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美联储:央行数字货币研究和政策制定保持领先很重要

2020年2月9日 17:30:11

本文来自 “达瓴智库”。

2月5日,美联储理事、长期研究加密资产的Lael Brainard,在斯坦福的演讲中,透露出:美联储对发行央行数字货币的研究更加深入,态度更加开放。

由于突发了重大疫情,美联储官员关于央行数字货币的开放性表态并没引起太多的注意。不过,由于这个事情关系到全球第一大超级经济体,以及未来的货币数字化竞争,因此美联储此时的表态,就显得非常重要。

2月5日,美联储理事Lael Brainard当天在斯坦福大学商学院发表的演讲题目是《支付与货币数字化》,就发行央行数字货币表示:

美联储正与其他国家中央银行协作,增进对“央行数字货币”的理解;探索多项相关议题,包括与自主发行数字货币相关的政策、设计和法律考量;一些新参与者在金融系统的监管范围之外,而他们推出的新货币可能对打击非法金融、隐私、金融稳定和货币政策过渡等构成挑战。

“数字化通过改变支付方式,有可能以更低成本实现更高价值和更多便利,但它有风险。”

根据媒体报道,“布雷纳德的说法显现世界多国央行对脸书天秤币等私营数字支付系统和货币兴起的担忧。对于美联储未来是否可能发行数字货币,她的表态也较以往更加开放。”

跟踪全球区块链技术迭代和行业发展这几年,我们知道,全球央行对于数字货币的研究和研发,中国是非常领先和超前的。美联储对于数字货币的认知和态度,则是经历了几经曲折到最终明朗化的转变。而在这个过程中间,以比特币、稳定币为代表的加密资产,在全球的市场、技术和资产价值的作用,则是美联储研发态度明朗化的重要催化剂。

一、美联储对加密资产的认知,推动其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

央行数字货币并不等同于加密资产或者加密数字货币。理清这个概念区别非常重要。但是央行数字货币与加密数字资产有什么关系呢?为什么一提到央行数字货币,顺延下去的逻辑关注点就会延展到加密数字资产如比特币上去呢?

我们先来看看央行数字货币的概念。前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姚前在《数字货币是电子货币和实物现金的一体化》文中说:

而对于各国央行来说,“数字资产和数字货币是数字经济最重要的两个方面。数字资产的发展不仅可以有效扩展数字货币的应用场景,还可以为数字货币的发行奠定重要的基石。

所以,对于各国央行来说,研究和借鉴加密数字货币,成为纠正现有货币体系的重要路径。而比特币、稳定币等受市场和民间投资欢迎的加密数字资产,顺理成章成为重点研究对象。

比特币虽然诞生于美国,直至成为全球性坚挺的加密投资资产,进入到华尔街和美联储的视野之后,达瓴认为美国具有真正意义的官方观点才大批出现。

在2015年之前,美国已经有金融行业的从业者和投资机构认识到比特币等加密资产的价值,并且认识到背后区块链技术的力量。从那时候开始,不断有在野的有识之士呼吁和将区块链技术纳入到金融科技。

因此,美国金融监管机构,对待加密资产的看法,以美联储为代表,是几经变化的。

可以以2018年为分水岭,最开始的态度是“虽然不懂,但是包容创新”,前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耶伦等就持有这种观点;Quarles是第一位对比特币发出警告的美联储高官,也是目前唯一一位特朗普提名并获得国会确认的美联储理事。达瓴在公开资料中看到,他在2017年12月提到:“比特币等数字货币可能会影响到金融稳定”;

其后是以鲍威尔为代表的实战变化派,鲍威尔从“监管比特币等加密资产不是美联储的工作”“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不会对美国金融体系构成威胁”,过渡到“美联储对比特币有浓厚的兴趣”“将比特币崩跌纳入压力测试,欧元区衰退也名列其中”,直到Facebook要发行libra天秤币,不断寻求与美联储的沟通和对话及指导,在这个历史性时刻,Amber注意到这位美联储现任主席鲍威尔的态度已经有了非常明确和客观的改变,并且公开表示他已经“认识到Facebook最近推出的天秤座加密货币项目Libra的潜在好处和风险。”

二、美联储研究数字货币的几个关键标的:比特币、稳定币、libra和移动支付

达瓴智库注意到,美联储对研发央行数字货币的态度云山雾罩,好像中国的太极拳策略一样,神龙见首不见尾。但是在梳理了从2016年到2020年美联储在这方面的公开表态后,还是发现了很多蛛丝马迹。

(一)美联储第一次公开提及数字货币

作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的美国,一直对美元霸主地位念念不忘并以此为己任的美联储,近几年一直在否认研发数字货币。

