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六小时国会拷问并非走过场,美国科技四巨头为何已成众矢之的

2020年8月1日 08:13:38

本文来自 腾讯证券。

项目管理软件公司Basecamp大卫·海内迈尔·汉森(David Heinemeier Hansson)认为,在本周国会对四大科技公司首席执行官的质询结束时,自己“笑得很开心”。

汉森说:“坦率地说,我被惊呆了。”海内迈尔·汉森是与苹果就App Store规则发生激烈争执的核心人物。

对于之前就在美国国会众议院反垄断委员会就大型科技公司对初创企业的影响作证的汉森来说,周三的听证会超出了他此前“不温不火的期望”。他回忆起过去几次的听证会,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一直是唯一的焦点,但立法者似乎没有准备好与他展开直接对抗。

但在周三,亚马逊(AMZN.US)首席执行官杰夫·贝佐斯、苹果(AAPL.US)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Facebook(FB.US)的扎克伯格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都参加了听证会,许多议员将问题集中在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在过去一年调查中收集的130万份证据上。根据汉森的说法,这使得这些首席执行官们之前排练过的证词变得不那么重要,因为证据本身就能够说明问题。

汉森对于这一听证会表达的乐观情绪也得到了其他科技竞争对手的认同,他们此前均向反垄断委员会和世界各地的执法者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Yelp公共政策高级副总裁路德·洛(Luther Lowe)说,听证会是一次“令人震撼”的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近十年来,负责公共政策的洛威一直沉浸在围绕谷歌竞争行为的辩论旋涡中。他见过许多监管机构考虑Yelp的抱怨,即谷歌对垂直搜索竞争对手采取了不公正的行为,以不公平的方式在搜索结果中推广自主服务。或者使用了一些策略,阻止用户点击离开他们推荐的搜索结果,以转到其他网站上。

谷歌在2013年与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达成和解,结束了一项反垄断调查,同意不从Yelp等网站上获取内容,但谷歌坚称其做法并不是反竞争的。

在2011年,时任谷歌首席执行官的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在参议院就该公司的搜索做法作证后,洛回忆称自己当时对谷歌受到的审查感到有些“无能为力”,但这一次人们开始更多地关注反垄断问题。

洛威在周四的一次采访中说:“(国会)所做的就是发出信号。如果2011年对外发出的信号是‘嘿,联邦贸易委员会正在调查谷歌,你为什么要惹这家伟大的公司’。那么,周三听证会给出的信号就是‘你为什么不(早点)追查这些公司?”

但智能音箱制造商Sonos首席法务官埃迪·拉扎鲁斯(Eddie Lazarus)对于该听证会的乐观情绪则略显低调。

目前,Sonos正在起诉谷歌,指控其侵犯专利,并声称谷歌和亚马逊人为地降低了其智能扬声器的价格,以排挤Sonos等竞争产品。今年早些时候,Sonos首席执行官帕特里克·斯宾塞(Patrick Spence)在一个小组委员会的现场听证会上就这些公司的竞争行为作证,汉森和Tile以及PopSocket的高管也是如此。

拉扎鲁斯说:“我觉得委员会的听证会有点像‘闪光灯’,它会亮起来,然后你会看到一些非常有趣的东西,接着它还会转移到另一个(话题)上。但当你把这一切放在一起时,你就会发现这里面出了根本性的问题。”

观看听证会给人一种“拷问”的感觉,在四位首席执行官和从收购战略到审查制度的各种话题之间交替展开。但有时,两党的调查努力还是显示出了裂痕,其中包括马里兰州民主党众议员杰米·拉斯金(Jamie Raskin)猛烈抨击共和党人对保守派偏见的“抱怨”,并指出了一批保守派评论员的名单。

虽然审查和隐私问题与反垄断没有直接关系,但这两个话题往往表明“人们对这些平台对各自市场和美国消费者生活许多方面的权力有着更广泛的担忧”,而这一共识可能成为两党相关立法的基石。

共和党众议员凯利·阿姆斯特朗(Kelly Armstrong)说,他选择将一轮质询的重心集中在谷歌广告业务上,因为他觉得这说明了人们对数字平台的各种担忧的核心驱动因素。

阿姆斯特朗说:“不管你认为他们是在审查保守派,还是你认为他们在排挤竞争对手,或者批评哪一部分是什么,我认为归根结底都是同一件事,那就是钱。通常情况下,如果你疏远了很大一部分用户群,就会对你的收入造成损害。但对这些公司来说,情况并非如此。”

阿姆斯特朗认为,像谷歌这样的公司隐藏在隐私声明的背后,比如它决定从其网络浏览器中取消对第三方跟踪cookie的支持,而他们的这一策略实际上是为了抑制竞争。

小组委员会副主席、科罗拉多州民主党众议员乔·内古斯(Joe Neguse)说,对成员来说,许多重要的问题都可以从科技行业权力集中的更广义框架来看待。他举了虚假信息的例子,他说这是他所关注的一种“附加伤害”问题。

未来可期

科罗拉多州共和党众议员肯·巴克(Ken Buck)则表示,自己对这一两党行动持乐观态度的部分原因是,小组委员会的议员们已经获得了彼此的信任。

“他们(议员们)正在建立私人关系,”他说。“我认为,人们正在相互合作,并开始更多地相互信任。控诉一直是这届国会的一个难点,因为人们已经有一段时间不再交谈了,但我认为我们现在正走出困境,再次专注于需要做的立法工作。”

今年早些时候,汉森、Sonos的斯宾塞等人的证词似乎在巩固一些成员的观点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巴克在早些时候的一次采访中说,听证会帮助他“揭开了有关科技巨头策略故事的面纱”。

内古斯说:“许多委员会成员,包括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都会承认,之前一次的听证会是该委员会举行过的与调查相关的第二重要的听证会。

尽管如此,直言不讳的科技巨头竞争对手们也并没有完全将希望寄托在委员会即将发布的报告和立法上。但他们乐观地认为,周三的听证会向目前正在审查这四大巨头的反垄断执法者发出了一个信息。

应该说,该委员会在听证会后公布的大量内部文件,很可能只是联邦贸易委员会和司法部反垄断部门在各自调查中收集证据的一小部分。但当他们现在考虑是否有理由对每家公司提起诉讼时,他们现在已经得到了国会明确支持的信号。

巴克说:“我认为周三(的听证会)向联邦贸易委员会和反垄断部门发出了一个非常明确的信号,那就是就委员会成员所代表美国不同选民而言,这些人非常关注这个国家少数人掌握的权力。我认为他们清楚、响亮地传达了这一信息。”

外界预计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将在今年夏末或秋初发布一份关于调查的完整报告。

(编辑:郭璇)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