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10年造梦港交所:三问李小加为何不续任港交所行政总裁

2020年5月10日 09:44:27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独角兽早知道”。

第一问:为何中途提出不连任?与伦交所收购案无关

在当日的媒体电话会议上,李小加并未解释不续约的具体原因,只是表示,过去十年是其人生中最精彩、自豪和激动的十年,大家一起在港交所这座梦工厂追梦,十年磨一剑。

从2009年至今,李小加担任港交所行政总裁的10年来,港交所的股价涨了2倍,在李小加的牵头推动下,从2014年开始,港交所成功推出和内地的互联互通产品,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等互联互通产品。过去11年,港交所IPO7次夺冠。2018年港交所推出上市制度改革,吸引新经济企业来港上市,目前香港成为全球第二大生物科技上市中心。

李小加说,接下来18个月港交所会全球寻找新的接班人,自己将专注本职工作,继续履行港交所的各项战略规划,按照最符合港交所和股东利益的方式进行交接。

李小加承诺继续领导集团直至该日期或之前(至继任者任命之时)。李小加说,如果在任期前找到合适的接班人,他可能也会提前卸任,尽早交班。

有记者问李小加不续任是否和2019年港交所收购伦交所失败有关。港交所主席史美伦在电话媒体会议上表示,李小加通知董事局不再续任时仍未启动遴选程序,但当知道对方决定后,选择尊重李小加的决定,并指收购有成功有失败,强调其离任与2019年收购伦交所失败完全无关。

港交所2019年9月11日宣布,其已向伦交所的董事会提议,将港交所与伦交所合并。根据港交所呈交伦交所董事会有关该建议交易的条款,这将反映伦交所的全部已发行及将发行的普通股本的价值约为296亿英镑,反映其企业价值为316亿英镑。但伦交所2019年9月13日发表声明称,董事会一致拒绝港交所的收购提议,并表示没有必要与港交所进一步接洽。港交所同日晚间发布声明表示,对伦交所拒绝正面洽谈感到失望,并于10月8日放弃收购伦交所。

有香港媒体追问港交所董事是否挽留过李小加,坚持留住他。李小加表示,自己解释清楚了具体情况,董事会也很尊重自己的决定,但具体的过程和内容不便披露。

第二问:各方如何评价李小加及其影响?远见和领导才能受称赞 擅长改革突破

李小加个人履历丰富,不可谓不精彩,被称为跨界而精通内地和海外文化的改革派和实干家,是港交所首位拥有内地背景的行政总裁。他在香港金融市场是明星般的存在,由于其突出的中英文口才和鲜明的个人特色,总能吸引媒体的目光。

香港特区政府表示,尊重李小加决定,又衷心感谢他在过去10年出任港交所行政总裁期间为香港金融市场作出的贡献。特区政府财政司司长陈茂波赞扬李小加,凭借远见及领导才能,令香港过去11年内7度成为全球最大首次公开招股集资市场,以及成功推出一系列内地与香港资本市场互联互通计划及香港新上市制度等。他又表示,相信港交所董事局会继续确保公司往后日子再创佳绩。另外,香港证监会指感谢李小加多年来对港交所作出的贡献,期待在他余下任期继续与他保持紧密合作。

史美伦表示:“我要衷心感谢李小加在过去十年中的杰出领导及对香港市场的贡献,我亦代表董事会感谢他尽量付出时间来确保我们顺利过渡。董事会有信心他的继任过程将顺利有序。”

“小加是一个永不停歇在往前冲的人,非常聪明,擅长处理复杂问题,这与他成长的经历、专业背景和经历有关”,接近李小加的一位朋友对记者说。

香港耀才证券行政总裁许绎彬认为,李小加积极进取、勤力、敢于创新。在他在任期内,推行了互联互通机制,收购伦敦金属交易所,并成立场外交易结算所,拓展大宗商品,容许同股不同权(WVR)及尚未有盈利的生物科技在港上市等;上述的项目,确实能带旺香港的股票成交及激活了新股市场,令本港在世界IPO的地位不论市场环境顺逆,也名列前茅;更能有效巩固香港在国际的市场地位。

李小加本科毕业于厦门大学英语系,后成为中国日报的记者,之后赴美留学,先后获得美国阿拉巴马大学新闻方向文学硕士和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法律博士。毕业后加入美国达维律师事务所和纽约Brown & Wood,成为一名律师。在此期间,李小加曾作为中国财政部美国律师参与发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次全球主权债的发行工作,也参与了中国最早一批国企跨境上市的交易,是中国金融证券业改革开放的最早实践者之一。