但是达瓴智库发现早在3年前,美联储就已经有了相应规划。2017年12月,当时的美联储三号人物、纽约联储主席杜德利表示,“美联储开始考虑推出自己的数字货币。”“但一切还为时过早。”旧金山联储主席Williams表示,美联储现在还没有开发自己的数字货币。

2018年5月,美联储理事莱尔·布雷纳德(Lael Brainard)在“解码数字hb大会(Decoding Digital Currency Conference)”上就曾表示,美联储会不断探索数字资产,以研究Digital Currency对支付政策、监管和监督、金融稳定、货币政策、以及金融服务等领域产生的影响。

(二)持续不断的有效加密资产监管实践

意识到危机的不仅仅有美联储的Lael Brainard,还有其他美国金融监管机构。在加密货币活动监管层面上,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和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一直非常积极主动,也打击了许多不符合要求的欺诈性初始代币发行(ICO)和比特币相关业务。2018年5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还专门发布了一个网站HoweyCoins.com,向潜在初始代币发行投资者解释哪些虚拟货币投资计划有可能涉嫌欺诈。

除了加密资产监管行动之外,2018年9月10日,纽约金融服务局(NYDFS)批准了美元挂钩的两款稳定币Gemini Dollar(GUSD)和Paxos Standard(PAX)。消息像重磅炸弹一样投向市场,有关稳定币的讨论成为当时区块链世界最引人瞩目的话题。(参见达瓴智库《全球货币体系和稳定币报告》)

稳定币是一种固定价格的加密货币,目前大多加密货币价格由市场决定,而稳定币寻求通过各种手段来实现固定的价格。其中绝大多数可以分为三种类型:借据抵押、链上抵押、无抵押算法发行。主要的评估维度包括:透明度、可审计性 、稳定性机制、 后备程序 、可扩展性。

一系列监管实践表明,尤其是纽约金融服务局批准美元挂钩的两款稳定币的发行,标志着以稳定币为代表的、全球加密数字货币的实践大幕徐徐拉开。在当时,无论美国监管机构本身,还是中国的监管当局,都已经第一时间注意到了影响和机遇。

(三)为什么是比特币、稳定币、libra和移动支付,成为美联储的研究标的?

为什么是比特币?

因为比特币与其他资产和货币相比较的特殊性。在美联储的研究文件中,作为一种全新支付工具和资产类别的比特币,通过一套分布式账本技术,打造可信网络来支持交易。但是由于比特币有限的治理能力和吞吐能力,以及巨大波动性,限制了其作为支付媒介的作用。

为什么是稳定币?

稳定币的特点是,克服了第一代加密货币所表现出的巨大波动性,旨在通过将数字货币,与一种资产或一篮子资产(如商业银行存款或政府发行的债券)挂钩来保持币值稳定的。稳定币也不同于最初的加密货币,稳定币也可能是由中心化实体发行的,在某些方面依赖第三方机构。Tether、Gemini和Paxos等规模较小的支付平台稳定币也正在发行,并且不断壮大。

为什么是libra?

Libra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它既有代表全球逾三分之一人口的活跃用户网络,又有一种不透明的与一篮子主权货币挂钩的私人数字货币。所以,Facebook的Libra吸引了全球立法者和当局的高度关注。

为什么是移动支付?

主要是中国的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美联储看到了阿里巴巴和微信等现有数字平台上的大规模支付网络正在增长:在中国,消费者和企业都参与了支付宝和微信支付这两个移动网络。根据一些账户的数据,这两个网络2018年处理了逾37万亿美元的移动支付业务。这些网络以人民币为记账单位在中国境内运作,余额可以在银行或信用卡账户中转入转出。

我们用Lael Brainard在斯坦福大学的最新演讲来结束本文:“通过转变支付方式,数字化可能用比较低的成本提供很大的价值和便利性。但也有风险。一些新的参与者游离在金融体系和监管之外,这些新的数字货币可能在非法金融、隐私、金融稳定和货币政策等等领域,构成挑战。

鉴于风险,公共部门必须参与,以确保支付基础设施安全、高效和快速。我们需要重新划定监管的对象和范围,探讨央行数字货币在捍卫每个国家主权货币中心地位上的作用。”

三、回顾:美联储对数字货币态度的演变史

2019-2020年美联储对数字货币态度的演变史,来源:达瓴智库

2020年

2020年2月6日,美联储理事Lael Brainard在斯坦福大学商学院的演讲中正式表示,美联储正在就数字支付和数字货币的监管和保护等一系列问题展开调查,已开始研究数字货币发行的可行性。“我们希望能通过转变支付方式,让数字化货币以更低的成本获取更大的价值和为民众提供更多的便利”。

2020年1月达沃斯经济论坛上,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CFTC)前主席克里斯托弗·吉安卡洛表示,他正与全球资讯公司埃森哲一起启动一项名为“数字美元”的项目。

