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

美股新股前瞻|趣活科技(QH.US):灵活用工 艰难赚钱

2020年6月5日 17:32:59

当传统用工企业经历“Hard模式”时,“地摊经济”和“灵活用工”却在近期逆势成为市场讨论时的高频词汇。

作为国内知名的灵活用工企业之一,趣活科技(QH.US)赶着市场热点,敲响了纳斯达克的大门。智通财经APP了解到,近日,趣活科技向美国SEC提交了F-1文件申请在纳斯达克上市。

不过,国内灵活用工市场虽然发展潜力巨大,但作为第三方服务公司的趣活科技仍需面对用工成本等现实问题。因此投资者对公司投资价值的研判时,或许需要在行业市场和公司升值潜力之间做出取舍。

腾飞在即的国内灵工市场

卫生事件加速灵活用工在国内的落地,这一观点近期已经成为了市场的共识。

智通财经APP了解到,灵活用工的本质是对社会零散、碎片化劳动力的充分利用。其概念源于上世纪80年代的欧美,延续至今。

20世纪20年代,深感高额专业性人才成本攀升的Samuel Workman公司,为了更好地帮助企业高效获取专业资源,首先创立了人才租赁模式,并在随后的多年中,成为美国人力资源服务行业快速成长的一大原因。

在亚洲,灵活用工同样受到追捧。

以零工经济发达的日本为例,据日本厚生劳动省官方数据显示,日本临时工数量超过全体劳动者的三分之一。

在日本有全球领先的人力资源服务巨头Recruit,该公司成立于1960年,业务覆盖人力资源、IT、教育、旅行和本地生活信息等十大领域,2018年Recruit营收达到了2.3万亿日元,人才派遣(主要指灵活用工)为主要业务,营收贡献达到了56%。

从渗透率来看,目前日本和美国的灵工渗透率分别达到了42%和32%,民众对灵活用工的认可度普遍较高。相比之下,中国灵活用工的渗透率仅有9%,除去劳务派遣等形式后,甚至仅有1%。

image.png

但这同样意味着,国内灵活用工市场潜力巨大。

中国灵活用工的热潮兴起于2015年左右,2015-2020年间热度急骤上升。据天眼查数据,注册“灵活用工”商标的企业一共有120家。2000年以前成立的有2家,2011-2015年成立的有8家,2016-2020年成立却激增到了69家。

从整体市场规模来看,2012-2017年,国内灵工市场规模从145亿元增至318.5亿元,复合增长率仅有17%;2018年后,该市场增长加速,2018-2020年预计从389.4亿元增至590.8亿元,复合增长率达到22.8%。

此次卫生事件过后,国内灵工市场有望加速扩张。从这一角度来看,趣活科技的升值潜力的确将有所扩大。然而市场天花板扩张,并不意味着企业利润也会同步增长。因此作为第三方服务平台的的趣活科技面临的挑战依然巨大。

灵工市场的“利润边缘者”

灵工市场发展的最大驱动力是第三方服务公司,但最“受累”的同样也是第三方服务公司。

灵活就业是一种就业方式,但灵活就业不是指的是个人直接跟企业去匹配,而是指的是个人通过人力资源公司对企业进行匹配。

其产业链商业化流程,即企业把一部分钱给第三方人力资源公司,第三方人力资源公司给劳动者,那么这部分钱就成了劳动者灵工所得。

从人工成本和最终获利的角度分析,灵活用工最大的受益方即是劳动者和用工企业,劳动者获得了工作和薪水,用工企业降低了用工成本。而第三方公司在其中起到的则是“包工头”的作用。

统计数据显示,按2019年平均每月在职工人人数计算,趣活是中国最大的劳动力运营解决方案平台。并且就交付订单数量和收入而言,食品交付解决方案市场的市场份额超过了排名前四的市场参与者。

image.png

目前公司主要涉及的领域有4个:外卖即时配送、网约车司机管理、保洁家政以及共享单车运维。

以上4个领域支撑起了公司的日常运营,是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受益于国内生活服务行业和灵活用工行业的迅速增长,2017-2019年,公司营业总收入从6.55亿元增至20.56亿元,复合增长率达到77.19%;2020年Q1,公司收入达到3.93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2.6%。

image.png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公司收入持续增长,但公司毛利率始终保持较低水平。公司在2018年和2019年的毛利率始终仅有约7.9%。这在很大程度上拖累了公司的利润增长,并导致公司最终出现了净亏损。

究其根本,在于公司的商业模式,即为客户企业提供员工服务。这意味着趣活需要承担直接的用工成本,包括外卖员的雇佣费用以及相关的其他费用。

image.png

并且,随着公司业务规模的扩大,用工规模会同步扩大,用工成本也会同步扩大。数据显示,到2019年年末,公司每月在职员工已经达到4.1万人。

这同时也说明,除非直接削减下游用工成本,否则根据现有机制,公司利润率会长期保持在较低水平。

即便是低利润率,公司同样有发展通路。正如前文所述,趣活主要涉及了外卖即时配送、网约车司机管理、保洁家政以及共享单车运维等4大领域。

不过趣活的发展难言平衡性。

智通财经APP了解到,外卖即送是趣活的核心业务。其收入从2018年的14.44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20.27亿元,同比增长40.3%,占公司当期总营收的98.59%。

相比之下,公司的共享单车运维业务和网约车司机管理业务收入分别仅有2120万元和690万元,而保洁家政业务则没有产生任何收入。

这一公司收入结构,决定了趣活目前仅仅是一家单一业务的公司。此外,2019年公司在国内外卖即送行业的市占率仅有3.8%,说明市场仍处在分散状态。在这种情况下,公司议价能力下滑值得关注。

2019年,公司应收账款已达到2.77亿元,同比增长77.12%。这一增速远超过当期公司外卖即送业务的营收增速,可以判断公司在业务扩张的情况下,还是出现了收账能力下滑的现象。

image.png

不过从现金流角度来看,2019年,公司收到9450万元股东出资以及6330万元短期贷款,在扣除相关负债偿还后,公司期末净现金达到1.27亿元,现金流较为充足。

不过对于一家公司而言,经营稳健的最终目的还是为了盈利。盈利模式的限制,趣活在短时间或很难改变低毛利率和低净利率的现状。这无疑会影响投资者对公司内在价值的判断。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香港交易所资讯服务有限公司、其控股公司及/或该等控股公司的任何附属公司均竭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和可靠度,但不能保证其绝对准确和可靠,且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的责任(不管是否侵权法下的责任或合约责任又或其它责任)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