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盘点中国在海外的十大世界级矿山,山东黄金(01787)坐拥加拿大最具潜力的金矿公司

2020年5月30日 20:54:25

本文来自 “矿业汇”,作者李木。

世界上很多著名的矿企都有百年历史,比如必和必拓(BHP.US)、力拓(RIO.US)等,由于我国工业化起步较晚,很多大型矿企都诞生于建国前后,“走出去”要远远落后于全球矿业寡头,全球大型优质矿山也很难分到一杯羹。

近几年,随着中国矿企实力的增强,“走出去”提速,逐渐在海外布局优质矿山,尤其在非洲等地区,全球矿业寡头涉入较浅,成为中国矿企最重要的聚集地!

一、中铝——Simandou铁矿

西芒杜(Simandou)铁矿位于西非几内亚,为世界级的大型优质露天赤铁矿,控制和推断铁矿石储量高达24亿吨,已探明矿石品位为含铁66-67%,是全球最大的尚未开发的高品位矿山,被认为“可能改变全球铁矿石供需格局和国际市场游戏规则”。

西芒杜矿区主要分为共4个区块,北部1、2号区块与南部3、4号区块。

西芒杜铁矿第3和4区块由力拓(45%股份)、中国铝业(40%股份)(02600)和几内亚政府(15%股份)的合资企业开发。

2019年11月,几内亚兴业银行与新加坡韦立国际集团(Winning International Group)成立的一家合资企业,获得了西芒杜铁矿北部1、2号区块开采权。韦立集团的投资者包括中国铝生产商山东魏桥和烟台港集团

二、洛阳钼业——Tenke铜钴矿

刚果Tenke铜钴矿在全球行业内享有盛名,是真正世界级的矿山,行业人士称它是自由港皇冠上四颗明珠之一(另外三颗明珠分别是印尼的Grasberg、美国的Morenci以及秘鲁的Cerro Verde)。

Tenke拥有超过2800万吨铜和300万吨钴的资源量,2016年5月9日,洛阳钼业(03993)以26.5亿美元(约合172亿人民币)收购自由港集团持有的刚果最大铜钴矿Tenke Fungurume 的56%股权,其余股权则为Lundin、刚果国有矿业公司持有,分别是24%和20%。

2017年2月,洛阳钼业又通过BHR层面作价约11.5亿美元购买Lundin持有Tenke矿山24%股权。至此,洛阳钼业持有的Tenke比例将提升至80%。

三、中国五矿——Las Bambas铜矿

2014年7月31日,由中国五矿集团公司所属——五矿资源有限公司,牵头组成的联合体正式以70.0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秘鲁拉斯邦巴斯(Las Bambas)特大铜矿,从而实现了当时中国金属矿业史上的最大海外并购交易。

Las Bambas属于在建铜矿,此前瑞士嘉能可公司已经支出35亿美元的资本用于矿山建设,完成了建设项目的56%。

2019年,Las Bambas铜矿产铜38.3万吨,产能排名全球第8,也是唯一一座入选全球前十的中资铜矿。

Las Bambas铜矿也让五矿跻身全球顶级铜矿生产商。

四、中国五矿——杜加尔河锌矿

2017年11月,中国五矿旗下五矿资源有限公司在澳大利亚杜加尔河锌矿项目正式建成投产,这标志着中国五矿在海外金属矿业领域取得又一次重大进展。

杜加尔河锌矿由五矿资源全资所有和管理,拥有锌矿资源量6500万吨,锌平均品位达12%,并含铅、银等副产资源,是全球已知规模最大、品位最高的锌矿之一。项目采用地下开采及常规浮选工艺,设计年采选能力170万吨,年产锌17万吨以上,服务年限超过25年,投产后将进入全球十大锌矿行列。

2009年6月,中国五矿集团通过收购OZ Minerals公司主要资产获得该矿山。

五、紫金矿业——Kamoa-Lakala铜矿

紫金矿业(02899)的Kamoa-Kakula铜矿早已成为矿业人耳熟能详的矿山项目!

2015年,紫金矿业抓住矿产资源价值被严重低估的机会,以25.2亿元人民币获得卡莫阿铜矿49.5%的股份,成为该矿最大的持有人。

随后,卡莫阿-卡库拉整体铜资源储量达4249万吨,较购买时储量翻番,如按5万元/吨左右的铜价计,紫金所权益持有的卡莫阿-卡库拉项目铜矿资源潜在资源价值超过万亿元。按当前铜价水平下紫金矿业铜矿山的平均利润水平看,公司可实现3000亿元以上的利润总额。即使按国际并购1000元左右的成本核算,紫金矿业在卡莫阿项目的投入在两年多的时间里,价值至少增长了8倍以上。

