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美国政策专家:新刺激措施和拜登获胜会怎样影响投资?

2020年8月1日 21:45:20

本文来自 巴伦周刊。

美国当地时间7月31日,美国国会众议院以217-197票的投票结果通过了规模为1.3万亿美元的2021年财政支出计划。 支出计划涉及的劳工与卫生领域包括了与卫生事件有关的大量支出,其中包括为国家卫生研究院提供50亿美元的紧急支出,为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提供90亿美元的紧急资金。 在新的支出计划公布前,《巴伦周刊》对美国政府政策及立法问题专家、业内领先券商Strategas Research Partners的政策研究部门负责人丹·克利夫顿(Dan Clifton)进行了专访,和他探讨了新一轮经济刺激计划对应对卫生事件的影响,以及为什么说从市场走势来看拜登(Joe Biden)可能会当选美国总统。

Strategas Research Partners政策研究部门负责人丹·克利夫顿(Dan Clifton)是今年的热门人物,他深谙美国政府的政策,对影响市场的监管和立法趋势有着敏锐的洞察力。

《巴伦周刊》和克利夫顿一起探讨了政府可能出台的新一轮经济刺激计划来应对卫生事件影响,还谈到了为什么从市场走势来看拜登(Joe Biden)可能会当选美国总统。以下是经过编辑的访谈节选内容。

《巴伦周刊》:目前美国卫生事件仍在肆虐,一些州又开始停工停产,政府会推出第三轮经济刺激计划吗?

克利夫顿:我想会的,政府可能会在7月31日之前推出新一轮刺激计划。有人说,为什么民主党要在大选前夕向经济投入1万亿美元?这不是在帮特朗普吗?这里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需要注意:众议院议长、民主党人佩洛西(Nancy Pelosi)正在进行谈判,以确保美国工人不会处于糟糕的境地。她必须向州政府和地方政府提供援助,因为如果没有这些援助,一些州和地方的部门会大规模裁员,而这些部门是民主党的重要支持者。与此同时,共和党认为最好的刺激方案是重启经济,让工人和雇主确信他们是安全的,我们可以重启经济。3月份推出《卫生事件援助、救济和经济安全法案》(Cares Act)是为了保障收入,下一轮措施则是为了让经济更加顺利的重启。

《巴伦周刊》:具体会有哪些措施?

克利夫顿:新一轮措施的规模会在1万亿到1.5万亿美元之间。6月份美国创造了500万个工作岗位,我们已经完成了2.5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共和党方面面临着很大的压力,他们被要求把新一轮措施的规模保持在1万亿美元以下。然而最近的数据表明经济已经开始走弱,如果更多的州停产停工,那么新措施的规模可能会接近1.5万亿美元。新刺激方案将集中在六个方面:对州政府的援助、雇员保护和从法律角度对雇主提供保护、失业保险改革和雇员保留税减免、更多的小企业援助、食品券以及学校重新开学所需的资金。我们可以看到各州已经被允许更加灵活地使用1500万亿美元资金,这些资金是《卫生事件援助、救济和经济安全法案》、医疗补助计划(Medicaid)和额外州和地方援助的一部分。

《薪水保护计划》(Paycheck Protection Proggram)将于8月8日到期,届时必须对这一计划的结构进行调整,还要补充一些资金,因为如果没有该计划,雇主就可以随意解雇员工。大约有3000亿美元的新资金可以投向这个计划。真正有争议的问题是失业保险,但肯定有妥协的余地。也许失业的人每周可以领取额外的300美元,而不是600美元,此外还有签约奖金。最大的问题是是否会像《卫生事件援助、救济和经济安全法案》那样有退税支票。上次每个人能拿到1200美元,接下来我的猜测是每人600美元。在疫苗研制出来之前,为了防止裁员,政府可能还会实施雇主保留税收抵免。

《巴伦周刊》:我们来谈谈11月的大选,你的预测是什么?

克利夫顿:过去100年里,没有一位在争取连任的前两年、经济却陷入衰退的总统能够再次当选,能够避免经济衰退的总统则总是能够再次当选。现在特朗普获胜的可能性比1月或2月要小得多。第二个重要指标是盖洛普民调(Gallup)。如果你有46%的支持率,那么通常会得到48%的选票。最近一次调查结果显示特朗普的支持率是39%,过去只有吉米·卡特(Jimmy Carter)和老布什(George Herbert Walker Bush)的支持率这么低,这两人都在竞选连任中落败,民调反映了这一点。

《巴伦周刊》:2016年的盖洛普民调在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威斯康星州出错了。

克利夫顿:没错。Strategas Research Partners一直在努力把金融市场指标与政治数据结合起来研究。第一个指标是大选前90天标普500指数的表现,即从8月3日开始。我们参考了过去100年的数据。如果股市在这90天里上涨了,那么执政党获胜的可能性为87%。如果股市下跌,那么反对党获胜。到了8月份我们可能就知道拜登会让谁当副总统了,届时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也会召开,第二季度财报季接近尾声。1984年以来,根据标普500指数的走势来预测总统获选者每一次都是准确的。1928年以来的准确率是87%。但该指数并不是一个完美的指标:2016年标普500指数在大选前下跌了2%左右,这一迹象表明希拉里·克林顿(Hilary Clinton)的优势比普遍预期要弱一些。

第二个指标是观察与候选人政策立场相关的个别证券,我们可以建立一个特朗普投资组合和一个拜登投资组合。在2016年总统竞选造势的最后几周,能源股和金融股表现优异,市场认为特朗普赢得选举的可能性比民调和投注赔率显示的要大。

《巴伦周刊》:现在距离8月3日还有几天时间,你认为从目前股市走势来看对大选的预期是什么样的?

