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

寻求收购赛灵思(XLNX.US)之后,AMD(AMD.US)终于要和英特尔(INTC.US)硬碰硬了

2020年10月12日 20:26:01

本文来自 微信公众号:极客公园(ID:geekpark),作者:Jesse。

芯片巨头们的中年危机汹涌而来。

随着摩尔定律的逐步失效,消费级计算机芯片的市场发展速度放缓,趋于停滞。过去主要专注于PC芯片的巨头们,纷纷开始给自己“找出路”。

英特尔(INTC.US)将旗下本就极为宽广的产品链拉得更长了。除了PC和服务器芯片,它还开始加注AI和物联网。英伟达(NVDA.US)则在上个月宣布将收购ARM,希望通过整合更上游的芯片技术,增加自己产品发展的可能性。

AMD也不甘落后。上周,据报道,AMD(AMD.US)正与门阵列芯片(FPGA)制造商赛灵思(XLNX.US)进行谈判,寻求收购后者。根据赛灵思当前股价估算,最终的交易金额可能会超过300亿美元,规模不亚于英伟达对ARM的收购案。

如果交易最终落地,意味着AMD将以更激进的姿态进入云计算、AI等前沿领域,探索更广阔的蓝海。它与英特尔的竞争也会愈演愈烈。

芯片厂的中年危机

过去10年,整个PC行业经历了“失去的10年”。

从2010年开始,全球PC出货量在波动中连年下滑,PC处理器以及显卡市场自然也随之萎缩。尽管各家采取了一系列手段,比如提升产品定位,提高售价,试图维持自身收入增长,但整个行业的大趋势已不可逆转,围绕PC展开的芯片产业很难再爆发出巨大增量了。

这个市场里,英特尔和英伟达分别坐稳了CPU和GPU市场份额的头把交椅,而AMD则是在两个领域都扮演着“老二”的角色。

对三家公司来说,“中年危机”都是一个绕不开的大难题。移动设备时代,以苹果(AAPL.US)和华为为代表的设备厂商,都开始寻求自研芯片。它们找ARM买方案,自主设计芯片,然后找台积电代工生产,完美绕开了芯片厂。传统芯片大厂在移动时代失去了话语权,而且随着ARM架构的流行,这样的模式甚至开始“反噬”PC。6月,苹果宣布将在Mac上逐渐弃用英特尔芯片,转而使用自研的ARM芯片。

最近两年,英特尔因为坚持采用IDM的芯片制造模式,自己负责芯片设计、制造的全部流程,导致芯片制程工艺迭代不断延缓。在制程工艺上被台积电、三星等芯片代工厂后来居上,甩开了一个身位。今年7月,英特尔在财报会议上宣布7nm芯片在试产过程中良率较低,将延迟半年到一年,直到2022年底才会正式发售。这一消息,使英特尔的股价在一周内狂跌近20%。

AMD早早放弃了自主设计、生产的“大包大揽”模式,与台积电合作,推出了工艺领先英特尔的产品。过去一年多时间,AMD在X86架构芯片领域的市场份额,从23%一路飙升至37%,股价也在过去一年里翻了1.8倍。7月底,AMD市值首次超越了英特尔。

这样的“逆袭”,并不代表AMD就此咸鱼翻身,因为整个行业的前途并不光明。但飙升的市值,却给了它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

“蛇吞象”的收购

单纯从现金储备上来说,AMD并不具备收购赛灵思的能力。

赛灵思并不是一家简单的小公司。它的主要产品FGPA芯片是一种可编程的SoC。这种可编程的特性,让FGPA芯片能够反复重新编程,以适应不同类型的计算工作,为很多细分功能的芯片提供原型设计支持。

FGPA芯片技术目前主要应用于云计算、5G通讯、雷达等领域,已经有比较成熟的应用市场。更重要的是,它在很多分散计算场景里都有应用潜力,比如车载系统、工控系统、视频编解码加速卡等等……未来潜力巨大。

作为全球最大的FGPA芯片制造商,赛灵思与腾讯、阿里、亚马逊、华为等巨头都有业务往来,占据了整个市场大半的份额。赛灵思2020财年营收约31亿美元,其中最重要的客户就是华为。据分析师估计,来自华为的业务收入,可以占到赛灵思总营收的6%~8%。

这可能也是赛灵思愿意委身AMD的重要原因之一。过去一年,赛灵思的业务受到了不小冲击。2020财年第四季度营收相比去年同期下跌9%,净利润下跌20%。而AMD恰好刚刚获得了美国商务部的许可,能够向华为供货,如果这桩收购案成功落地,赛灵思也将有望恢复对华为的供货。

周旋于政府、客户、竞争对手之间,赛灵思需要更大的筹码,为风雨飘摇的未来护航。对AMD来说,收购赛灵思则意味着更广阔的前景和更多的可能性。两家联手,与其说是收购,其实更像是合并。

今年二季度,AMD实现营收19.3亿美元,同比增长26%;净利润1.57亿美元,同比增长4倍以上。这对AMD来说已经是非常好的成绩单,但仍不足以收购市值两百多亿的赛灵思。

据报道,AMD很可能会采用换股的方式对赛灵思进行收购。因为今年以来AMD股价飙升89%,市值超过1000亿美元。利用自身超高价值的股权来实现并购,是AMD最好的选择。

与此同时,并购后的风险也不可忽略。吃下一个相当于自身总市值30%的企业,引入一项规模接近自身年营收50%的新业务,对整个企业未来的管理、决策,未来的发展方向都会带来巨大影响。

2006年,当时市值300亿美元的AMD曾以总价值54亿美元收购显卡厂商ATI。为支付收购方案中的42亿美元现金,AMD的现金流遭遇重大危机,甚至一度濒临破产。此次收购赛灵思,AMD可能会面临类似处境。

芯片行业的终局之战

赛灵思和AMD携手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它们有共同的竞争对手,英特尔。

2015年,英特尔耗资167亿美元,收购了当时最领先的FGPA厂商Altera,入局可编程芯片。之后几年里,英特尔又接连收购了包括NervanaSystems、Movidius、Mobileye等一系列AI芯片和算法系统公司,试图建立起自己在云计算和AI领域的优势。

博采众长的英特尔并未取得特别显著的成效。在FGPA领域,赛灵思发展迅速,很快超越了Altera,并将差距越拉越大。但在最主要的电脑和服务器CPU领域,英特尔仍占据着绝对的主导地位,并且它还在“攒大招”。

收购赛灵思后,AMD将与英特尔,在新的领域继续针锋相对。

受卫生事件和经济整体下行的影响,今年的资本市场并不活跃。根据Dealogic的数据,全球并购活动的交易额下跌了18%,美国则下跌了40%。

就是这样的背景下,整个半导体行业却在加速洗牌,无论是英伟达收购ARM,还是AMD收购赛灵思,交易规模都在数百亿美元的量级。这些传统芯片制造商,都在将自己的触手伸到产业上游,给自身的未来找一个答案。

如果这两桩交易最终成功落地,芯片领域将迎来新的终局之战。新的战场是云计算、AI、物联网……英特尔、英伟达和AMD,站在了新的起跑线上。(编辑:mz)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