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芒格最新演讲完整问答34问:核心谈中国投资机会

2020年2月16日 17:36:30

本文来自 “投资人记事”。

美国当地时间2月13日,96岁芒格参加“2020年Daily Journal股东大会”,一场“芒格粉”的顶级盛会召开,芒格全场共回答了34个提问,众多问题的指向都是中国。

抗疫过程中,日本优雅的抗压方式也赢得中国民众的喝彩。芒格先生也在会上为日本在25年逆境中的哲学处世点赞。

以下是根据视频整理的问答全部内容。

世界上质量最高的公司不在美国,在中国

问1:过去,你把价值投资者称为一群捕鳕鱼的人,并暗示他们可能是另一个池塘里的鱼。

你也讨论在足够长的时间内,投资者回报如何反映企业回报。鉴于许多最高质量的企业都在美国,我们是否花些时间来分析一下美国企业的质量?我也知道,价格很重要。所以,我很想听听你是怎么想赛马的质量和赔率的?

芒格:它们都很重要,所有的价值投资都是,努力获得比你所支付的更好的前景。

你不能同时做所有事情,你不能在一天内跑完12个不同的州的马拉松,你必须找到自己的狩猎场。

我所感兴趣的是什么,是年份吗?我不这么认为。

我认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公司不在美国,中国的公司更强大,增长更快,我对它们有投资,而你们没有,我是对的,而你错了。(全场大笑)你可以笑,但我说了一个简单的道理。

李录是整个房间里最成功的投资者。中国最好的投资在哪里?他做得很棒吗?这些对收益都很有帮助,但如果你知道该去哪个狩猎场,那就更好了。

一位渔夫告诉我,捕鱼成功的关键在于:在有鱼的地方捕鱼,在便宜的地方钓鱼。

你如果看不清楚,那就另找地方钓鱼。

问2 :我很想听听你对加拿大的见解,包括政治制度、银行系统、住房部门、资源行业、医疗保健系统,任何见解都行。

芒格:我非常偏爱加拿大。它的公费医疗制度很有效。他们很明智地选择了公费医疗,并支付他们的药费,而不像我们这样。这些年我们相处得很好,两种不同的语言并没有形成阻碍,这是一个不幸的意外。

在某些方面,加拿大做得比我们好。(补充)我们在加拿大有客户。

问3:计算机和人工智能在投资方面比人类做得更好。为了保持竞争力,分析师、投资经理和投资管理行业应该做什么?

芒格:我认为,投资管理行业所做的一切,都是为未来更艰难的时期做准备。

指数化投资已经跑的够远了。另外,薪酬丰厚的对冲基金和私募股权有些过度行为,令人厌恶,这将带来麻烦和痛苦。

捐赠基金有句口头禅,都想要更少、更好的经理人,而其他人都在做指数化投资,这不是好事。

如果你以书呆子的思维方式思考,并坚持足够长的时间,你会没事。对于其他人来说,如果你和人群走在一起,我认为未来会有痛苦。

问4:我来自凤凰城。过去,你为大多数寻求财富积累的人推荐指数基金。沃伦•巴菲特曾建议采用卖出策略获取收益,而不是追逐股息。

如果我们综合这些想法,似乎终身投资的最佳做法是使用指数基金进行积累,退休后采用卖出策略获取收益。你同意吗?如果同意,你认为使用该策略有什么好处?

芒格:对大多数人来说,这(卖出)是收益的原因。

另一方面,这大概率是在赌博。在这个非常有趣的游戏里,回报是可变的,会诱惑人们赌博。

说到赌博,中国的个人投资者持有期通常都很短,他们喜欢赌博,这真是太蠢了,简直难以想象。我真的想象不出比中国人的持股方式更愚蠢的事情了,虽然他们在其他各方面都非常优秀,这表明保持理性是s多么困难。

我也并不认为基金经理是正确的,他们会有很多麻烦,操作太过频繁了。

讨厌像比特币,本质上反社会

问5:我来自印度。你提到过,有伟人读过你的生平,证明你不是受害人而是幸存者,这种不是受害人而是幸存者的生活态度帮了我的忙。这可能是最了不起的生活之道,你能否再说一下,这个想法是怎么帮助你的?

