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

学瑞幸(LK.US)玩“自曝”,好未来(TAL.US)有哪些难言之隐?

2020年4月9日 15:52:58

本文来自 “燃财经”。

中概股接连自曝造假。瑞幸咖啡(LK.US)22亿元造假风波一波未平,好未来(TAL.US)销售收入造假一波又起。

北京时间4月8日,好未来发布公告称,公司在例行内部审计中,发现新业务线轻课的一位员工与外部供应商合谋,通过伪造合同及其他文件的方式虚增销售收入,好未来已就此事报警,该员工目前被依法拘留。消息一出,好未来股价盘后跌17%。截至昨晚收盘,好未来股价下跌幅度为6.74%,市值308亿美元。

巧合的是,就在同一天,爱奇艺(IQ.US)遭做空,被指在2018年上市之前就存在欺诈行为,2019年的营收夸大约80至130亿元,用户数量夸大约42%-60%。消息发布后,爱奇艺股价一度跌超12%。截至昨晚收盘,爱奇艺股价下跌幅度为4.57%,市值121亿美元。

一时间,中概股风声鹤唳。令人难以理解的是,为何瑞幸“自曝”事件刚发生不久,好未来就跟着自曝内部财务造假。“赶在年报审计前自己主动坦诚问题要比被举报情节轻,”行业内人士认为这可能是因为好未来审计通不过,“两害相较取其轻”的不得已行为。

“自曝”和被做空背后,显露出好未来近年来的扩张压力。其中,最大的挑战来自在线教育新兴玩家。

2019年,好未来和猿辅导在暑期广告投放上“杀红了眼”。扩张压力使得好未来由盈转亏,却仍然未能将猿辅导“甩开”。近日获得10亿美元融资的猿辅导成为估值最高的未上市在线教育公司。

此次好未来自曝,叠加了中概股信任危机,短期内好未来的股价下跌、市值缩水是必然,但因为造假涉及的轻课业务处于边缘地位,营收贡献较小,对好未来的基本面并不会造成太大影响。不过,此前好未来被做空就有投资者提起集体诉讼未能成功,行业人士预测,有此次“重大性要素和欺诈要素”,集体诉讼很可能卷土重来。

好未来为什么要自曝造假?

“审计通不过,必须自曝。”专业研究中概股的普楠PiCapital创始人冯斌如此解释好未来此时公布财务造假的原因。

事实上,好未来此前已经表示将于4月23日公布2020年度财报,财报前夕,再加上瑞幸公布造假事件,不少人猜测这个并不好的自曝时机是被迫选择。

透镜公司研究创始人、资本市场研究专家况玉清指出,很多人认为瑞幸和好未来是自曝财务造假,其实他们大概率是被逼无奈主动坦白的。可能是遭到做空机构的做空后,引起了审计机构的警觉,在进行专项审计时发现问题。在主动承认财务造假和被举报之间,肯定是两害相较取其轻了。

长期研究美股市场的凡德投资总经理陈尊德告诉燃财经:“现在消息这么通透,自曝行为比被其他机构发现更容易维护公司形象。因为瑞幸事件,现在审计机构也比较谨慎。年报到期日之前,如果公司和审计师达不成一致,迟早过不去,纸包不住火。”

好未来方面回应称:“事实上我们是可以不对外公布此次消息的,这完全是我们自发披露的。此次涉及到的业务虽然占总营收的比例不大,但我们需要对投资人负责。”

不同的是,瑞幸咖啡曝出的造假是公司大范围的运营数据虚增,而好未来是一个小团队轻课业务线的业绩造假。

这个此前并未有太大存在感的业务,到底是什么来头,为什么会涉及大额财务造假并被公司通报呢?