“我们试图鼓励美元去开启下一次的创新:由美联储系统发行的一个代币化法定货币,美元以数字化的形式发行。而新发行的这一数字货币也将与传统的法定货币、钞票和储备金一样受美国政府保护”。

不过当时,美联储官方并未就此消息作出任何表态。

2020年1月16日,区块链风险投资基金摩根溪联合创始人Anthony Pompliano在推特上发文表示,有传言称美联储计划宣布一项将美元数字化的计划,类似中国的数字人民币,原因是中国和美国两国的协议。

Pompliano还表示,该消息最早可能在本周宣布,不过不管谣言是否为真,美联储都应该将美元数字化。因为,“如果他们将美元数字化,它将推动数字钱包的应用。一旦人们得到了一个数字钱包,他们最终将去往赚钱最多的地方。”

2019年

2019年12月,美国财长Steven Mnuchin在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的听证会上称,他已经和美联储主席Jeroime Powell对数字货币进行了讨论,他们一致认为在未来五年内,美联储无需发行数字货币。

2019年11月,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在讲话中表示,美联储在密切关注数字货币的发展,但由于一系列法律、法规及运营的问题,并未考虑积极参与其中。

2019年11月21日,金融服务记者扎卡里·沃姆布罗德(Zachary Warmbrodt)在11月20日发布的推文中表示,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回应了美国国会议员弗兰克·希尔(French Hill)和比尔·福斯特(Bill Fosters)关于美联储是否计划发行国家数字货币的询问。强调尽管目前尚未开发CBDC,但它已评估并继续评估该计划的代价和好处。

“虽然我们目前没有开发一种央行数字货币,但我们已经评估了、并还在继续认真分析在美国推行这样一项计划的成本和效益。”

鲍威尔说,正在开展自己的以研究为中心的小规模实验,以获取动手经验并更好地了解CBDC的机会和局限性。在发行CBDC之前,美联储必须解决一些法律问题,包括货币和支付政策,金融稳定性,监管和运营问题,以及它们对网络攻击的脆弱性。

2019年11月5日讯 美联储正在招聘一名经理来监督其传统支付业务,不过这个新岗位职责可能与此前要求不同,应聘者需要研究如何在传统支付系统里集成数字货币、稳定币和分布式账本技术。

2019年9月,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瑞士国际研究学院赞助的瑞士论坛上称,美联储虽然会关注数字货币的发展,但不会“积极考虑”数字货币。鲍威尔指出,“如果我们考虑一种适用于美国的货币,那么必须要保证网络安全”,他补充道,“能够伪造纸币是一回事”,但能被计算机入侵并无限创造的网络货币是另一回事。鲍威尔还认为目前对数字货币的需求不足,他表示称“消费者有足够的支付选择,他们并不急于要求数字货币。” 关于Facebook的数字货币Libra,鲍威尔表示,由于Facebook用户规模,其稳定币可能“迅速变得非常重要”。不过,鲍威尔警告称,“Libra需要遵守最高的监管要求”,并且“不能急于求成”。

2019年10月16日,美联储官员Lael Brainard发表报告《数字货币、稳定币和不断发展的支付格局》(《Digital Currencies, Stablecoins, and the Evolving Payments Landscape》)。文中分析了比特币、稳定币在现代货币演变和支付格局中的作用和利弊。

2019年7月,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出席美国国会参议院听证会时称:“几乎没有人用比特币支付,他们更多的是用它来替代黄金。这是一种价值储存;这是一种投机性的价值储存方式,就像黄金一样。”美联储正在就Facebook的Libra与其他监管机构、全球央行进行沟通。他表示,评估Libra的过程需要耐心。没有任何一个机构可以监管Libra,包括Facebook。

2019年2月28日,美联储理事会宣布,将在压力测试情景设计框架政策声明中增加修正案,并将“比特币市场的崩溃”视为“突出”的市场风险之一。

美国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今天发表了一篇关于比特币的文章。在这篇文章中,银行指出比特币的价格有三个潜在的可能:无限期的升值;归零;或者介于两者之间。他们相信会是介于两者之间。

作者David Andolfatto和Andrew Spewak得出结论:影响比特币价格的因素之一是不断增加的替代品供应。比特币本质上是一种投机性和波动性的资产,固定供应并不意味着价值不断增加,因为需求决定价值。而经常推出其他代币,吸引了一部分市场注意。如果比特币仍然是唯一的数字货币,那么投资者的钱只能选择比特币。

(编辑:程翼兴)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香港交易所资讯服务有限公司、其控股公司及/或该等控股公司的任何附属公司均竭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和可靠度,但不能保证其绝对准确和可靠,且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的责任(不管是否侵权法下的责任或合约责任又或其它责任)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