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巴菲特等大咖谈地缘局势:坏消息是投资者最好的朋友

2020年1月7日 21:07:10

本文来自 微信公众号“聪明投资者”,作者:慧羊羊  。原文标题《美伊紧张升级,巴菲特彼得林奇达里奥邓普顿谈地缘局势:坏消息是投资者最好的朋友》。

1月3日,美国空袭伊拉克巴格达国际机场,造成包括伊朗高级将领苏莱马尼在内的至少8人死亡之后,地区紧张局势骤然升级。

受此影响,美国股市下跌,黄金等避险资产升温,军工板块成为市场热点,自2020年开年以来,军工指数已经大涨5.48%。

实际上,回顾过去百年历史,地缘危机数次发生,但如果看巴菲特这些投资大师的长期业绩,并未受到地缘局势的影响。

1994年,巴菲特在给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股东的信中写道:

“我们会继续忽略政治和经济预测,因为它们会分散投资者和商人的注意力,且代价昂贵。三十年前,没人能预见到越战爆发、工资和物价管控、油价两次震荡,没人能预知总统辞职、苏联解体,也没人知道道指会单日下跌508点,或国债收益率在2.8%至17.4%区间内波动。

然而,这些轰动全球的大事件既没有影响本杰明·格雷厄姆的投资准则,也没有影响投资者用合理价格买入优质资产。

想象一下,如果我们被未知恐惧战胜,推迟或改变了资本配置,我们将付出多大代价。事实证明,我们往往能在大事件引发的恐慌到达顶点时,成交最划算的买卖。恐慌是狂热者的敌人,也是市场基本准则遵守者的朋友。”

在这样一个局势紧张的时刻,重温一下投资大师们谈论地缘局势这些短期因素的看法,再看当下形势对股市的影响,那就都不是事儿了。

巴菲特:坏消息是投资者最好的朋友 要从长期去看

在2018年的股东大会上,巴菲特拿出了一份1942年3月12号的报纸。

这份报纸讲了一个什么故事呢?当时是美国已参加二战的三个月之后,节节败退,而当时报纸的头条一直都是很多坏消息,太平洋战场有很多坏消息。

回顾那些天报纸的头条,美国当时在太平洋战场的情况非常糟,可能就在那之后的两个月后,菲律宾沦落了,坏消息不断从战场传来。

1942年3月10号的时候,新闻也是非常的差,美军已败退到了澳大利亚,那个时候的股市也已清楚地反映了战争的情况。当时他们有一只股票,是一只优先股,它本来是84美金的价格出来,但在1月初已降到了55美金,而在3月已经降到了40美金。

所以,在这些头条影响的情况下,12岁的巴菲特做了什么?

巴菲特和他爸爸说:“我可能想做出一些行动,能不能买三股这样的股票,第二天买这个优先股。”

那是巴菲特所有可以进行投资的资本,就是买三股这个股票。

第二天早上,巴菲特的父亲告诉他,他帮他买了三股股票。

后来发生了什么?

巴菲特说:“第二天3月11号情况仍然不好,道琼斯指数直接跌破了100点,降了2.28点,是一个很大的下跌,我当时在上学,我就想要怎么办啊。

第二天后来发生了什么?这只股票我爸爸当时在早上就买了,买了三股,38.25美元1股帮我买的,而那天结束的时候已经降到37美元,是它的低点,这个当然不能反映之后我炒股的水平,但当时那只股票的情况就是那样。后来纽约市交易所变成了美国交易所,尽管当时战争的情况非常让人悲观。”

那么再后来呢?

巴菲特38美金买了这只股票之后,这个公司Cities后来竟然涨到超过200美金。

但巴菲特说,他并不开心,因为他1942年7月就把这三只股票给卖了,根本没等到它大涨的时候,40美金就卖了,总共赚了5.25元。

巴菲特想告诉大家,想一下你自己,如果回到1942年3月的那个时候,情况很糟,在那个时候你如果投资了一万美金,把这个钱投在了股市上,比如说你买了标普500指数,试想一下,这一万美金现在会值多少钱。

你当时只要有这样一个前提想法:我不管什么就买标普指数基金。比如你买一个农场,你当然会去看这个农场的产出决定你的收益应该是多少,是不是做了一个非常聪明的投资,或者是看买一个小公寓的产出。

你当时如果把这一万美金投入股市,把它投到美国企业的一小部分当中,然后坚持一段时间,不要听别人跟你说的建议,你试想一下你现在应该会有多少钱?先认真地去想一下这个问题。

这个数字应该是多少呢?是5100万美金!

