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短短数月“恐慌性”印钞1万亿美元,美联储已成市场唯一买家?

2019年12月17日 20:19:19

本文来自 微信公众号“腾讯美股”。

一个需要联储恐慌印钞1万亿美元,才能推迟命中注定的末日的所谓市场,还算是个真正的市场吗?一个合理的市场,首先就要具备价格发现能力。何谓价格发现?就是由买家和卖家的决定和行动来确定所有一切的价格,不管是资产、商品、服务、风险,还是信贷——比如怎样的资格可以得到借款,利率又是多少。

著名金融评论家、畅销书作家史密斯(Charles Hugh Smith)在其博客发文指出,其实,美国已经十二年都没有一个真正的市场了。被大家称为“市场”的,其实只是一个拙劣的赝品,只是为来掩盖联储操控一切,为超级富豪牟取暴利的勾当。大多数能够产生收入的资产都掌握在富人手中,因此联储为了吹起和维持极端资产泡沫的印钞行为,本质上也只能让业已极端富有的他们变得更加富有。

这种做法的辩护者说,泡沫必须吹起和维持,这是为了“帮助”美国的普罗大众,这样的说法其实似是而非,荒诞不经。大多数美国人几乎都没有任何收入资产,他们真正拥有的,至多是迅速折旧的汽车,不能产生任何收入的住宅,或者只有在他们过世后才能有所回报的人寿保险。

诚然,美国大众名下的房子价格上涨了,但这其实不过是纸面上的财富而已,因为这是他们仅有的遮风挡雨之所,价格再涨也不能让他们得到任何实质性的收入。更不必说,这种纸面上的财富,一旦遭遇住宅泡沫破灭,其缩水的速度也是快得可怕的。十多年前,美国经历了房市泡沫和破灭1.0,其威力大家至今难忘,而现在,2.0也即将迎来总清算的日子了。

如果市场正常,价格发现机制真正能够发挥作用,这些资产泡沫不必说就会当场破灭,但是那些本质上不拥有任何收入资产的普通人,他们受到的影响可说是微乎其微。不错,他们的住宅价值可能腰斩,但是他们一样还是要住在里面,价格高低又有什么不同?至于寿险公司可能受到的损失——一种只有你死后才能变现的“资产”,对于今天的你又有什么意义?

与此同时,那些超级富豪拥有股票、债券、企业、商业房地产……所有这些都能够产生收入。富人变得更富,本质上就是靠着两件事,首先,他们的资产创造出占财富一小部分的收入(非劳动收入正是富人与普通人的分野),然后,联储多年来的操作持续推高资产价格,让他们的纸面财富倍增又倍增。

这当中隐藏着一个小小的,而又是非常肮脏的秘密,甚至没有人敢于小声说出来,因为大家都生怕一句轻声细语最终就会造成灾难的雪崩——这秘密就是,联储操控下的“市场”是非流动性的。换言之,如果真的有重大的卖出行为发生,这市场上是没有足够的买家来接盘,防止泡沫彻底破灭的。

联储的把戏就是自己扮演起终极买家的角色,由此创造出一种市场依然具有流动性的幻象。事实上,现在联储已经不仅仅是终极买家了,他们已经成为了唯一的买家。这正是联储长达十二年的荒谬操作的恶果之一——由于联储彻底破坏了价格发现机制,现在超级富豪们已经不再担心流动性问题来,现在这个游戏的名字叫做杠杆化。

现在,超级富豪们可以随心所欲地投下数以亿计的重注,而丝毫不担心没有买家去接手这些严重高估的资产,因为他们可以信赖联储,后者随时乐于介入干涉,进行恐慌印钞,来维持流动性幻象。

如果这“市场”真的是健康的,那么为什么联储要在短短几个月内恐慌印钞超过1万亿美元?请看下面的图表:眨眼间,联储就在回购市场一侧印钞2130亿美元,在资产采购一侧印钞3360亿美元,而且他们还承诺在这两侧各自再增加2000亿和3000亿美元,合计起来超过1万亿美元。

那么,联储为什么不得不恐慌印钞1万亿美元去防止这个赝品市场内爆呢?因为道德风险已经达到极高的水平,联储已经患上了急性焦虑症,因为那些超级富豪(银行、企业、金融家)已经丝毫不惧怕流动性突然枯竭,买家突然从市场上消失的风险。

如果投资者想要理解为何流动性会在一夜之间枯竭,买家会彻底消失,不妨阅读一下曼德博 (Benoit Mandelbrot)的《市场的(错误)行为:风险、破产与收益的分形观点》(The Misbehavior of Markets: A Fractal View of Financial Turbulence)。曼德博指出,市场内在就是不稳定的,容易突发无秩序的动荡的。在一个有完整价格发现机制的市场上,买家和卖家都理解风险是不可能被减低到零的,因此他们都会基于这种明智判断来行事。

可是,在这个联储控制的赝品市场上,买家和卖家都超级自信,认定不管价格如何,联储总是会买入这些资产的,因此他们也就按照这种判断来行事——杠杆手段、信贷额度、股票回购、货币掉期,一切都失去了应有的限制。联储告诉这些合法的掠夺者:天空才是你们的极限,尽管放心大胆下注吧,如果出了麻烦,那些严重高估的资产自有我们来接盘。

这就是当下美国金融“市场”的真相,它本质上是非流动性的,因此联储才需要为了维持幻象,恐慌印钞1万亿美元,后者已经和整个印度尼西亚的国内生产总值大致相当了。

通过彻底破坏价格发现机制,将道德风险推高到荒唐的水平,联储已经制造出了一只怪兽,而后者迟早要回过头来吞噬联储的这个赝品市场本身。通过操控和宣传帮助超级富豪变得更加富有,这些事情当时做来简单而又轻松,但命定的报应迟早是要到来的,代价迟早是要付出的,只是现在这个“市场”上,极端自信和自满的玩家们几乎没有任何人做好了准备,必然要被流动性幻象的破灭打一个措手不及。

如果非要用通俗易懂的方法来解释一下破灭后的场景,大家可以设想一下:一群老鼠来到了一个与世隔绝,没有天敌的海岛上,于是种群爆炸性繁殖,直至吃光了岛上最后一点可吃的食物,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编辑:林喵)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