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资本寒冬是投资的春天 沈南鹏、徐小平等大咖总结出2020年5个投资方向

2020年1月7日 14:11:58

本文来自 猎云网。

根据《2019年中创投报告》显示,2019上半年一级市场共发生2787笔投融资交易,总金额接近3629亿元人民币,不足去年的四分之一。

王兴说,“2019可能会是过去10年里最差的一年,但却是未来10年里最好的一年。”

2020会更差吗?

新年伊始,猎云网通过对20余家头部投资机构、20余位一线投资人的预判总结,凝炼出这批“创投预言家”们对2020年的期待、规划和预判。

其中,产业互联网、供应链重塑、5G、云计算、出海、消费升级、下沉市场是他们过去一段时间演讲、分享中的关键词,围绕此我们总结了2020年投资人们的5个核心预判,以供参考。

01资本寒冬酝酿出最佳投资机会

过去两年资本寒冬愈演愈烈,一方面投资机构募资难、下注少,靠资本供血的企业走了一批又一批;另一方面风口在消亡,过去通过风口造富的神话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从风口跌落的企业数量剧增、体量在刷新、泡沫被依次戳破。

但对优秀的投资者而言,虽然寒冬之下创业者人人自危,同样也有可能为投资人酝酿出“投资的春天”。

梅花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

未来十年,依然是中国创业者的黄金时期

“很多人说现在是寒冬,我认为未来最好的机会还是在中国。因为按照过去40年来看,每个十年就是一个周期,每一个周期都会有寒冬,都会有爆发期。在每一个周期,都会诞生很多优秀的企业,像BAT诞生在1998-2001年、TMD诞生在2008-2011年之间。每一个周期,我觉得都是厚积薄发的机遇。对比现在的美日欧,中国还是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所以最好的投资机会还是在中国。”

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

寒冬之下,钱少能让拿到钱的资本效率更高

“往往市场不好的时候是最佳的投资机会,此时此刻更需要反向思维。寒冬之下,估值必将更加理性,而且钱少能让拿到钱的资本效率更高。”

IDG资本创始董事长熊晓鸽:

资本的寒冬是投资的春天

“我们投资的比较好的公司,很多都是在金融危机时投的,上一次金融危机是1997年,我们投了搜狐、搜房,99年投了百度;2006年至2007年有次小寒冬,我们投了91无线(后来19亿美元卖给百度);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我们投了暴风科技。”

洪泰基金创始人盛希泰:

未来创业环境将肃清伪创业,肃清小圈子自摸的游戏,一定有利于进化环境

“20年的投行经验告诉我,整个二级市场的估值下降是趋势,而不是暂时的。不管是中国市场,还是美国市场,二级市场的估值下降、市盈率下降,一定是趋势。因为市盈率这个概念本身就是一个最大的泡沫,但它是促进人类社会进步的泡沫。未来创业环境将肃清伪创业,肃清这个小圈子自摸的游戏,一定有利于进化环境。”

创新工场董事长兼CEO李开复:

在一些比较大的挑战的时候,反而是一些投资甚至创业最好的机会

李开复认为在大的挑战出现之时,那些真正有能力、有想法、有理想的人才会出来创业,也才能分辨出哪些是有特色、头部的投资人;在“寒冬”中才能显出一家VC的优势和特长。

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

资本寒冬是播种的季节,差异化打法是关键

对于“资本寒冬”,沈南鹏的态度是在红杉的世界里没有资本寒冬,寒冬反而是播种的季节。在他看来,今天的机会往往是小公司的机会,如果一个行业只有大公司的机会那恐怕对于创业者来讲不是一个好事情。但是如果你是一个小公司,你能够提供差异化的产品和服务,你跑得足够的快,你是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巨头的。

02产业互联网进入深水区 2B独角兽将成群出现

从2018年开始,下半场存量经济竞争日益激烈,整个互联网圈纷纷吹响进军产业互联网的号角,过去两年关于产业互联网定义、话语权的跑马圈地从未停歇。

一线投资机构在企业服务、产业互联网领域的押注日益果敢,到了2020年这种趋势将愈加明显,他们对比中美市场差距、计算企业服务市场空间、预判产业发展方向,期待ToB春天的到来,预言未来十年ToB独角兽将成群出现。

金沙江创投主管合伙人朱啸虎:

