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大变局?公募或将收缩券商分仓名单,中小券商如何破局?

2020年6月13日 07:35:42

本文来自 微信公众号“券商中国”。

6月12日,网传华南两家头部公募基金计划收缩分仓准入清单,限制在25家券商研究所以内,这一消息搅动了分仓江湖。券商中国记者尝试向可能符合条件的四家公募求证,但对方均表示否认。

券商中国记者从业内人士处了解到,公募基金精简合作券商名单的趋势一直存在。尽管全市场目前有40多家券商研究所在提供卖方服务,但不少公募基金近些年来的合作名单并非“雨露均沾”,而是按照综合服务能力和特色差异化能力进行打分排名,择优合作。这也使得中小券商研究所处境越发艰难,分仓佣金战场火药味更浓。

需要注意的是,除了研究产品之外,公募基金与证券公司的合作还包括基金代销、产品托管、产品结算等多个方面。头部公募基金开始收缩分仓合作名单,不仅反映出对研究服务的精益求精,或许同样预示着大型公募正在减少对代销等券商服务的需求。

头部公募收缩分仓名单?

6月12日,有媒体报道称,华南两家龙头公募基金收缩券商分仓准入清单,分仓将限制在25家券商以内。而且,上述两家基金公司均是公募管理规模超过5000亿元的头部机构。

分仓佣金作为券商研究重要收入来源和考核指标,向来是一块厮杀激烈的战场。由于僧多粥少的环境长期存在,各家券商研究所对于佣金丰厚的大公募基金更是“寸土不让”。

如今,头部公募基金被传收缩合作名单,无疑让卖方研究再次提心吊胆起来:收缩幅度多大?是否影响其他业务往来?是否会有其他公募基金跟进……

根据wind数据,截至6月12日,基金管理规模超过5000亿元的公募基金共有10家,其中位于华南地区的共有四家,分别是易方达基金8766亿元、博时基金6977亿元、南方基金6524亿元和广发基金5993亿元。

而从佣金总额来看,2019年,上述四家公募基金的总佣金均超过了2亿元,且均位于行业前十。其中南方基金总佣金最多为2.86亿元,易方达基金和博时基金则分别为2.71亿元和2.69亿元,广发基金相对较少,也有2.14亿元。

有公募基金人士向券商中国记者透露,这两家华南头部公募基金大概率是易方达基金和广发基金。

为此,券商中国记者分别向上述四家公募基金进行求证,却均收到了否认的回复。“我们内部了解了一下情况,据我所知目前没有什么新的变化,一切还跟之前一样。”

卖方研究已成“红海”

自2018年以来,随着新财富评选的弱化,卖方研究再次回归佣金竞争,佣金派点成了不少券商对分析师的直接考核手段,研究所的直接创收难度也进一步加大。而在另一方面,在“后新财富时代”,研究所的运营成本也并没有明显下降,曾经上榜的明星分析师“身价”仍然惊人。

就近期来看,业内多家证券公司传出发力研究所建设的消息,业内诸如“首席转岗”、“某某团队跳槽”的消息不胜枚举。显而易见,对于研究所而言,最简单也最迅速的方式即是重金挖角,在迅速提高团队数量和研究实力之时,高昂的薪酬水平也导致短期内部分券商研究所的运营成本激增。

不过,虽然颇多研究所在财务角度难以实现盈亏平衡,但转型卖方的研究所数量却有增无减。主要原因在于券商对于卖方服务价值的评估并不是单纯以佣金创收为主,还在于对其综合价值的认可。

“这两年券商都在大力发展研究所,我觉得最重要还是对所在券商的业务有实质贡献。”东北证券研究所所长李冠英向券商中国记者介绍,证券公司对研究所的认可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对外提高影响力,提高佣金收入,顺应分级监管的思路,力争较好的排名;二是对内为投行、资管、经纪等部门提供宏观、行业观点,体现智库角色;三是聚集优秀人才,为公司储备高级人才。

自2005年至今,卖方研究的路已经走了十几年,分仓佣金的“战争”也愈加激烈。即便是在公募基金的茁壮成长之下,这一市场也逐渐从“蓝海”变为“红海”。数据显示,2015-2018年,公募基金的资产规模分别为8.4万亿、9.1万亿、11.6万亿和12.9万亿,而同期交易产生的总佣金分别为123.3亿、74.5亿、72.4亿、68.7亿,交易佣金与资产规模的变化趋势出现了明显背离。总佣金的下降叠加卖方服务机构的有增无减,竞争之激烈可想而知。

此外,2019年2月,证监会下发《关于新设公募基金管理人证券交易模式转换有关事项的通知》,明确新设公募基金管理人采用证券公司结算模式的试点工作已经正式转为常规,要求新设立公募基金新产品应采用券商结算模式,并且鼓励老基金新产品采用该模式。在该通知落地后,基金客户通过托管券商席位可完成所有服务包括研究服务的采购,这一竞争规则明显对大型券商更有优势。

北京某中型公募基金的基金经理向券商中国记者介绍,其所在公司选择分仓派点是按照“15+5”的模式。“每家提供服务的卖方机构我们都接受,但是佣金主要给到前15家,我们会按照综合情况进行打分比较,另外选出5家比较有特色的给派点。”

事实上,与其在公募基金这片“红海”中厮杀,社保、险资、QFII等机构客户的“蛋糕”或许更值得惦记。然而,想要获得这些机构的“青眼”,对于中小券商来说仍是难上加难。

券商仍需提升公募服务能力

尽管业内普遍将分仓佣金与卖方研究收入画上等号,但其实券商对公募基金的服务内容远不止于此。

从2019年2月,监管部门下发通知称,新设公募基金管理人证券交易模式转换相关工作已由试点转入常规,券商正式开始介入公募结算;到今年3月,7家券商获得基金投顾试点资格的消息刷遍金融圈。券商对于公募基金业务的介入越发深入,券商、银行、第三方代销等机构的多方混战,也对各参与方提出了更高要求。

有分析观点提到,头部公募基金开始收缩分仓合作名单,不仅反映出对研究服务的精益求精,或许同样预示着公募基金(尤其是大型公司)对代销等券商服务的需求并不如想象中在乎。

事实上,一直以来银行凭借强大的渠道代销能力,垄断了超过9成的基金托管市场;互联网销售平台则随着新一代投资者的成长,收获了众多增量客户。而券商在销售能力方面的天然短板,已然成为发展公募业务的掣肘,甚至于代销能力的不足也会反过来影响券商获得的佣金份额。

不过,目前正在火热推进的基金投顾试点,或许将成为券商扩张公募基金业务一个有力的切入点。

瑞银证券分析师曹海峰此前向券商中国记者分析道,对于中介机构来说,卖方投顾模式下,券商主要代销产品,最核心的竞争力是流量,相比互联网平台和银行并不占优势;但在买方投顾模式下,核心能力是财富管理服务能力,券商的投研能力、大类资产配置能力、对金融客户的理解能力,就优于互联网平台和银行,更容易受到青睐。

(编辑:程翼兴)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