芒格:它感觉像是一个很有趣的改变。

有些人受到他人伤害。如果不因此引起民愤,就不会有改革。

但任何一件事都有正反面,一些聪明人甚至会觉得,自己是历史的牺牲品。

最好的态度是,要对所有事情都保持乐观,并坚持努力。

我不喜欢政客通过让别人觉得自己是受害者而获得成功,这让我毛骨悚然。

我不相信,一个人会一直成为受害者而不是幸存者。如果感觉像一个受害者,认识到自己的处境是不好的,那没关系,努力改进。

但如果有深深的受害感,认为一切都是别人的错,让受害的情绪包围自己,那真是太蠢了。

然而,政治家需要某种声誉,他们针对人们正在谈论的不利事件做事情,来实现自己的职业抱负。他们认为他们在做世界性的工作,这绝对是疯了。

问6:你在加密技术方面的立场非常明确。你是否认为,一些金融科技技术可能对大型银行构成威胁?

芒格:我对加密技术了解不多,只能避开它。

顺便说一句,有很多东西对我都太难了,我把它扔进“太难”的文件里。

偶尔我也会去做一些困难的事情,这是故意为之的。比如《每日镜报》,基本上是很难的事业,这真的很难。我96岁了,这么高强度的工作,这有点疯狂。

但我讨厌像比特币这种东西,我讨厌本质上反社会的东西。

我们需要真实货币。目前很确定的事情是,我们美国人意外地创造了世界储备货币,世界需要一种储备货币。

世界储备货币把我们置于一个位置:我们讲实际履行对世界其他地方的责任,我们会做到的。但我感觉,我的美国同胞并没有让人们有任何很强的信任感。

我认为,一旦你对别人承担了很大的责任,当别人依赖你的时候,你就要为他们着想。

非常佩服日本人应对逆境的方式

问7:我们有创纪录的预算赤字、失业率和资产负债表扩张。您认为我们为什么没有通货膨胀?其次,您能推荐一些去年读过的好书吗?

芒格:关于通货膨胀,世界上的经济学家认为,他们知道的比实际情况要多得多。

发生的事情很奇怪。为了应对经济大衰退,世界各国的私人资金像疯了一样投资各种资产。即使是多年前,经济学界也没有人会如此大规模地推荐这么去做。

我认为,当谈论经济学时,我们所有人都应谦虚。伦敦的约翰逊说过,做经济学演讲,就是当你觉得热的时候,用你的腿导热,这没什么用,但其他人很喜欢。

我不能比伦敦的约翰逊做得更好。

(你会推荐什么书吗?)人们寄给我的书比我能读的多。我收到了很多书,我快速地浏览了很多。

书对我一生都很重要,我从中找到了我的思想。我以前读的书很少,但比现在读得好,因为我现在视力不好了。也许你应该和年轻人谈谈书的事。

问8:我的问题是关于你对全球市场和经济的展望,特别是在中国经济带动全球经济放缓,以及地缘政治风险上升的情况下,你对未来市场和经济有什么看法?

芒格:我有正当理由对中国乐观。没有哪个国家能像中国一样发展得这么快。我认为他们做了很多,我非常钦佩那里发生的一切。

我们停下来想想,他们遭遇了马尔萨斯陷阱,他们用我们美国人不喜欢的方法阻止了50万婴儿出生。我觉得他们是在帮世界的忙,他们的所作所为令人钦佩。

基本上,我对中国没有这种敌意,我真的钦佩中国人民所取得的成就。

他们最初是共产主义者,他们的领导人都是好的,这太神奇了。你能想象一个共产主义国家,经济飞快增长和繁荣生活。上亿人摆脱贫困,我喜欢中国发生的一切。

我觉得美国还是要和中国相处,中国也还是要和美国相处。

关于我对全球局势的看法,全球实行负利率,这太奇怪了。

另一件我非常欣赏的事是这会让你震惊的:有一个现代国家经历了25年的停滞。怎么会有人欣赏25年的停滞期?

