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全球大买方普遍看好A股,选对行业是关键

2020年10月22日 07:15:48

本文来自 云锋金融公众号(id:majikwealth),经授权发布,不构成投资建议。

对于美股,多数基金管理人持中性乐观态度,主要出于对经济复苏和央行继续实行宽松政策的信心。少数基金管理人由于高估值而不看好美股,认为美股难以继续走高。配置方面,基金管理人们对于价值股和成长股看法不一,有的基金管理人看好小盘股。行业方面,技术和医疗保健被长期看好。

A股依然受到基金管理人们的追捧,有能力从长期增长趋势中受益的公司(如电动汽车、受益5G和自动化的工业)和由本土消费驱动的企业及板块(如消费升级、互联网/电子商贸、教育和医疗保健等)被看好。

由于较低的相对估值和疲软的美元市场,有的基金管理人转向了新兴市场股市。中国、巴西和墨西哥都存在投资机遇,新兴欧洲股市也可能反弹。

固定收益方面,高收益债由于利差收紧和有吸引力的估值受到普遍追捧,通胀预期上升致使国债通货膨胀保护证券(TIPS)被看好,MBS和私人信贷市场也在基金管理人们的配置计划中。

美国股市

施罗德(Schroders)提升股票配置观点至“中性偏乐观”,原因有:央行提供充裕流动性、Covid-19死亡率较低,以及疫苗落地概率增加。

信安(Principal)建议轻微超配股票,原因有三:

1.环球经济正从卫生事件冲击中强劲反弹,但相对经济增速较第三季度慢;

2.全球金融环境创下历史最宽松的水平,流入市场的充裕流动性是支撑股市的后盾;

3.投资环境改善,市场盈利向上修正。

东方汇理(Amundi)对股市保持谨慎乐观,并考虑从信贷向股票轮换。主要原因是:

1.名义利率的上升将有利于股票而非信贷,股票仍然是对抗通胀数据上升的最佳“基于增长”的对冲工具。

2.由于央行的宽松政策,市场回暖速度超出了经济复苏速度,风险资产普涨的可能不大。投资者应优先考虑流动性和质量,探索相对价值机会。

普信(T. Rowe Price)对股票和债券都保持中性看法,主要考虑到扩大的股票估值、仍处于超低水平的利率以及即将到来的政治事件风险,包括美国大选和英国脱欧。

宏利(Manulife)则不看好美国资产,认为其存在高估。复苏停滞将对以服务业为基础的经济体比以制造业为基础的经济体造成更多的损害,从而给美国和英国经济影响要高于北欧和北亚的工业经济体。

荷宝(Robeco)认为发达市场股票难以继续走高。尽管大多数发达的股票市场的估值是合理的,甚至是便宜的,但美股却相当昂贵。荷宝认为,由于流动性的过度放缓,9月份以科技巨头为代表的股票被抛售。市场面临美国大选、卫生事件等不利因素,需要一个重大催化剂才可能继续走高。

选股方面,普信认为对于美股,应适度加码价值导向股票,因其可能受益于经济的逐步复苏,且相对于成长导向股票的相对估值更具有吸引力。

普信看好小盘股,主要原因是:

1.与大盘股相比,小盘股重心在本地市场,通常更不易受到汇率波动、全球经济动荡和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加剧的影响;

2.小盘股估值低,股价更低;

3.潜在的经济复苏支持了投资小盘股的理由,因为复苏阶段小盘股表现往往优于大盘股;

4.大公司曾经也是小公司,投资小型股票为具有长期眼光的投资者提供早期投资大企业的机会;

5.规模因素重要性日益下降,而小盘股因为流动性溢价和α因子可能获得潜在的超额收益。

施罗德则认为,低利率环境下,成长股表现优于价值股。DCF(自由现金流折现)估值方式下,投资者对具有高回报,且未来时间发展更长久的公司(和投资项目)给予了更高的价值。

富兰克林邓普顿(Franklin Templeton认为,技术和医疗保健将是两个继续实现长期增长的领域。主要有以下几点原因:

1.基础设施法案将是2021年两党政府的首要任务,其中还可能包括大量资金来改善美国的技术基础设施,如宽带接入和第五代[5G]无线技术,而技术是许多潜在的选举后政策变化的前沿和中心。

2.由于COVID-19大流行暴露了全球供应链的许多弱点,特别是在卫生保健部门,富兰克林邓普顿预计工业和制造业等其他部门将继续向美国的终端市场消费者靠近,进而促进就业增长。

A股

东方汇理认为中国资产吸引力会持续存在,中国强劲的经济复苏正在成为增长的引擎。

施罗德同样看好A,A股表现强劲并不会阻止投资者继续在A股寻找有吸引力的机会。在相对较好地做好公共卫生事件防控后,中国回到某种程度的常态;偏好最有能力从长期增长趋势中受益的公司,包括电动汽车,以及受益5G和自动化的工业。

行业上,惠理(Value Partners)看好一些由本土消费驱动的企业及板块(如消费升级、互联网/电子商贸、教育和医疗保健等),因其受卫生事件的影响较少,这些板块表现相对领先。具体分析如下:

1.中国的宽松政策(如增加财政支持及量化宽松)能有效应对卫生事件冲击, 2020年第二季数据显示盈利已见底回升, 随着经济复苏进度加速,盈利预期或将进一步上调。

2.美联储近期释放更为鸽派的信号亦利好股市,相信在美联储目前的政策立场下,将不再推出预防性的紧缩政策。中国从卫生事件中率先复苏,在全球流动性充裕的环境下料将吸引外资流入。