巴菲特说:“你什么都不需要做,你就静静等着那1万美金会转换成5100万,不需要每天看这只股票的涨跌情况,去分析怎么样,只需要把钱投在里面等到现在,就是这样。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对美国有信心就行了,美国会逆转当时那个困境。”

但巴菲特说,假设你把那一万美金,你听了很多小道消息,你不断聆听这些消息,把这一万美金拿来买黄金,当时你可能能买300盎司黄金,而其他的企业可能进行更多产业投资,而你每年不间断投资黄金,一直有300盎司的黄金,慢慢还是那个样子,你可以比如把它做珠宝、镶钻石,你可以做,但它没有任何的产出,它不是一个投资,永远不会产出任何实物。

那你今天会有什么呢?你到今天仍然还只是有300盎司黄金,跟1942年时一模一样。而现在300盎司的黄金大概只值4万美金左右。

你如果不断受到其他人的影响,老是听这些悲观消息,就会影响到你的投资。

巴菲特数十年的投资生涯里,经历了各种风波,但这从未影响到他长期的业绩。2008年,他曾发文提到:

“大萧条时期,1932年7月8日道-琼斯指数跌至历史最低点的41点,直到弗兰克林·罗斯福在1933年3月上任前,经济状况依然持续恶化。不过当时股市却涨了30%。

再回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初期,美军在欧洲和太平洋战场的情况很糟,1942年4月股市再次跌至谷底,这时离盟军扭转战局还很远。

再比如,上世纪80年代初,通货膨胀加剧、经济急速下滑,但却是购买股票的最佳时机。总之,坏消息是投资者最好的朋友。

地缘政治中如何管理资金?

达里奥:了解自己的优势所在

2019年7月,达里奥曾发布长文,他认为,关于如何分配蛋糕的内部冲突和外部冲突(主要是国家之间关于如何分配全球经济蛋糕和国际影响力的冲突)将会加剧。在这样一个世界里,持有现金和债券将不再安全。

因此,达里奥说,值得深思的一个重要问题是,在通货再膨胀的环境下,巨额债务即将到期,资本家与社会主义者之间有重大内部冲突,以及外部冲突,哪些投资将表现良好。

在他看来,最好的投资最有可能是那些在货币价值贬值以及国内和国际发生重大冲突时表现良好的投资,例如黄金。此外,大多数投资者对这类资产的持有权重偏低,这意味着如果他们想更好地平衡投资组合来降低风险,应该持有更多此类资产。

达里奥研究并经历了政治对经济和市场的影响,他说:“虽然我们通常避免押注于政治变化的发生,而且当政治风险很高时,我们有时会回避风险,但我们对政治变化例如财政政策、货币政策、监管政策、货币制度等方面的变化有很深入的理解。

而且我们相信,我们在预测它们对资产和经济的连锁效应方面具有优势。正因如此,当我们将我们的系统放在过去120年里进行回测时,即使经历了所有重大的战争、萧条和政治危机,我们的系统依然做得不错。”

在这样的地缘政治转变中如何管理资金?

达里奥称:“我们的投资哲学是:了解自己的优势所在,并中和自己没有优势的风险敞口,同时确保我们的投资组合具有流动性(保持灵活)和分散化(没有集中的风险)。

彼得·林奇:别过度忧虑 否则会错失很好的投资机会

作为一个幽默的投资大师,彼得·林奇曾提到过一个有趣的事情。

林奇说,一旦我们把报纸从塑料袋里拿出来,就会犯下错误,因为我们一读报马上就会面对各种认为人类未来前景惨淡的各类报道:全球变暖、全球变冷、前苏联对西方的威胁、苏联解体、经济衰退、通货膨胀、文盲、医保费用高涨、预算赤字、人才外流、种族冲突……

在他看来,关注这类新闻,对于不投资股票的人来说,只不过是会感到心情压抑,但是对股票投资者来说,却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习惯。

而这种焦虑并不只是普通投资者有的,林奇说,他们这些投资专家在每年巴伦圆桌会议的第一节上也会有类似焦虑症状,对未来宏观经济走势忧心忡忡。

在1988年巴伦投资圆桌会议上,正好是1987年10月股市暴跌1000点的两个月后,林奇说:“我们对于未来的忧虑达到了极点。”