公开资料显示,轻课隶属于好未来素质教育事业群,于2018年2月上线,是“专注6-12岁小学学科素养培养”的在线学习平台。好未来集团总裁白云峰将学而思轻课定位为“应家庭教育场景的学习需求而生”的战略级产品。

目前好未来针对一二线城市主要是“在线”、“培优”和“创新”三个体系,而轻课主要针对欠发达地区,价格便宜,主打高性价比。学而思轻课手机应用显示,包含16节动画课的语文课程售价299元;包括28节动画课和16节AI直播课的英语课程售价499元。

在2019年底,轻课又推出了学而思轻课盒子,提出“让用户客厅秒变课堂”,将手机应用、智能音箱和电视盒子打通。也就是说,轻课通过和有线电视供应商、移动、百事通、京东等合作,从辅导班直接到家庭端,把好未来旗下的内容产品导入客厅,进入家庭端。

据悉,轻课的业务包括2B和2C两部分,贡献主要营收的是2B部分和运营商等的合作,此次曝出财务造假的正是这一部分。

据好未来称,轻课业务约占截止2020年2月29日的2020财年整体预计收入的3%-4%。好未来2020财年前三季度的收入约25亿美元,年报尚未发布,不过投研机构预测公司全年收入约为33.7亿美元,据此推算,轻课收入约7500万美元-1.3亿美元,造假数额应在这个范围之内。

“轻课属于录播课,比较便宜,利润空间也大,发展一直不温不火,去年学而思网校的广告费公司给拨了十几个亿,轻课就没什么广告,让它小而美的发展。团队有700多人,在集团里没什么存在感。”一位学而思网校员工告诉燃财经。

有媒体援引内部人士的说法称,2019年上半年时,由于业绩一般,公司一度希望将轻课与学而思网校业务合并,但后来轻课的业绩突然变好,就取消了合并计划。

春风时雨教育创始人、教育专家王思锋也告诉燃财经,轻课要合并到别的部门的消息确有流传,“不过2019年底我听行业内人士提到轻课的营收数据时也有点惊讶,比预期好很多。”

但是王思锋认为,业绩造假应该不是张邦鑫和好未来集团层面的主观意图,因为轻课对营收的贡献只有3%-4%,为此造假效果不大,引来外界指摘也不值得,而轻课团队为了业绩有造假的利益诉求和动机。

被做空与“自曝”背后,好未来的扩张难题

中概股教育公司被做空机构盯上不是新鲜事。

2012年,浑水质疑新东方营收造假、VIE架构有风险、毛利率过高等问题,当时新东方股价从25美元两天内暴跌到9美元。前不久,在线教育领域首家盈利的跟谁学也被做空,机构Grizzly指控其财务造假、刷单虚增学生人数、老股东抛售股票等,跟谁学股价一度下跌10%。创始人陈向东于4月8日专门开了媒体沟通会回应质疑。

好未来也有被做空的历史。2018年6月13日到7月26日,浑水连续发布了四份针对好未来的做空报告,指控好未来夸大利润、操控利润、审计漏洞以及存在可疑交易等,称其至少从2016财年起就欺骗性地将公司利润夸大了43.6%。受此影响,好未来的市值从2018年6月12日的243亿美元降至2018年7月31日的181亿美元,蒸发约62亿美元。

但好未来只是简单回应称,浑水公司的指控包含大量错误、未经证实的猜测以及对事件的恶意解读,并没有举出证据回击。后来用了1年多时间,好未来的股价才恢复元气。

成立于2003年的好未来,于2010年在纽交所上市。此后8年,公司股价从2.15美元一路上涨至2018年6月47.63美元的巅峰,市值增长高达21倍,超过新东方。

过去这些年,好未来成为中国头部教育公司。不过,随着猿辅导、跟谁学、作业帮等在线教育公司的快速崛起,好未来的压力与日俱增。2018年起,好未来新设了智慧教育事业群、内容产品事业群等多个业务条线,重点发力网校业务。

王思锋也提到,2018年暑假开始,好未来签了一个巨大的框架协议,砸了很多钱,把整个行业的获客成本都提高了,引起了在线教育领域的“烧钱”大战。2019年暑期投放大战中,好未来又耗费十余亿。

目前在线教育行业的格局是,好未来和猿辅导是名副其实的第一梯队,跟谁学、作业帮、新东方在线、有道等虎视眈眈。

事实上,对在线业务的巨大投入,已经拖累了好未来的整体业绩。在2019年7月公布的2020财年一季报中,公司营收7.028亿美元,低于市场预期,净亏损730.4万美元,同比降幅达110.9%。这是好未来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当天股价大跌11.38%。