3.卫生事件无疑将持续影响未来环球市场的运作模式,特别是电子商贸、互联网和物联网等,预料一些行业将受到更大冲击,例如零售、物业租赁、公用事业和银行。

新兴市场/亚洲市场股市

普信不看好美股,看好新兴市场股市。因为过高的相对估值和美元的潜在疲软已经为美股以外的股票市场带来了诱人的多元化机会。同时,普信告诫寻求保持目前技术风险敞口的投资者可能要考虑将其非美国股票配置向新兴市场倾斜。

荷宝认为新兴股票市场估值有吸引力。CAPE(周期调整市盈率)等常用相对估值方法指出,新兴市场的大多数国家的估值相对有吸引力。

具体到国家和地区,施罗德认为,亚洲尤其是中国、巴西和墨西哥存在投资机遇,但需保持谨慎,找到在经济下滑的情况下遭受冲击较小的市场领域。

施罗德认为,如果财政支出继续增长,经济复苏到正常水平,新兴欧洲股票可能会强劲反弹。预计全球经济持续复苏的前景以及大流行病的退出将推动欧洲新兴股票的复苏;欧盟复苏基金将于明年下半年开始分配,这种利好的大部分仍未反映在股票市场上。

债市观点

信安轻微超配债券,主要考虑到:

1.央行承诺提供流动性并落实资产购买计划,市场流动性充裕;

2.美联储新货币政策框架修订了通胀目标,鸽派倾向或预期利率在未来维持最低水平;

3.全球实际利率处于负值,吸引资金进一步流入公司债券。

路博迈 (Neuberger Berman )看好信贷市场。投资者需要一种新的持久收益投资方法,这种新方法侧重于信贷,优先考虑灵活性和自下而上的基本原则。信贷市场的灵活性使投资者能够在周期期间以及混乱时期寻找经风险调整最具吸引力的收益率。而对基本面分析的强调,有助于在投资组合的质量和收益之间取得平衡。

普信认为美国国债仍然是一种有效的分散投资工具,可以对冲公司债券等风险资产的重大抛售压力。同时,赞成维持30年期国债的敞口,以此作为一种下行风险管理方式,以防止急剧的抛售导致信贷利差迅速扩大。普信继续看好可能受益于周期加速的领域,包括美国小型股和新兴市场(EM)股票,以及新兴市场债券和高收益债券。

安本标准(Aberdeen Standard)认为高收益债存在潜在的价值机会。高质量、低收益的CCC级可以成为当前收入和潜在资本增值的良好来源,但是必须进行严格的信用分析,以避开那些陷入困境的公司。

东方汇理认为信用分化,看好高收益债和MBS。可换股债券高度宽松,收益率将受承压,且周期轮动下面临违约风险。高收益债利差已经收紧至Covid 19之前的水平,仍处于历史低分位水平,另外应慎重考虑消费、周期、金融等风险较高行业。住房和消费市场仍然保持强劲,鉴于对MBS的额外保护以及其流动性和收益优势,首选MBS而不是RMBS。

太平洋品浩(PIMCO)推荐国债通货膨胀保护证券(TIPS,考虑到:

1.在未来三到五年的大部分时间内,政府债券收益率将维持在一定的范围内。

2.央行的政策利率长一段时间内不太可能上升,并且存在降低利率的风险。

太平洋品浩同时认为,在一段时间内与COVID相关的长期抑制活动可能会对某些行业和发行人造成超预期影响,美国的非机构抵押贷款和更广泛的美国及全球资产支持证券等防御性资产,可有利应对信用下行风险状况。另外看好私人信贷和私人房地产策略,能为承诺长期资本并承担与私人投资相关的更高风险的投资者收获流动性不足的溢价。

荷宝认为:

1、全球政府债券价格昂贵:通过在全球三个主要市场中研究三种不同的政府债券估值方法得出。

2、投资级公司债券的估值合理,高收益债券的估值具有吸引力:通过比较美元和欧元的两种公司债券估值方法得出。

3、新兴市场债券估值相对便宜:与一揽子发达市场国家相比,新兴市场的收益率是合理的,但其货币相对便宜。

荷宝预期接下来六周内将发生一系列高波动性事件,倾向配置高质量的投资级债券,并提升投资组合的正凸性:如美国大选、英国脱欧、疫苗、经济复苏等扰动市场,对不确定性审慎评估、基于价值逆向投资等将指导近几个月的投资。

施罗德维持债券配置观点为“中性”,因为价格保持在历史高位,同时政府债券为投资组合提供的“保护”仍然有限。

霸菱(Barings认为,后卫生事件时代的私人信贷市场在某些方面比大流行前更具吸引力,交易质量总体上有所改善(杠杆水平降低、审批更严格、定价更好),我们将继续看到更高质量的机会。

1.监管压力:欧洲加强金融监管,继续限制银行的借贷活动,非银行贷款机构的市场份额持续增长,借款人和私人股本赞助商仍在继续从非银行供应商那里寻求融资解决方案和执行的确定性。

2.非流动性溢价:COVID事件后,中等市场交易的潜在非流动性溢价依然存在,甚至可能扩大。

3.交易量:虽然大流行前的交易量较高,但今天市场上交易的质量似乎有所改善。

4.尽管大流行病仍然存在不确定性,但对私人资金的需求依然存在。

柏瑞(PineBridge)认为,大选导致的大幅回调可能为固收市场提供了买入机会。除非基本面前景发生实质性转变,否则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经济继续缓慢而稳定地复苏,尽管随着美国大选临近,市场波动加剧,任何基于选举担忧的大幅回调都可能是极具吸引力的买入机会。

(编辑:赵锦彬)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