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金融科技股不适合价值投资者

2020年8月14日 21:41:55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巴伦周刊”。

投资苹果(AAPL.US)股票的理由不仅是该公司生产的iPhone、iPad、可穿戴设备等产品或服务业务,该公司还正在成为金融科技领域的参与者,这是投资苹果的另一个理由。

苹果最近推出了与高盛合作的联名信用卡,借此进军金融服务领域。在随着越来越多的消费者使用手机支付、避免在公共卫生事件期间触碰现金之际,Apple Pay的吸引力正在提升。苹果实际上拥有一个能够让数百万用户进行汇款和电商活动的支付平台和设备,因此成为了金融服务领域一个新浮现的竞争对手。

“我投资苹果股票的主要原因是该公司正在成为支付领域的重要参与者,”Hennessy Large Cap Financial Fund (HLFNX)经理戴夫·埃里森(Dave Ellison)说。“苹果在手机领域占据主导地位,因此投资那些通过手机进行的业务是个不错的主意。”

除了苹果,埃里森的基金还投资了其他一些金融科技股,基金中持仓量最大的10只股票几乎都是金融科技公司:PayPal (PYPL.US)、Square (SQ.US)、Visa (V.US)、万事达卡(MA.US)和支付处理公司Fidelity National Information Services (FIS.US)。只有一家是大型商业银行——花旗(C.US)。

埃里森在接受采访时说,“我看好那些移动资金的公司,而不是买卖资金的公司。”后者指的是银行,银行的主要业务是吸收存款和发放贷款。

金融科技股不适合价值投资者。PayPal是今年最热门的股票之一,该股2021年预期市盈率为42倍。另一只热门股Square的市盈率更是高达118倍。Visa和万事达今年表现不及前两只股票,部分原因是交易量下降和跨境收入大幅减少,但它们的市盈率仍分别为32倍和38倍。苹果的2021年预期市盈率为28倍,Fidelity National Information Services为21倍。

过高的估值并没有影响到埃里森,原因之一是他在金融板块没有看到更好的替代品。虽然他持有花旗、摩根大通(JPM)和美国银行(BAC)等大型银行的股票,但他称这些股票只是他的投资组合的填充品。埃里森称,大型银行总是在担心信贷周期、美联储的利率政策、监管和国会的监督、以及收益率曲线等问题。“但如果我持有PayPal或Square的股票就不用担心那么多了,”他说。

美联储对金融市场的控制力越来越大,这是目前银行面临的一个主要不利因素。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规模接近7万亿美元,高于2015年初的4.5万亿美元,现在涵盖了从抵押贷款支持证券到回购协议、公司债、ETF以及通过Main Street Lending Program持有的资产等各类资产。

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规模、利率决定、资产购买和其他政策行动会给银行带来直接影响。由于目前利率维持在创纪录的低位,银行贷款利润率正受到挤压。银行也不愿向消费者和企业放贷,原因之一是美国可能正在进入信贷周期的低迷期,从而给抵押贷款和银行帐面上其他资产的价值带来压力。

“银行的业务都大同小异:发放贷款、吸收存款,而且银行股数量众多,导致持有银行股能够带来的实际收益被稀释了,”埃利森说。

虽然金融科技股也不能幸免于这些问题,但它们受到的直接影响要小得多,它们是金融系统的管道。这类股票受益于稀缺性带来的价值,还受益于电商在公共卫生事件中的增长势头。金融科技股的风险在于,由于估值过高,一旦增长放缓,估值可能会迅速大幅下降。

但埃里森愿意承担这样的风险。“我并不很担心Square的估值,”他说。“该公司的支付处理器业务能够给未来股票的表现带来支撑,而银行股的股权价值已经不复存在了。”

(编辑:宇硕)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香港交易所资讯服务有限公司、其控股公司及/或该等控股公司的任何附属公司均竭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和可靠度,但不能保证其绝对准确和可靠,且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的责任(不管是否侵权法下的责任或合约责任又或其它责任)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