此后,好未来的2019年中报显示,公司前6个月亏损2170万美元。不过即便如此,好未来后续的股价还是持续走高。到第三季度,公司净利润为2820万美元,虽有起色,但整体较上年同期净利润1.238亿美元下降了77.2%。

王思锋分析,好未来的亏损是因为对在线教育的投入,他们的线下部分一直很稳,线上也要拿到相应的领头位置,于是动用了很大资源。在他看来,在线教育现在还在初级阶段,最重要的是抢地盘,不是要利润,在这个点上,好未来的策略是对的。

“但是砸了这些钱,好未来也没有把猿辅导甩开。2019年上半年,学而思网校换帅,在业绩上肯定是受了一些质疑,行业里有一些张邦鑫对网校业务不满意的消息。”王思锋表示。

事实上,好未来和猿辅导的竞争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

在好未来最早验证出双师大班模式后,猿辅导迅速跟进;而在猿辅导的“斑马”系列火热吸金的时候,好未来孵化新品牌“小猴”系列,二者均是面向4-6岁儿童的AI课。

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在猿辅导“斑马”品牌推出1元购买斑马语文体验课活动一周后,好未来便紧随其后推出了“小猴语文”。目前,猿辅导“斑马”系列产品有斑马英语、斑马思维、斑马语文,“小猴”品牌也有小猴英语、小猴语文、小猴数学等产品。

近日猿辅导又完成了10亿美元G轮融资,成为在线教育行业最大的单笔融资,估值达到78亿美元,也是国内未上市教育企业中估值最高的公司。猿辅导旗下的猿题库、小猿搜题、小猿口算、斑马AI课等产品组成的“战车矩阵”已经形成了引流、赋能的闭环。

“猿辅导是以全公司之力在做,直接做决策的是李勇和其核心团队,但在学而思网校业务上做决策的是职业经理人,决策速度又不一样了。”王思锋表示。

因而,好未来财务造假表象之下,是公司整体压力在各个业务线上的传导。

集体诉讼可能卷土重来

此次好未来的自曝不仅引起了股价下跌,还带动了教育中概股的普遍危机。

4月8日晚间开盘后,尚德机构、有道、跟谁学、新东方、流利说全线大跌,尚德机构跌幅一度达12%。

陈尊德认为,好未来的历史财务数据比较稳健,商业模式比较好,预收款多,教育行业是一个朝阳的行业,再加上轻课整体的营收并不是特别高,并不会对好未来造成太大影响。不过他提到,因为好未来目前的估值相对比较高,会有一定幅度的回调。

“造假是个黑天鹅事件,对好未来的影响首先是股价,做教育的公司三天两头陷入造假事件,这在价值观上就是冲突的;其次是对内部的信心打击,确实有一个倾向是,这家公司已经是一个大公司了,它的初心和企业文化会被稀释,后续公司的文化和组织能力是不是跟得上可能是要检讨和反思的。”王思锋指出,不过,他认为这对好未来的基本面没有造成实质性影响。

确实,按照常理,一个公司的新业务在早期通常不会太追求收入和利润,轻课造假,其团队内部是急于求成、KPI过重、压力太大,还是好未来一向稳步前行的企业文化出了问题,值得思考。

此次好未来自曝造假,虽然很可能只是一个业务线金额并不算大的造假,但带给公司的影响不容小觑。

冯斌指出,2019年9月好未来遭做空后美国股东集体诉讼,原告的举证没有被法院采纳,一审被法院驳回了,原告已经上诉。这一次股价下跌,极有可能引发新一轮证券欺诈集体诉讼。

“规模较大的科技型公司本来就是美国专业集体诉讼的典型猎物,而这一次好未来曝出的财务造假,符合原告诉讼举证的五个要素中最重要的重大性要素和欺诈要素。不过,鉴于诉讼风险和诉讼成本,有可能的结果是和解,投资者拿钱走人,专业集体诉讼律所是最大的受益者。”冯斌表示。

(编辑:李国坚)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香港交易所资讯服务有限公司、其控股公司及/或该等控股公司的任何附属公司均竭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和可靠度,但不能保证其绝对准确和可靠,且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的责任(不管是否侵权法下的责任或合约责任又或其它责任)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