我认为,日本人用高超的哲学技巧处理了25年的停滞期,它不会堕入深渊的。日本人并不喜欢25年的停滞,但他们像男人一样接受,他们不抱怨和哭泣,他们表现的不像是街头流浪汉。

我非常佩服日本人应对逆境的方式。我不认为逆境是因为犯了多大错误,日本在逆境中成长。

日本是出口大国。后来中国、韩国崛起了,他们都要面对更激烈的竞争。我不认为逆境是日本的错。它只是发生了。我觉得他们挺住了,从来没有为了得到别人的赞赏而表现出很好的样子。

我认为,美国有很多东西要向亚洲人学习。

日本的一切都很干净,在市中心,也没有流浪汉在街上大便。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

犯错的时候,学会改变

问9:我希望你能与我们分享一些你如何利用不确定证据来做改变的例子。

芒格:能够很自然的就知道自己犯了错误,这是种天赋。

当你错了的时候,你必须学会改变主意。

我实际上是在努力抛弃信仰。大多数人会很奇怪地珍惜已经拥有的愚蠢,因为他们认为自己的想法一定很好。

我想你应该重新审视一下你之前的想法,特别是当不确定性的证据出现时,理性是最重要的。

最聪明的人也会做最愚蠢的事情,这样的例子你都不需要费劲去想,事实上,大多数人都可以就去年做了什么,举出一两个不理性的例子。理性很难。

问10:我想知道您对凯恩斯和哈耶克的评价,您更喜欢哪种经济理论,如果应用个人目标设定,您会建议我们在规划和灵活性之间遵循哪种模式?

芒格:凯恩斯是个很有趣的人。有人可能比他对经济学界的影响更大吗?也许除了亚当·斯密。

我经历过大萧条时期,凯恩斯在解决大萧条方面做得非常好。然而,最终让让我们从大萧条中走出来的,是阿道夫·希特勒的第二次世界大战。

我不知道没有经历这些,你怎么能学习经济学。哈耶克更复杂。我不认为我是世界上最好的。我已经读过他的书。但我不确定我是否同意。这对我来说太难了。

评价马斯克:“不要低估那些高估自己的人”

问11:我想问你关于特斯拉(800.03, -3.97, -0.49%)的问题。该公司的市值约为1400亿美元。上周,该公司股票交易额约为2000亿美元,期权交易额约为5000亿美元,股价每天波动约20%。与此同时,马斯克先生似乎很高兴能阻止这种波动。我想知道你对这种情况和对马斯克的看法。

芒格:我的答案是:我永远不会买它。我永远不会卖空。

说到埃隆马斯克这个人,洛杉矶的Howard Ahmanson说过一句话:“不要低估那些高估自己的人”。

我觉得埃隆马斯克这人很奇怪,他总是高估自己,但他也不是总是错的。

世界两大改变正在发生

问12 :我是来自中国的投资者。我做风险投资,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您对未来五十年或者一百年的价值投资有什么看法?第二个问题是您对产业投资的产业研究有什么建议吗?

芒格:我想我对工业投资没有什么评论。我确实感觉世界可能会改变。我认为有两个改变是可能的。

人们可能会通过花哨的把戏延长寿命,减少癌症死亡,奇怪的事情就会发生。

再想象一下,科技领域已经发生了什么?整个互联网在发展着各种各样的东西,所有那些老公司,所有的日报都在消亡,所有的制造工艺都在改变,而且变化很大。

我确实感觉到,一些重要的事情很可能已经发生了,有些即将发生。当有足够的食物,有额外的钱,你能做些什么?

我确实认为,我这一代人最擅长的是技术革新,孩子不在死亡,生活水平很大程度提高了,会使用空调,药物也做了改进,它们可以让关节不再疼痛。

我不认为我们在未来会有这么大的进步,因为我们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步。

问12:之前在媒体上,你提到了走正道的好处,以正确的方式对待客户等。但有种感觉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就是与西方相比,中国的商业更灵活,对法治的尊重更少,透明度也更低。你是否也有这种担心。

芒格:事实上,我更适应自己国家的传统。

当然。考虑到中国曾经陷入了马尔萨斯式的贫穷里,我很钦佩他们的做法,这是真正的进步。

那个领导人(邓小平)说,不管是黑猫还是白猫,只要能抓住老鼠就是好猫。这是一位聪明的领导者。

我认为,在其他聪明领导人的带领下,他们会继续进步的,甚至可能克服对赌博的疯狂热爱。

我最近和一些中国人在一起,告诉他们我对风水的看法——他们应该克服它,因为它纯粹是迷信。

问13:(女性)你有长寿秘诀吗?你每天工作多少小时?你是如何保持终身学习跟上所有信息的?