企业服务的资本效率远高于消费互联网

企业服务在过去十年为美国投资人赚的钱,超过消费互联网公司,即便其中有些公司的市值不是那么高,名气也不是那么大,但创造的收益更多。

“中国也将走类似的路,企业服务的资本效率远高于消费互联网,我们相信未来十年,企业服务能给投资人创造很多回报。事实上,过去12个月企业服务公司在资本市场表现远远领先消费互联网。”

美团高级副总裁王慧文:

To B产业的春天似乎真的来了

“下一波中国互联网如果想回暖的话,一个非常重要的方向是供应链和To B行业的创新。2年时间过去,风水轮流转,To B产业的春天似乎真的来了。”

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首席投资官李家庆:2020年是2B企业服务领域非常危险的一年“2020年是2B企业服务领域非常危险的一年。我看到太多的公司在过去两三年的时间都拿到了钱,进行了扩张,估值水平都有上涨。但是大多数的公司实际上比较难找到合适的落地场景,实现运营资金上面的收敛。随着2020年再融资变得更困难,在这个领域里面死掉的会很多。”

宽带资本合伙人刘唯:中美To B差距不降反升,但蕴含机遇

“近几年中美ToB之间差距是不降反升,在如此大的市场差距和机会中,蕴含了很多值得仔细分析的地方——我们是不是能够实现这种ToB公司多过ToC公司的结构,并且形成类似的体量?我认为这不是三年、五年的事,可能是十年,甚至更长期的事。

我们相信,对中国的ToB来说,现在是一个机会巨大的好时间,未来有望产生好的公司。”

华兴资本CEO包凡:

改革进入深水区,互联网技术将会深入改变全产业链

过去,我们中国的互联网主要服务终端消费者。改善衣食住行、精神和物质生活,重在连接、呈现,是为消费者的精神和物质生活提供便利未来。由于互联网在消费者端的渗透率已经大幅提高,互联网的增长点将转向产业端。“改革进入深水区”,互联网技术将会深入改变全产业链、全价值链的方方面面,从根本上提高全产业链运转效率、生产效率——此时,融合、打通是重点,“数据”的获取、传输、分析,将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我们认为产业互联网在研发、制作、组装、服务、营销、流通这6个比较重要的环节里面,都需要先完成数字化的改造,再完成一个数字化的升级。当数字化改造完成之后,就产生了五个核心的生产要素,或者说是核心的能力——数据的采集、数据的传输、实时的决策、资源的调配和供需的匹配。当这五个核心要素综合产生互动的时候,那么我们就开始创造价值了。

徐小平:

产业互联网的宽口径赛道已经打开

“一个属于产业互联网的宽口径赛道已经打开,希望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这个大潮,青春‘绽放’,最终把中国整体经济推向高潮。”

03流量红利滑坡后 重塑供应链日益迫切

“一件商品从工厂生产出来,最后传递到消费者的手中,其间会经历漫长的分销和流通——包括工厂、经销商、批发商、零售终端和电商在内的各方,也就由此构成了我们今天的商品供应链条。供应链条,让我们能够及时享受到所需的商品与服务,并催生了接近10万亿元巨大但分散的市场。”经纬中国投资经理周晓把供应链看成是资本寒冬下为数不多的投资机会。

事实上,在流量红利日益枯竭、各大综合电商平台MAU涨幅持续下滑、流量逐渐去中心化的困境下,开源越发艰难,如何提高整个供应链条上的效率实现“降本增效”,自然也就成为很多企业、投资人所关心的命题。

过去一段时间,在生鲜、服装、金融、餐饮等领域诞生了一大批以供应链思维为主导的明星企业,他们以资金作为起点提高整个链条周转效率、协调整个供应链条进而结构性改变终端成本利润模型、用新的供应链结构体系催生出新的终端形态......

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

外部贸易摩擦将推进供应链重构,中国可能会发展出更多进口替代产业

“外部关系矛盾导致供应链重构,中国可能会发展出更多进口替代产业,这个进口替代是多元的,包括政府、国企、央企的消费行为;又比如手机供应链的重塑可能需要更好的国产化技术和产品。这里面都涌动着新变化。”

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丰:

最大最全的供应链是做科技/产业升级无法争辩且已经被验证的中国优势

“中国「最大最全的供应链」正是在不同历史阶段或主动或被动的适应结果。这是其他国家或地区很难去复制的。除了其形成的历史过程极具特殊性,考虑到它涉及到的劳动力总量和基数之巨大,我认为这个链条很难短时间内被迁移到其他国家,或者说,这个迁移过程要比许多人想象的难很多、慢很多。

如果短时间内不用担心它被迁移,紧跟着的一个问题是,中国的供应链就止步于此了吗,它还有可能进一步以科技作为驱动力来实现产业升级吗?

