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

硬核派大数据公司Palantir(PLTR.US)值得投资吗?

2020年10月12日 13:45:14

本文来自 微信公众号“TechWeb”,作者:胥崟涛。

《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的作者菲利普·迪克在他的一部中篇作品中描绘了未来虚构世界,在那里,政府挑选出一批少男少女,对他们进行特殊的训练,使之能够具备一种看透他人想法的“读心术”,即可以钻入内心来打量你,让你内心思想一丝不挂展现出来,从而无法反抗。

尽管拥有奇特技能,但“读心者”无一不饱受百姓们的“另眼相看”,他们的脸上被做了明显标记,所以走到街上逢人便要低下头,以免被认出来。

现实中,Palantir Technologies(PLTR.US)联合创始人Alex Karp同样为自己的“读心者”身份处心积虑,因为他参与创办的公司能够通过大数据判断那些危险人物的下一步行动,所以他必须时时刻刻为自己的安全考虑。因此,Palantir公司为他和另外几个创始人雇佣了退伍特种兵身份作保镖,硬核极了。

硬核业务

就在9月30日,Karp与硅谷著名VCPeterThiel等人联合创办Palantir正式登录纳斯达克,代号PLTR,上市首日的开盘就被炒到10.37美元,远高于私有交易市场中的参考价7.25美元,市值突破220亿美元,成为软件概念下的一只香饽饽巨头。

而刚刚提到的Peter Thiel,则是曾和大名鼎鼎的埃隆·马斯克一同创立Paypal(PYPL.US)的那位,他撰写的《从0到1》或许在互联网圈无人不晓。Karp与Thiel,两位斯坦福顶级高材生,曾是大学时的舍友,情同手足,友谊深远。

Palantir命名源于《指环王》里的「Palantiri」,后者被译为“能看到世界另一个角落的水晶球”(Seeing Stone),正如此意,Thiel 和 Karp将公司的使命定位于“帮助政府维护美国国家安全”,主要营收来自帮助国防机关如CIA、FBI、SEC以对抗危险人物、金融欺诈等。

亏损收窄后「直接上市」(Directlisting)

尽管Palantir在招股书中对长期增长做了承诺,但自成立以来,Palantir每年都在亏损。以近两年为例,2018年归属股东净亏损约5.98亿美元,到2019年这一数字为5.88亿美元。

好消息是,截止到2020年6月,净亏损收窄至1.64亿美元,仅靠125个大客户就获得了4.81亿美元营收,相当于2018全年的80%。

而且,公司高管向媒体透露,预在2020年结束前,将再斩获大单,带动全年营收增长41%,达到10.5亿美元。

这使得在过去一个月里,Palantir每股价格在私人市场中从平均价7.31美元升至9.17美元。

然而,Palantir选择Direct Listing(直接上市)而不是IPO。

IPO是大部分上市公司的选择,递交招股书需要一家靠得住的承销商(投资银行、交易所、基金或保险公司都有参与可能),然后公司高管会进行「路演」,宣传自家股票,吸引更多潜在投资者。过程中,承销商充当中间人的作用,会收取几个点的交易费用,同时可以按原始价格向初始投资者卖一部分股票(有锁定期的),以鼓励这些投资者。

多数我们熟悉的上市公司都是走IPO程序,但Palantir不是,这家公司没有选择承销商,而是直接上市。此前有大家熟知的Spotify(SPOT.US)与Slack(WORK.US),都是采用这种流程。

当然,我们可以进行揣测:或许是没有现金支付给承销商(太贵),或许是不希望创建新的股份来稀释现有股份(对部分股东不友好)。

总之,目前没有机构公开承认手里握着PLTR的股票,背景如此硬朗的一家公司采用此举,属实另小白投资者难以理解。

IPO后最终的上市价格是通过专业考量的,DirectListing则不是,我们看到的7.25美元开盘价可能距离一些股东(甚至员工)当初获得股票时的成本差别非常大。

而且,Palantir目前已发行超过 16 亿股股份,但在最近一季度在私有市场的交易价格约为每股6.45美元,对应估值为105亿美元,远低于当前股价对应的219亿市值。

数据隐私和美国大选

美国宗教信仰深刻,对隐私是敏感的。理论上,为了让Palantir正常运作,需要每一个公民参与——即贡献出每个人的隐私,这些数据可能来自我们使用过的社交网络、购物、银行等后台记录。

这一做法充斥非议,Facebook(FB.US)的扎克伯格曾就用户隐私和数据泄露事件被40多位议员轮番轰炸式询问了5个小时。

Palantir大部分利润来自政府预算,主要销售的产品为PalantirGotham(情报分析)和Foundry。因此,另一不可控因素则来自11月的总统大选。

参考任泽平在《美国大选:拜登vs特朗普》一文中的观点,共和党更有可能启用经济杠杆重塑国防力量,倾倒更多预算在研发和订购方面,民主党则更希望结束局部冲突,间接减少国防开支。

也有数据显示,虽然共和党人一直指责民主党人在国防方面态度软弱,但实际上,双方花在国防上的开支几乎没有差距。

单就产品来看,根据IMF统计,Palantir Gotham类似功能在美国政府部门的TAM(技术接受模型)为260亿美元,并以同样的方法得出美国盟国政府部门的TAM为370亿美元,合计630亿美元;而根据IDC的统计,Palantir Foundry可实现的功能对应约1580亿美元的市场规模,另一种保守估值规模为560亿美元。(中信证券)

截止2020H1,Palantir手头仍有12亿美元订单,其中包含来自美国和世界各地的同盟国政府机构的合同。而且,这一数字并不包括另外总额为26亿美元的政府IDIQ合同(无限期交付合同)。

其2G市场潜力及订单规模可见一斑。

2B方面,多数人会问:技术这么牛的公司,业务会从2G降维至2B么,毕竟理论上需求离散却规模巨大的B端市场显然比对产品苛刻的G端市场更容易挣钱,其实还真有,比如金融业——既然可以从庞杂记录中追踪坏蛋,那当然也可以从银行流水中寻找罪犯的蛛丝马迹。

曾“稳定为客户每月赚取2%收益”的伯纳德·麦道夫的“庞氏骗局”就是被其两个儿子使用Palantir的软件揭穿的。

儿子告老子?Palantir也因此一战“破圈”,走进平民百姓眼中。Palantir先后在2011年获得JP Morgan、2013年获得SEC高达1.96亿美元的订单,将它在反欺诈、反洗钱上的能力发挥到了极致。

最后,如果你不认同Palantir「直接上市」后采用的参考价、或是对美国大选充满不确定性,再或者对它持有的订单充满怀疑,那么确实不推荐投资它。除此之外,从技术和订单上讲,Palantir至少在目前是一家独一无二的大数据公司,且发展空间巨大。

(编辑:曾盈颖)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