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

大并购vs小交易:默沙东(MRK.US)、赛诺菲(SNY.US)超20亿美金交易案背后,跨国药企的生意经

2019年12月10日 21:47:30

本文来自 微信公众号“E药经理人”,作者:一票人马。

近日,分别来自默沙东(MRK.US)和赛诺菲(SNY.US)两个跨国药企巨头的两笔并购案例,一经公布便迅速引起了行业关注。

一则是由默沙东发起的对生物技术公司ArQule(ARQL.US)的收购。这起总交易金额为27亿美金的交易,所涉及到的产品主要是一个新一代BTK-抑制剂,以及其他几个激酶抑制剂;

而另外一个则是由赛诺菲发起的对美国生物技术公司Synthorx(THOR.US)的收购,总交易金额与默沙东的接近,为25.03亿美金。相较于上周五的收盘价,两家跨国大佬给出的价格分别溢价107%和172%。

对于像默沙东、赛诺菲,包括辉瑞(PFE.US)、诺华(NVS.US)等一众跨国药企在内,像这类交易金额并称不上巨大的交易。但此两起交易仍然在行业里引起了一些关注。

有评论认为,对于默沙东来说,此次并购之举更大意图上在于进一步丰富其在肿瘤治疗领域的多样性。毕竟,当前的默沙东手握重磅产品Keytruda,也因此而获得了颇为理想的现金流,但对于单一产品过度依赖的隐忧,仍然被华尔街的投资者们不断提醒,对外发起一些并购获得更多元化的产品,也正在情理之中。

而对于赛诺菲来说,先是一起并购,这也是赛诺菲在新任首席执行官韩保罗上任后,推动赛诺菲在肿瘤治疗领域的一个明确动作;继而是一个堪称重磅的宣布,即宣布战略调整,作为全球最畅销胰岛素产品Lantus的生厂商,其将停止研发新的糖尿病药物。

对于肿瘤线产品的关注也理应是赛诺菲发展的方向。毕竟,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EvaluatePharma的预测是,如今1230亿美金左右的全球肿瘤药市场有望在2024年实现翻倍,而赛诺菲在此领域的表现,却难言出色。

通过查看赛诺菲2018年财务报表不难发现,整个肿瘤线产品赛诺菲2018年共实现的销售额仅为14.94亿欧元,其中销量最大的,为治疗晚期前列腺癌的卡巴他赛Jevtana,销售额也仅为4.22亿欧元。

相较于辉瑞、罗氏等排名更靠前的跨国药企手中动辄销售额过10亿美金的重磅炸弹级产品,说不动心的可能性似乎也不大。

回过头来看,整个2019年全球医药市场发生的并购仍然值得关注。这其中,既有超过100亿美金甚至超过500亿美金的超大型并购,也有10亿美金、20亿美金这种中小级别的交易不断发生。而这种频繁发生的背后,正是当前全球医药市场变动最真实的写照。

并购金额刷新高 巨头联合版图生变

11月21日,BMS对新基的天价收购尘埃落定,交易金额刷新医药并购史记录。从近5年全球生物制药并购TOP10来看,并购金额大、巨头联合显然成为2019年两大特色。

数据来源:动脉网

首先,交易金额的绝对值越来越大,且大型交易频次正增加。2019年BMS与新基740亿美元的交易金额刷历史新高,E药经理人不完全统计,500亿美金以上的交易,2019年发生3笔,2018年为2笔,首次突破0笔;100亿美金以上交易,2019年发生5笔,2018年为4笔,2016年、2017年均为2笔。

其次,巨头们的联合重组正对全球制药行业版图产生重要影响,高特佳投资表示,2019年榜单前三大收购案涉及的6家公司,全部入选2018全球制药行业企业TOP25,比如艾伯维和艾尔建的联合,将使新公司的营业收入一举超过诺华和默沙东,跻身全球TOP5。