芒格:我的长寿纯属偶然,在我的家族中,没有男性能活到这个年龄(96岁),这很奇怪。我帮不了你。

痛苦的经历逼着我们更理性

问14:你之前提到的一些心理技巧对你有帮助。一个是走正道,另一个是完全理性。

在你的生活中,哪些心理技巧对你有帮助?你还提到一些练习,在风险投资、私募股权、政治等领域,你还看到了什么其他技巧。

芒格:我不认为,鸦片(鸡汤)的广泛使用对我们有帮助。

总有一些令人痛苦的事情,会帮助我们学会理性,过程是非常复杂的。

你还记得中国皇帝是如何戒除鸦片上瘾的吗?当时中国八个男性中就有一个是鸦片上瘾者。

中国皇帝不需要杀很多人;他只是说使用者死刑,没有例外。然后毒瘾问题就消失了。

我认为,如果事情足够糟糕的时候,早晚会有人尝试这种方式。当事情足够糟糕,这可能不是最糟糕的处理方式。

问14:我是三个14岁以下孩子的父亲。我想问,你会推荐什么来教孩子们如何为成功的人生做准备?

芒格:做一个好榜样,说教不起作用。

负利率或持续很久,这让人紧张

问15:总统的Twitter(TWTR.US)账号上提到了负收益率,看来他想在美国推行负利率,你会反对负利率吗?

芒格:这会让我非常紧张。然而,我认为当局没有太多选择。也许政府不得不迅速采取大规模的刺激措施。在危机中,我头脑中唯一的武器,就是财政支出和调整利率,这可能是正确的事情。

但我认为,一旦做了,人们就会做过头,这是政府和人民的本性。这让我很紧张,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问16:我的问题是关于低利率对保险的影响。例如,浮存金回报率降低可能导致保险供应紧张。过去,南加州的出租车有三家主承销商,而现在只剩下一家。

我们将垄断南加州所有的商业出租车保险。您跟GEICO和WESCO的首席执行官交流过,你认为10年的低利率会对保险供应构成系统性风险吗?

芒格:我对极低利率的想法感到不安,负利率可能会持续很长时间,甚至更极端。我想没人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如果你有点不安,欢迎加入俱乐部。我认为这是很危险的,但我想我们必须做我们做过的事。

我也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但我觉得你的担心是对的。

现在还谈不上“漂亮50”时期

有些公司贵了,但不会倒闭

问17:现在赤字已经这么高,利率下行是否导致更多泡沫?

我记得在70年代,我们有漂亮50。现在有很多股票,每个人都在投资,过去的四到五年里,他们的价值一直在下降,同时也看到你拥有几只食品股票,对于你持有的卡夫食品的股票26%的股份,为什么你的公司有理由因为压力而完全购买我们的垃圾食品,并利用低廉的价格?

芒格:我认为我不能评论,伯克希尔哈撒韦(340223.94, 1723.94,0.51%)公司下一步可能会这么做。

在“漂亮50”的疯狂年代,一家生产家庭缝纫机公司的市盈率可以高达50多倍,这是由摩根银行创造的,50多倍市盈率的缝纫机公司,一年收入才多少?而我们知道,这样的公司肯定是要倒闭的。

“漂亮50”那会儿绝对是疯狂,目前我们还没到那个程度, 有些公司很有价值,可能是价格太高了。但我不认为一家领先的科技公司一定会失败。

问 18:我目前在南加州大学攻读MBA,我的很多同学都在考虑增加私募股权和风险投资。你提到过,你的一些家人在私人股本行业,工作的成本更高。你也提到了你在那个群体中看到了很多过剩。你给家人提了一些建议,能不能对年轻人给些建议。