1999年,李小加任美林证券中国区总裁,负责中国业务的决策与发展。在美林期间,李小加先生主持牵头进行中国海洋石油、中国移动、中国电信等一系列资本市场的重大交易与发行。

2003年,加入摩根大通任中国区主席,总体负责两大世界财团摩根家族与洛克菲勒家族共同事业体的在华业务。摩根大通中国业务于近年取得了迅猛发展。2006年,摩根大通成功完成中海油、中国铝业、中国招商银行等股票发行上市工作。李小加参与策划发起的中国海洋石油竞购尤尼克事件,则被认为开创了中国企业的新时代。

李小加自2010年1月16日起担任港交所行政总裁,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此后港交所推出了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这些联系内地和香港资本市场的互联互通机制。2018年港交所推出20多年最大的上市制度改革,提升了新经济公司的占比和港股的活力。

第三问:李小加下一步的打算?离开港交所不代表退休 考虑政商界的工作

港交所的官网上显示,李小加目前58岁。在回答新华社记者提问时,李小加表示,港交所的一切都没有变化,战略规划一如既往的进行,剩下的18个月任期内,自己将专注本职工作,今后自己干什么有的是时间好好慢慢想。

在回答一位媒体记者提问时,李小加笑称,如果自己钱足够多,会考虑成立一支足球队,自己平时很爱踢足球。

李小加说,离开港交所不代表退休,考虑政界商界有其他的工作。他说他父辈在自己这个年龄会退休,但目前不同的划分,60岁也属于中年或者高级青年人,自己不会过回家带儿孙的生活。

在面对两位记者“是否有意竞选特首”的追问下,李小加说:“你们把我的心脏想得太强大了”。

一记者问,“是否会考虑去推动澳门交易所创立和发展”,李小加对提问记者说:“我特别佩服你的想象力”。

港交所当日表示,已成立了一个由港交所主席史美伦及港交所董事组成的遴选委员会,进行正式的遴选程序。

港交所主席史美伦,正为行政总裁继任人作全球招聘。在遴选新任行政总裁时,不论是内部人选或外部招聘都会考虑,主要视乎候选人的经验,以及是否符合集团要求。她提到,自己在11年前都有参与行政总裁遴选,挑选李小加出任行政总裁,认为自己有充足的遴选经验。史美伦指,集团的三年战略计划是由2019年至2021年,并会不断进行内部检讨。当新行政总裁上任时,集团亦会按照时间及定期的检视情况再决定会否进行原定计划。

过去10年,不仅仅对于李小加而言是人生中最精彩、自豪和激动的10年;对港交所来说是成为国际标杆的10年。通过互联互通和国际化,香港更成为具有竞争力的国际金融中心。

逾30万亿港元市值遭遇大消息!李小加将卸任港交所掌门,曾推动阿里、小米上市

李小加,香港交易所(下称港交所)历史上第一位非香港土生土长的行政总裁,来自内地的背景更是让港媒的“聚光灯”频频聚焦于他。

李小加对于港交所而言到底有多重要?

投资者直接用脚来说明,5月7日午后港交所股价一度跳水,跌幅最大近4%。

李小加在随后的港交所一季度业绩传媒电话会议上做出了回应,称其在港交所花了10年时间“磨一剑”,18个月后将隆重“交剑”。

李小加回应:寻找“新剑手”

从2010年至今,李小加执掌港交所已经超过10年,堪称港交所的“灵魂人物”,几乎每一个港交所的重要动作背后,都有李小加的身影。

对于李小加宣布不再重新续约集团行政总裁,香港交易所主席史美伦表示:“我要衷心感谢李小加先生在过去十年中的杰出领导及对香港市场的贡献,我亦代表董事会感谢他尽量付出时间来确保我们顺利过渡。董事会有信心他的继任过程将顺利有序,而集团拥有坚实的基础。”

来源:港交所公告

在5月7日港交所举办的传媒电话会议上,李小加表示:“过去的10年是我人生最激动最精彩的10年,我在香港交易所这个最特殊的公司工作,这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地方。香港交易所是一个梦公司,我们有一个梦团队,有一群追梦的人,我们很多梦想已经实现了,同时我们还在追新的梦,今天到了寻求新的‘剑手’的时候了。我们要寻找一个新的接班人,他能够保卫我们已经实现的梦想,同时追寻新的梦想。”

