费用,巨额罚款令德意志银行财务压力陡增。 而德国商业银行进军航运贷款和商业房地产业务,也让它背上了沉重的债务负担。多年来,两家银行都在进行零散的改革,但都未能果断削减成本。

德国政坛对银行业的冷落

2019年,由于德意志银行和德国商业银行的转型努力陷入停滞,两家银行举行了合并谈判,得到了肖尔茨领导的财政部官员的支持。财政部负责监管政府持有的德国商业银行股份。但知情人士说,在总理府内部,推动达成协议的热情并不高。最后两家银行合并的谈判最终破裂了。

长期以来,德国银行的盈利能力一直弱于竞争对手。

image.png

肖尔茨还表示,德国已准备好考虑一种联合存款保险形式,以此试图结束围绕欧洲银行业一体化的谈判长达数年的僵局。但该提议未能在柏林获得太多支持,德国长期以来一直担心,德国大量小型储蓄和合作银行可能会受到南欧银行风险的牵连。

默克尔指定的基民盟总理候选人,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总理、基督教民主联盟主席阿明·拉谢特(Armin Laschet)几乎没有暗示他会改变将银行业主要视为工业信贷来源的看法。随着气候变化、疫情和阿富汗危机等紧迫挑战的出现,对银行业监管的主张已让位给其他候选人。

如果他赢了,肖尔茨将不得不克服这种政府对银行业的冷漠态度,不仅在德国国内,而且在整个欧洲。

他上周表示,银行业联盟“是一个只有在具有政治优先级的情况下才能成功的议题”。“我已经准备好了。”

智通声明: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智通财经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中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分享
微信
分享
QQ
分享
微博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