克利夫顿:拜登有55%获胜的可能性,实际上这比博彩赔率或民调显示的要低。如果今天就举行大选,并且所有民调都是正确的,那么拜登会以压倒性优势获胜。博彩赔率给了他62%到63%的胜算。股市则似乎在说:“好吧,他现在是最受欢迎的,但现在还早,随着选举的开始特朗普可能会缩小差距。”

《巴伦周刊》:你所说的特朗普投资组合和拜登投资组合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克利夫顿:我们观察到那些可能受到监管打击的公司出现了疲软迹象,比如学生贷款机构和盈利性监狱。市场正开始发出“拜登有机会获胜”的信号。

《巴伦周刊》:参众两院会出现什么情况?

克利夫顿:市场开始相信民主党有机会大获全胜。民主党需要四个席位才能赢得参议院控制权,目前在民调中民主党在七项有关参议院的争夺中获胜,他们处于攻势中。投资者一直不太愿意说民主党会获得参议院控制权,因为如果特朗普的支持率回升的话,那么参议院控制权的竞争差距将开始缩小。

《巴伦周刊》:如果民主党大获全胜,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克利夫顿:每一位新总统都会出台新的一揽子财政政策。我认为民主党将采取与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后他们所采取的大规模措施非常类似的行动。他们可能会在医疗保健上投入1万亿美元,在基础设施上投入1万亿美元,在清洁能源上投入1万亿美元,在教育上投入1万亿美元。也许不都是1万亿,我只是给一个大概的整数。随之而来的可能是一系列税收规定。民主党可能会提高公司税,并对来自国外的收入设置20%的最低税率。这一举措的影响会很大,仅这两项调整就会导致2021年公司利润减少15%。

个人税收最终可能会下降。虽然民主党可能提高个人所得税税率,但是高税收州的州和地方领导人会施加巨大的压力,要求恢复州和地方税的减免。高收入个人和投资者面临的危险是,拜登已经非常明确地表示会提高资本利得税和股息税率。别忘了,虽然股息税是在公司层面上征收的,但实际上是对个人征收。因此如果拜登的计划得以实施,那么股息税的实际税率将从40%上升到60%。

《巴伦周刊》:哪些正在讨论的提案有可能成为立法?

克利夫顿:非要举例的话那可能是对未实现的资本收益征税,但成为立法的话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它本质上是一种财富税,但不是一种正式的财富税,因为后者会触及宪法问题。

《巴伦周刊》:我们来谈谈行业板块。

克利夫顿:如果民主党大获全胜,生物技术股、国防股和化石燃料股都将受到负面影响。可再生能源或医疗补助计划下的医疗维护组织(HMOs)将受益。对于逆向投资者来说,大型综合石油公司一直在公开游说征收碳排放税,这会导致化石燃料生产的价格上涨,并增加小型水力压裂公司的成本。我预计民主会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立即采取积极行动,加强监管和征税等措施将使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 XOM)等规模最大的石油公司受益。

《巴伦周刊》:金融股呢?

克利夫顿:如果民主党获胜,金融股将受到巨大的负面影响。最近几周有很多关于沃伦(Elizabeth Warren)可能担任财政部长的言论。虽然拜登来自特拉华州,但金融机构(尤其是银行)以及学生贷款机构和发薪日贷款机构等次级行业都将面临更严格的监管。

《巴伦周刊》:医疗保健股呢?

克利夫顿:由于民主党有可能获胜,人们现在对医疗保健投资感到非常不安。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和众议院上个月通过了一项立法,通过提供更多医疗补贴和扩大医疗补助范围来进一步实施《美国平价医疗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但没有提出让公共部门参与。到了2021年卫生事件仍将继续给经济带来影响,因此我不认为民主党会通过让公共部门参与彻底重组医疗保险支付模式。所以你可以顺着《美国平价医疗法案》的受益者名单往下看:管理式医疗、医疗补助计划下的医疗维护组织、医院、医疗设备生产商等,在民主党希望尽早扩大医疗保健服务范围而且不能陷入是否让公共部门参与的辩论中之际,这些受益者都会成为赢家。这是我的第二个和市场共识不太一样的地方。如果民主党赢了,他们还会追究药品定价的问题。最后,在民主党的大力支持下,有关大麻的法律可能会被放开,对一些非常小众的投资者来说这将是一个重大的投资主题

《巴伦周刊》:现在中国突然好像不再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

克利夫顿:上周我的客户中有大约5%的人认为中国是最大的风险,这一比率比6月份下降了很多。美国正计划在长期内和中国脱钩,这一切不可能一下子就发生,因为如果突然就这样做会出现一片混乱,尤其是在供应链问题上。特朗普希望中国购买美国的大豆、石油和天然气,但同时在总统竞选中又把中国作为靶子,这其中的平衡不好把握。从大的方面来说,如果看起来拜登会赢,那么美元就会走软。而当美元走软时,美国和中国以及欧洲的关系会更友好,所以对于美国以外的海外股票来说这是一个投资者应该抓住的机会

《巴伦周刊》:感谢接受采访。

(编辑:郭璇)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香港交易所资讯服务有限公司、其控股公司及/或该等控股公司的任何附属公司均竭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和可靠度,但不能保证其绝对准确和可靠,且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的责任(不管是否侵权法下的责任或合约责任又或其它责任)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