拿TOP1交易来看,BMS以740亿美元收购竞争对手新基后,将获得肿瘤、免疫、炎症领域多个具有重大潜力的管线资产,包括新基的明星抗癌药Revlimid,该药2017年销售额接近82亿美元,在全球畅销TOP10榜单排名第二。

合并后的公司将拥有9种药品,每种药品销售额均超10亿美元,研发管线得到扩充后,预计未来一到两年内可能推出的6款药物,或将创造150亿美元的收入。显而易见,BMS虽然花下重金,但就现有能获得的收入、潜在药物收入,以及对公司规模的扩建、市场地位的影响都是巨大的。

与BMS收购新基不同,艾伯维(ABBV.US)收购艾尔建(AGN.US)更多是多元化的互补。交易完成后,双方的产品将更加多元化,将增加全新的治疗领域,壮大下一代产品管线。

值得关注的是,此前2015年,艾尔建曾拒绝辉瑞1600亿美元的收购邀约,如今以630亿美元卖身艾伯维,其折价水平也反映其四年业务发展不如意的现状,至于是否是个烂摊子还有待市场验证。不过,就营收来看,合并后新公司将超过诺华和默沙东,跻身全球TOP5。

中国登上国际交易舞台

“中国大陆的项目交易量一直保持惊人的速度增长。”科睿唯安在近日发布的一份关于肿瘤免疫疗法的报告中指出。2013年中国仅发生一起IO疗法的交易,而今年仅前五个月就发生了14起交易。尽管还未有超大型的并购案发生,但明显中国在生物医药舞台上的活跃度越来越高。

其中较有代表性的例如正大天晴与美国AbproTherapeutics公司达成了一项价值最高达40亿美元的交易,双方将利用Abpro公司专有的抗体发现平台DiversImmune开发多种创新双特异性抗体疗法,南京正大天晴将获得所开发免疫肿瘤学疗法在中国市场的商业化权力。根据协议,南京正大天晴将向Abpro支付一笔6000万美元的近期研发资金,后期还将支付相关的潜在里程碑款项及特许权使用费,累计支付总额最高可达40亿美元。

双抗、ADC等被称为制药行业下一个热点,国内大小企业纷纷布局。包括正大天晴、百济神州、再鼎医药、信达生物等在内,GBI数据显示,近年在引进多特异性抗体方面,国内公司已经完成了9项、总价值超过54亿美元的重大交易;同时,还有21项、总价值达20.2亿美元的重大对外授权/国内合作交易也有国内公司参与。由于上述30项重要交易中只有14个公布了具体交易数额,所以中国多特异性抗体领域的实际投资金额或将远超上述总计的74.2亿美元。

而在今年,不得不提的一笔交易就是安进与百济神州的股权交易。按协议,安进将购入20.5%的百济神州股份,百济将在中国商业化运营安进的三款产品,在全球范围内,安进将与百济共同开发20款安进抗肿瘤管线药物,其中,百济负责在中国的开发和商业化。

无疑,相比其他跨国药企,安进入华应该说是姗姗来迟,直到2012年,安进才开始着手在中国设立分支机构。2018年7月,在华推出首个产品。

但值得注意的是,受到重视的不止是中国的市场,还有中国的创新水平。在中国,生物制药方面的跨国交易也开始双向流动,国外开始自中国购进项目。

上述报告指出,2013年美国公司的“买进”交易73%来自于本土,15%来自于欧洲,来自中国的为0,而2019年前五个月的统计显示,来自中国大陆的项目已经占到7%。

例如,就在本月,再心生物科技公司宣布与阿斯利康达成一项研发合作,根据协议条款,再心公司将与阿斯利康合作,利用再心的hvCOC技术建立一个再现HFpEF关键表型特征的新体外模型,弥补动物体内模型与临床试验之间的差距,并且通过提供适用于人类的临床前数据,加快药物的发展进程。此外,近几年业内较为知名的案例包括礼来与信达、强生与南京传奇的合作。

