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

Nikola(NKLA.US)领衔4大电动卡车股,谁能涨成下一个特斯拉(TSLA.US)?

2020年7月29日 21:47:17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巴伦周刊”。

虽然电动卡车业务的前景看起来非常好,但电动卡车公司的股票表现却是喜忧参半。

生产由电池及氢燃料电池驱动卡车的Nikola (NKLA.US)和专门生产电动厢式货车的Workhorse Group (WKHS.US)的股价今年大幅飙升,因为越来越多的投资者认为卡车运输的未来会和汽车一样不再需要汽油。就连希望使用由天然气发电机充电的电池来驱动卡车的Hyliion也受到了一些投资者的追捧,但目前投资者还不能直接入股这家公司。

对Nikola成为电动卡车界的特斯拉(TSLA.US)的希望也进一步助长了投资者的热情。但投资者必须小心不要被这股热潮冲昏了头,因为羡慕别人的成功是一回事,但要想复制成功就是另一回事了。

虽然重型卡车的市场规模不及价值数万亿美元的汽车行业,但这个市场依然相当庞大:2019年,六家占主导地位的重型卡车和发动机公司——康明斯(Cummins, CMI)、帕卡(Paccar, PCAR)、大众汽车(Volkswagen, VOW.德国)旗下的Traton、航星国际(Navistar International, NAV)、沃尔沃(VOLV.B.瑞典)和戴姆勒(Daimler, DAI.德国)——和卡车业务相关的销售额高达1600亿美元左右。

这六家公司能否颠覆卡车行业还有待观察。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RBC Capital Markets)分析师乔·斯帕克(Joe Spak)把Nikola形容为一个商业计划,而不是一项业务。Nikola没有就这一说法发表评论。当然在10年前,这样的描述也被用在了特斯拉身上。

当时,特斯拉生产限量电动跑车和其他愿景还只是一些听上去非常酷的想法而已,受到了传统汽车制造商的各种质疑。2010年6月28日,特斯拉以17美元的价格上市,当时买入特斯拉股票并一直持有的投资者获得的年回报率超过了50%。这样的收益并不稳定,因为特斯拉股价的波动非常大,Nikola未来可能也会如此。Nikola今年经历过惊人的800%的涨幅,市值一度达到300亿美元,而特斯拉在上市后花了超过三年半的时间市值才达到这样的水平。

重型卡车和汽车不一样。消费者购买特斯拉汽车可能仅仅是因为他们认为电动车利于环保,或者是喜欢汽车的外观或0到60英里的加速能力。购买商用卡车则是一个商业决策,运营商最关心的是成本、效率和可靠性。制造一种既能省钱又能在需要大修前行驶100万英里的卡车——这种需要对于主导长途运输市场的18轮Class 8型重型卡车来说很常见——那么肯定会有客户上门。如果做不到这一点那就是在做无用功。

在当前市场疲软之际尤为如此。公共卫生事件暴发之前,分析人士曾预计今年重型卡车的销量在25万辆左右,比2019年的35万辆少30%。但现在看来,17万量的可能性更大。

重型卡车的平均售价在10万美元以上。首付并不是决定消费者是否购买的唯一因素,燃油效率和维修预期也很重要。驾驶一辆重型卡车每英里大约要花费1.80美元。如果不包括驾驶员和保险成本,每英里的花费大约是90美分到1美元。这是电动卡车制造商必须超越的目标。

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在满载的情况下,大多数现代化牵引式拖车每加仑柴油可以行驶6到7英里,拖车可以携带200到300加仑燃料,所以在加油前可以轻松行驶1000英里。当然,联邦安全法规不允许卡车司机连续开那么远。司机的驾驶时间为11个小时,在驾驶前或驾驶8小时后有半小时的休息时间。驾驶了11个小时后,他们必须休息10小时。但熟练的驾驶员一班可以跑600英里。在独立卡车司机中,由一对夫妻组成的车队并不少见,他们可以在第一个司机换班后互换继续驾驶。

特斯拉官网上的信息显示,该公司的重型Semi卡车计划在2021年首次亮相,可以行驶300到500英里。增加行驶里程需要更大的电池组,因此携带的货物量会变少。此外,随着时间的推移,电池会逐渐老化,更换成本也很高。虽然据报道特斯拉部分汽车的电池组可以续航50万英里,但长距离大型车辆面临的挑战更为艰巨。电池可能更适合于轻型车——轿车、货车、SUV、皮卡和公共汽车——的短途行驶。

电动卡车制造商认为它们的优势在于可以降低整体成本,尤其是节省燃料。特斯拉在其官网上宣称,与拥有和运营一辆燃烧柴油的传统卡车的成本相比,Semi卡车可以在使用期内节省高达20万美元的成本,两年就能回本。这到底是炒作还是现实,要等到Semi卡车推出后才能知道,Semi的售价可能在15万到20万美元之间。

