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美国如何度过后金融危机时代

2020年5月21日 08:20:00

本文来自 微信公众号“靳论固收”,作者:靳毅团队。

投资要点

金融危机的冲击平息后,为了刺激经济复苏,奥巴马政府出台了罗斯福“新政”以来最强力的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美联储不但实行了“零利率”政策,还通过3轮量化宽松,向经济体注入资金。

然而在财政货币双宽松的环境下,美国经济却长时间保持低迷,金融危机后的10年时间里,美国GDP增长中枢仅在2%左右,较金融危机前又下了一个台阶。美国经济低速增长的原因是什么?

拖累美国经济增长速度的原因是多重的,其中人口老龄化加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从科技周期的角度来说,金融危机后美国科技周期延续了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裂之后的低迷状态,因为缺乏技术革新的推动,美国企业生产效率增长停滞;与此同时,美国社会贫富差距过大的现实,也是导致美国政府经济刺激政策部分失效的重要原因。最后,与30年代罗斯福“新政”类似的,奥巴马政府的加税与强监管举措虽然有利于社会公平,但不受企业经营者的欢迎,客观上削弱了企业的复苏动力。

金融危机之后,长期美债收益率在2%与3%之间低位徘徊,其中枢较金融危机前再下一个台阶。美债收益率的下行,与金融危机后美国长期经济增长动能的下降是一致的。

风险提示

市场波动风险。

《美国国债200年》

一、引言

近期伴随着公共卫生事件在全球的持续发酵,全球股市暴跌,美联储紧急降息,美债收益率创下了美国建国以来的最低记录。

如此低的美债收益率,反映出美债市场中存在哪些长期变化?美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当下又处于什么样的历史环境中?

为了回答这些问题,我们梳理了美国建国后,其国债市场长达230余年的历史,试图从利率的角度,解析美国人口、产业、政策、金融环境、价格等多方面的演变。在历史的长河中,探寻未来美国经济的行进方向。以上梳理,形成了《美国利率200年》系列报告。本篇报告为这一系列的第10篇,探讨了美国债券市场在21世纪10年代的发展。

二、后金融危机时代(2010--2019)

2.1、时代背景

2008年从美国爆发的金融危机,不但是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美国最严重的一次经济危机,它还通过当今发达的国际金融网络蔓延至全世界,带给诸多国家未曾预想的经济灾难。这次金融危机不但暴露出美国金融监管方面的漏洞,也让我们对90年代冷战结束后,美国继续领导世界的能力提出了质疑。金融危机之后,美国政府也吸取了危机中的教训,对金融监管等方面做出了补救措施。但是在联邦政府与美联储的多重刺激下,美国经济却长时间保持低迷。这或许意味着20世纪80年代里根改革以来,美国的经济发展模式已经走到了尽头,一场大变革或许即将来临……

2.2、基本面:后金融危机时代

金融危机的冲击平息后,为了刺激经济复苏,奥巴马政府出台了罗斯福“新政”以来最强力的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美联储不但实行了“零利率”政策,还通过3轮量化宽松,向经济体注入资金。

然而在财政货币双宽松的环境下,美国经济却长时间保持低迷,金融危机后的10年时间里,美国GDP增长中枢仅在2%左右,较金融危机前又下了一个台阶。美国经济低速增长的原因是什么?

拖累美国经济增长速度的原因是多重的,其中人口老龄化加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继2000年美国出现劳动参与率拐点之后,出生于上世纪50年代“婴儿潮”的一代人在金融危机后集中退休,导致人口结构加速老龄化,并为经济增长带来了较为长期的负面影响。

不过对于美国来说,其人口问题虽然存在,但并未如日本、西欧一样严重。受90年代初美国放宽移民政策,及“婴儿潮”一代的子女(千禧一代)出生高峰的影响,2016年之后美国劳动参与率企稳回升,老龄化问题对经济的影响暂时消退。

从科技周期的角度来说,金融危机后美国科技周期延续了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裂之后的低迷状态,因为缺乏技术革新的推动,美国企业生产效率增长停滞。

