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纽约惊现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实物黄金转移!背后的推手是什么?

2020年5月31日 17:11:54

智通财经APP获悉,受公共卫生事件影响,两个月前世界顶级黄金精炼厂的实物黄金供应突然中断,位于瑞士南部提契诺州的瓦尔坎比、潘普和阿戈尔-赫拉乌伊斯突然停止生产黄金,导致现货黄金与黄金期货合约的价格出现了创纪录的差异。

期货交易价格远高于现货价格。

由于交易商争先恐后地利用这一套利机会,将实物金条运往纽约,向美国运输了大量实物黄金,这引发了媒体所说的“这可能成为有史以来最大的金属物理转移之一。”

物流和安全提供商Malca-Amit的全球大宗商品总监 Allan Finn 对媒体表示,“流入纽约的资金是空前的”,因为他公司在纽约的团队每天24小时工作,以应对实物黄金的空前需求。

自3月下旬以来,Comex仓库库存中增加了不少于550吨黄金(按现金价格计算,价值300亿美元);单是这一数量的黄金就相当于第11大主权国家持有的黄金,比欧洲央行官方公布的504.8吨黄金还要多。

一般情景下,尽管金融市场上每天有数百亿美元的黄金易手,但在伦敦、苏黎世和纽约等交易中心的金库之间实际流动的黄金数量要少得多。但过去两个月情况并非如此:随着公共卫生事件影响供应链,一切都开始发生变化。

当3月底飞机停飞、瑞士炼厂关闭时,交易员们担心他们无法及时将黄金运抵纽约,以期货合约交割。这导致通常与伦敦现货价格同步交易的期货价格飙升至每盎司70美元的溢价。

这就为一些积极进取的交易员创造了机会:他们以现货价格在世界某个地方买入黄金,卖出期货,然后将黄金运往纽约,从中获利。

外汇交易报告、美国进出口数据以及一些领先的贵金属航运和仓储公司的发言,都揭示了这种交易的规模。上周四,交易员宣布,他们打算以6月Comex合约交割创纪录的280万盎司黄金,这是自1994年以来最大的单日交割通知。

这些黄金大部分来自瑞士。瑞士对美国的黄金出口量激增,4月份达到创纪录的111.7吨。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Census Bureau)的数据,3月份美国黄金进口量已经超过30亿美元,为至少10年来的最高水平。

为了满足对实物黄金前所未有的需求,远至澳大利亚的炼厂都提高了产量,将其运往纽约。

对于Brink的常务董事Mark Woolley来说,将黄金运往纽约的需求激增是他20年来在市场上从未见过的。他上周四在伦敦金银市场协会(London Bullion Market Association)主办的一个网络研讨会上表示:“我们成功转移到纽约的金属数量相当可观。”“这可能与这一时期开采的金属总量相差不远。”

如前所述,纽约商品交易所(Comex)的母公司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CME Group)为应对前所未有的市场混乱和纽约实物黄金突然短缺,推出了一种允许交割400盎司金条的新合约。这种金条在伦敦交易。不过,LBMA主席 Paul Fisher 表示,“至少需要考虑其它变化”。

为了处理流量,英国Loomis International开辟了额外的保管库容量。Fisher 说, Malca-Amit 曾考虑使用波士顿和费城的机场,但现在暂时还不需要。也就是说,尽管公共卫生事件的限制导致交货延迟,但推动3月份期货合约溢价飙升的原因(这使汇丰银行等银行蒙受了数亿美元的损失)更多是由于市场情绪,而不是现实需求。

不过,贵金属船运公司的好运可能还会持续一段时间。大量交割的纽约商品期货交易所(Comex) 6月份期货价格本周已跌至低于现货价格的水平,但远期期货仍处于溢价水平。实际上,根据美国银行的说法,在一个中央银行们大量印制法定货币的情景下,人们对货币体系的信心正在悄然丧失,最可能保值的一种资产——就是黄金。

事实上,全球货币供应泛滥呈现出黄金价格之间的简单相关性,截至目前,黄金价格已经上涨了约1000美元。

除了黄金之外,随着投资者对其他贵金属的兴趣升温,白银和铂金期货的交易价格也高于现货价格。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香港交易所资讯服务有限公司、其控股公司及/或该等控股公司的任何附属公司均竭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和可靠度,但不能保证其绝对准确和可靠,且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的责任(不管是否侵权法下的责任或合约责任又或其它责任)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