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2020年美国大选的关键词:“混乱”、“无序”

2020年7月18日 17:31:42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宏韬伟论”,作者:赵伟。

报告要点

4月以来,特朗普支持率出现大幅下滑,下滑幅度在美国以往大选年都较为罕见。4月初至今,特朗普支持率由47.4%大幅下滑至41.5%。美国在任总统支持率在大选年出现近6%的下滑幅度,在历史上都较为罕见。回溯美国1945年以来共12位总统的民调数据变化,仅卡特、老布什支持率在大选年出现大幅下滑,并双双连任失败。

美国以往大选年,从未发生过如公共卫生事件般严重的公共危机事件,也未出现如此严重的经济衰退。美国大选年曾出现过暴乱、流感公共卫生事件等,但严重程度远不及公共卫生事件。以死亡数据为例,公共卫生事件已造成近14万人死亡,为历史最高。公共卫生事件也导致美国4月失业率升至14.7%、2季度经济增速跌至-10%以下,为历史之最。

美国少数族裔群体对在任总统的反感度达到如此高的水平,以往大选年从未出现过。美国少数族裔普遍为民主党的支持者,对共和党的支持率往往不高。但最新民调数据显示,随着种族矛盾持续加剧,美国非裔、拉丁裔群体对特朗普的支持率已分别下滑至7%、25%,双双刷新了对共和党总统竞选人支持率的新低。

公共卫生事件下,2020年大选流程推进节奏受极大干扰;截至7月,还未完成初选及召开党代会。大选年中,两党一般在2月至6月举行党内初选,6月或7月召开党代会。但受公共卫生事件影响,美国多个州推迟2020年大选初选。同时,民主党已将党代会举行时间从7月推后至8月,共和党也表示将视公共卫生事件发展决定党代会时间。

根据宪法规定,美国大选推迟概率不高;但公共卫生事件二次爆发、种族矛盾加剧背景下,大选面临的不确定性越来越大。美国大选的日程调整必须经国会投票、修改选举法完成,历史上大选从未推迟过。国会目前分裂状态下,2020年大选推迟的概率不高。但随着公共卫生事件二次爆发、种族矛盾加剧等,尤其是多个摇摆州公共卫生事件大幅反弹、经济修复放缓,以及受到种族矛盾激化冲击,此次大选面临的不确定性越来越大。

若公共卫生事件形势严峻,投票方式会否由现场投票改为邮寄投票等,导致大选结果公布时间更晚,值得关注。美国大选结果一般是大选投票日当天统计、公布。只有在2000年,因佛罗里达州计票失误,美国大选结果推迟了一个月公布。期间,由于大选结果迟迟未定,美国资本市场的波动率明显抬升。此次大选,投票方式会否因为公共卫生事件由现场投票改为邮寄投票等,导致大选结果公布时间更晚,值得关注。

报告正文

4月以来,特朗普支持率大幅下滑,胜选概率首次跌至拜登以下,引发市场广泛关注。美国民调数据显示,4月初至今,美国民众对特朗普工作的认可度由47.4%左右大幅下滑至41.5%;与此同时,对特朗普工作的不认可度上升6个百分点至56%。与民主党总统竞选人拜登相比,4月初,美国著名博彩网站Oddsshark开出的总统大选赔率隐含的胜选概率数据显示,特朗普胜选概率高达55%,远超拜登的42%。但到了7月初,特朗普的胜选概率已大幅下滑至43%,落后拜登17个百分点。

历史经验显示,美国在任总统(特朗普)支持率在大选年出现如此大的下滑幅度,较为罕见。回溯美国1945年以来共计12位总统(不包括特朗普)的民调数据变化,仅卡特、老布什这2位总统的支持率在大选年出现大幅下滑,并双双连任失败。与12位前任总统相比,特朗普近6个百分点的支持率下滑幅度,仅次于连任失败的卡特、老布什。

美国历史上,在总统大选年,从未发生过如公共卫生事件般严重的公共危机事件。美国以往总统大选年中,曾出现过暴乱、大飓风及流感公共卫生事件等公共危机事件。其中, 1928年的奥基乔比大飓风、1968年的大流感公共卫生事件以及1992年的洛杉矶暴乱均较为严重,但依然远远不及公共卫生事件。从最直观的死亡数据来看,截止到7月11日,公共卫生事件已造成美国近13.7万人死亡,接近1968年大流感公共卫生事件死亡人数的4倍,超过1928年的奥基乔比大飓风死亡人数的50倍。

历次大选年,美国从未出现过如此严重的经济衰退及失业潮。美国以往大选年中,1980年和2008年出现过GDP负增长,1976年、1980年、1984年、1992年、2008年和2012年失业率曾超过7%。但上述大选年中经济衰退及失业潮的严重程度,依然无法与2020年相比。经济数据来看,公共卫生事件爆发后,美国失业率在4月飙升至14.7%、创历史新高,GDP增速预计(2季度)跌至-10%以下、创历史新低。从以往的经验来看,美国在任总统连任失败,多发生在经济下滑和失业率飙升时期。

美国少数族裔对在任总统的反感度达到如此高的水平,史无前例。从历届大选结果来看,少数族裔普遍为民主党的支持者,对共和党的支持率往往不高。但与以往相比,少数族裔对特朗普的支持率,依然刷新了对共和党总统竞选人支持率的新低。最新民调数据来看,美国非裔群体对特朗普的支持率已下滑至历史新低的7%,拉丁裔群体对特朗普的支持率也刷新了最低记录25%。