李小加表示,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情,永远都要知道何时启程、何时收工。“我们10年‘磨一剑’,现在是‘剑’已成,正等‘剑手’,我们将全球招聘,群英荟萃,18个月后隆重‘交剑’。”

对于外界担心李小加离职后港交所的稳定性,李小加坦言,交易所的一切都没有变化,战略规划等一切都是在往前走,但也不排除会在2021年合同到期之前提前交班。“按合同我自己完全承诺做到最后一天,但如果找到一个非常强的新CEO,而且那时公司的最大利益是尽早交班,我们一定会同意提前交班,但前提是我们找到了合适的人,且最符合公司和股东的利益。”

此外,李小加离职后的去向也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但李小加并没有正面做出回应。李小加表示:“我的父辈在我这个阶段可能已经退休了,但我看新的年龄划分,很多将我这个年龄划分到中年人,甚至个别划分为高级青年人,我应该来说不会有回家含饴弄孙的退休生活。”

港交所的“李小加时代”

李小加执掌港交所10年期间,港交所不断创造历史:互联互通取得巨大进展,2014年后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相继开通;2012年,收购伦敦金属交易所(LME),LME自1877年创立以来一直是全球金属交易所的翘楚;2018年,迎来港股25年来最大变革,新的上市制度正式生效,小米等“同股不同权”公司开始赴港上市;2019年,当年与港交所失之交臂的阿里巴巴再次回到港交所实现第二次上市······

李小加时代的港交所,同样也是雄心勃勃,2019年9月11日,港交所突然宣布将与伦交所合并,市场再次一片震惊。虽然这一事件后来以伦交所的强硬拒绝而告终。

虽然港交所的这一举动被不少人士视为“鲁莽”,但这实际上也能侧面表现出,向全球扩张可能是港交所下一个重要选择。

李小加对记者表示:“2019年我们做了一件必须做的事情,今后在国际拓展的步伐不会放慢,这种国际上的发展需要看到合适的机会,到了自然会去做。”

在李小加一系列的成功运作下,2019年,首次公开招股方面,港交所集资额再次居全球首位,全年新上市公司183家,合计集资3142亿港元,较2018年增加9%,更是2010年以来最高的单一年度集资额。

李小加为何会在执掌港交所时取得如此出众的成绩,一方面源于其内地背景、丰富的专业知识和海外工作经历,另一方面是在于其摸清了香港资本市场本质。

2018年时,李小加在接受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一般的市场都是背靠本地经济,经济体量的大小,决定了有多少公司会在这上市,GDP和上市公司市值的比例一般是1:1左右。香港是一个很独特的市场,香港只有2万多亿港元的GDP,可是我们这儿上市公司的总市值差不多是35万亿,这么小一个GDP顶了这么一顶大帽子,天然就是不稳定的。”

香港资本市场实际上是承载了远远超于这个市场之内的经济体的资金和融资需求。李小加认为:“来这儿上市的公司,来这儿的钱,都是自由流动的,我们没有任何天然的权力让它来这儿。那作为一个小身体,你真想撑住这个大帽子,不要一会倒了,一会跑了,一会来了,一会不来,就意味着你要不断的调整你的支点,你这个支点一定要放在最有利的地方。”

李小加表示,对这个市场有充分认识后,我们需要靠自己创造吸引力,让人家愿意来而且愿意持续地呆在这儿。如果情况稍微有什么变化的时候,我们能够迅速地去适应改变,让人家有理由继续待在这。”

“这个市场必须要有一个不断适应的能力,才能让这个小小的身体通过不断地调整,牢牢地把这个大帽子顶在身上。同时,这个小身体必须永远抱有一种危机感和使命感,我的使命就是要顶住这个大帽子。”李小加说。

李小加坦言,他不会给自己的成绩打分,因为那肯定是不客观的,但如果给自己的努力打分,他认为可以接近满分。

因推动双向开放广受赞誉

“港交所的工作是我最热爱的一个工作。”做过石油工人、记者、律师、投行的李小加曾经笑言,最爱有挑战又能有所发挥的港交所CEO。

过去十年,是港交所制度改革与创新最密集的10年。把握人民币国际化及内地居民财富全球配置的大机遇,李小加推动港交所主动变革,成功带领港交所从区域性的传统股票交易所向连接东西方、多资产类别的国际领先交易所晋级的同时,也助力了中国内地资本市场双向开放。

