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

SAP(SAP.US)难逃Oracle(ORCL.US)命运?

2020年10月27日 17:25:07

本文节选自微信公众号“阿朱说”,文中观点不代表智通财经观点。

一、SAP(SAP.US)

在企业软件时代,美国有Oracle ERP,欧洲有SAP ERP。SAP ERP发源于德国强大的工业,所以强于生产制造为核心;SAP ERP发源于小国林立的欧洲,所以SAP ERP强于一套软件的国际化特性。而Oracle ERP发源于美国强大的全球产供销研布局,所以Oracle ERP强于供应链为核心;Oracle ERP发源于美国强大的全球产供销研布局,所以Oracle ERP强于全球化特性。

一个国际化,一个全球化,嘿嘿嘿,很多人傻傻分不清,老是等同。

而中国,能在现有工业科技框架内,做到自主,这样就可以做到规模最大、成本最低。这是中国作为制造大国以致以后升级到制造强国的特点。中国从制造衣服到制造家电,乃至未来可以自主制造手机芯片(信息时代的瑰宝)、大飞机(工业时代的瑰宝),把美国现在会的重做一次。

然后美国以智能新能源汽车为主线,开启下一个新时代:万物智能万物互联时代。这是集工业+IT业+通信业的世界最复杂最集成最顶端的瑰宝。不知道中国这样的大一统特点能产生怎样的特色ERP?我总觉得有这个特色机会。

当然,企业软件时代已经过去。现在是云计算+SaaS的时代。

欧洲这次既没有跟上云计算,也没有跟上SaaS。

在2000年以后,SAP美国的营收已经高于SAP欧洲营收。所以SAP运营中心,一直分开美国、德国两个大基地。所以,2002年,来自美国的孟鼎铭加入SAP。2010年,SAP向云服务时代转型,孟鼎铭成为SAP CEO。孟鼎铭发挥美国人的通用玩法,通过资本并购,收购了Ariba、Hybris、SuccessFactors、FieldGlass、Concur等一批SaaS公司。注意,这些企业都是美国企业。这是典型的美国、德国划江而治啊。作为咱们吃瓜群众中国人,自古看惯了这个套路,所以咱们自然能明白会发生什么。

果然,2019年底,孟鼎铭离职。孟鼎铭指定的云BG掌门人,也是2010年加入SAP的美国人詹妮佛也随之离职。SAP由1999年一毕业就加入SAP的德国人Christian Klein担任CEO。

Christian是SAP软件BG掌门人,曾经也担任过SAP服务掌门人。大家都知道,SAP的主营收是软件产品License费和产品服务费。

SAP作为一家由企业ERP应用发起的厂商,一直不甘底层使用Oracle数据库。于是,2010年也开始自己搞HANA大数据平台,近几年SAP的营收其实主要是靠HANA在牵引。可惜,HANA只擅长OLAP不擅长OLTP。而且更可惜的是,云数据服务崛起,君不见Snowflake的崛起。

SAP云应用业务掉地上、HANA大数据技术产品掉地上。SAP进入存量市场阶段。

2020年,SAP云业务营收大跌。

2020年,SAP股价大跌。

二、Oracle(ORCL.US)

Oracle和SAP同为ERP厂商双雄,他们具有风向标作用。

Oracle营收比SAP大。毕竟Oracle除了ERP业务以外还有数据库、中间件、服务器业务。

但Oracle在2020年也发生了一件事:Salesforce(CRM.US)市值超过了Oracle。

历史一旦翻转,将永不回头。这代表,SaaS商业模式时代真正结束了软件商业模式时代。

虽然Oracle做了很多自救的工作:比如说激进地停止销售软件ERP,只能销售云ERP。比如收购中小企业云ERP:NetSuite。

在云ERP市场,是个按大中小划层的切割市场,如小微云ERP Xero、小型云ERP Intuit、中小型云ERP NetSuite、中型云ERP SAP ByDesign、大型云ERP SAP S/4 HANA。

这不同于Salesforce,以营销云-电子商务云-销售云-客服云-社会化协同云,一套通吃大中小企业。无他,因为这是企业外部经营云,不是企业内部管理云。君不见,可口可乐和小商家都同用一套天猫平台。但显然,可口可乐和小商家不可能同用一套ERP。这就是本质。很多人不知道这个本质。

Oracle身在美国,处于SaaS战争第一线。所以Oracle在今年市值低于Salesforce的时候,大家对SAP还没感到什么。

现在时候到了。

三、微软(MSFT.US)

微软转型云,是大家最津津乐道的。你看,并不是只有原生云公司才能成功吧,微软这样的软件时代的巨头,也能转型成功。

所以大家对传统软件巨头向云转型的厂商,仍然抱有高市值期望。

微软转云的舵手是萨提亚。萨提亚在被提升为微软CEO之前,是微软Bing业务的掌门人。Bing是世界上第二大搜索引擎,赚的是广告费。这和微软的软件产品、软件商业模式格格不入。

另外,作为一家纯软件资产、成本、利润的公司,其实对硬件资产与成本是有天然的不了解与厌恶。我有个朋友,过去创业搞智能硬件,开个模需要一个月,改一改模具就需要三个月。软件出身的他对此很不理解。后来他卖了公司,又开始搞自己最熟悉的软件去了。软件人是很难理解硬件模式的。

所以我很佩服微软,软件人居然能服得下硬件重型资产和重型流程模式。微软在搞云计算之前,就拥有了Surface电脑、XBOX游戏机、Kinect硬件,后来还并购了诺基亚手机业务。这都是硬件。

除了新增的不动其他人利益的Azure云业务成功以外,萨提亚最成功的是把Office软件改成云订阅商业模式。这才是真正的转型。

(编辑:李国坚)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