他们争辩的是,到底未来会出现一个一般的熊市,使道琼斯股票指数大跌到1500点甚至更低,还是会出现一个毁灭性的大熊市。

而到了1990年,人们对股市的反感,已经不仅仅是简单的避而不谈,他们甚至会非常急切地告诉你为什么看空股市。

这个时候,雪上加霜的是,美国在海湾地区的沙漠中还有一场战争要打。新闻媒体云集五角大楼的新闻发布室,数百万观众第一次知道了伊拉克和科威特的地理位置到底在哪里。军事战略专家们在争论不休,伊拉克军队如果使用生化武器,美军会伤亡多少士兵。伊拉克军队人数在全世界排名第4,而且训练有素,他们蹲伏在加固的地下碉堡里,而这些碉堡隐藏在漫天的沙丘之中。

林奇认为,最糟糕的情况是经济将会出现大衰退,如果战争如某些人预料的那样可怕的话,股指就会暴跌1/3。

但林奇说,我和所有美国人一样,非常清楚代号为“沙漠风暴”的对伊军事行动有可能演变成一场旷日持久、血流成河的战争灾难。但同时,作为一个选股者,我的投资直觉让我不禁注意到,投资者竞相疯狂抛售,使得很多股票惊人地严重低估。

那时的他已经辞去麦哲伦基金经理职务,退休在家,于是,他开始在自己的账户上增持股票,同时也为他帮忙管理的一些慈善信托和公共基金增持股票。

后来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股市不仅没有下跌33%,相反,标准普尔500指数上涨了30%,道琼斯指数上涨了25%,小盘股更是上涨了60%。1991年成了那20年来最好的大牛市。

如果投资者稍一留意这些投资专家们发出的悲观预言,肯定会被吓得全部抛出股票了,那样就错失1991年这次大涨了。

所以林奇说,下次如果听到有人告诉你,日本将要破产,或是一颗流星将要击中纽约证交所,那么你一定千万要记住他所说的投资教训,千万不要为之过度忧虑,否则就会错失一次很好的投资机会。

邓普顿:街头溅血是买入的最佳时机

在约翰·邓普顿的职业生涯中,有一句反复提到的俗语:“街头溅血是买入的最佳时机。”

邓普顿很清楚地知道应该如何将市场的恐慌转化为未来的收益,也明白和战争有关的危机会带来绝好的投资机会。

他第一次开始投资的时候,正好赶上“二战”刚开战,那是1939年9月,刚刚结束了世界上最大的经济大萧条,有很多公司都破产了。

但是战争一来,每一种产品的需求都大大增加,结果战争期间,几乎每家公司的生意都重新兴旺发达。

所以邓普顿非常看好股市,向券商下了单,只要是一元股,就是股票交易价格是1美元,或者更低,就每只买上100美元,当时股市一共有104只这种一元股,邓普顿一共买入10400美元。

结果后来这104只一元股里有100只股票都赚钱了,只有4只股票亏损。

那危机时要如何购买股票?

在邓普顿的投资策略里,一个办法是把当前危机和投资人每天在正常的市场状况中所运用的相同策略联系起来。

首先,要搜寻那些价格下跌而且下跌后的价格远远低于其内在价值的股票。一般而言,在股票价格发生剧烈波动的时期,找到这种股票的机会最大。

其次,要寻找由于很大的误解而使股票价格下跌的情况,比如某家企业在近期遇到困难,而这种困难只是暂时性的,会有云开雾散的-天。换句话说,要找的是由于卖家近期观点发生暂时改变而导致价格被低估的股票。

第三,要时常对市场上前景最糟的股票进行调查研究,而不是前景最好的股票。

邓普顿对危机事件看得非常寻常,即便四处都是人心惶惶时。

911事件第二天,一位记者打电话给身在巴哈马的邓普顿,征求他对事件的看法。邓普顿是这么说的:

“我是在自己办公室准备第二天的工作时,听到的这一消息。从人道主义的立场来说,我感到十分难过。

但是从经济角度来说,这次袭击的意义并不大。无数人可能会因此陷入迷乱,也肯定会涌现出大量新闻,但其影响是极其极其短暂的。

这次恐怖行动不可能再出现一次,所以,这不会对消费者和世界经济造成长远影响。就任何真正的经济影响或心理影响来说,这次袭击事件造成的各种影响都将很快结東。”

事实证明,这次危机带来的一切,最终也都随着时间很快结束了。

无论危机的具体情况是多么千差万别,结果通常都一样,当市场走出恐惧的时候,你的买入已经让你美美地大赚了一笔。

所以,牢记永不过时的历史经验之谈:危机就是生机。

(编辑:李国坚)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香港交易所资讯服务有限公司、其控股公司及/或该等控股公司的任何附属公司均竭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和可靠度,但不能保证其绝对准确和可靠,且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的责任(不管是否侵权法下的责任或合约责任又或其它责任)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