芒格:我的家人对我对他们职业选择的看法不是很感兴趣,我尊重他们的不感兴趣。

但我确实认为我们过度。通常,当你开始谈论“调整后的EBITDA”时,基本上就是智力欺骗。但很多知名人士会这么说,并为这种说法收取费用。

我不喜欢这种令人讨厌的过度。我不喜欢一家私人股本集团卖给另一家公司,提取的费用越来越高。一些金融业务很自然就会过度技巧,诱惑太大了。

我认为这对国家不好,不幸的过剩导致了大萧条和希特勒的崛起。我们最终会为不幸的过度、愚蠢和贪婪等付出巨大的代价。

问19: 我来自旧金山。我的朋友Tony 目前滞留在中国,请让我代表他问这个问题。大家都知道你是个爱读书的人。你有没有重读过以前读过的书?如果有,你会读哪些书?

芒格:我会读啊。给你举个我想读的旧文例子。

昨天,我读到了一篇关于当前形势的文章,我突然想到,80年前,我读过一首乔治·萨姆(George Sam)写的诗,她是一位女作家。但当时的女作家为了出人头地,有时会使用男性的名字。

乔治的几首老诗是《贫穷女神》。她说,黑尔并不贫穷,是一位伟大的贫穷女神。我记得收尾的诗句是:你想放逐我,却又想让我回来。

我有点同意这首诗,我想再看一遍。但不知道如何在网上找到,或者有人会寄给我。

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想告诉那些有偏见的政客们,他们谈论要消除所有贫困,这是个愚蠢的想法。

在现代文明中,财富是相对的,人们想要的是地位,追求更高的地位。但对于一些人来说,无论多么努力,有多少成功的理由,还是会有90%的人在底层。我们实际上需要一些强硬的激励,让文明发挥作用。

乔治·萨姆是对的,贫穷女神并不全是坏的,她有一部分是好的。当然,希望我的想法不同于他人。

我认为,一个亿万富翁谈论贫穷女神的荣耀是有贡献的。但只有像你这样的书呆子才会欣赏。

问20:我你是电动汽车的早期支持者,特别是你在比亚迪的投资。我想知道,站在今天来看,其他技术,如氢燃料电池或其他可能想到的同样重要的技术,会有什么作用,可能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芒格:我认为,电动汽车将比氢燃料电池更受欢迎。把太阳的能量转化为汽车的电能,从长远来看,这是一个好主意。所有技术都会起作用,一些技术正在改进。

我们做了很多电池,实际上是相当安全的,带来的享受更多,我认为这一切都很好。

我来了加利福尼亚,我们有石油俱乐部,我们有冒险者,有大型石油公司。这有点像德克萨斯,加州政府在几十年都没有发现了新的石油,

我认为,依靠碳氢化合物作为能源是危险的,我们得直接从太阳那里获取更多资源。

我认为,德州最终会像加利福尼亚一样。

问21:你认为美国有必要实现贸易顺差吗?在下个世纪保持繁荣?

芒格:答案是否定的。(没了,全场大笑)

保持工作激情的秘诀

问22:这个问题是给我的五个孩子的,他们可能以后会看,你如何让你的子孙们尽可能长时间地持有他们的股份?

芒格:我不是一个好榜样。我的孩子们做很多他们喜欢的事情,我就更快乐了。

如果我能把自己做到最好,我有能力抚养我的孩子,当他们失败的时候,我接受结果。

我不会为孩子们现在如何持有股票而操心。

问22:我是南加州大学的一名学生,现在18岁,在上大学,有时我对我所做的事情失去了兴趣。而你96岁了,还是对你所做的如此有激情。是什么让你坚持下去呢?你还有什么动力吗?谢谢。

芒格:也许我很幸运。我喜欢我所做的。我有很好的伙伴和朋友,有一个和睦的家庭。我对问题很感兴趣。

我一直是个很幸运的人,我不知道如何让别人也变得幸运。我本可能成为另外一个人,成为一个可怜的酒鬼,在阴沟里呕吐,那太惨了。

我无意中进入合理的幸福模式,这不值得称赞。但我确实认为,力求理性是有帮助的。这是你唯一能从你的书呆子伙伴这里得到的。要想不成为一个性玩物,你需要依靠理性。

问23:各国试图找出如何在不污染环境的情况下发电。能谈谈您对核能的看法吗?据我所知,比尔·盖茨(Bill Gates)一直是它的大力支持者。我读到沃伦曾在50年代投资铀矿,最近还资助了一家铀矿银行和中亚。如果你对此有何评论?