过去这几年,我看到了中国科技企业们已经做了很多事情,去提升技术附加值,把产业链上的钉子即关键技术嵌进产业链。要知道,中国的工业附加值是 20% 出头,离发达国家的 35% 还有很大差距。

围绕「核心技术国产化」这个宏大战略的创新创业之所以有希望,一个重要的前提是,我们离成熟的产业链更近,因此可以快速反应,并先于对手实现技术的迭代与演进。

这能部分解释北美消费级无人机制造公司 3D Robotics 为什么败给了大疆。大疆长在硬件之都深圳,它得以与强大的供应链协作、日夜兼程,不论是反应速度,还是技术应用、创新迭代速度是美国同行没法比的。

援引《福布斯》的报道,3D Robotics 前首席营收官 Colin Guinn 曾说:「3D Robotics 的失败让我们意识到,以软件为中心的硅谷传统公司,已经很难与中国拥有强大垂直整合能力的制造商相抗衡了。」3D Robotics 后来转做无人机软件与服务,创始人 Chris Anderson 留下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至于硬件制造,还是留给中国人吧。」

在中美科技的格局里,离供应链近并基于此随时调整、快速迭代并推向市场,是做科技/产业升级无法争辩且已经被验证的中国优势。哪怕我们的美国挑战者背景强大,来势汹汹。”

经纬中国《经纬低调报告》:

当开源越发艰难,提高整个供应链条上的效率实现“降本增效”就成为关键命题

从2018年开始,综合电商行业MAU数据涨幅非常有限,这背后对应的是众所周知的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已经不再上涨。电商行业各家的DAU均值,出现了此消彼长的情况,这意味着移动流量这个市场已经进入了一个零和市场,用户增长红利已经触碰到了天花板。这也是为什么今年以来,直播卖货、私域流量频繁被提及的原因——开源越来越难,集中的渠道越来越贵越来越少。当开源越发艰难,如何能够提高整个供应链条上的效率实现“降本增效”,自然也就成了很多企业所关心的命题,生命攸关的话题。

在“供”这个环节,本质上所有的贸易商或者经销商都在从事着无差别的劳动,就是买进、压货、以及卖出给下一个层级的贸易商或者是终端。从“供”这个层面,无差别意味着可标准,可标准意味着可规模,可规模意味着百亿美金公司的机会。

04硬科技带来新变革

从人工智能、5G、半导体到自动驾驶、云计算、边缘计算、RPA、区块链技术,硬科技在过去数年迎来快速发展,依次进入融资风口,迎来“当打之年”。

事实上,从很多投资人的预判也能发现大部分投资机构依然对新科技持乐观态度。在他们看来,中国正在经历一大波新的浪潮,科学技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深刻影响着国家前途命运,抓住这一波浪潮的变革一定程度上意味着抓住未来。

百度创始人兼董事长李彦宏:

智能经济将带来人机交互方式的变革

“数字经济在经历了PC的发明与普及、PC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三个阶段后,正在进化到以人工智能为核心驱动力的智能经济新阶段,智能经济将是拉动全球经济重新向上的核心引擎。智能经济的发展,将带来人际交互方式的变革。未来20年,人们对手机的依赖程度会下降,与之对应的是智能音箱、可穿戴设备等多种智能终端会超越手机的范围,改变应用与服务的形态。”

网易创始人兼CEO丁磊:

竞争会从拼人口红利走向拼技术

“未来企业的机会,要走向上游,竞争会从拼人口红利,走向拼技术。技术创新,是数字经济最牢固的支撑。未来AI等技术型的公司,会成为新的主流,和各行各业做大跨度的融合。现在对教育、医疗、制造业和农业等硬核领域投入的公司,未来会有更好的机会。”

德联资本创始合伙人李权:

信息化对制造业的产业升级和变革是初创企业抓住市场的关键切入点

“中国整个的制造业正产业升级过程中,正经历一大波新的浪潮,而且这波浪潮会持续十年。中国作为制造业大国,基本完成了从工业自动化到信息化的改造,现在正开始进入到智能化阶段,尤其是以物联网和AI为代表的一系列新技术的应用,极大地推动整个制造业产业升级速度。