作为港交所第一任来自内地的CEO,李小加非常清楚地看到香港金融市场过去20年的繁荣发展与内地资本市场开放息息相关,港交所今后最大的机遇仍来源于内地进一步的改革开放、进一步的资本项下开放以及人民币国际化。

因此,一上任,李小加便把港交所明确定位为“致力于成为中国内地客户走向世界以及国际客户走进中国内地的全球性交易所”,进而配合内地资本市场的对外开放战略。

为了让香港市场更贴近“最大、最主要的客户”,港交所2012年开始分阶段调整港股交易时段,使之与A股同步开市;为了把香港市场的“货”与内地的“钱”、世界的“钱”与内地的“货”之间的壁垒打通,李小加和资本市场的监管者创造性地发明了“互联互通”交易模式。

“沪港通的创新型模式可以使中国资本市场的双向开放先在自己‘家门口’实现。”李小加说。对于有市场人士把“互联互通”称为资本市场双向开放的“神来之笔”,李小加虽笑称“自己应该去申请专利”,但仍坚称:“中国证监会和香港证监会才是大英雄,因为两地监管合作、执法互助才是沪深港通得以成功的保障。”

2020年第一季,港交所来自沪深港通的收入及其他收益创下 4.04 亿港元的季度新高,较 2019 年第一季增加 74%。沪深港通的北向及南向交易的平均每日成交金额同创季度新高,分别达人民币 780 亿元及 216 亿港元。另外,债券通平均每日成交金额创下人民币 193 亿元季度新高,是 2019 年第一季的三倍多。

持续变革拥抱新经济

除了吸引更多的“钱”来港股交易之外,李小加也积极推动港交所完善“场”,吸引更多的公司赴港上市,以丰富港交所“货架”。

从5年前错失阿里,到如今迎回阿里,成为港交所与时俱进、拥抱新经济的最佳注脚,但其背后,却是李小加长达5年的不懈努力。

2014年,由于股权架构与港交所既有规则存在冲突,阿里巴巴转投纽交所,最终以218亿美元的集资额成为美股历史上规模最大的IPO。

满怀遗憾的李小加,在此后的几年里发起了两轮港股IPO改革尝试,终于力排众议,在2017年底得偿所愿。2018年4月30日,香港交易所修订后的《主板上市规则》正式生效,同日起接受公司按新规申请上市(IPO)。

修订后的港股《主板上市规则》新增三个章节,为三类企业赴港上市打开“绿色通道”:未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采用不同投票权架构的公司以及寻求在香港第二上市的公司。

“这是港股市场近25年来最重大的一次上市机制改革,也是最具争议的一次改革。”上市新规生效之际,李小加如此总结,“随着改革的完成,香港资本市场将迎来激动人心的新时代,香港会成为孕育创新公司的世界级摇篮。”

事实正如他所料。新规实行后,港交所迎来新经济公司上市潮。

据港交所统计,2018年全年共有218家公司在香港IPO,同比增长25%,挂牌数量创历史新高;IPO共融资2865亿港元,同比增长1.23倍,募资额创下2010年以来新高,港交所因此重夺全球新股市场“募资王”宝座。

2019年,在阿里巴巴回归的推动下,港交所2019年度再次成为全球最大的IPO市场。这也是过去11年内港交所第7次问鼎。当年,港交所迎来新上市公司183家,集资总额达3142亿港元,同比增加9%。

“阿里都回来了,没理由不相信那些漂泊在外的中概股公司不回来。”对于有腾讯和阿里巴巴的港股市场的未来,李小加很有信心。

2020年第一季,共有39 只新股在港股IPO,居全球首位;IPO募集金额144 亿港元,位列全球第四。

在推动内地与香港证券市场互联互通、推动上市制度改革拥抱新经济之后,李小加原本下一个目标是搭建全球市场互联互通平台。2019年9月,港交所向伦敦证券交易所集团发起了“世纪联姻”,但这场收购没有成功。

“我们会继续和内地监管机构和交易所紧密沟通,争取将更多国际产品纳入互联互通机制。”李小加说。

可以期待的是,未来,港交所仍将向“搭建全球市场互联互通平台”目标迈进。

(编辑:宇硕)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香港交易所资讯服务有限公司、其控股公司及/或该等控股公司的任何附属公司均竭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和可靠度,但不能保证其绝对准确和可靠,且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的责任(不管是否侵权法下的责任或合约责任又或其它责任)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