芒格:我很尊敬比尔盖茨,他认为有责任砸钱在一些不受欢迎的东西上,这些会对社会有用,这是令人敬佩的事情。

问题是,你想让一群疯狂的人类拥有多少可裂变材料?我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他做的其中一件事情我们很快就会做。我们必须直接从太阳那里获得更多的能源,这对大家都有好处,每个人都会收益很多。

即便没有全球变暖的问题,我也赞成太阳能。我赞成现在开始直接从太阳获取能量来代替化石燃料。节约碳氢化合物和使用更多的太阳能,这是一个好主意。

顺便说一句,这对其他人来说不是正常的。我是对的?也许从狭隘的角度,我是错的。

问24:我目前是一名学生。所以我的问题是关于全民基本收入。作为一个政府或公共项目,给每个人定期支付,没有任何工作要求。你有什么建议?

芒格:如果做的太多,将完全毁了一切。一点点,我们还能负担,具体怎么做,应该通过政治程序来确定。

问25:你经常谈到,理性是一种道德义务。然而,人类一直背负着阻碍我们理性思考的进化包袱。有没有什么工具或行为可以帮助你进行理性思考?

芒格:答案当然是,人类还有别的事吗?

我最喜欢的是反向思考。举个例子。我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是一名气象学家,我被告知如何绘制天气图、预测天气,我实际是在飞行员提供飞行保障。

反过来想这个问题,如果我想杀掉很多飞行员,最简单的方法是什么。让飞机进入结冰状态,飞机无法操纵,或者燃料不够用了,或者找不到下降的地方,让他们无法降落。

所以,我下定决心,我要远离杀害飞行员的危险,就是帮助飞行员避免这些情况。

同样的,如果有人让我修复印度,我可能会说,我能做什么?我想出了所有最容易伤害印度的事情,然后避免这些事情。

你不会去想你想要什么,你去想你想要避免什么和逆转什么。

如果你是一个气象学家,你真的知道如何避免飞行员发生某些事情,结果会很好。代数也是一样的,伟大的数学家都会反向求解。日常生活也如此。

当你去避免一些东西时,你也会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彼得·考夫曼今天在这里,他喜欢这个想法:你要知道世界从上往下看是什么样子,现在看起来就像是从下往上看。你要同时拥有这两种观点。

对现实的认识也是如此,这么一个简单的小把戏,想想从上面的人是怎么看的,下面看的样子是怎么样的。我怎么能伤害我想帮助的上面和下面的人,避免去做这些事情。

好吧,我听说有人想帮我。所有这些事情都能帮你想清楚。它们是如此简单的把戏。但就像情人一样,他们真的很有帮助。

我们伟大的教育体系,在教导你取得优异成绩时,并没有教你这些简单的技巧,这是大错特错。

学会对自己说:“这对我太难了”

问25:如何去研究一家你从未听说过的新公司?研究一个公司的内在价值,你会花多少时间?公司很贵,但你仍然继续密切跟踪该公司并对其进行研究,或尝试快速实现估值,而继续研究的代价不低。你如何平衡你花在研究公司的时间?

芒格:复杂的事情,我不做。对于那些我无法超越其他人的事情,我不参与,别人与我无关。

“你有制药公司吗?”“你猜猜什么新药是有效的?”

我没有优势,别人都比我强。我不玩任何别人聪明、而我愚蠢的游戏。

我在蠢人扎堆的地方找自己的优势,相信我,这样更好。上帝保佑我们愚蠢的竞争对手,是他们让我们变得富有。你应当学会对自己说,“这对我来说太难了”,我很擅长这么做。

问26:电动汽车的销量下降了50%到70%,而特斯拉却增长了50%。电动汽车的未来是什么?