不过,金融危机后美国科技行业摆脱了互联网泡沫后的萧条,开始稳步增长。同时受美国去工业化的影响,科技相关行业在美国经济中的占比和重要性日渐提升。若下一轮科技周期来临,美国科技产业仍能迸发出巨大的能量。

与此同时,美国社会贫富差距过大的现实,也是导致美国政府经济刺激政策部分失效的重要原因。自80年代里根改革以来,美国的财富分配日益偏向于依靠资本收入的富人阶层,而不是依靠劳动收入的穷人阶层,导致货币宽松与财政刺激的红利,基本上被富人阶层攫取。一方面股市指数创下新高,但另一方面劳动者收入却未见增加,需求无法得到有效提振。

最后,奥巴马政府重新对金融及地产行业加强了监管,并出台了以《多德-弗兰克》法案为代表的一系列法案,提高房贷门槛的同时,限制商业银行进入高风险投资领域。2013年通过的《美国纳税人救济法》,则将高收入者的税率由35%上调至39.6%,同时向依赖资本收入的高收入者额外收取3.8%的医疗税,使得整体税率抬升至43.4%。与30年代罗斯福“新政”类似的,奥巴马政府的加税与强监管举措虽然有利于社会公平,但不受企业经营者的欢迎,客观上削弱了企业的复苏动力。不过特朗普政府上台之后,部分扭转了前任政府的施政措施。2018年高收入者所得税率被下调至37%(另有3.8%医疗税),1年后企业税最高层级从35%下调至20%,在一段时间内美国企业的投资情绪有所升温。

2.3、政策面:政策的纠结与乏力

财政政策方面,2008年金融危机全面爆发后,布什与奥巴马政府拿出上万亿美元拯救金融机构、抵御经济衰退,将政府的杠杆率推升至历史高位,联邦政府一度面临“财政悬崖”。随着2010年之后美国经济有所好转,联邦政府缩小赤字规模被提上了日程,政府杠杆率逐渐稳定了下来。

不过与30年代大萧条类似的,由于金融危机之后私人部门的乏力,财政刺激退潮后,2016年美国经济增长速度下滑。上台的特朗普政府因此提出了另一种“减税赤字”的方案,走上了类似于里根政府的赤字经济道路。

货币政策方面,由于复苏阶段美国实体经济的不稳定,美联储长时间的维持了“零利率”政策,并在2011年与2013-14年,又开启了第二、第三轮量化宽松措施,向经济中注入流动性。在长时间的宽松政策呵护下,2016年美国终于接近充分就业,美联储转向加息周期,为下一次衰退节省政策空间。

2019年下半年开始,特朗普减税带来的刺激效应消退,美国经济再现颓势。在较低的通胀环境下,美联储决定预防性降息并扩表,走进了新一轮宽松周期。

三、国债市场:在低位中徘徊

金融危机之后,长期美债收益率在2%与3%之间低位徘徊,其中枢较金融危机前再下一个台阶。美债收益率的下行,与金融危机后美国长期经济增长动能的下降是一致的。从中期来看,美债长债走势大体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为2010年至2012年。期间在美联储强劲的宽松政策之下,美债收益率总体下行。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此时美债收益率的波动与美国自身的经济周期并不相符。主要原因是同一时期发生的欧债危机,导致外部资本大规模进出美国,对美债走势带来了扰动。

第二阶段为2013年至2015年。在财政、货币宽松政策的引领下,2013年后美国经济稳健复苏,美债利率也出现了上行。不过,随着奥巴马政府转向平衡赤字,美联储结束第三轮量化宽松,失去政策刺激的美国经济在2015年后显露颓势,美债收益率重新下行。

第三阶段为2016年至2019年。2016年底美联储进入加息周期,同时特朗普减税带动了投资的增长,美债利率在两个因素的作用下重新抬升。2019年后,特朗普减税的效果消退,美国经济增速下滑,美联储做出了预防性降息的举措,导致美债利率最终走低。

四、风险提示

市场波动风险。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香港交易所资讯服务有限公司、其控股公司及/或该等控股公司的任何附属公司均竭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和可靠度,但不能保证其绝对准确和可靠,且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的责任(不管是否侵权法下的责任或合约责任又或其它责任)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