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

两大问题让波音(BA.US)未来更加困难重重

2019年12月16日 16:22:05

毋庸置疑,波音(BA.US)正面临有史以来最严重且最广为人知的问题——737 Max 客机问题。最近有相关报道指出,由于长时间无法被批准复飞,公司可能会停止生产该类飞机,而且大部分乘客对飞机的安全性存疑。

波音飞机的安全问题可能将以类似的形式在未来两年内波及中国和俄罗斯市场,从而削减波音飞机的市场份额,尤其是对于发展中国家。中国和俄罗斯生产的客机几乎不可能进入发达国家市场,波音和空中客车公司被迫收紧国际贸易相关业务——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当前的社会局势可能在一步步侵蚀这一部分市场,尤其是欧洲和北美地区来说,这种对波音客机市场环境的担忧正逐渐削弱航空旅行的增长。

非西方市场公司陆续取消波音订单

智通财经APP了解到,非西方市场的公司正陆续取消波音飞机订单。第一笔取消的大型订单是印度尼西亚市场终止的50个单位订单,接下来一家沙特航空公司也取消了60亿美元订单。一家俄罗斯飞机租赁公司也将取消订单,并称波音必须为预先没有透露系统缺陷进行法律赔偿,如果公司成功得到赔偿,可以预见未来将会导致更大范围的订单取消。

大部分被取消的波音737 Max订单大概率会由空客公司接手,然而一些新兴的竞争对手,如俄罗斯推出的MC-21和中国的C919,同样可以趁此机会,进入曾被波音和空客主导的某些市场。中国生产的飞机已在本国约有1000余订单,俄罗斯的飞机至今已有超过200笔订单,从长远来看,俄罗斯将会成为更强大的竞争对手。与中国相比,俄罗斯的主要缺陷是它没有较多国家支持以及庞大的国内市场支撑。据说两家飞机制造商都将在大约两年内开始交付。如果双方都能成功,那么很可能在解决737 Max问题很久之后,波音公司在发展中国家的订单会大幅削减。空客公司不会因此遭受太大的损失,因为它的产品不会面临安全性质疑。

西欧最先对环境提出异议,导致欧洲国家的航空业务停滞不前

乍一看欧盟的航空业活动增长似乎没有问题

image.png

该数据仅为截至2018年的数据增长情况,当时的Greta Thunberg运动(瑞典的“环保星期五”活动)和其他类似的抗议活动尚未像今年一样得到社会的强烈关注。有相关数据表明,此类绿色基层运动的火热程度与欧盟内部国家航空旅行的减少已经在2018年开始存在关联。欧盟旅客数的总体增长率略高于6%,这已经代表了发达经济体的强劲增长趋势。但从特定的国家数据来看,增长似乎主要是由此类运动并不火热的国家之间的往返旅客和非欧洲游客数量的增长带动的。

image.png

当然,其他因素也会影响上表的数据,如经济因素和非欧洲旅游趋势的增长等,但是例如去年秋天由英国气候组织发起的“反抗灭绝” 活动(Extinction Rebellion),要求社会必须在2025年取消大多数经济活动,这一想法实属激进。尽管他们并没有直接表达此意,但运动要求在2025年实现碳中和的目标就等于这种要求。毋庸置疑,任何一个支持此运动的人都会反对旅客为了旅游或者个人需要而选择飞机出行。英国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只有13%的人坚决支持这一运动,另有23%的人对此仅表示理解。尽管只有极少数极力支持该运动,仍然会给飞机出行的需求造成显著影响,线上投票竞选就是一个典型证明:该活动敦促英国居民保证明年不用飞机出行,目前已有近4,800人做出了承诺。

有人认为这类运动不会对北美或者美国产生影响,但是这些运动只需一小部分人表示支持就可以产生极大的社会影响。减少航空旅行的概念已经形成,并且有具有声望的公众人物站出来呼吁,如女议员奥卡西奥·科尔特斯(Ocasio Cortez)除提出“绿色新政”(The Green New Deal)外,还呼吁减少航空旅行。这类运动永远不会成为法律条文,但支持者会主动改变他们个人的生活习惯和出行模式,而在美国不乏支持者,因此,认为不会对美国产生影响的想法是十分错误的。

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即使航空旅行的替代方案更为昂贵或不便,全球仍有14%的人愿意放弃,因此这种已在瑞典产生影响却不会对整体航空旅行业产生影响的假设是不合逻辑的——这种文化趋势很可能主要在西方世界中蔓延,并对未来几年的航空旅行产生重要影响。

波音已因737 Max飞机问题瘫痪,没有为应对环保主义者的挑战做好准备

737 Max问题对波音公司的盈利能力以及未来业务量的负面影响尚未完全确定。目前尚未知晓复飞时间,以及乘客到底需要多久才能彻底恢复信心。最新的财务报告显示,公司收入从18年前9月的728亿美元下降到今年前9月的586亿美元。今年前九个月的净收益仅为3.74亿美元,而18年前九个月为70亿美元。总负债从今年第二季度的192亿美元上升至最近一个季度的247亿美元。偿还债务的成本从截至2018年9月30日的9个月的3.17亿美元增加到今年同期的4.8亿美元。现在尚未到达令投资者担忧的水平,但是利息成本的快速增长,加之未来可能面临的悲观盈利前景,可能会长期拖累对波音的预期。

但是有理由相信,一旦737 Max问题得到解决,一切都会有所改善。当销售恢复正常时,乘客会忘记这些事,但波音在发展中国家可能至少会拥有两个主要竞争对手,更不用说空中客车在其主要竞争对手失踪数年之后,将处于更有利的地位。

等到波音准备好卷土重来之时,空中客车在欧洲和北美的地位也已得到加强。届时,我们可能会看到需求被进一步破坏——不仅因为西方的经济停滞,而且还因为环保主义者反对飞机出行的需求日益强烈,这些影响均不容小觑。最终航空公司的盈利能力很可能严重恶化,反过来又将导致航空公司减少旧飞机的更新迭代,逼迫老化飞机产生超额效益。我们必须重视并了解航空公司由于财务压力而无法让飞机更新换代的影响,因为无法淘汰老飞机对环境产生的负面影响将远远超过旅行量下降的正面影响。

环保主义者应该认识到,他们行为不一定会产生预期效果。新型飞机往往能更省油,如果他们向航空公司施加财务压力,他们将无法更换较旧和效率较低的飞机,因此其行动的净效益实际上可能对环境更不利。

image.png

鉴于全球客机机队中有一半位于北美和西欧,如果此类意识形态的抵制政策被西方世界的大部分人支持,将会对两大飞机制造商巨头产生灾难性影响。届时波音公司面临的困难也会变得尤为严重,而波音已经准备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尤其是在需要将其最佳状态用来应对未来日益严峻的挑战之时。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香港交易所资讯服务有限公司、其控股公司及/或该等控股公司的任何附属公司均竭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和可靠度,但不能保证其绝对准确和可靠,且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的责任(不管是否侵权法下的责任或合约责任又或其它责任)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