芒格:我不是电动汽车未来的专家,除了我知道它们正在到来。比亚迪的销量下降,是因为中国减少了补贴。特斯拉的销量上升了,因为埃隆让人们相信他能治愈癌症。

世界巨变,很多壁垒被打破了

问27:这几年我听到的最令人惊讶的观点之一是,我们从来没有真正的新闻道德,新闻总是接到黄牌警告,以你90年的观察,这是真的吗,这是因为最近的商业模式从订阅转向了高价订阅?

芒格:过去,网络、报纸和杂志的新闻从业者都相当不错,而现在这群人是在故意撒谎,这样他们卖得更好。

我更喜欢以前的那些人,现在这些人都非常善于煽动仇恨。

任何政治都不是由某个著名的煽动仇恨的表演者所决定。但我们知道,媒体会激起愤怒,有些愤怒可能有一些建设性的作用,但他们做得太过头了,仇恨太过强烈了。

播音员的大脑已然是一棵红色卷心菜了,观众也是,而媒体还承载着为全人类站岗的责任。

问28:人们普遍认为,技术加快了变革的步伐,它的影响遍及大多数行业,颠覆了传统模式。你有漫长的职业生涯,我在想,你认为传统产业正在以异于以往的速度被削弱吗?

芒格:我想,原有模式已经一次又一次地被攻破了。想象一下伊士曼化学公司破产的情景,伟大的百货公司濒临灭绝,新闻的壁垒被打掉了。

现在美国汽车工业的实力,与1950年相比,旧的经典模式很快就消失了,这可能是现代经济体系中自然的一部分,很多模式都不起作用了。

有耐心和理性的书呆子,会做得很好

问29:我现在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一名本科生。你会给那些对商业和金融有热情的年轻人什么建议。

你认为,让自己了解商业世界、更好地的工作方式是什么?我怎样才能通过现在所做的工作,最大限度地发挥我在未来合作中的潜在价值?

芒格: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很多人想通过金融课程来了解我们,这些人不会都变得富有。99%的人将会排在底层的99%。这就是商业世界的运作方式。

我这一代的人,是有耐心和理性的书呆子,他们靠自己的收入生活,最终做得很好。

当看到机会时,非常迅猛地抓住它,这适用于新世界的主人和成功者,他们是有魅力的明星销售员。我不是那种人,所以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如果你不是书呆子,我帮不了你。

最有可能的情况是,大多数人都不会成功,容易赚到的钱会导致可悲的过剩。

就像自然界里,一群非洲动物在尸体上进食,这是大自然故意选择的。我也不认为它有多好,我也不认为现代金融有多精彩。

在我那个年代,所有金融从业者都更像是工程师,经历大萧条中的失败,他们试图让一切变得超级安全,这与现在是完全不同的。

我不知道,如果我在你的世界开始,我会做得多好。这比我刚来的时候,在这个商业世界里崭露头角要困难得多。

我最好的建议是,降低你的期望,你会更快乐。总的来说,这听起来很傻,却是一个非常好的主意。但很明显,这里有多少人满足于相当成功?这是值得知道的,因为这是我们大多数人都会得到的。

问30:我想听听你对波音(BA.US)公司业务安全的看法。你最近是怎么看待这件事的?

芒格:关于这个的其他想法最近展开了。我不喜欢跳到波音上。

波音是一家伟大的公司,有着很好的安全记录。他们迷失了方向,犯了一些愚蠢的错误。

当你试图为成千上万的人做一些复杂的事情时,必然偶尔会出现失误,大多数时候来看,有惊无险。

几年前,波音公司差点就撞上了飞机,一些旧机型发生了几起坠机事故。当时我是美国航空安全委员会的成员。几个月来,没人能搞清楚。附加条款中的一些东西不起作用,造成了三次坠机事故。

它们当时活了下来,这次也会活下来。但是,飞行的安全错误确实代价高昂,应该避免。

问31:我有两个问题:首先,你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谈人类误判心理学了。你最近有没有看到什么新东西。第二,你提到,在你的一生中保持理性是多么重要,我们可以采取哪些步骤来变得更加理性?

