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沙特已无兴趣与欧佩克+合作,石油价格战继续

2020年3月29日 10:06:40

本文转自“金十数据”,原标题:沙特不想谈,石油价格战继续。

沙特已经没兴趣继续与欧佩克+合作。

据一位欧佩克代表报道,欧佩克轮值主席国提议召开紧急会议,评估油价暴跌的市场状况,但遭到多数成员国反对,其中沙特是最大反对者之一。消息人士称,其他欧佩克成员国认为会议不会有效果,因为沙特和俄罗斯之间的石油战需要由各自的领导人来解决。

担任欧佩克轮值主席的阿尔及利亚本周致信欧佩克秘书处,敦促其在4月10日之前召开欧佩克经济委员会(Economic Commission Board)电话会议,让来自各个成员国的技术专家审查冠状病毒对石油市场的影响,评估在冠状病毒危机和价格战双重暴击下,油价暴跌的市场状况。

然而,上述匿名代表透露,该请求未能获得继续推进所必需的多数支持,而沙特就是反对者之一。

除阿尔及利亚外,伊拉克也敦促欧佩克举行紧急磋商。伊拉克上周也写过一封类似的信,要求部长们举行紧急会议,但也没有引起注意。

目前看来,有一点已经很清晰,沙特从头到尾的态度都是“不想谈”,已经没兴趣继续与欧佩克+合作,甚至其主要政治盟友美国发出威胁信号也没有令它动摇。而俄罗斯也已经表明,将坚持增产立场。俄罗斯能源部副部长帕维尔·索罗金(Pavel Sorokin)表示,每桶25美元的油价令人不快,但对莫斯科来说并不是灾难。

周五(3月27日)晚间,沙特能源大臣也发表声明,称与俄罗斯之间并无会谈,WTI油价闻讯跌到21美元/桶的边缘。沙特能源大臣称:

沙特与俄罗斯的能源部长们并没有接触,没有讨论过任何增加OPEC+成员的事宜,也没有讨论过旨在平衡油市的共同协议。

沙特这番话显然是往多头心上再插一刀,另一方面也是在暗怼俄罗斯。因为就在沙特能源大臣发表声明前几个小时,俄罗斯能源部副部长称,光靠OPEC+稳定不了市场,如果这是全球市场的问题,那么就需要更多国家参与进来。

原油多头们现在唯一的希望是,美国能成功施压沙特,让它撤回增产承诺。

知情人士说,虽然美国现在正在向沙特施压以限制生产,但沙特无意改变路线。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上周三采取了迄今最强的行动,以平息市场。特朗普本人尚未进行干预,尽管上周表示可能这样做。

然而,这次更严重的问题在于需求端,分析师们并不认为白宫能解决这个问题。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高级研究员埃伦·沃尔德(Ellen Wald)表示:

特朗普向沙特和/或俄罗斯人施加压力以削减石油供应的窗口上周可能已经关闭。现在,随着欧洲,美国和印度的大部分国家关闭经济并发布居家指令,崩溃的需求才是大问题。

ING的策略师们周四也称:

油市现在的问题是,即使我们看到沙特有所节制,在当前的需求冲击之下,二季度的过剩仍将十分严重。我们的基本看法是,油价战未来一个季度仍会持续,二季度ICE布伦特油价将跌向20美元/桶。

稍早前,高盛也警告,4月全球原油需求可能暴跌1870万桶/日,较3月预期的1050万桶/日跌幅近乎再翻一番,就算油价战完全停止也不足以挽救市场。高盛直言:

需求端遭受如此大的冲击之下,供应端做出任何反应都于事无补,包括欧佩克核心成员国冻结产量或减产也是徒劳,除非真能每日削减几百万桶的供应。

本周,全球还有不少分析师和交易商争相下调原油需求和油价预测。全球最大的独立原油交易商Vitol认同高盛的观点,最新预期原油需求未来几周可能暴跌1500-2000万桶/日,全年来看,需求可能下降500万桶/日。

巴克莱两周内已经两次下调今年的油价预测,预期2020年WTI原油均价为28美元/桶。而高盛3月9日就警告,20美元油价近在眼前。

今年前3个月WTI油价走势

油价已经连续第五周下跌,到目前为止,本季度美国原油已下跌约65%。截止3月24日的CFTC数据显示,纽约原油净多头减少4224手,至436013手。这场风暴中,最先崩掉的可能是北美市场。

据观察,北美几种粗品级原油的交易价已经跌到了个位数。上周五,加拿大西部精选油公司(Canadian Western Select)的基准价格跌至每桶5.06美元,该基准价格是加拿大巨型油砂业的价格。墨西哥湾的南部绿色峡谷(Southern Green Canyon)油价为每桶11.51美元,怀俄明州轻质油跌至3美元/桶。

贝克休斯公司周五发布的数据显示,美国石油公司本周闲置了40台钻机,是上周减产速度的两倍,是自2015年4月以来最大的收缩。一半以上的停产发生在西德克萨斯州和新墨西哥州的二叠纪盆地,这对于该行业来说是一个不祥的兆头。

记住,最大的冲击可能发生在4月1日之后,因为届时欧佩克+的减产协议到期。

(编辑:郑雅郡)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香港交易所资讯服务有限公司、其控股公司及/或该等控股公司的任何附属公司均竭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和可靠度,但不能保证其绝对准确和可靠,且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的责任(不管是否侵权法下的责任或合约责任又或其它责任)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