不管怎样,卡车运输业可能即将迎来一个新时代。以下是一些电动卡车领域的主要参与者:

Nikola

Nikola希望成为重型电动卡车领域的特斯拉,同时也在研究氢燃料电池。该公司创始人特雷弗·米尔顿(Trevor Milton)的愿望是生产卡车、拥有并经营一个燃料网络。他计划提供7年期、70万英里的卡车租约,其中包括燃料和维修费用。Nikola可以说其实是一种服务,成本估计为每英里95美分,其中不包括司机的工资和保险。

Nikola计划为卡车配备燃料电池,只要燃料不断供,电池就不会耗尽。这种燃料——氢气——在提供动力时产生的是水,而不是温室气体。为了提供氢气,Nikola计划建造自己的加油站。首个加油站可能会设在该公司最大的客户通常使用的路线上。Nikola最大的客户之一是啤酒制造商安海斯-布希(Anheuser-Busch),后者已经订购了800辆Nikola半挂卡车。

中型和重型卡车是Nikola的优势所在。(中型卡车的总重量——有效负载、驾驶员、燃料——在10001磅及以上;重型卡车的总重量在26001磅及以上。)由氢气驱动的汽车(例如本田的Clarity)已经存在多年,但一直没有发展起来。

生产氢气的成本很高,而且得来不易,但米尔顿相信Nikola的卡车会很好卖,因为他称,Nikola能够降低氢气成本,获得比传统汽车制造商更明显的成本优势。Nikola正致力于以低于每千克4美元的成本生产氢气,这是目前一些地区氢气价格的四分之一。氢气成本是Nikola股价面临的最大风险。

和特斯拉不同的是,Nikola将把卡车组装业务外包,重点生产氢气和燃料电池。建设每个加油站的成本在500万到2000万美元之间,燃料电池成本则是商业秘密。虽然在实现商业化之前Nikola拥有超过7亿美元的资金来支持运营,但在开始创造自由现金流之前,该公司最多可能还需要25亿美元资金。Nikola近期每个月要消耗600万到700万美元现金,未来这个数字肯定还会增加。该公司已经开始接受名为Badger的燃料电池驱动皮卡的订单,最低售价为8万美元,行驶里程为600英里。但Nikola表示不会把订金用于为运营提供资金。

为Nikola估值并不容易,因为该公司还没有实现利润或销售额,氢动力卡车要到2023年才能投入使用。但这并没有阻止一些分析师预测其股价会有更大的上涨空间。Cowen替代能源分析师杰佛里·奥斯本(Jeffrey Osborne)预计,到2027年,Nikola将拥有232个加油站、50050辆在役卡车、销售额将达到100亿美元。他给予该股79美元的目标价,是近期股价的两倍,按照这一目标价计算,Nikola的市值超过280亿美元。上文提到的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的斯帕克虽然只把Nikola看作是一个商业计划而非一项业务,但他对这家公司的估值也达到了160亿美元,但他给出的股票评级为“中性”。

不管怎样,Nikola这只股票都不适合胆小或者资金不多的投资者。该股52周高点为93.99美元,低点为10.16美元。7月20日,Nikola暴跌超过21%,至38.45美元,主要是受投资者有关该公司向早期投资者发放的权证到期会给股票带来抛售压力担忧的拖累。这只股票可能还会进一步承压,如果股价跌至25美元以下,那么对于寻求安全的成长型投资者来说这将是一个更好的入口点。

Ballard Power Systems

股价的大幅度波动在燃料电池这一未来动力来源领域很常见。以在纳斯达克上市25年的Ballard Power Systems (BLDP)为例,2000年互联网泡沫达到顶峰时,这家燃料电池制造商的股价曾达到每股145美元。到2019年底,该公司股价为7.18美元。最近,由于华尔街对其氢技术的热情重燃,股价上涨到了16美元左右。

Ballard的燃料电池主要用于卡车和公共汽车。该公司最大的客户是中国重型机械制造商潍柴动力(Weichai Power),后者持有Ballard 18.9%的股份。过去五年里,Ballard平均每年销售额增长了9%,在2019年达到1.06亿美元。这样的业绩看起来不错,但还不足以说服对这家公司持怀疑态度的人。

这只股票2021年和2022年的预期市盈率分别为25倍和20倍,远高于过去10年水平,但华尔街很青睐Ballard。在8位分析师跟踪分析该股的分析师中,有5位给出了“买入”评级,平均目标价约为19美元,比近期股价高出3美元,按此计算该股市销率为30倍。这只股票看起来不便宜,之前没人预料到Ballard的股价会涨这么高,未来可能还会继续大幅波动。