芒格: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任何人都不能指望别人告诉你,大喊一声理性,然后你就得到一个好结果。理性是一种慢慢得到东西,存在变数,淡有比没有好。

你会发现没有理性的人是多么的糟糕,他们很容易生气,而且总认为自己是对的。

随着世界更加繁荣,社会安全网正在迅速建立,这是令人向往的好事。共和党人总是反对它是错误的,民主党人把它推得太远也是错误的。两党都没有完全控制政府。我们拥有我们想要拥有的结果,这是接近正确的。

权力确实会导致腐败。美国制度的天才在于,没有人会得到太大的权力。任何一方拥有所有的权力太大了,美国文明不会运作如此良好。

问32:你能详细说明一下天堂计划吗?你们是如何确切地或具体地改善医疗保健的?

芒格:这是非常有趣的项目。从很多方面来看美国的医疗保健,它是全世界最好的。我们的医学院、制药公司有更多的人才,比世界其他地方的总数或者人均都要多。

但另一方面,如果你真的走进美国的医院和医生的办公室,也许你会发现大量适得其反、不必要的东西。

某些没有好处的成本,实质上是有害的。你会发现,如果有些人他们如果没有赚钱的动机,你不会得到很多适得其反的医疗护理。

像凯泽这样的人,不会做很多不必要的蠢事,我的小女儿不会为了赚更多的钱而去做别人做的坏事。由于医院和医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他们做了大量的浪费和愚蠢行为。

一些制药公司的行为完全令人无法容忍,每月收费10000元或什么的,这是荒谬的。

这应该改变,我觉得会改变的。现在有太多可悲的过度医疗,真正可悲的是,做这件事的人没有意识到,有些人决定去做,是为了赚钱吗?他们说认为,这样做对病人有好处。

在某人身上做不必要的背部手术,这是一件大坏事。但做这件事的人,真的认为是为病人好。他的大脑成了卷心菜,这不是一件好事。

我认为必须改变内在的一些东西。

美国有些地方是非常令人钦佩的。不要做很多不必要的事情,其他地方也是。我们得换个系统了。拿新加坡的医疗系统来说,它的成本是我们的成本的20%,而且有更好的统计数据。

它不是不透明的,它是开放的。我们整个行业都试图让它不透明,这样他们就可以占人们的便宜。他们认为这是自由企业。我认为这是偷窃。

30多岁的人该不该投资?怎么投资?

问33:我一直在金融服务业工作。令我惊讶的是,过去五年里,我的同行中有多少人开始进入市场。而我持有现金,因为预期市场会下跌。

考虑到我们已经快30岁了,积累了存款,有希望在未来的几十年里,正确的做法是是否现在开始投资?你同意这个说法吗?如果同意,你会怎么说服你的朋友开始投资?

芒格:显而易见,一些冲动的孩子花钱买劳力士手表或其他东西,延迟满足者会长期表现得更好。

每个成年人都应该知道,不应该愚蠢地花钱,延迟满足能得到更多。

本杰明·富兰克林教给我们的所有好的东西,包括节俭。奇怪的是,人们是不是延迟满足者是天生的。

最近有个关于这个主题的心理学研究。如果你是一个冲动的人,你必须马上得到满足,你可能不会有一个很好的生活,我们不能治好你。

但是,如果你有一种轻微的延迟满足的倾向,并且你能满足这种倾向,你就在通往繁荣和幸福的道路上。

问34:我毕业于伯克利商学院。我想回到新加坡,问你一个有关李光耀的问题,特别是他的住房政策。你认为加州应该如何解决疯狂的建设成本?如何加州建造社会经济领域都能负担得起的住房?

芒格:这就像问一个喝醉了的傻瓜,他能不能想出像爱因斯坦那样的东西。

李光耀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好的国家建设者。考虑到他开创事业时的起步情况,你会觉得,新加坡所取得的成就是一个奇迹。

当然,我不知道其他各地怎么创造这样的奇迹。如果没有一群中国人在那里,我不确定他是否能做到。

顺便说一个有趣的故事。他刚掌权的时候,需要一支军队,没有人愿意帮助他,全世界只有一个国家愿意帮助他,那就是以色列。

他说,我怎么能接受呢?我周围都是讨厌我的穆斯林。我怎么能接受以色列的军事建议呢?

他终于想明白了,他接受了帮助,并告诉大家,他们是墨西哥人。

好了,用这个小笑话,我们结束会议。(编辑:肖顺兰)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