现在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制造工厂,拥有最全的产业链,而且急需产业升级,因为我们的制造也面临成本上升的压力,同时,整个产品品质要求不断提升,所以制造也升级,既是刚需,我们又有主场优势。面对这一形势,作为创业企业如何介入,定位是什么,我们认为,最好的切入点是为高端制造业赋能,而不是从事所谓的制造。赋能就包括是工业物联网、AI、工业视觉、机器人等,这是从创业公司角度抓住市场机会的一个切入点。”

华创资本合伙人熊伟铭:

2020年在生命科学或者医疗的核心科技领域,会看到越来越多的中国创新

“2020年会是2019年的持续,没有特别的大主题,除了科技是大主题,过去行业习惯了每一两年有一个大词出来。大家等着明年Mary Meeker写报告,报告一发大家沿着PPT找项目。今年年初出了RPA,但是RPA国内和美国情况不一样,可能还得再看一看。

我们内部分成三个组,科技组也分了两个小组,一个是计算组,一个是生命3.0组,试图寻找交叉型的投资机会。反而在生命3.0组看到了特别多逻辑性持续演进的变化,2020年在生命科学或者医疗的核心科技领域,会看到越来越多的中国创新。”

05出海、下沉、消费升级仍是投资关键词

事实上,除了产业互联网、企业服务、供应链重塑、硬科技等近年来被投资人看好的领域依旧被寄予厚望以外,出海、消费升级、下沉、直播电商等在2019年不断被热议的赛道依然是投资人眼中的关键词。

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

出海和云端迁移是未来GGV的两大主题

对于未来GGV有两个大的主题,其一是下一个十亿用户在哪里。我们现在花蛮多的时间在看下一个十亿用户的市场,就是面向中国周边出海,印度、东南亚市场等一系列的这些机遇,我们在寻找当中的机会。印度、东南亚周边大概有将近20亿的人口,文化割裂和语言等面临一些挑战,当地市场人均GDP偏低等一系列的问题都是存在的。但是移动在改变他们的生活、消费方式,所以里面会有一定的机遇,这是我们在看的。

另外一个大的主题是万亿级的云端迁移,在美国,整个云化的迁移已经发生了十年,都是百亿级的公司,中国企业互联网云端的这些服务公司在哪里?未来五年、十年会有这一类公司的出现,当然中国整个产业结构跟美国很不一样,所以冒出来的公司也会长得不一样,不一定是以SaaS的形式出现,可能是产业互联网、B2B公司。

红点中国合伙人张涵:

每一次技术平台级技术革命到来,就会有一大波创业创新机会

“每一次技术平台级的技术革命到来,就会有一大波创业创新的机会。目前在消费互联网领域,主要在消费服务、交易平台、社交网络、视频娱乐及数字广告领域筛选优质项目。”

从C端的角度来说,未来消费互联网的机会,有可能在以下几个方面:1.、针对下沉流量和下沉人群市场的市场增长机会依旧存在;2 、放眼全球,中国已经很多产品是可以出海的。海外一些国家它们的基础设施发展的速度比中国要慢,有一定的滞后性,这给TO C企业带来很多机会;3. 挖掘新人群、挖掘新场景:中国每年两千万的新生人口将会产生不同的新的需求,这是价值挖掘的巨大市场。

青山资本的创始人张野:

未来十年是新消费领域创业的黄金时代

消费这个链条最上游是生产,要把商品生产出来。下游是消费者,买商品的人,中间是流通环节。我们发现这个链条上中下三个环节都在发生变化。上游,我们过去这些年的供给侧改革取得了很好的效果。那么在出口放缓的过程里面,上游效率大幅提升带来的一个结果是什么?我们的产能有一定的溢出,而且我们已经能够生产出来全世界最好品质的商品了。下游,消费者这端,尤其以90后95后互联网时代的原住民为消费主体的一个时代。他们的需求或者消费行为都在发生变化。

整个流通环节,无论电商还是物流还是支付,甚至是新媒介都给消费创业带来了一套全新的基础设施。消费的初创企业,通过捕捉下游消费者的诉求,撬动上游的生产,再通过利用新基础设施,就能够在短期内缔造很优秀的企业。这些都在给消费领域的初创企业提供机会,因此我一直讲,包括现在的未来十年,都是新消费领域创业的黄金时代。

(编辑:郭璇)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香港交易所资讯服务有限公司、其控股公司及/或该等控股公司的任何附属公司均竭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和可靠度,但不能保证其绝对准确和可靠,且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的责任(不管是否侵权法下的责任或合约责任又或其它责任)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