但目前为止,跨国药企在华还未有对创新药企的大型收购发生。一定程度上,是由于国内创新药企管线上的产品并不一定都具有全球价值,此外,不少创新药企对于自身的国内发展前景抱有信心,其中相当比例的生物医药企业也都具有发展成为全产业链大药厂的愿景。

当然,也有一些大型跨国药企对并购并不感冒。例如罗氏董事长Christoph Franz曾在接受CNBC网站采访时表示,该公司在任何形式的大型并购案时持非常谨慎的态度。大额交易成本高,而且并购整合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不仅仅是经济的整合,还有企业文化的整合。这会偏离一家公司的核心工作,比如新产品的研发。

Franz表示,罗氏目前有一套良好的创新管道,有新药即将上市,没有必要专注于收购来创造企业的规模。公司会关注一些有针对性的观点,然后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当然,在某些情况下罗氏会做一些中小型交易。

这些是主流

大型并购交易毕竟只占少数,中小型并购还是占很大比例。有数据统计,2017年,100亿美元以下并购交易笔数占比98%,10亿美元以下占比89.47%。

而这些中小型并购的交易,一定程度上能反映细分领域的趋势。从2019年的并购交易来看,治疗领域方面,肿瘤和罕见病是并购的焦点,尤其是大公司,他们热衷收购于肿瘤药物以扩充自己的研发管线;治疗手段方面,基因治疗、细胞疗法依旧热门,肿瘤靶向疗法方兴未艾。

在罕见病领域,大的诸如武田制药460亿美元收购欧洲罕见病巨头夏尔等,小的如益普生以13.1亿美元收购罕见病公司Clementia,获得治疗超罕见骨病的palovarotene,辉瑞以8亿美元收购Therachon,获得软不发育不全新药TA-46等案例层出不穷。

在肿瘤治疗领域,12月9日,赛诺菲宣布以25亿美元收购Synthorx,溢价172%,交易完成后,赛诺菲将获得该公司主要的免疫肿瘤学产品THOR-707,用于治疗多种实体瘤,与其他IL-2化合物相比,有可能成为治疗实体瘤的同类最佳的IL-2治疗药。

次日,默沙东宣布以27亿美元收购ArQule,交易完成后,获得用于治疗B细胞恶性肿瘤的ARQ 531。这样的“撞期”也映射了肿瘤并购的热度。

基因治疗领域2019年也是年初火到年末。2月,罗氏宣布以43亿美元收购SparkTherapeutics,交易完成后,罗氏将获得用于治疗遗传性疾病的基因疗法Luxturna, 用于治疗血友病的新型基因疗法SPK-8001、SPK-9001,以及SPK-7001、SPK-3006等多项基因疗法,适应证包含无脉络膜症、庞贝氏病、帕金森病等。

12月3日,日本安斯泰来出资30亿美元收购美国基因治疗公司Audentes(拥有治疗X连锁型肌管肌病基因疗法AT132),也支付了高达110%的溢价,以扩大其基因治疗的规模。

细胞疗法继续发酵,继2017年吉利德以119亿美元现金收购细胞免疫头部公司Kite后, 2018年,新基完成收购细胞治疗先驱公司Juno,而2019年BMS又把新基给收购了。

与此同时,也有拜耳2.4亿收购BlueRock剩余股份,继续巩固细胞疗法,Vertex9.5亿收购Semma,以开发1型糖尿病细胞疗法等小型收购在继续细胞免疫的进程。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全球TOP10制药公司均或多或少在细胞治疗、基因治疗方向有发生并购。

(编辑:孟哲)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香港交易所资讯服务有限公司、其控股公司及/或该等控股公司的任何附属公司均竭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和可靠度,但不能保证其绝对准确和可靠,且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的责任(不管是否侵权法下的责任或合约责任又或其它责任)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