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

利润下跌近6成、3.45亿美元出售健身APP,安德玛(UA.US)太难了

2020年11月3日 10:54:04

本文来自 微信公众号“体育大生意”,文中观点不代表智通财经观点。

近日,美国运动服饰品牌安德玛(UA.US)官方宣布将以3.45亿美元将旗下健身APP MyFitnessPal出售至美私募股权公司Francisco Partners,使其再度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据悉,该笔交易有望于2020年第四季度末完成。无独有偶,安德玛旗下另一款健身App Endomondo也将于2020年底前关闭。

2020年对于安德玛而言,注定将是不同寻常的一年。在采取关店、裁员、高管减薪、中止赞助、削减运营成本等一系列措施后,安德玛的自救之路仍在延续。在Q3营业额好于外界预期的大背景下,仍不惜折价出售旗下健身App,安德玛战略转型之路依旧荆棘密布。

近期各大运动服饰品牌纷纷在线上运营领域发力。继露露柠檬收购Mirror后,阿迪达斯也即将上线一款针对高消费人群购买限量版运动鞋的App CONFIRMED。而安德玛却在此时选择对线上阵营进行瘦身,实则有自己的难言之隐。

曾几何时,安德玛也一度极为重视线上市场运营。2014年,当安德玛实现北美地区营收超2.6亿美元,一举超越阿迪达斯坐稳美国市场“二把交椅”(仅次于耐克)后,便同步开启在线上领域发力。作为长期战略的一部分,安德玛计划建立具有参与性的购物者线上社区。

2015年2月,在以约4.75亿美元的价格完成对MyFitnessPal的收购后,由安德玛所打造囊括了MyFitnessPal、Endomondo、MapMyFitness三大App的彼时全球最大互联网健康健身社区终于形成。据相关数据统计,三大App的注册用户巅峰值曾超过2亿,而安德玛对收购各种线上产品的总花费已超7亿美元。

与运动类App有所不同,通过使用MyFitnessPal,用户可以计算出饮食热量。据介绍,这款软件所拥有的食物热量数据库超过400万种,用户在注册时,会被要求填写诸如“日常活动量”、“体重目标”、“身高体重”等信息,然后可根据个人进餐情况来添加食物,安排运动。简而言之,MyFitnessPal是一个拥有强大数据库的卡路里计算器。

早在2014年8月,以丰富食品数据库和运动项目资料著称的健康管理应用MyFitnessPal便以抢滩登陆中国市场。在App Store中,MyFitnessPal还有个非常“接地气”的本土名字:减肥宝。

2018年3月,安德玛曾披露一起严重数据泄露事件,“未经授权方”从约1.5亿 MyFitnessPal 账户中窃取了多种信息,包括用户名、邮件地址和哈希密码。此事曾一度引起轰动,并导致安德玛股价下跌了2.4%。不过幸运的是,MyFitnessPal对数据安全早有防备,对比较隐私的信息(社会安全号码、驾驶证号和银行卡号等隐私信息)与一般用户信息(登录的用户名和密码、邮箱地址)进行了区别管理。同时安德玛在事发后第一时间通知用户,才避免了更大规模的恶性事件发生。

2020年受卫生事件黑天鹅事件影响,加之在与耐克和阿迪达斯等老对手在激烈竞争中颓势尽显,导致安德玛连续多个季度的销售额持续下降。根据2020年Q2财报显示,由于安德玛线上健身用户订阅带来的营业额仅为占比不足5%的3290万美元,从今年7月开始,关于出售MyFitnessPal的传闻便已甚嚣尘上。

在官方宣布将把MyFitnessPal出售给Francisco Partners公司后,安德玛CEO帕特里克·弗里斯克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作为公司品牌战略转型的一部分,安德玛将优先考虑与目标消费者建立更为垂直联系的战略和资产。而出售MyFitnessPal一方面可以降低消费者对品牌认知的复杂性,同时出售后所得资金也将为公司后续的投资带来灵活性,并为股东带来更大回报和价值。”

此外根据《巴尔的摩太阳报》消息,安德玛旗下另外一款健身AppEndomondo也即将于2020年底前关闭。而同属MapMyFitness平台上运营的两款App MapMyRun和MapMyRide则将继续得以保留。

安德玛Q3销售额达14亿美元,电商渠道成增长主要动力

在近期对外公布的安德玛Q3财报关键数据中显示,得益于在新款篮球鞋和女性健身服销售方面取得成功,安德玛在Q3的销售总额为14亿美元,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远超于华尔街分析师此前预期的11.6亿美元。其中运动鞋成为一大亮点,销售额增长19%至2.99亿美元,而运动服装销售额下降6%至9.27亿美元。

其中,安德玛批发渠道销售额为8.3亿美元,同比下跌7%;而线上渠道和线下实体店的销售总额为5.4亿美元,同比增长17%,电商渠道已成为其销售增长的主要动力。但值得注意的是,其营业利润仅为5900万美元,同比下跌高达57.8%。

在今年陆续披露的各大品牌财报中,均呈现出线下销售收入下降,线上电商收入增长的相同走势。安德玛总裁兼CEO弗里斯克表示,为了实现恢复盈利的目标,安德玛正在采取一系列措施加大对电子商务领域和零售网点的布局。与此同时,安德玛也在计划减少以销售服装和运动鞋为主的线下门店数量。

较之耐克与阿迪达斯等巨头,安德玛受到卫生事件的冲击影响显然更大。从2020年伊始,安德玛便相继展开了一系列自救举措。3月27日,安德玛曾通过12.5亿美元循环信贷信贷额度借入7亿美元,以应对公共卫生事件爆发对其运动服装和鞋类销售造成的影响。

同年9月,安德玛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以下简称UCLA)的巨额合同纠纷更是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UCLA方面更是向洛杉矶地方法院正式提起诉讼,对于安德玛试图单方面毁约的行为寻求2亿美元赔偿。但随着该案件被加利福尼亚州联邦法院认定为受卫生事件不可抗力所造成,最终以UCLA方面撤诉而不了了之。

此外,安德玛还在积极尝试传统体育领域外的破圈玩法。9月初,安德玛宣布与总部位于新加坡的电子竞技组织Team SMG达成为期一年合作,将成为其独家服装赞助商。

从安德玛自身经营角度而言,选择在卫生事件期低价出售App看似为无奈之举,但同时也能起到压缩经营项目,节省成本从而达到资金回笼并力保主营业务的目的。毕竟随着卫生事件在欧美国家二次迅猛反弹,将有更多企业陷入倒闭危机,而安德玛未来的亏损也或将进一步加大。

安德玛CEO弗里斯克表示,“我认为安德玛的转型挑战关键阶段已经过去了,接下来我们将高度关注运营方向改善和财务问题。”对于已经在北美销售市场中低迷挣扎多年的安德玛而言,削减成本显得至关重要。

Stifel分析师吉姆·达菲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出售MyFitnessPal和关闭Endomondo的计划,让安德玛的未来将重现一片生机。”

而CFRA Research股票分析师亚努什夫斯基则说道,“在我看来,安德玛在短期内将无法实现增长目标。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错过了在卫生事件期间最可能快速增长的运动休闲服饰类别。”

不论如何,在出售MyFitnessPal实现进一步瘦身计划后,安德玛的自救之路依然任重而道远。

(编辑:李国坚)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