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投资异见:民主党获胜对美股才最有利

2020年10月28日 17:27:29

本文来自 微信号“巴伦周刊”,作者 | 私营研究机构Jackson Hole Economics的联合创始人拉里·哈瑟维(Larry Hatheway)、亚历克斯·弗里德曼(Alex Friedman)。

从实际利率、通胀预期、对经济较为敏感的周期性板块以及一些新兴货币近期的表现来看,投资者欢迎民主党的大获全胜。

美国漫长的总统大选马拉松已经进入最后冲刺阶段,现在距离大选日只剩下一个星期。不少民意调查、市场预测和其他指标都指向民主党既会入主白宫,也会同时掌握对参众两院的控制权。

民主党的大获全胜会给股市带来利好吗?

民主党对股市不利这一观点其实是一种很常见误解,实际上可以说这种观点毫无依据。战后美国持续时间最长的股市牛市出现在约翰·肯尼迪(John F. Kennedy)/林登·约翰逊(Lyndon Johnson)执政期间(1961年至1969年),以及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1993年至2001年)和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执政期间(2009年至2017年)。

一些人却选择对吉米·卡特(Jimmy Carter)执政期间股市的糟糕表现念念不忘,这可能是民主党对股市不利这一观点形成的一个原因。

但许多专业人士也同样选择忽视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执政期间出现的高通胀、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执政期间发生的1987年股市崩盘、以及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执政期间发生的全球金融危机。

投资银行Liberum的研究显示,从1947年到2020年,标普500指数在民主党执政期间的年均涨幅为10.8%,而在共和党执政期间的年均涨幅为5.6%。

当然,具有相关性并不一定意味着也具有因果关系。民主党的高税收、大政府和过度监管等政策常常为人所诟病,一些人认为这些政策会给经济增长、上市公司利润和股市表现造成伤害。

但美国联合经济委员会(Joint Economic Committee)的数据显示,自二战以来(1945年至2016年间),民主党总统执政期间美国的年均实际GDP增幅为3.9%,而共和党总统执政期间GDP的年均增幅为2.5%。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任期的前三年(即卫生事件暴发前),美国的实际GDP增幅与二战后担任总统的共和党人执政期间的记录相同,为2.5%。

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家艾伦·布林德(Alan Blinder)和马克·沃森(Mark Watson) 2013年进行的研究显示,“当美国总统是民主党人、而不是共和党人时,不管以什么指标来衡量,美国经济的表现都更好。”(布林德曾担任克林顿的经济顾问和美联储副主席。)

布林德和沃森认为,民主党执政期间经济表现更好在一定程度上是运气所致(民主党人担任总统期间遇到的油价大幅波动给经济造成冲击等事件更少),但也可能要归功于更加健全的政策【比如全要素生产率(Total Factor Productivity)更强劲等】。

和很多人所认为的恰恰相反,民主党政府在战后大部分时间里也支持自由贸易,例如杜鲁门执政期间推出马歇尔计划(Marshall Plan)帮助欧洲和日本重建经济、签署《贸易和关税总协定》(General Agreement on Trade and Tariffs);约翰逊执政期间的肯尼迪回合(Kennedy Round)关税谈判;卡特执政期间的东京回合(Tokyo Round)关税谈判;克林顿执政期间签署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通过谈判让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

布林德和沃森指出,民主党执政时期美国GDP的增长受益于全球经济增速的加快,而推动全球经济增速加快的是全球贸易的扩张。

在2020年总统竞选活动接近尾声之际,如果民主党大获全胜,如今的美国股市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投资者是否对上调公司税、加征资本利得税和加强政府监管的政策感到不安?亦或是他们认为在民主党的领导下经济会实现更快的增长?

当然,根据股市的短期表现来回答这些问题是不够的,在做判断时还需谨慎考虑其他因素。不过,从实际利率、通胀预期、对经济较为敏感的周期性板块以及一些新兴货币近期的表现来看,投资者欢迎民主党的大获全胜。

美国的长期实际利率从8月初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召开前的低点反弹,上升了近20个基点,通胀率也上升了近20个基点,说明投资者预计名义GDP将加速增长。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美国第二轮财政刺激方案因政治僵局迟迟无法推出,而且美国和欧洲的感染人数还在上升,但市场对经济增长的预期仍在改善。

因此,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很有可能是投资者认为大选后民主党将推出大规模刺激措施。从FiveThirtyEight的民调结果就已经可以看出,乔·拜登(Joe Biden)获胜的可能性已经从8月初的70%飙升至目前的88%。民主党赢得参议院多数席位的几率也上升了。

股市的反应也反映出这一预期。过去三个月,美国股市表现最好的类股是市值较小的价值股和成长股,它们的表现超过了波动性较低或高股息的防御股。周期股的领先优势也显而易见,工业股、非必需消费品股和信息科技股过去三个月表现好于能源股和医疗保健股。如果民主党大获全胜,能源和医疗保健行业可能面临更严格的监管。

最后,部分新兴市场货币受益于有关经济全面复苏的预期。8月份以来,墨西哥比索兑美元升值了近7%。韩元和人民币汇率也有所上升。另一方面,俄罗斯卢布和巴西雷亚尔则萎靡不振。投资者似乎更青睐那些最有可能从全球经济加速增长、贸易摩擦减少以及与美国恢复积极接触中获益的国家的货币。

当然,尘埃还未落定。民调、专家和市场的预期有可能会像2016年那样落空;大选结果可能会出现争议,甚至可能引发某种形式的宪法危机;卫生事件可能导致全球经济二次探底。但如果没有出现这些情况,看起来投资者很欢迎民主党的大获全胜,也看好民主党执政下经济和市场的前景。

从历史来看,这种看法也许没错。(编辑:mz)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