受公共卫生事件影响,2020年大选流程的推进节奏受到极大干扰;截至到7月,还未完成初选及召开党代会。美国以往大选年中,两党一般在2月至6月举行党内初选,6月或7月召开党代会(全国党代表大会)。但受公共卫生事件影响,美国多个州宣布推迟2020年大选的初选投票。与此同时,民主党将党代会的举行时间从7月13日推后至8月17日,共和党也表示将视公共卫生事件的发展情况来决定党代会的实际举行时间。

根据宪法规定,美国大选延期举办的概率不高;但公共卫生事件二次爆发、种族矛盾加剧背景下,大选面临的不确定性越来越大。美国宪法规定,调整大选日程必需经国会投票通过修改选举法完成,总统无这一权力。历史上美国从未推迟过大选,无论是二战还是南北战争时期大选都照常举行。在国会目前处于分裂的情况下,2020年大选延期举办的概率不高。但随着公共卫生事件二次爆发、种族矛盾加剧,此次大选面临的不确定性越来越大。尤其是近3个月来,多个摇摆州因公共卫生事件及种族矛盾因素,对特朗普的支持率出现大幅下滑。(关于选情详细分析,请参考《影响美国大选的两条关键逻辑》)

两位总统竞选人竞选团队如何搭建,对大选的影响也不容忽视。美国总统竞选人的竞选团队搭建十分重要。以特朗普为例,2016年大选中,通过邀请彭斯(现任副总统)作为自己的竞选搭档,成功吸引到共和党内的极右翼选民的支持,为最终胜选奠定基础。目前,特朗普已确定与彭斯继续合作,备战2020年大选。而拜登方面,仍未确定竞选搭档。在少数族裔对特朗普反感度飙升背景下,拜登为吸引更多少数族裔投票支持,很可能选择一位少数族裔作为竞选搭档。目前,兼具非洲裔和印度血统的女参议员卡马拉·哈里斯,被认为是拜登竞选搭档的绝佳人选。

若公共卫生事件形势严峻,投票方式会否由现场投票改为邮寄投票等,导致大选结果公布时间更晚,值得关注。历史上,美国大选结果一般是大选投票日当天统计、公布。只有在2000年大选中,受佛罗里达州计票失误等影响,美国大选结果足足推迟了一个月才得以公布。期间,由于大选结果迟迟未公布,美国资本市场的波动率明显抬升。此次大选初选中,受公共卫生事件影响,科罗拉多州、华盛顿州等已采取邮寄投票保护选民安全。最终大选投票时,投票方式会否由现场投票改为邮寄投票等,导致大选结果公布时间更晚,值得关注。

经过研究,我们发现:

1)4月初至今,特朗普支持率由47.4%大幅下滑至41.5%。美国在任总统支持率在大选年出现近6%的下滑幅度,在历史上都较为罕见。回溯美国1945年以来共12位总统的民调数据变化,仅卡特、老布什这2位总统的支持率在大选年出现5个点以上的下滑。最终大选结果显示,卡特和老布什双双连任失败。

2)美国以往大选年曾出现过暴乱、大飓风及流感公共卫生事件等公共危机事件,但严重程度远远不及公共卫生事件。以死亡数据为例,公共卫生事件目前已造成近13.7万人死亡,为历史最高。同时,公共卫生事件导致美国4月失业率飙升至14.7%、2季度GDP增速跌至-10%以下,为大选年最严重衰退。

3)从历届大选结果来看,少数族裔普遍为民主党的支持者,对共和党的支持率往往不高。但与以往相比,少数族裔对特朗普的支持率,依然刷新了对共和党总统竞选人支持率的新低。最新民调数据显示,随着种族矛盾持续加剧,美国非裔、拉丁裔群体对特朗普的支持率已分别下滑至7%、25%,双双刷新历史新低。

4)美国大选年中,两党一般在2月至6月举行党内初选,6月或7月召开党代会。但受公共卫生事件影响,美国多个州宣布无限期推迟2020年大选初选。同时,为保证选民安全,民主党已将党代会的举行时间从7月13日推后至8月17日,共和党也表示将视公共卫生事件的发展情况来决定党代会的实际举行时间。

5)美国宪法规定,调整大选日程必需经国会投票通过、修改选举法完成。历史上,美国从未推迟大选。目前国会处于分裂状态下,2020年大选推迟的概率不高。但随着公共卫生事件出现二次爆发、种族矛盾加剧,尤其是多个摇摆州受到公共卫生事件及种族矛盾冲击,此次大选面临的不确定性越来越大。

6)美国大选结果一般是大选投票日当天统计、公布。只有在2000年,因佛罗里达州计票失误,美国大选结果推迟了一个月公布。期间,由于大选结果迟迟未定,美国资本市场的波动率持续抬升。此次大选,投票方式会否因为公共卫生事件由现场投票改为邮寄投票等,导致大选结果公布时间更晚,值得关注。

风险提示

美国公共卫生事件持续大幅恶化,引发政府实施二次防疫封锁措施

(编辑:宇硕)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香港交易所资讯服务有限公司、其控股公司及/或该等控股公司的任何附属公司均竭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和可靠度,但不能保证其绝对准确和可靠,且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的责任(不管是否侵权法下的责任或合约责任又或其它责任)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