Workhorse

Workhorse也是一家电动卡车制造商,其股价在过去一个月飙升了230%,达到16美元左右。该公司成立于1998年,曾以生产用于个人通勤的八旋翼直升机而闻名。但去年12月Workhorse卖出了这一业务的权益,目前的业务重点主要放在电动厢式货车上。

Workhorse的前景非常吸引人。2018年,该公司与联合包裹服务(United Parcel Service, UPS)结为合作伙伴共同设计和制造厢式货车,希望能够用这些新车取代当时联合包裹车队中的3.5万辆汽油和柴油动力车。在那之后,联合包裹已经接收了350辆新车,这些新车的运货里程达到数百万英里。联合包裹没有对未来是否继续采购货车发表评论,但该公司在2018年测试了首批车辆后订购了1000辆,并表示将致力于采用更多的电动车。

如果公共卫生事件没有造成太大干扰,Workhorse预计今年将生产300辆厢式货车,到2021年达到每月生产200辆。为了进一步提高产量,该公司需要更多的资金,但推出名为Endurance轻型皮卡的电动车初创公司Lordstown Motors可能会根据合同生产更多轻型皮卡,而Workhourse持有Lordstown 10%的股份。

厢式货车的目标买家包括向企业或消费者运输产品的公司,在这次公共卫生事件中,这成为了一个不断扩大的市场。最近的大买家是租赁业巨头Ryder System (R)。

Workhorse目前市值达到14亿美元,推动该公司股价上涨的主要有以下几个因素。

首先,Workhorse上月被纳入罗素3000指数,一些追踪该指数的共同基金和交易所交易基金不得不买入Workhourse的股票。

其次,美国邮政(U.S. Postal Service)正在更换16.3万辆投递车辆,其中许多车辆的服役时间都已经超过了25年的预期服役时间。Workhorse正在竞标为美国邮政提供替代车辆,而且有望赢得竞标,最终决定将于今年秋季宣布。

第三,有传言称,Lordstown将被一家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收购,然后上市。Roth Capital Partners分析师克雷格·欧文(Craig Irwin)说:“Lordstown被收购上市后Workhorse所持的股份价值最高能达到3亿至4亿美元,Lordstown每生产一辆Endurance,Workhorse还能获得专利费。”

欧文给予Workhorse“买入”评级,目标价为27美元。要想涨到目标价,Workhorse必须赢得美国邮政的一些业务,以及向联合包裹等公司销售更多卡车等。欧文说:“Workhorse的年销量必须达到1.5万辆。”虽然这一目标看起来不容易达到,但如果Workhorse能够顺利拿下美国邮政的合同,那么股价可能就会超过20美元。

Hyliion

Hyliion创始人托马斯·希利(Thomas Healy)的目标没有特雷弗·米尔顿那么宏大,他希望自己成立五年的公司能够成为下一个康明斯,而不是下一个特斯拉。

制造发动机已有一个多世纪的康明斯的市值280亿美元,2021年预期市盈率为18.1倍。过去10年,康明斯股票的年回报率约为12%,与标普500指数的回报率相当,明显高于同类公司的7%。

总部设在德克萨斯州奥斯汀市的Hyliion计划生产一种电动卡车,车上装有以天然气为燃料的轻型发电机,这可以减少电池组所占的空间,减轻卡车重量并提高性能。这个系统就好比一个iPhone用户随身带着便携式iPhone充电器。

天然气燃料比柴油燃料更干净。另一点利于环保的是:Hyliion计划从垃圾填埋场获取已经渗入大气中的天然气,使用这种气体也将使其受益于联邦反污染税收抵免。Hyliion认为,该公司的电池发电机系统可以把卡车的行驶成本降低到每英里45美分。

Hyliion还销售卡车电动机和驱动系统,并与Ryder和Penske等车队运营商签订了合同。尽管如此,该公司每个月还是要消耗100万到200万美元现金。

投资者目前只能通过特殊目的收购公司Tortoise Acquisition (SHLL)来投资Hyliion,Tortoise的股票成交价最近在20美元左右。但今年6月,这两家公司同意合并,合并交易预计将在本季度完成,这将为Hyliion带来约5.6亿美元的新资本,从而缔造一家名为Hyliion Holdings的公司,交易代码为HYLN。

Hyliion Holdings值多少钱?如果这家公司能在五到七年内实现康明斯10%的利润,那么现在其股价应该是34美元,其中以较为保守的20%的折价扣除了未来大约30亿美元的价值。股价达到这样的水平并不容易,康明斯自己也制造混合动力系统,而且在投资氢燃料电池和存储设备。随着氢气燃料和电动车新时代的到来,像康明斯这样的老牌公司肯定不会甘愿落后。

(编辑:宇硕)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香港交易所资讯服务有限公司、其控股公司及/或该等控股公司的任何附属公司均竭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和可靠度,但不能保证其绝对准确和可靠,且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的责任(不管是否侵权法下的责任或合约责任又或其它责任)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