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

三个交易日从涨一倍到破发,摩贝(MKD.US)怎言“化工电商第一股”?

2020年1月4日 13:09:50

2019年12月30日,有“化工界电商第一股”之称的摩贝(MKD.US)成功在纳斯达克完成上市。

不过,让市场震惊的不止是它响亮的“名头”,其股价表现也是惊呆投资者。

智通财经APP发现,摩贝的IPO发行价为5.38美元,上市首日时,其股价最高飙升121%至11.9美元,收盘时涨幅则回落至不足1.5%。而在之后的两个交易日内,其股价连续下跌,两日跌幅高达21%,三个交易日股价最大跌幅超65%。这也意味着在三个交易日内,摩贝的股价已跌去发行价的两成。

若看过摩贝的招股说明书,那么摩贝目前的股价表现也只是意料之中的事。

7年6轮融资

摩贝的发展历史,可追溯至2013年3月。当时嘉兴MOLBASE成立以经营化学电子商务、金融解决方案和物流解决方案业务。2014年1月时,上海MOLBASE成立,以管理摩贝的知识引擎和商业智能服务。

由于嘉兴MOLBASE的化学电子商务业务包括直销模式和市场交易模式,且自建物流用以解决化学产品的运输,因此摩贝也被市场称为“化学界的京东”。

与此同时,上海MOLBASE的成立则是为了建立化工界的百科全书,并通过知识引擎的方式将客户、供应商及产品相连接。因此,在嘉兴与上海的MOLBASE成立后,摩贝“京东+知乎”的运营框架便已搭建完成。据招股书显示,随着大量化学产品以及交易数据的录入,MOLBASE百科全书已成为中国最全面,最具创新性的商品化学知识引擎。

摩贝的创新模式受到了多方资本的青睐,从公司成立至上市的7年中,其进行了6轮股权融资,红杉中国、创新工场、天风证券等均是摩贝的股东。

运营指标表现良好

在各大机构与资本的支持下,摩贝迎来了高速发展,这在各运营指标上有明显体现。其中,交易客户总数从2016年的2.05万增至2018年的3.56万,年复合增长率高达31.9%。同期的供应商总数也从1.12万增至1.72万,年复合增长率23.7%。与此同时,交易订单总数则从8.97万增至16.61万,年复合增速36%。

MB1.png

在客户、供应商以及订单总数快速增长的情况下,摩贝的GMV也“水涨船高”。智通财经APP发现,摩贝的GMV从2016年的396亿增至2018年的1697亿,年复合增速高达107%。

从各项指标的高增速来看,摩贝确实通过社会需求创造了社会价值,毕竟化学产品电子商务平台在解决信息不对称、匹配效率低下等问题上有一定优势。

且当前化工电子商务仍处于快速发展阶段。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显示,从2018至2023年,化工电子商务的年复合增速高达28.9%,摩贝也将受益于行业的发展。

MB2.png

两大问题让估值承压

不过,摩贝面临的困境也十分明显。首先便是其货币化能力十分羸弱。智通财经APP发现,虽然该公司的收入维持较高水平的增长,但其毛利率低得吓人,2016-2018年的毛利率分别为0.8%、1.2%、0.9%,2019年前三季度时,毛利率降至0.7%。

MB3.png

互联网估值的核心一环便是货币化能力,货币化能力越强,越受市场青睐,估值也能享受更高溢价,以摩贝当前这样的货币化能力,即使其他运营指标良好,估值也会大打折扣。

若以GMV为基准对京东(JD.US)和摩贝进行毛利率的对比便能发现其中的差距。2013年时,京东的GMV为1255亿,毛利率为9.87%,而摩贝2018年时的GMV为1697亿,已明显高出京东2013年时的水平,但摩贝的毛利率仅有0.9%,相当于京东同等GMV规模的零头。

为何摩贝的毛利率如此之低?从收入组成上看,摩贝的收入来源极度依赖于直销模式,从2016-2018年,直销模式的收入占比高达99.9%。而市场匹配交易的收入占比仅0.1%。

MB5.png

但从GMV的组成上来看,市场匹配交易额占据绝大部分。2018年时,摩贝的总GMV为1697亿元,其中市场匹配交易额为1607亿元,占比高达近95%,但2018年时从市场匹配交易中录得的收入仅为438.7万元,这近乎相当于摩贝完全没有从市场匹配交易业务中获取收入的能力。

这其中可能的模式为:摩贝通过近乎免费的市场匹配交易业务迅速扩大客户和供应商,通过这样的大基数慢慢将部分客户转化为直销模式,并从直销模式中赚差价。

但赚差价这样的模式并不具备核心竞争力,不利于长期的发展,因此像京东一样建设高成本、高投入、高壁垒的物流增强护城河成为摩贝的选择。高额的物流成本投入,也成为了摩贝毛利率较低水平的原因之一。

但更应该注意的是,从2016-2019年前九个月,在收入迅猛增长的情况下,摩贝的毛利率改变微乎其微,这与规模效应的常识有明显冲突,因此,在化工行业自建物流是否能像快递一样有效便值得思考,毕竟化工产品与网络购物的属性有一定差别,化工产品频次较低,运输成本较大,有明显地域性。若从这方面考虑,摩贝的运营模式能否跑通还有待观察。

由于极低毛利率的现状持续未能改变,摩贝亏起来也不含糊,规模扩张越快,亏损越加迅猛,从2016年至2019年前三个月,该公司净亏损6.1亿人民币。

作为互联网企业,以极低的货币化能力上市自然不受待见,但摩贝的麻烦不止与此,即使7年6轮融资,在高成本物流的投入下,摩贝已是债台高柱。

智通财经APP发现,截至2019年9月30日时,摩贝的总资产为3.81亿,总负债为5.45亿,资产负债率高达143%。即使上市后能在资金的流通上有一定程度的缓解,但由于物流的投入以及盈利能力的持续疲软,亏损并非一时半会就能得到改善。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香港交易所资讯服务有限公司、其控股公司及/或该等控股公司的任何附属公司均竭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和可靠度,但不能保证其绝对准确和可靠,且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的责任(不管是否侵权法下的责任或合约责任又或其它责任)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