六、紫金矿业——Buritica金矿

2019年12月,紫金矿业与大陆黄金签署《安排协议》,以总对价约13.3亿加元(约67亿元)收购大陆黄金100%股权。

大陆黄金拥有哥伦比亚安蒂奇省的武里蒂卡金矿项目100%权益。武里蒂卡金矿是世界级高品位大型金矿,探明+控制级别的金资源量165.47吨、银653.17吨,另有推断的资源量黄金187.24吨、银815.53吨,资源禀赋好,增储潜力大。该项目按日处理3000吨规模设计建设,设计的第一期服务年限为14年,年均产金7.8吨,产银14.5吨,全维持成本约为492美元/盎司。

七、天齐锂业——Greenbushes锂辉石矿

新能源时代的到来、尤其是新能源电动车浪潮呼啸而至,让锂金属变得炙手可热。

此前,全球最大的五家锂企业分别为智利化工矿业公司(SQM)、雅宝(ALB.US)、澳大利亚泰利森、美国FMC和澳大利亚Orocobre。这五家企业拥有的“四湖一矿”,提供了全球80%-90%锂资源,拥有绝对的议价能力。

泰利森是目前全球最大的固体锂矿拥有者及供应商,拥有全球储量最大、品质最好的锂辉石矿格林布什矿(Greenbushes)。

2012年,资产总额不到16亿,营收不到4亿,净年利润不到4000万天齐锂业的筹集50多亿资金成功“蛇吞象”,收购泰利森,并获得格林布什矿(Greenbushes)

八、兖州煤业——澳大利亚联合煤炭工业有限公司

2017年,兖州煤业(01171)旗下子公司“兖州澳洲”耗资26.9亿美元入主力拓集团旗下的子公司“联合煤炭”(Coal & Allied),收购价折合人民币183.1亿元。

什么兖煤需要花费额外高的成本,也要收购联合煤矿呢?

联合煤炭拥有煤炭资源储量达到11.7 亿吨,旗下运营三大露天开采煤炭项目,分别是拥有 67.6%权益的 HVO 煤矿、拥有 80%权益的 Mount Thorley 煤矿及拥有 55.6%权益的 Warkworth 煤矿。其中,Mount Thorley 与 Warkworth 两矿通过合并运营协议进行利润分配,联合煤炭公司享有其综合权益为 64.12%。此外,联合煤炭还拥有 PWCS 港口 36.5%的权益。

从盈利能力来看,联合煤炭在2014年、2015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1.87亿澳元、21.55亿澳元(约合人民币114亿元、112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89亿澳元、2.83亿澳元(约合人民币4.63亿元、14.71亿元)。以2016年记,与兖州煤业集团的归母利润也不是相差甚远了。更不用说,联合煤炭的营收远大于收购主体兖煤澳洲,被收购后有望实现兖煤澳洲扭亏为盈。

九、金川集团——Kinsenda项目

Kinsenda地下铜矿位于刚果民主共和国,该矿有高品位和高吨位矿石储备/资源,资源的铜品位为5.5%铜,是全球第二高品位的地下活性铜矿,也是世界上最高品位的“菜鸟”地下铜矿之一。

2011年,金川集团通过收购南非Metorex拿到Kinsenda矿权,获得Kinsenda项目77%权益,其余23%权益由一间刚果(金)国有企业Sodimico所持有。

十、山东黄金——Veladero金矿和霍普湾(Hope Bay)项目

2017年4月,山东黄金(01787)发布公告,公司全资子公司山东黄金香港公司拟以9.6亿美元收购巴里克黄金位于阿根廷圣胡安省境内的维拉德罗(Veladero)矿50%的权益,维拉德罗矿在阿根廷圣胡安省境内,位于极具潜力的埃尔印第奥矿带上,是阿根廷第一大在产金矿,南美洲第二大在产金矿。

该矿于2003年开始建设,2005年9月投产,近几年,贝拉德罗金矿产量、品位均出现下滑,分析师指其持续拖累山东黄金业绩。

2020年5月,山东黄金通过在加拿大新设立的子公司以现金方式收购加拿大特麦克资源公司,特麦克资源公司为一家加拿大具有较好成长潜力的金矿公司,其核心资产—霍普湾(Hope Bay)项目(100%权益)已于2017年建成投产,目前累计生产黄金约9.5吨。基于特麦克资源公司在其官网发布的数据,截至2019年12月31日,依据加拿大 NI 43-101标准,该项目拥有证实+可信储量354.5万盎司(110.3吨)黄金、平均品位6.5 克/吨,探明+控制资源量517.3万盎司(160.9吨)黄金、平均品位7.4克/吨,推断资源量212.7万盎司(66.2吨)黄金、平均品位6.1克/吨,资源量包含储量。该项目处于加拿大北部的世界级绿岩成矿带上,具备良好的增储前景。

(编辑:林喵)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香港交易所资讯服务有限公司、其控股公司及/或该等控股公司的任何附属公司均竭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和可靠度,但不能保证其绝对准确和可靠,且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的责任(不管是否侵权法下的责任或合约责任又或其它责任)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