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

在线教育热度升温之下,尚德机构(STG.US)Q1营收仅增0.2%仍陷亏损困局

2020年5月31日 18:03:27

风来了,猪也不一定能上天。

今年初,突如其来的卫生事件让原本平静的互联网教育行业忽然掀起轩然大波,尤其是教育部要求“停课不停学”后,各大平台,各个机构,各色工具,各种形式,各支队伍蜂拥而入。

一时之间,在线教育风光无限。与之相关联的各家企业、各种概念水涨船高,迅速成为了市场和资本追逐的热点。有机构称,这是一次极其彻底的全民普及和“义务”教育工作,推广价值至少2400亿元。

然而在风口之中,作为最早进军互联网教育的机构之一,尚德机构(STG.US)不仅未能乘风破浪,还在亏损的道路上难以自拔。

在二级市上,截至5月29日,尚德机构最近报价为1.52美元,较2018年上市时最高的14.08美元已经跌去89.20%,总市值已经蒸发了100亿人民币。

营收季度增速陷入负增长,2020年营收增速或创新低

5月27日,尚德机构发布公布了截至2020年3月31日第一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财报显示,尚德机构净收入为5.65亿元(人民币,单位下同),同比增长0.2%。净亏损6560万元,同比下降41.38%。

图片1.png

虽然尚德机构的净亏损有所收窄,但依旧改变不了其亏损的状态。在报告中,尚德机构并未就净亏损的展开解释,但言语之中都暗示着公司在卫生事件的影响下,依旧实现营业收入的增长和净亏损的改善,实属难能可贵。

对于营业收入的增长,尚德机构首席执行官刘通博认为,这主要是学生继续表现出对学习的忠诚和热情。在第一季度,直播流媒体类的总时间和每个活跃用户参加的测验数量分别同比增长19%和21%。

刘通博还指出:“受锁定期间人们行为方式变化的启发,我们于2020年第一季度开始尝试新的学生获取方法,旨在提高销售效率和学生转化率。此外,我们继续使我们的在线课程多样化,提高我们学生支付更多费用的意愿。”

但若从新生数量来看,尚德机构的业务已经受到了明显的冲击。新学生入学人数为70098人,同比下降29.9%。更尴尬的是,挺过2020年一季度的尚德机构却指出这种增长是难以持续的。在报告中,尚德机构预计,2020年第二季度营收将在5亿至5.20亿元人民币之间,同比下降9.5%至5.9%。

图片2.png

这意味着,自2018年上市以来,营业收入增速已经出现断崖式下滑的尚德机构,在2020年第一季度恢复季度营业收入正增长后,又将再次陷入负增长。

图片3.png

届时,尚德机构的年营业收入增速也将进一步下滑。事实上,自有记录以来,尚德机构的营业收入增长就一年不如一年,已经从2016年的163.45%下降至2019年的11.14%,而2020年的营业收入增速将大概率创历史新低。

烧钱营销,年年亏损,口碑下滑

至于净亏损6560万元,虽然同比下降41.38%,但尚德机构依旧处于亏损状态。

对于亏损改善的原因,刘通博表示:“这主要是得益于成本和费用的严格管理,我们的盈利情况有所改善,净亏损率收窄8.4个百分点至11.6%。”

报告显示,在第一季度,尚德机构的主营成本为9691.2万元,同比增长13.38%,增长是由于与教育机构收费相关的支出增加。营业费用为5.68亿元,同比下降7.3%,下降是的主要原因是营销费用减少。其中,销售费用为4.58亿元,同比下降7.9%。

但是销售费用于总收入的占比依旧很大,高达81%。这不难看出,尚德机构和其他在线教育机构一样,走的还是烧钱获客的道路。

图片4.png

从2015年以来,尚德机构的销售费用和销售费率都处于较高的水平,尤其是在2019年之前,销售费率都超过100%,销售费用支出均超过营业收入总额。

图片5.png

虽然自2019年以来,尚德机构在不断简化成本结构,净亏损所有改善,但依旧未能走出亏损的困局。据智通财经APP统计,2015-2019年,尚德机构累计净亏损28.12亿元。

除此之外,在重金进行推广营销之下,尚德机构并没有收获良好的口碑,而是因为设立霸王条款、巧立名目收取费用、使用虚假身份为学员办理贷款分期等问题登上2019年的“3.15”。

据当时媒体报道:“尚德教育被投诉最多的问题就是“虚假宣传”,该机构推销人员声称与很多高校有合作办学的资质,实际上并不存在。在招生过程中,尚德机构宣称与中国人民大学等名校有合作关系。对此,多家重点高校曾发布声明,否认与尚德机构有任何合作关系。”

图片6.png

当时,“中国质量万里行消费投诉平台”发文称:“2016至今,投诉通平台上接到尚德机构的投诉数量占到教育培训投诉10%以上,2018年度投诉量排名第一,2019年至今的投诉解决率为0。”

值得一提的是,一度十分看好尚德机构的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曾在2015年斥资千万投资入股,并在2018年前者上市时在祝贺视频里称“尚德机构上市是一个巨大的成功,是比新东方上市还要更加的成功。”然而面对口碑日渐下滑的尚德机构,俞敏洪还是于2019年6月19日卸任其独立董事,分道扬镳。

图片7.png

据黑猫投诉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5月31日,尚德机构总投诉量达7617件,已经完成4849件,仍有2768件属于待处理的状态。

递延收入减少,经营活动现金净额出现反转

除此之外,尚德机构在现金流方面,也需要注意。

根据权责发生制,企业收到用户款项只有在交付商品或提供服务之后才能确认为收入,此前只能以客户预付款(Advance Received from Customers)、递延收入(Deferred Revenue)等名目列入负债。

图片8.png

由于教育培训机构普遍采取的是预收费的模式,因此从现金流量表的角度看,教育培训机构的现金流量看上去都不错。

图片9.png

在2019年之前,尚德机构即便年年亏损,但依旧能产生正向现金流,递延收入年年增加。但是在2019年却出现反转,递延收入为-0.57亿元,经营活动现金净额为-5.34亿,说明其业务发展也出现反转。

不过,在一季度业绩报告中,刘通博透露:“受卫生事件期间人们生活方式变化的启发,我们开始尝试新的获客方式,旨在提高销售效率和转化率。此外,我们还将继续丰富在线课程品类,新增更多的硕士类课程、职业资格证课程和非学历相关课程,从而满足更广泛用户群体的需求,激发更多的课程购买行为,增强参与度,以推动新的增长。从长远看,我们将进一步专注于获客策略的改进,多样化的课程设置,产品升级以及对IT系统的投资,更好满足地用户需求,提升口碑。”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香港交易所资讯服务有限公司、其控股公司及/或该等控股公司的任何附属公司均竭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和可靠度,但不能保证其绝对准确和可靠,且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的责任(不管是否侵权法下的责任或合约责任又或其它责任)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